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执手相依(1)(1/1)

他直接去了陆燃的工作室,一路绷着张俊脸,开着车近乎疯狂地飞驰在繁忙的马路上。

陆燃从四年前开始有一个自己的工作室,只是一直没能做大。

她的工作室在距离华辰不远,唐旭尧虽然已经将近三年没去过那里,却还是认得路的。

车子刚在楼下停稳的瞬间,唐旭尧已经拔下了车钥匙,开门下车,快步往楼上去,经过前台时前台礼貌地询问要找谁,唐旭尧像是没听到,径直闯入陆燃办公室。

陆燃还在办公室里面忙,一起在这边的还有唐宁宁,两人最近都在为糖糖的与爱情擦肩而过的开拍而忙碌。

唐旭尧的突然闯进来让两人很意外,尤其是陆燃,看到突然推门闯进来的唐旭尧眼里不自觉地掠过一丝亮色,正要开口,唐旭尧已经走到办公桌前,长臂隔着办公桌往她一伸,手指就紧紧扣在了她的脖子上。

唐宁宁正在一边翻阅着资料,被他的举动惊到,下意识地站起身,人就扑了过来:“哥,你干什么?”

抓着他的手臂想要将他拉开,却被唐旭尧一把挥了开来,黑眸紧紧盯着她渐渐苍白的脸:“陆燃,当年陆然流产是不是你干的?”

陆燃本就苍白的脸上掠过一丝不易察觉的异样,眼眸却极冷地与他回望:“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你还给我装蒜。”拧着她脖子的手有些失控地收紧,“当年分手是你要的,只是普通朋友也是明明白白和你说过的,陆然和我的孩子何其无辜你要这么加害她!”

“陆然陆然,你……现在……心里除了她还有什么,哪怕……她说我杀了人……你也会全然相信吧。”断断续续的嗓音艰难地从红唇里逸出,她被掐得几乎说不出话来,手臂胡乱地挥舞着想要摆脱他手指的钳制,美艳的脸上满是痛苦之色,被泪水糊了的眼底慢慢蒙上一层惊惧和不甘。

唐宁宁在一边看得心惊胆战,死命拧着他的手臂:“大哥你赶紧放手,再掐下去真要出人命了。”

唐旭尧盯着陆燃渐渐青白的脸,手臂青筋隐隐,到底还是克制了下来,倏地放开了她。

陆燃狼狈地捂着喉咙剧咳。

唐旭尧冷眼看着她的狼狈:“陆燃,你老实告诉我,陆然流产的事是不是你干的。”

“你想要我承认什么?”陆燃捂着喉咙抬头望他,倔强的眼眸里带着控诉,“我就是不喜欢陆然就是恨她就是无法忍受她为你生下孩子,这些明明都该是我的凭什么她就能这么轻易地把我努力得来的一切都夺走……”

“你……”唐旭尧下意识就扬起了手掌,被唐宁宁急急拦了下来。

“大哥,陆燃姐只是在说气话你没看到吗?”

陆燃依然只是捂着喉咙倔强地望他:“以前无论我们怎么吵怎么闹,你最终还是会原谅我,可自从她出现后,就一切都不一样了。你别告诉我你那时和她结婚完全没有和我赌气的成分。你那时明明就不爱她,所有人都看得出来,你们走不下去的……”

陆燃没再说下去,只是隐去的话任谁都猜得出来。

“很抱歉,我从不会拿我的婚姻当儿戏,否则也不会在一起四年还没勇气和你结婚。”唐旭尧收回了手,“当年我确实只想和你好好走下去,可你总在一次一次摧毁着我对这段感情的信任,我已经说过很多次了,别拿我的包容当你任性胡闹的理由。无论陆然出现与否,我都不可能再和你回到过去。你见过我们哪次分手超过半年的?她的出现只是让我意识到,或许在很早以前,我已经先爱上她了。”

陆燃脸色白了白,却是笑了,又哭又笑的。

唐旭尧恍若未闻:“如果你还顾及一点朋友的情分,你就老老实实告诉我,陆然流产是不是和你有关!”

“是她说的吗?唐旭尧你就因为她无凭无据地一句话就来指责我?既然怀疑我你拿证据出来啊。”

吼到后面情绪有些崩溃。

唐宁宁也在一边跺脚:“哥,你太过分了。”

想过去拉起陆燃,却被唐旭尧扯住手臂一把拉了过来:“不想被卖了交朋友就睁大点眼睛。”

拽着她往身后一拖,冷冷望向陆燃:“你最好是真的一无所知!”

