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1章 漂洋过海的感动(3)(1/1)

“陈婷……”阴冷阴冷的女性嗓音从门口幽幽地飘过来,夹着身后门窗拍着门框的声音及风雨声,阴森而恐怖,陈婷腿当下就软了下来,双手捂着耳朵抱着头,惊恐地摇头,嘴里失控地呢喃,“不是我不是我,不关我的事,药是别人给我的,我不是故意的,我真不是故意的……求求你……你去找别人……”

吼着吼着竟失控地哭了起来。

“谁给你的?”依然是阴冷阴冷的嗓音。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我男朋友给我的,他说他说……”陈婷失控的呢喃被手中手机突然的振动给打断,像是握住最后一根稻草般,几乎在手机一震动她已经急急地摁下了通话键,哭喊着对电话那头吼,“救命……救命啊……”

话没说完便觉手一轻,手里握着的手机被人夺了去,陈婷下意识地放声尖叫,一道略熟悉的嗓音不紧不慢地在耳边响起:“别叫了,我是人。”

伴着落下的嗓音,“啪”的一声,屋里顿时一片光明。

陈婷愣了愣,手还抱着头,人却已下意识地往声音方向望去,人又愣在了当场。

陆然没望她,只是把手里抱着的襁褓随意往她床上一扔,手抓着垂在前面的长发,手掌从刘海划过,把披散下来的长发随意捋到了身后,另一只手还捏着陈婷的手机,只是松开了捂着话筒的手指,按下免提,微侧着头,面色淡淡。

手机那头传来一个男人的声音:“婷婷?出什么事了?”

“别打过来。”陈婷突然疯了般扑了过去,陆然防备不及,手机被她给挥倒,再捡起来时已经挂了电话。

陈婷有些失控,手指着陆然:“我要告你!”

“告她什么?你敢去?”出声的是唐旭尧,高大的身影不知何时已经出现在门口,随着淡淡落下的嗓音,门被从里掩上。

“你是谁?”陈婷戒慎地望向他,眼角不经意扫过仍然安睡的父亲,终于察觉到不对劲,脸色突然一变,叫了声“爸”后人就朝对面病床扑了过去,被陆然拎着衣领给带了回来。

“别吵,他没事,只是服了些镇定剂,睡得沉了些而已。”陆然淡声说着,拉着让她跌坐在了床上。

唐旭尧走了过来,垂眸望她:“谁让你下的药?陆燃吗?”

“我不知道,我真不知道什么药,我求求你们……不要再……”陈婷有些失控地哀求,整个人情绪都有些崩溃。

“刚才我已经录音了。你别给我否认。”陆然边说着边拿出手机,手指轻轻一点,陈婷方才失控的哭吼从手机里飘了出来,播了一小段,关了。

陆然收起手机,依然是微侧着头,神色淡淡的:“别以为你拿了美国绿卡中国的法律就办不了你了。过去了的事我不想和你较真,我只想知道,到底谁指使你这么做的。”

“我不知道,我真的不知道。”陈婷说着说着哭了,“我男朋友让我这么做的。”

“刚那个男人?”

唐旭尧问,弯腰捡起手机,意外发现手机旁躺着枚戒指。

唐旭尧捡了起来。

“什么东西?”陆然望向他,看到他手里捏着的戒指时拿了过来,打量着,看到钻戒内部刻着“CT&ZW”字样,拧了拧眉,还没来得及开口,陈婷已经嚷嚷开:“那是我的订婚戒指。”

陆然往她望了眼,估摸着“CT”就是陈婷缩写,将戒指还给了她。

唐旭尧只是打量着掌中的手机,翻出刚才的电话号码,然后手掌轻轻一转,手机递给了她:“给他打电话。”

陈婷摇着头不肯动。

陆然直接拿过自己的手机:“那我们直接交给警方处理吧。”

边拨着按键,陈婷对法律这块也不是很懂,生怕陆然真把她移交给警方,急急地说了声:“我打!”

陆然淡淡往她扫了眼,拇指往手机屏幕一点,摁断了电话,声音不大:“打!”

