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章 此生有你(2)(1/1)

除了出轨这件事,唐越笙其实为人还是不错,唐旭尧与他的感情原本是远比和黎芷琴的感情要来得亲近。黎芷琴性格和情感上的强势让他温吞的性子被磨得越发明显,这种温吞的性子不适合生意场,却适合一个慈父,在唐家,黎芷琴和唐越笙一直扮演着严母慈父的形象,唐越笙慈父的形象在唐旭尧爷爷唐正去世时表现得淋漓尽致,哪怕在唐旭尧和陆然的婚姻里,他也是那个家里唯一以着平常心态照顾陆然,真心把陆然当家人的人。

可是偏偏又是这样一个人,亲手毁了一整个家。

这样矛盾的存在让唐旭尧不知道该以何种心情去面对他,哪怕在当初冲动地想要揍他一顿后,唐旭尧对于唐越笙的感情依然是矛盾的。

他本来没想来看唐越笙,或者说是处于要不要看的矛盾中,陆然劝他过来的,就像陆然说的,唐家如今的悲剧,无论是唐越笙或者黎芷琴,甚至唐旭尧唐宁宁,其实谁都负有一定的责任,不能单单地把所有的责任全部推到唐越笙身上。

唐旭尧和陆然过去时唐越笙还没睡,一个人躺在空荡荡的病床上,神色木然,眼神空洞,连唐旭尧和陆然推门进去时都没一丝反应,显得特别孤苦凄凉。

才一个多月不见,唐越笙苍白瘦削许多,像一下子老了十多岁,形销骨立,双目无神,眼眶凹陷得厉害,脸颊也是瘦得几乎只剩下骨头,早已不见一个月前的神采。

陆然看着鼻子有些酸,不自觉地握紧了唐旭尧的手,唐旭尧也本能地握紧了她,脸色有些紧绷,看着很平静,只是上下起伏的喉结泄露了他所有的情绪。

陆然只能下意识地扣紧他的手,望向唐越笙,轻轻叫了一声:“唐伯伯。”

唐越笙像是终于缓过神来,一直盯着天花板的眼眸动了动,头缓缓转了过来,看到陆然和唐旭尧,瘦削的脸上剧烈颤动着,嘴唇也剧烈抖动着,话没出口,两行眼泪已经从凹陷的眼眶里滚落。

“阿旭,我求求你告诉爸,你妈到底怎么样了,她到底还有没有活着?”

唐越笙几乎是哭着问出来的,嗓音嘶哑得像被谁掐住了咽喉,语气是前所未有的低声下气,近乎哀求,瘦削无神的脸上老泪纵横,看着人特别心酸难受。

当初唐旭尧因为黎芷琴变成植物人失控闯进他的病房,唐越笙那时便知道黎芷琴的情况不好,但具体怎么个不好法,人是否还活着,一直以来他都不知道,没有人告诉他,这种不知情也看到头的日子每日煎熬着他,几乎让唐越笙崩溃。

唐旭尧看着他,神色冷峻平静,抿着唇没有说话,只是这么沉默地看着他。

“阿旭!”唐越笙喊完早已是泣不成声,“爸错了,爸什么都不求,你想怎么样都行,只求你告诉我,你妈到底怎么样了,她是不是真的已经……”

话因为哽咽没能再说下去,唐越笙已经挣扎着掀开被子想要下床来,踉踉跄跄的,陆然赶紧上前扶住了他,生怕他跌下床来。

陆然抬头望向唐旭尧,唐旭尧已经将头扭向了一边,侧脸紧绷着,两片薄唇几乎抿成了一道直线,喉结那处剧烈起伏滚动着,没有说话。

“唐旭尧。”陆然知道他心里不好受,还是忍不住轻轻叫了他一声。

唐越笙干枯的手掌紧紧抓住了陆然的手臂,像抓住最后一根稻草般,紧紧抓着不放:“然然,我求求你,你告诉爸,阿旭他妈是不是真出事了?”