说着不由分说强行把唐宁宁拖回了家。

回到家才八点多,屋里空荡荡的,只有黎芷琴一人在吃饭,端着个饭碗,拿着筷子,却神色蔫蔫的,有些食不下咽。

这些天她的情绪都不太好,人也整个憔悴消瘦着,没再像以往那样咄咄逼人,只是越发地沉默了。

唐旭尧有时觉得,他更宁愿看到那个趾高气扬咄咄逼人的黎芷琴,至少还是有着生气的,而不是像现在这样,死气沉沉的,看着让人担心。

开门时黎芷琴已经循声抬头:“回来了,吃过饭了吗?妈给你们添点。”

说着就要起身给他添饭。

唐旭尧阻止了她:“妈,不用了,我在外面吃过了。”

“和陆然吗?”黎芷琴随口便道,上次机场看陆然望着唐旭尧的眼神,隐约能看出些什么来,两人又一同去了戛纳,因此猜测两人已经冰释前嫌了。

在今天之前,唐旭尧也一直这么以为,以为陆然终于回来了。

唇角忍不住勾起个自嘲的弧度,唐旭尧摇摇头,没想多谈,留下句“妈,我先回房换套衣服。”后便上了楼。

房间还是他和陆然之前那个房间,她的照片还在床边化妆桌的相册上,一进门便能看到。

照片中的陆然和平时的她没什么两样,只是安静地微笑着,那微笑却蛰得人心脏一刺一刺地疼,唐旭尧盯着照片望了会儿,薄唇微抿起,走过去,把照片取了下来,拉开最下面的抽屉,把照片塞了进去,黑眸往屋里扫了眼,把屋里所有陆然有关的东西全收了起来。

黎芷琴吃完饭时看到唐旭尧正下楼来,手里拎着袋东西,随口便问:“拿的什么?”

“陆然以前用过的一些东西,搁屋里占地方。”唐旭尧淡声应着,拎着那袋东西到外面,全扔了。

黎芷琴看着他,突然的眼睛有些酸涩,陆然那些东西,当初陆然走的时候,她和他吵过多少次,让他全扔了,他碰都没让她碰,如今却这样一件不留地全扔了。

“你和陆然怎么了?”黎芷琴看他走进来,问道。

“还不就像以前那样,分了。”唐旭尧声音依然是淡淡的,在沙发上坐了下来,脸色很平静,却是死静死静的。

“前几天不是还好好的吗?”黎芷琴也跟着在沙发上坐了下来,问道。

唐旭尧没应,沉默了会儿,好一会儿才望向她:“妈,我打算卖掉公司部分产业,然后把剩余产业转移到海外,我想移民。”

“……”黎芷琴盯着他望了好一会儿,唐旭尧原以为她会反对,却没想到她竟缓缓点了头,“也好。”

一直生闷气地唐宁宁却倏地瞪大了眼:“为什么要移民?我不走。”

“你以前不一直嚷嚷着国外福利好想移民吗?”黎芷琴望她。

唐宁宁只是嘟着嘴:“我现在觉得殷城挺好的。”

黎芷琴看她神色隐约猜出些什么来,忍不住皱眉:“宁宁,你是不是恋爱了?对方什么人?”

“妈,八字还没一撇呢,等稳定了我会带回来给你们看看的。”

“要不要走你自己考虑清楚。”唐旭尧淡淡说,转身回了屋。

第二天唐旭尧已经开始着手处理产业转移的事,并颁布了人事调令,将负责华辰影视的唐宁宁调回了总部企划部,把华辰影视重新收回了自己手中,把唐宁宁瞒着他给陆燃影片投资的资金全部撤回,一连撤掉了陆燃参拍的四部电影投资,解除了与陆燃的所有合作合同,一边密切关注赵伟及陆燃的调查情况。

唐旭尧亲自解约的片子包括了唐宁宁费尽心思要给陆燃翻身的《与爱情擦肩而过》,和平解约,没有追究违约责任和违约金。

唐宁宁是两天后才知道的,原本因为调职的事和唐旭尧生了两天闷气,但是这个片子还是想着要争取下来,一直在和糖糖那边律师斡旋,却没想到唐旭尧一声不吭地就解了约,还把整个剧组都解散了,唐宁宁知道消息后找唐旭尧闹了一顿,没能让唐旭尧改变主意,唐宁宁却是不甘心,亲自联系那批演员,一个个联系,让先暂时把档期空几天,其他事情她来解决。

