第623章袁氏死了(1/1)

朱敬谮说完,朱颐坦才感觉到不对劲,脸色马上就变了。

“张昊什么意思,人还没有到。就先控制我们了?”朱颐坦此刻愤怒的说道。

“爹。我们需要想办法派人出去才是,如果人不出去,我们怎么和那些将军联系,现在那些将军还以为我们不按约定办事呢!”朱敬谮对着朱颐坦问道。

“怎么出去,四周全部都是锦衣卫,只能进来,不能出去!”朱颐坦愤怒的说道。

“他们的借口不是抓住袁姨吗?”朱敬谮突然抬头看着朱颐坦说道,朱颐坦听后愣住了过了一会,开口说道:“你的意思是,把你袁姨送过去?这个可不行,你袁姨知道我们太多的事情了!”

“爹,都什么时候了,京城那边估计都已经知道我们想要谋反了,还在乎袁姨知道的那些事情,爹,马上送袁姨出去,让他们抓了去,到时候我们这边想办法派人出去!”朱敬谮无奈的看着自己的老爹说道。

“这!”朱颐坦一听,也对,自己都要谋反了,还在乎他们知道自己的生气吗?

“老夫出去一趟!”朱颐坦说着就站了起来,外大门那边走去,朱敬谮考虑了一下,马上跟了出去,

很快他们就到了外面,一看,大门外面站了几十个锦衣卫,而且在自己家围墙外面,还有很多巡逻和站岗的人,明显是把自己家给盯住了。

“把你们负责人叫过来!”朱颐坦站在那里,黑着脸说道。

“是,王爷!”其中一个小旗笑着说道,接着就去喊人了,

没一会,之前去他家的那个百户过来了。

“你什么意思?”朱颐坦盯着那个百户问了起来。

“王爷,你可别为难我,我们要抓钦犯,你不让,我们也只能在这里盯着了,万一钦犯跑了,我们可就没有办法了?”那个百户笑着看着朱颐坦说道。

“你们锦衣卫敢如此侮辱本王?等陆安侯过来,本王要亲自问问,锦衣卫如此轻视皇家子弟,是不是他授意的!”朱颐坦继续对着那个百户质问了起来。

“可不敢这么说,王爷,我们可不敢轻视你,只是这次的钦犯,是躲在你府上,我们只能在这里盯着了!”百户还是微笑的看着朱颐坦说道。

“是不是我把我家小妾交给你们,你们就撤了?”朱颐坦看着百户问了起来,

百户听到了,愣了一下,接着点了点头说道:“那当然!”

“那行,你们等着!”朱颐坦说着就转身进去了

而那个百户感觉不对劲,于是马上招呼了自己身边的一个总旗,在他耳边说了几句,那个总旗马上往回跑,去找沈炼去了

而朱颐坦回去后,就直奔袁氏的院子,到了袁氏的院子,问清楚她的位置后,就去找她,此刻,袁氏在卧房里面哭,自己家里的人都被抓了,弟弟也是在京城那边被抓了,现在那些锦衣卫要过来抓自己,袁氏当然伤心了。

“咳咳!”朱颐坦进去后,咳嗦了两声,袁氏听后,抬头看到了是朱颐坦,马上哭着说道“老爷,你可要救救我的家人啊,他们都被抓了,老爷!”

“我知道,你先坐下,老夫有话对你说!”朱颐坦看着袁氏说道。

“老爷,你说!”袁氏擦干净眼泪,看着朱颐坦说道。

“诶,这件事因我而起,我估计,在京城那边,那些人也知道袁俊宇是老夫的人,所以现在把他抓起来,包括现在抓你们的家人,也是一个借口,估计还是为了对付老夫,现在我们的家大门被那些锦衣卫给守住了,我们的人,出不去,

锦衣卫那边说,如果不把你交出去,他们就不撤退,你也知道现在我们可是到了生死存亡的时候,张昊马上就要到了,一旦张昊到了,如果我们还是被围着,那么我们整个王府的人,都要死,所以老夫考虑了一下,把你送出去,你放心,到时候老夫肯定把你换回来!”朱颐坦看着袁氏说道。