陆然手臂被他抓得难受,心里更难受,以往在唐家里唐越笙一直把她当女儿般看待,曾经那个温和慈祥的长辈,如今变成这样……

唐旭尧终于望向唐越笙:“既然早知今日,你又何必当初呢。你和她几十年的夫妻,她什么样的性格你该是最清楚的了,过不下去就好好谈,就是离婚也好,你却非得给她这样的难堪。”

“爸一时糊涂了。”唐越笙哭得老泪横流,“当初和你妈吵吵闹闹是真烦了,搬了出去,后来工作上遇到淑宛,人体贴温婉,生活也过得不如意,常被家暴,刚离了婚,彼此都挺聊得来,也惺惺相惜,慢慢就聊出感情来了。我不是没想着和你妈离婚,可是想着她那些年为我做的,又开不了口,也还念着旧情,很多次想和淑宛断了,可是每次看着她,又放心不下她,就这么一直拖着。”

唐旭尧忍不住笑笑:“那你就继续回去找你的淑宛吧,你还管我妈死活做什么。”

说着突然弯腰,把他抓着陆然的手拉了下来,握住陆然手腕,不由分说地拉着她站了起来,转身就走。

“阿旭。”唐越笙嘶声在后面喊,唐旭尧冷着脸不回头,拉着陆然脚步没停。

陆然不放心地回头往唐越笙望去,看到唐越笙枯瘦的身子从病床上滚落下来,神色一变,扯住了唐旭尧的手。

唐越笙倒在地上,顾不得已经裂开的伤口,挣扎着想要站起来去追唐旭尧,一边嘶哑着嗓子喊唐旭尧的名字,追问黎芷琴的情况。

唐旭尧脚步停了下来,抿着唇,微微扬起头,静默了会儿,松开了陆然的手,终究是不忍,回头将他扶回床上。

陆然赶紧着叫了医生过来。

“我妈还活着。”唐旭尧垂眸给他盖被子,声音淡淡的,没什么温度,“但是成了植物人,这辈子都不知道还能不能再醒来。”

说着抬头看了他一眼:“这样的结果,你满意了?”

唐越笙唇角剧烈抖动着,手死死抓着他的手臂,想要再问点什么,却什么也问不出口,只是难以置信地望着唐旭尧。

唐旭尧看他一眼,把他的手拉了下来,站起身,对听到呼铃赶过来的医生说明了下情况,拉着陆然便走了。

“阿旭。”唐越笙在背后叫他的名字,“我想回去照顾你妈。”

唐旭尧脚步顿了顿,没应,一声不吭拉着陆然便走了。

刚走到门口,就看到一个三十多岁的瘦弱女人,以及一对年迈的老人,头发半白,怯生生的。

陆然认得她,在机场的时候唐越笙护在怀里的女人,体型看着和程筱蔓差不多,只是看着柔弱许多,甚至是有些怯生生的。大概像唐越笙说的,前一段婚姻里经常被家暴,她看人时眼神里都有些怯意,柔弱无助,虽然已经是三十好几的女人,那怯懦的眼神看着却像初出茅庐的大学生,像受惊的小白兔,很能激起男人的保护欲,尤其是像唐越笙这种长期被妻子的强势压着的男人。

她大概是过来看唐越笙的,也不知道来了多久,看到陆然和唐旭尧时抬头望向两人,眼睛怯生生的,嗫嚅着说了声“对不起”。

三个人中就她受伤最轻,虽然失去了那个孩子,但现在已经能下地走路。

唐旭尧往她望了眼,没有说话,拉着陆然绕过她。

“唐先生。”身后传来怯怯的声音,伴着落下的声音,“扑通”的一声,双膝跪地的声音,陆然和唐旭尧下意识回头,看到原本扶着季淑宛的两位老人朝他们跪了下来。

“唐先生,我们教女无方,把你们家害成这样,我们年纪大了也没什么钱也做不了什么,只能向你们磕头赔个罪。”

说话的是季淑宛的父亲,说着说着眼泪就已经在眼眶里打转,拉着季淑宛的母亲要磕头,陆然和唐旭尧急急上前把两位老人扶住。

“你们先起来。”唐旭尧温声劝着,陆然也劝着,两人一看着就是老实巴交的老人,七十多岁了,满是皱纹的脸上晒得漆黑,手上也满是粗茧,刻满岁月的痕迹,都是在社会底层摸爬滚打艰难谋生的人,朴实本分。