安排好之后开始积极联络糖糖,因为唐旭尧的解约,她这边反倒成了弱势一方,不得不放低了姿态,让出版商那边无论如何都把糖糖约出来吃个饭。

糖糖原本是要拒绝的,但唐宁宁这边执意要约到,糖糖那边有些不堪其扰,也就约了周末一起吃饭。

唐宁宁约的地方还是档次比较高的西餐厅,她还是想着给陆燃争取到这部戏。

陆燃近几年拍的戏几乎就全靠华辰投资,只是大概是选剧本的眼光问题,没能找准市场,事业上一直没有太大起色,不得已才在两年前去国外进修的。前几年因为有华辰的保驾护航,她也就没有刻意去经营人脉。因此在圈子里人脉资源不多,要拿到好剧本和拉到大的投资也不太容易。再加上年初那场绯闻,她的声誉几乎跌到谷底,又一直没有拿得出手的作品,叫好或叫座的没一个沾得上边,而年初时唐旭尧又已在媒体前撇清了两人之间的关系,投资上除了唐宁宁掌控的那部分,整个华辰几乎已经相当于放弃了陆燃。

唐旭尧的撇清及华辰的投资缩减让陆燃能依侍的力量都没有,以往还看在华辰和唐旭尧面子上给陆燃投资拍片的投资商也不用再卖面子,而华辰投资的缩减在另一个方面也暗含了陆燃是否有投资价值的意思在里面,因此上半年的陆燃工作上举步维艰,除了唐宁宁,几乎拉不到任何投资,但唐宁宁的能力财力有限,也帮不了陆燃多少,多重困境下,陆燃才有些自暴自弃,既心急地想要拍出好作品来,又拉不到投资,有些病急乱投医不管不顾,一心只想着快点站起来。

糖糖的作品本身有着很强大的粉丝基础和名气,无论这部作品拍出来效果怎么样,是感人还是雷人总有大波的粉丝赶着去看,从这点而言保证了她的票房,对于陆燃而言,有一部叫座的片子就够了,会让她后期的发展平顺不少。再者,研修过后的陆燃在拍片上的水平精进许多,从年初的《左转,右转》跃升票房黑马就可以看出其中的实力,只是被那段炒糊的绯闻给搅黄了而已。

既能叫座,又可能会叫好的片子,唐宁宁是千方百计地想着要给陆燃争取的。如今唐旭尧把她给陆燃投资的全部资金也撤了回来,陆燃能最快翻身的也就这么一部电影了,唐宁宁是无论如何都要给陆燃争取到的。

她约了糖糖后,也顺便给陆燃打了个电话,让她周末前赶回来,想着她带作品过去,会更有说服力一些,而陆燃个人的商务谈判能力,也会让争取下来的胜算大一些。

周末时两人一起过去,刚到西餐厅门口,却没想到会在那儿遇到陆然。

唐宁宁自从年初华辰年会后,和陆然便没再见过面,她对陆然感情一向微妙,突然这样意外遇上了,反倒觉得有些尴尬,却还是浅笑着打了声招呼。

陆燃仅是淡漠地往陆然望了眼便把头扭开了,没有打招呼。

以前还会逢场作戏有礼貌地打声招呼,自从那次被陆然看到她所有的狼狈后,陆燃也就没再端着那层面具。

陆然也没在意,只是浅浅地冲唐宁宁一笑,打了声招呼,想要先进去。

“陆然。”陆燃突然先开了口,“可以借你几分钟吗?”

扭头望向唐宁宁,低声道:“你先进去吧,我一会儿就过来。”

唐宁宁不放心地往她望了眼,又往陆然望了眼,这才进去了。

“有事吗?”陆然望向她。

“那天晚上……”陆燃犹疑着抿了抿唇,望向她,“谢谢你。”

陆然不解地挑眉,不知道她说的是哪天晚上。

“你们和姜尚都在那天晚上。”陆燃替她解了惑,“虽然那天晚上你让我觉得很难堪,但是不得不承认,如果不是你在,我不会这么强烈地想要重新站起来。陆然,我最不愿意看到的,就是我输给了你。”