陈婷抖抖索索地拨了出去。

电话已经关机,大概刚才的电话里他已经听出异样来。

唐旭尧还是报了警处理,但考虑到陈婷在病床上的父亲,警方并没有强行把人带走,只是把人监控起来,另外调查赵伟那边的情况。

从医院出来陆然心情有些低落,猜测是一回事,但是当猜测变成事实,却又如此难以令人接受,她的孩子本应该活下来的,他能活下来的,他该有曜曜那么大了。

唐旭尧知道她的沉重,他的心情不比她好受,从医院出来便一直紧紧扣着她的肩,两人一路上都没有说话。

陈婷的事暂告一段落,陆然也得以抽空回家,第二天一早就先回去了。

这个点除了不用上班的陆呈海在家,就只有因为怀孕被陆仲谦强迫休假在家的秦嫣,其他人都去上班了没回来。

陆呈海年纪大,吃过早餐就回房睡了,陆然回去时还在睡,陆然也就没去打扰,径自回了房。

秦嫣惦记着陈婷的事,就去了她的房间问进展。

陆然把昨晚的事大致说了一遍。

“我觉得这个案子还是交给你三哥处理比较妥当,他刑警出身,刑侦经验也丰富。”听完陆然的话,秦嫣沉吟着道。

陆然自然知道找陆仲谦会稳妥些,她也不是没考虑过,只是之前怕家里人心疼,她当年小产的事一直瞒着家人,如今找陆仲谦势必得说出这件事,依家里人对她的疼宠,知道了还不知道要怎么痛恨唐旭尧,而现在她却又和唐旭尧搅合在一起,家里人不知道要怎生的失望。

陆然心里一团乱麻,第一次也没了主意,也不知道和唐旭尧重新开始是对是错。

“陆然?”秦嫣担忧望向她,“你没事吧,脸色看着有些苍白呢。”

“没……没事。”陆然摇摇头,勉强冲她挤出一个笑,“还是先不要和他说吧,毕竟我当年小产的事是人为造成的,我怕三哥会迁怒于唐旭尧,现在我和他……”

“你和他怎么?”低沉略厉的嗓音陡然插入,从门口幽幽传来,惊得陆然和秦嫣双双回头。

陆仲谦不知何时已经站在门口,一只手还握着门把,两道凌厉的视线直直射向陆然。

“陆然,你到底还瞒着我们多少事?”陆仲谦问,低冷的嗓音已经隐约带着怒。

“陆仲谦,你别吓到陆然,她只是不想让你们担心。”秦嫣走过来安抚,手心贴着他的手心,生怕他冲陆然发火。

她的安抚让他窜起的火气稍降,黑眸却还是紧紧盯着脸色煞白的陆然,声音极沉:“说!”

陆然手心沁着细汗,知道瞒不了,低声把当年小产的事及最近调查的部分内幕说了出来。

“哥,当年孩子的事部分原因还是在我身上,如果不是我去漂流孩子就不会有事,也不会让人有机可乘。那段时间唐旭尧很照顾我,日夜寸步不离地守着我,哪怕后来没能保住孩子,他也一直很悉心地照顾我,那段时间黎芷琴对我也还不错。”为免陆仲谦把所有的过错都算到唐旭尧头上,陆然补充解释。

陆仲谦神色未动,只是望她:“你是不是又和唐旭尧搅合到一块儿了?”

“我们……确实有试着重新在一起。”陆然声音有些低,“三哥,对不起。我真的没办法完全忘记他。他这一年多来为我改变了很多,现在真的对我很好,我……我想再给我们彼此一个机会。”

“陆然你脑子进水了是不是?”陆仲谦嗓音又夹了一丝隐怒,“当年为什么你会失去那个孩子?那是因为有人暗中对你下手,而这个人是谁我们现在谁也不清楚,但她的目的很明确,不要让你生下唐旭尧的孩子,甚至是想不动声色地置你于死地,既然她当年能对你下手,难保不会有下次。你是要赶着回去送命吗?”

“当年的事可能和陆燃脱不了干系,唐旭尧已经和陆燃彻底断了联系,她不会再有那个机会。”陆然下意识反驳,却有些底气不足,陆燃现在对她的恨意只会比过去多不会少吧?

陆仲谦也是考虑到了这个问题,而且陆燃和唐宁宁关系好,她要利用唐宁宁是轻而易举的事。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