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5章 你是我曾奢求的唯一(1)(1/1)

两天后秦嫣就把所有的调查资料反馈到她这边来了,当年值班的护士有几个,但是被开除的只有一个叫陈婷的女孩。

秦嫣还附了她的照片过来,陆然看着照片隐约对这个女孩有印象,只是她人现在已经不在国内,四年前就已经去了美国,还拿到了美国的绿卡,这几年一直没回来过。

在她所有的亲属朋友关系圈子里,陆然没找到熟悉的名字。

这样的结果陆然不懂是松了口气还是失望,或许她是从一开始就是抱着阴谋论的想法去找陆燃名字的,因此没找到时,心里总会有些微妙的变化。

她不敢确定当年她误服了堕胎药的事是否属实,陆燃是否参与其中她也不敢确定,事情毕竟已经过了这么多年,医院当年又已经暗中做了处理,所有的物证不可能留到现在给人把柄,而且她所认识的陆燃,虽然会对她有一些小动作,但这些小动作多半是基于一个“正室”对“小妾”的不屑上而已,陆然总觉得她不会丧心病狂到对她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她总觉得,一个聪明有胆识有理想有追求的女孩,或许可能会因为爱情有些病态的偏执,但总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来的。

但也不能因此证明陆燃就是无辜的,善恶只是一念之间的事而已,唯一有动机的只有陆燃。况且要是按那两名抓药师的说法,当时给她服用的量并不多,她的目的只是让她保不住那个孩子就够了,对于一个对于爱情偏执到极端,还妄想着能和昔日恋人重修旧好的女人而言,不愿意看到他和别的女人育有孩子是很正常的心理。

无论怎么样,陆然发现她对这样的调查结果不是很满意的,只能拜托秦嫣继续帮她再调查一下,她想去见见那个在美国的陈婷,只是她的签证过期了,一时半会她出不去,只能先等等。

但因为这样的事,哪怕真相没调查清楚,陆然真没办法再以以前的心态去看待陆燃。

现在的陆燃在沉寂了几个月后又因为准备开拍的糖糖新戏而重新出现在公众视线中。

年初的绯闻让她形象大跌,元气大伤,拿不到剧本拉不到投资,不得不暂时从公众面前消失一段时间,好不容易等当初的新闻事件都冷了下去,凑巧糖糖的新戏《与爱情擦肩而过》改编完成,总算有了个翻身的机会。

哪怕当初的新闻再怎么炒,唐宁宁制片策划的新戏还是会交给陆燃拍的。华辰影视虽然还是在唐旭尧名下,但唐宁宁对华辰影视有绝对的控股权,她手中握着的股份哪怕所有人不同意,也是轻轻松松可以拿出来给陆燃投拍那些小成本电影。

为给陆燃的复出铺路,新戏刚筹拍唐宁宁就已经开始大肆宣传,借着糖糖的名气及两大当红主演的名气迅速上了话题热搜榜,没想到刚热闹两天,出版商那边就火急火燎地要求换导演。

相较于前次的授权错误,出版商这次态度强硬许多,言语中委婉地透露着,要么换导演,要么停止拍摄。

当初签合同时合同条款上是有附带条约的,合同言明只是将版权授予华辰影视,但为保证片子质量,糖糖本人有权参与剧本的改编及对片子的演职人员享有同等决定权。

只是因为当时糖糖几乎已经把所有事务全权交给了出版商那边处理,自己也没亲自参与剧本制作,出版商那边对选人这块也不了解,相当于已经放弃了这部分的权利,唐宁宁也就没和那边沟通过,擅自决定了演职人员,如今片子都要开拍了,糖糖却要掺和进来,唐宁宁这边确实为难,想要约糖糖亲自面谈一下,却被出版商那边拒绝了,第二天更是直接派了律师过来,商谈解约的问题。