袁氏此刻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瞪大了眼珠子,看着朱颐坦。

“你也不用这样看老夫,老夫也是没有办法,这个时期,我们还是需要谨慎一些为好,如果我们出不去了,到时候事情就更加麻烦,所以,还请你理解一些!”朱颐坦有点不敢看袁氏

袁氏已经跟着他快二十年,而且还给他生几个孩子,现在就这样交出去,他也是有点不愿意,但是没办法,为整个鲁王府,为了整个鲁王一系的人,他只能这么做。

“老爷,我可是服侍了快二十年啊,我弟弟也是因为你被抓的!”袁氏看着鲁王不甘心的说道。

“老夫知道,老夫不是过来是找你商量吗?”鲁王无奈的说道。袁氏听后,坐在那里,很不甘心,但是也没有办法继续说什么了。

“你放心,我一定会救你出来,也会救俊宇出来,只要我们能够在战场上打赢张昊,那就没有问题,现在张昊还没有过来,山东还是本王的山东,等张昊到了济南,我们还没有办法出去,那就真的麻烦了!”朱颐坦继续看着袁氏说道

“老爷,等我收拾一下!”袁氏对着朱颐坦说道

朱颐坦一听,也是无奈的点了点头,接着走了出去,而袁氏则是走到了梳妆台前面,看着梳妆台前面的自己,非常的不甘心,鲁王就这样送着自己出去了,

自己这一出去,估计是活不成了,不但自己活不成,就是弟弟他们也是活不成了,此刻的她,凄惨的笑了一下,接着拿出了剪刀,

而在沈炼这边,沈炼也是刚刚回到了休息的地方,刚刚稳住了司马铿。

“大人,不好了,刚刚我们百户说,鲁王有可能会送袁氏出来!”一个总旗到了沈炼面前,开口说道。

“鲁王送袁氏出来?”沈炼一听,也是盯着那个总旗问了起来。

“是的,我们百户是这么说的!”总旗点了点头说道。

“大人,这,那我们还怎么包围鲁王府?”一个千户看着沈炼问道,沈炼坐在那里,仔细的考虑着,接着开口说道:“无妨,从鲁王府出来的人,全部给我盯死了,只要他们出来,不管他们和谁接触了,抓了,那些出来的人,也抓了,但是需要秘密的抓,抓了我们也不能承认,对了,城门那边的事情搞定了没有,如果可以,关闭城门!”

“是,大人!”那两个千户马上拱手说道,接着就是去吩咐去了,而沈炼则是到了二楼这边,看着鲁王府的大门方向,到现在,鲁王府也是没有人出来的,沈炼就是坐下来,一直盯着对面看着,

而在鲁王府,鲁王在外面等了差不多一刻钟了,于是过去推开门,这一推开不要紧,此刻的袁氏已经躺在了血泊之中。

“来人啊!”朱颐坦大声的喊着,自己则是冲了过去,抱住了袁氏,这才发现,袁氏胸前插着一把剪刀,血也是大量的冒出,接着朱颐坦去试探袁氏的鼻息,发现完全没有出气了。

“该死的!”朱颐坦那个气愤啊,他没有想到,袁氏会在这一步

袁氏死了,那锦衣卫那边还能放过自己吗?到时候他们肯定不会解除包围的,想到了这里,朱颐坦火大,很不得对着袁氏的尸体踩几脚,太坑人了,

此刻,房间这边也是来了很多人,他们也是很快靠过来,一看袁氏这个情况也是吓到了,接着就是喊府上的大夫过来,大夫到了一看,说袁氏已经没了,

朱颐坦此刻朱敬谮坐坐在这个院子的客厅里面,朱颐坦那个气啊,现在全部打乱了计划,早知道就该让那些人,把袁氏带走。

“爹,该如何是好?”朱敬谮看着老爹问了起来。

“他围不死我们的!”朱颐坦咬着牙说道,

王府这边是有密道的,通往外面,但是这个密道也只有鲁王知道,在合适的时候,鲁王也会告诉鲁王世子,本来现在鲁王想着,自己还年轻啊,没有必要告诉鲁王世子,但是现在也到了该启用这个密道的时候了。

“走,随老夫去挑人去!”鲁王对着朱敬谮说道,自己也是站了起来,往外面走去,到了外面,朱颐坦就挑选自己信得过的几个人,让他们到自己的书房来

接着朱颐坦就开始在书房里面写信,写好了,就分别交代他们,让他们出去以后,去找谁,把信件亲手交给他们,到时候那些人就知道怎么做了,写信的人都是军中将军,有的在济南,有的在外地的,需要他们出城去找人,

朱颐坦交待好了他们以后,就带着他们到了书房的后面,打开暗门,带着他们就进去了同时对着那些人说道:“这里直通旁边的一处民宅,这处宅子也是我们鲁王府的人,他们是专门守着那处宅子的人,到了那边,他们也不会声张,你们想办法出去才是!”

“是,老爷!”他们几个人,也是马上对着鲁王拱手,接着就是消失在地道当中,而鲁王马上关闭了暗门,回到了书房这边。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