陆然依然只是疑惑地望她,有些理解不了她的脑回路,不太理解她和她说这番话意寓何在,听着有点像在她下战帖的意思。

陆燃没再搭理她,绕过陆然,往西餐厅里面走,陆然却没想让她这么走掉,出声叫住了她。

“陆燃,我想先确定一些事,我不想误伤。”

陆燃扭头望她,身高的优势让她望向她时带了丝居高临下的倨傲。

“什么事?”连声音都透着骨子里的倨傲。

陆然不知道她这种理所当然地倨傲从哪里而来,而且还是面对她时才会出现的倨傲,像极了黎芷琴望她的样子,有些人不会无缘无故地投缘,有些人就因为太过相似了,看着对方才像看着自己。

陆然没心思去探究,只是侧头定定望她:“我流产的事和你到底有没有关系?”

“我不懂你在说什么。”冷淡应完,陆燃已傲然转身离去。

陆然盯着陆燃的背影看了会儿,有些无所谓地笑笑,这才往里面走去,却也是往唐宁宁那一桌的方向去,刚在桌前站定,唐宁宁已经奇怪地抬头往她望了眼,有些歉然地冲她笑笑:“陆然,有事吗?不好意思,我们今天约人了呢。”

陆燃也抬头望向她,人还算客气地勾起一个笑容:“陆然,改天有空一起吃个饭吧,今天似乎不太方便。”

陆然往她望了眼,又往唐宁宁望了望,唇角微微勾起,正要开口,唐宁宁已经站起身,冲她身后招手:“李主编。”

陆然回头,看到矮胖的李主编正拎着公文包行色匆匆地走过来,后面还跟着不少扛着摄像机的记者,以及抱着几摞书的工作人员和一大波的……看似读者的人。

陆然有些不明所以地挑眉。

唐宁宁似乎也被这阵仗吓到。

“李主编,你这是在干什么?糖糖人呢?”

“咱也是做报纸的,多少粉丝盼着看到糖糖的真面目,老板说这头条不能让人赚了去。”李主编一边擦着汗一边道,人也掏出了手机,“糖糖小姐估计快到了,我给她打个电话。”

说着已经按下拨号键,没一会儿,陆然捏在掌心里的手机响起。

陆然垂眸望了眼,指尖划过,按下通话键。

“喂,糖糖小姐,你到哪儿了?”

陆然手机贴着耳朵,眼眸却是望着他,唇角微微一弯:“李主编,我怎么不知道今天会有这么多记者?”

万籁俱寂。

李主编不可置信地转身望向她。

上一秒唇角还挂着笑容的陆燃和唐宁宁也似被点了穴道般,四道视线不约而同地落在了陆然身上,错愕,不可置信等种种复杂地情绪在两双眼眸里交替不去。

陆然收了电话,唇角还微弯着,望向唐宁宁和陆燃:“不好意思,唐小姐,陆小姐,我的作品不能交给你们拍,如果你们要求见我就是为了这个答案的话。”

周围镁光灯此起彼伏,最先回过神来的记者端着摄像机争先抢镜头。

“糖……糖?”唐宁宁动了动僵直的眼眸,艰涩问道。

“是我。”陆然依然只是噙着浅笑望她。

“糖糖在隔壁,唐唐在隔壁,原来……我竟没想到……呵……呵呵……”陆燃也勾起了笑,满满的自嘲,甚至是挫败的自厌。

“我打算开始写故事的时候唐旭尧正好在隔壁,就顺手用了。”陆然淡声接口,“我只是没想到这个名字会走红。”

陆燃只是笑,笑着笑着却笑出了眼泪,在眼泪夺眶而出的瞬间已经弯腰拉过唐宁宁,拽着她强行挤出了人群。

陆然没有跟着出去,只是微敛着眼眸,指尖轻压着陆燃刚放在桌上的碟片。

记者还在拍,有记者认出了她是这半年来走红的陆家千金,挤了过来想采访。

从年初被陆燃拉到公众前后就淡不下去了,前些天的戛纳广告节获奖更是让她的名气飙升,如今还意外得知她是神秘的名作者糖糖,这新闻一发布出去可以想见会在书迷中造成多大的轰动,她静美的形象完全符合所有书迷对糖糖的期待。

陆然却不想接受任何采访,她排斥一切镜头前的举动,因而无论记者怎么追问,她始终只是浅笑着淡淡回:“不好意思,今天有事不太方便。”边想挤开人群往外面走。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