唐宁宁自是不肯,但自己理亏在先也不好发作,不得已去找唐旭尧出面,没想到唐旭尧却是站在糖糖那边,态度很明确,要么换导演,要么撤资。

唐宁宁负气离开,不得不去找陆燃另想办法。

陆燃自从昨天糖糖那边要求换导演后就没再联系上,陆燃因为年初的绯闻处处受排挤,爱情事业不得志,一直郁郁寡欢,好不容易找到个机会翻身,如今又出了状况,唐宁宁担心她出事,从唐旭尧那儿出来便去了陆燃家找她,却没想到一推开门却是一股烟味酒味,伴着嘈杂的音乐声,男男女女或站或躺或坐地在客厅里,随着音乐扭动着身躯,烟雾缭绕中,神色迷乱。

认识陆燃这么多年,陆燃从没把乱七八糟的人带回家里过,如今一屋子男男女女,烟酒味中,她甚至闻到了一股淫靡气息。

这样的发现让她心脏拧成了一团,手厌恶地在鼻尖扇着熏人的气味,踏着地板而入,在人群中寻找陆燃。

陆燃长得美艳,身材也出众,很容易便在人群中发现她的踪影。

她正一只手夹着一支烟,一只手端着酒杯,跪坐在沙发前,娇笑着与几个男人碰杯,美艳的脸蛋上神色迷乱,不知道是喝醉了还是其他。

唐宁宁只觉得鼻眼酸涩难忍,拨开人群快步走了过去,蹲在陆燃身前,一把夺过她手中的酒杯和烟。

陆燃还认得她,眼眸却有些迷离,一边打着酒嗝一边笑着:“宁宁,你怎么来了?”

又娇笑着与旁边靠坐着的男人碰了下酒杯:“宁总,来,祝我们合作愉快……”边喝着边任由男人的手掌暧昧地爬过她白皙的大腿,逼近腿心。

唐宁宁看不过去,一把拍掉男人的手掌,掐着陆燃的手,想将她拉起。

她不是没见过大场面的人,比这更猥琐恶心的场面她都见过,也亲自经历过,当年她甚至被那些男人借着给摁在沙发上,满是酒臭味的大嘴猴急地凑上来,无助地任由粗糙的大手撕扯着她的衣服,在她赤裸的身子上游走,如果不是陆燃媚笑着把那些男人勾到她那边,她甚至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

只是现在的她已经不是当年落魄的富家千金,陆燃也已经不是那个陪着她四处求人四处应酬的无助女孩,华辰也不是以前的华辰,已经不需要这样出卖色相卑微地去赚取那一点点的信任和投资。

她扯着陆燃,一言不发地想将她拉起,近乎执着的举动却引起旁边另一男人的轻笑,指间掐着的白纸平移递到唐宁宁面前,诱她尝一口。

白纸上细碎的白色粉末让唐宁宁不可置信地望向陆燃,陆燃只是笑,笑着笑着却笑出了眼泪,扭头对递东西过来的男人笑着道:“张总,您的好意这位美女心领了,咱不能逼良为娼不是?”

边说着边倾身在男人脸颊上啵了一下,然后踉踉跄跄地站起身,反手拉过唐宁宁,强行把她拽出了屋里的纸醉金迷。

“陆燃姐,你怎么变成这样子了?”房门被掩上,唐宁宁失声低吼,话里难掩心疼和失望。

陆燃脸上还挂着泪,望向唐宁宁时目光有些厉:“要不然我还能怎么样,你哥和那个陆然几乎断了我所有的生路,什么都毁了,谁还会在乎……”

唐宁宁心里头苦涩,却不知道该作何回应。

沉默在彼此间蔓延,陆燃掐灭了手中的烟,转身扔进了垃圾桶里,声音很低,却很平静:“两个月前,我去找人谈投资,投资没谈成,却在吸烟时误嗑了药。”

“你……”唐宁宁竟觉得所有的话都被堵在了喉咙里,特别难受,想问点什么,竟说不出口。

陆燃自嘲地笑了笑:“宁宁,其实我挺恨你哥的。”

唐宁宁沉默着,不知道该作何反应。当年华辰最难的时候,她和陆燃偷偷瞒着家人去应酬,去拓展业务,酒醉时差点被强奸,后来还是旁边的陆燃救了她,虽然后来她混乱中拿花瓶砸伤了那人,陆燃没真的被怎么样,但她永远忘不了陆燃把压在她身上的男人勾引过去,被那个男人压在身下的画面。