两人老人跪着不肯起来,拉着季淑宛想让她也下跪认个错,季淑宛只是在哭,劝着他们。

“大叔大妈,你们别这样,先起来,这件事和你们没关系,只是他们自己没处理好而已,你们别内疚。”陆然柔声劝着,一只手扶着季淑宛母亲的手臂,想将她拉起来。

季淑宛也在哭着劝他们先起来,不停地说“以后不会犯糊涂了”,一边帮着扶自己的父母站起来。

季淑宛父母不肯起来,非拉着季淑宛也跪下来认错,季淑宛不得已也哭着跪了下来向唐旭尧道了个歉,季淑宛父母才愿意站起身。

“唐先生,我们今天就是让淑宛过来断干净的,以后都不会再缠着……”

“季老先生。”唐旭尧淡声打断他,“这件事是他们自己的事,都不是小孩了,他们要怎么处理就怎么处理吧,你们也别把所有过错都揽在自己身上,该道歉的是他们,不是你们。”

安抚了几句,带着陆然先走了,到底不忍心让唐越笙一个人在医院煎熬,两天后就把他转回了殷城,和黎芷琴同个病房,让他就近照顾黎芷琴。

把家里的事处理完,唐旭尧和陆然心思又都全回到了工作上来。

唐旭尧因为最近的事落下了不少工作,生活一回到正常轨道就因为工作的事飞外地出差了将近半个月,陆然也开始为工作忙碌。

陆然因为戛纳广告节获奖的事给她的工作室打开了市场,诗雅广告投放市场带来的意外效果更是让她的工作室业绩蒸蒸日上,大小品牌纷纷冲着她的名气慕名而来,陆然手上的广告几乎应接不暇,更遑论她“糖糖”的身份曝光后随之而来的各种跟拍采访签售会等。

“早知道上次就不该答应李主编去见陆燃和宁宁。”结束了一天的工作,刚接到唐旭尧的电话陆然便忍不住低声咕哝,因为李主编的精心安排,她“糖糖”的身份曝光,她本就不算平静的生活更加热闹起来,就连下个楼都有粉丝上前来求签名和合照。

一次两次还好,天天如此陆然也顶不住,不得已让李主编那边帮忙弄了个签售会,算是答谢读者,也希望借这个机会让大家体谅,不要再总是到她的楼下去。

今天的签售会花了整整一天时间,现场挤得水泄不通,陆然签得手臂几乎要废掉。

唐旭尧知道她今天开签售会的事,更知道“糖糖在隔壁”几个字签起来有多繁复。

“签了多少本?”唐旭尧问,低哑的嗓音在夜色中有种诱人的慵懒,问话间,手中翻着的文件已经轻轻合上,身体慵懒靠向电脑椅背,一只手依然捏着手机。

陆然那边隐约听到他翻阅文件的声音,忍不住皱了眉:“你还在忙?吃过饭了吗?”

“嗯,刚吃过了。”唐旭尧柔声应,视线落在落地窗,嗓音里隐约带了丝浅笑,“这么繁复的笔名,累坏了吧?”

“何止累坏了,签了一整天简直把手臂都给写断了。当初怎么会脑子进水取了这么个笔名,就应该直接叫一一。”

软糯的嗓音让唐旭尧唇角不自觉勾起个浅浅的弧度:“我更喜欢糖糖这个名字。”

糖糖在隔壁,唐唐在隔壁。“唐旭尧,你看我取的这个名字多应景。”当年她取这个名字时,献宝似的蹭过来,抱着他的手臂拖着他过去看,他以为她只是小打小闹地写着好玩,却没想到她却火了,还火得一塌糊涂,却为了彻底离开他,连这个精心取的名字都一并舍弃了。

好在兜兜转转了这么久,人总算是又回来了。

指尖从搁在桌上的浅绿书封上轻轻划过,落在俏皮凸起的“糖糖在隔壁”五个字上,几乎冲动的,唐旭尧按下了小林的外线电话。

陆然那边不知道唐旭尧这边的动作,只是以着惯有的软糯嗓音问他:“唐旭尧,你还要几天才能回来?”

“想我了?”低沉的嗓音带了一丝诱惑,唐旭尧拿起桌上的笔,在纸上写下一行字,“订机票,回殷城,离现在最近的航班。”,而后将纸递给走进来的小林。

小林讶异看他一眼,正要问,唐旭尧已经做了个噤声的动作,挥手让他出去办。

陆然没听到,大方承认:“对啊,很想你。”

软糯的嗓音带出唐旭尧一阵低笑。

“我很快回来。”沙哑略带笑的嗓音在夜里带着软软的蛊惑,陆然也忍不住跟着笑了笑,放柔了嗓音,“你也别为了赶着回来把自己累坏了,工作要紧,不过还是要注意休息。”

“好。”唐旭尧点头应承着,“你也别累坏了。”

“知道啦。”陆然轻笑,两人一有空就打电话,一天几个电话,每个打电话总要为这个问题相互叮嘱许久,偏偏还乐此不疲。

这个电话一聊就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唐旭尧没把回去的消息提前告诉陆然,后续的工作交给小林处理,一个人去了机场,在机场时才挂了电话。

陆然挂了电话却还没睡得着,一个人看了会儿书才上床休息,迷迷糊糊睡过去时手机突然响起了短信声,拿起一看却是唐旭尧发来的短信。

“睡了吗?”

陆然忍不住一笑,回了短信过去:“正要睡。”

刚回完手机便响起了,唐旭尧打过来的。

“怎么这么晚还没睡?”陆然刚接起,低哑的嗓音已经穿透夜色传来。

陆然半真半假地笑道:“想你了。”

电话那头传来低低的笑声,随之而来的还有门铃声。

陆然奇怪地往门口望了眼,站起身,对电话那头的唐旭尧道:“好像有人按门铃。”

边说着边过去,正要从猫眼往外看是谁,电话那头唐旭尧已经软声道:“你直接开门。”

陆然笑:“你不会准备了什么惊喜等我吧?”

说话间已经拉开了房门,然后人就愣住了,手里还捏着手机。

门外的唐旭尧冲她轻轻一笑,嗓子柔软低沉:“把我自己送上,算不算惊喜?”

说着人已往前一步,双臂一伸便将她娇小的身子整个紧紧拥入怀中,宽厚的手掌抚着她的脸颊,长指从发间没入,黑眸仿佛看不够她般,视线一遍遍在她脸颊上逡巡,而后缓缓低头在她唇上轻啄了下。

“半个月没见,又瘦了。”哑声说着,人已推着她往屋里而去,进屋时右脚抬起,勾着门踢上,右手拨空回转把门反锁了,手掌捧着她的脸,侧低下头就吻了下来。

这一觉陆然睡得满足,唐旭尧也睡得满足,怀里紧紧搂着陆然,一觉睡到了将近十一点。

陆然醒来时身侧的床畔是空的,上面的体温却还在,陆然下意识地往阳台上望了眼,看到了唐旭尧,正在打电话,高大的身影将外面的光线挡住了大半。

她翻身的动作惊动了外面的唐旭尧,转过身来,视线撞上她视线时唇角已经勾起温暖浅笑,也不知道对电话那头说了什么,挂了电话,走了过来。

“醒了?”他柔声问道,在床上坐下,低头就在她唇上轻啄了下,“有没有哪里不舒服?昨晚是我不知节制了。”

陆然伸手勾着他的脖子拉下,额头抵着他的额头:“还好啦,昨晚怎么突然回来了?工作都处理好了?”

“嗯。主要的都处理好了,其他的交给小林就好。”唐旭尧也抵着她的额头,伸手在她腰上轻揉着,“饿了吗,先起来吃点东西。”

陆然点点头,任由他将她打横抱起,先去浴室泡了个热水澡,这才带她一块去吃早餐。

两人在家里享受了一个难得清闲的午后时光,唐旭尧没回公司上班,也没让她回去,让她好好在家歇了一天,下午吃过晚餐时带她出去兜了圈风,回来时经过市区,唐旭尧干脆停车与她一块散步。

过去陆然和唐旭尧很有像现在这样饭后兜风散步的经历。那时他永远都在忙工作,也不会花时间在这些风花雪月上,如今的唐旭尧无论多忙,每天总会抽点时间陪她到处走走散散步,两人就像老夫老妻般,她半倚着他,手牵着手慢悠悠地从安静的石子小径上走过。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