当年那件事后,唐旭尧就勒令不许她和陆燃再去参加那些乱七八糟的应酬和聚会,这几年唐旭尧把她保护得很好,很多那些场合里肮脏的东西她都不会去接触到,却没想到,曾经一起走过的陆燃已经陷进了泥坑里。

“这几个月我拿不到剧本,拉不到投资,我的事业被打击得溃不成军,到哪儿都被人骂,我的生活就只剩下这一点东西了,我费了多少心血才走到今天,可是他们轻而易举地就给全摧毁了。你以为我就愿意整天陪着这些臭男人卖笑,让他们糟蹋吗?可是我还能怎么样,我没有强大的后台,没有有钱有势的老爸,更没有愿意为我挺身而出的男人,我只能靠我自己。”

说这些话时,陆燃至始至终都是平静的。

唐宁宁却听得难受,想说点什么,说不出口。

陆燃只是低垂着头平静地继续说着:“有时候真觉得,能回到过去多好,那时我们都站在同一个地方,朝着同一个方向,我们都是一样的,可是现在……”

陆燃笑笑,没再说下去。

唐宁宁只觉得喉咙发紧,连声音都是沙哑沙哑的:“陆燃姐,以后还是离那些人远点吧,你想要拍电影,不是非得找那些乱七八糟的人,华辰影视总还有我一半的股份在。”

陆燃苦笑着摇头,推她往电梯走:“你还是先回去吧,这种环境不适合你。”

以前被劝着喝一杯都会手足无措,如今几年下来,唐宁宁依然还是会有些不知所措,她却已经能泰然处之,看着越发地像那些欢场上的笑客。

有个人保护着总是幸福的,永远不用接触到外面的肮脏龌龊,唐宁宁如此,陆然亦如此。

陆燃不自觉地笑笑,在电梯前站定,刚要替她按下电梯,电梯门已经从里面打开来,于亮从里面走了出来,看到她时冲她打了声招呼,笑着道:“你这是专门出来迎接我呢?”

唐宁宁没留意到她,只是反手拉着陆燃,近乎固执地想将她带离那个乌烟瘴气的家。

陆燃拗不过她,求助于亮:“于亮,你帮我先把宁宁送回去吧,这里不适合她。”

“好的。”一声带笑的淡应,于亮已经扣住她的肩,强行把她带入电梯,“唐小姐,陆燃是为你好,那种场面确实不适合你。”

强行送她回了家。

唐宁宁回到家时已快十点,碰到了刚回来的唐旭尧。

看到他,唐宁宁便不由自主地浮现陆燃含笑带哭的指控,下意识叫住了唐旭尧。

“哥,你说如果能回到过去,会不会更好点?”

没头没脑的问题让唐旭尧微微皱眉:“你想说什么?”

唐宁宁走了过来,在他面前站定,红肿的眼眸直直地盯着他:“哥,在你为另一个陆然做尽一切,为了她什么都可以不顾时,你就从没对陆燃姐有一点点愧疚吗?当年在唐家倒下在你落魄时是谁不离不弃地陪在你身边,你被大雨挡在外面爸病得差点断气救护车过不来是谁冒着大雨帮着妈背着爸一步步送到医院的,你的亲妹妹差点被强暴又是谁冒着危险把人拉开自己顶上的,你去应酬喝酒喝得胃出血是谁守在床边没日没夜地照顾你的,这些你都忘了吗?陆燃姐脾气是不太好,但她从没亏待过我们家任何一个人,她为我们家付出了这么多,难道就要落得现在这个下场吗?”

唐宁宁几乎连气也没喘就一口气吼完了,吼完时自己早已是满脸的泪水,她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哭,只是想到今晚的陆燃,想到她睁着那双死寂的眼睛平静地跟她说,如果能回到过去时,心里就特别难受。

她和陆燃认识快二十年了,她见证着她所有的美好,她真的很难接受那个一起长大笑容明媚的女人堕落成让她陌生和畏惧的人。

唐宁宁的话让唐旭尧眉心的褶皱加深:“宁宁,陆燃曾经为我们家做的我很感激,也没忘,但是她的今天不是我或者陆然造成的,没有这种强加的因果关系,如果当初不是她拿我和陆然炒作,踩着陆然上位,她依然是前途光明的陆大导演。”

“可你也不该这么把她推到风口浪尖上去。”

“谁推她了吗?难道不是她自己作的?如果陆然不澄清,我不澄清,现在遭千夫所指的就是陆然,你告诉我,陆然做错什么了吗?你们不就是欺负她无依无靠才肆无忌惮结果自己踢到了铁板了现在反倒回来怪起别人来了?”

沉哑的嗓音已经带了怒,吼得唐宁宁没敢再反驳。

唐旭尧深吸了口气,强压下窜起的怒意,平心静气地和唐宁宁说道理:“我和陆燃早在分手那一刻就已经没有再在一起的可能。我曾经很努力地想和她一起好好走下去,不管她怎么吵怎么闹,我都试着去包容她,告诉自己,这才是真实的陆燃,因此哪怕她一次次地找我吵一次次地提分手,我还是会认真去把她哄回来,可人总是会累的,她总这样无理取闹,我和女下属多说一句话,陪女客户出去吃个饭,一个晚上忙得没能及时给她电话,甚至于她和姜尚暧昧不清,她都能找我吵上好几天,整天怀疑我是不是移情别恋,是不是不在乎她不爱她了,无论我做什么总是疑神疑鬼,我一天工作十几个小时,好不容易有点时间空下来,还要应付她没玩没了的吵闹,你觉得这样的日子能持续得下去吗?”

“她只是太爱你太患得患失了,你当初结婚得太仓促了,连我们都没办法接受,更何况是她,她也知道自己的问题,也一直在努力地改变,可是你却连这个机会都没给她。”

“结婚的事我确实欠考虑了,我忘记考虑你大嫂的感受了。但这不是我和陆燃的问题。我已经给了她四年时间了。情感上我没办法补偿她,但其他方面,过去几年里我自认为她做的也差不多了。她想做电影,我给她铺路,她要去国外进修,我给她联系推荐人和导演,她要拍片子,我给她投资给她挑剧本定演员……我能偿还的也就只有这些了,只是她性格太过浮躁,也太急功近利,不肯按部就班一步一步来,陆然没招她惹她非得处处踩着她来,真栽跟头了也是她自找的。”

唐宁宁一时无言以对。

唐旭尧也不再多说,只是提醒她和陆燃保持距离,现在的陆燃已不再是当年那个青涩率真的女孩。

唐宁宁讷声应着,她也二十好几的人了有自己的判断,唐旭尧也不好再说什么,接了个电话又去了公司。

电话是严末打过来的,有事找他,他现在还在公司加班。

唐旭尧先回了办公室,刚开灯目光就被桌面上的烫金邀请函吸引了过去。

眉心不自觉拧起,唐旭尧走过去拿起,只看了眼,淡漠的眉眼间瞬间染上喜意,手捏着手机下意识就想给陆然打电话,却在摁下号码的瞬间又挂断。

“怎么?这天大的好消息不敢告诉她?”一声带着调侃的男声响起,伴着落下的嗓音,办公室门也随之被推开,端着咖啡的严末站在门口,一只手揣着口袋,站姿潇洒。

唐旭尧望向他,扬了扬手中的邀请函:“这就是你说的有事?”

“怎么?这还不值得您唐总专门跑这一趟?”严末挑眉反问,轻啜了口咖啡,视线落在他手上拿着的那份烫金邀请函上,“刚收到就迫不及待给大老板呈上来了,不把这喜讯告诉她?”

唐旭尧捏着那封邀请函,难得冲他露出一个浅笑:“谢谢!”这会是她今年最好的生日礼物之一。

严末也跟着笑笑:“希望你早日把她追回来。”

唐旭尧只是摇头,他没这么乐观。

陆然生日在这周四,她忙忘了。

她这两天都在忙着跟组在外面拍片,出去了两天,忙上忙下的,又遇上下暴雨,忙到晚上才收工,连手机也因为不断的电话而没电关机了,她怕家人找不到她担心,收工回到办公室第一时间给手机充电。

手机刚开机没一会儿,一连串的“嘀嘀”声,信息蜂拥而至,全是未接来电提醒,除了家人的,还有唐旭尧的。

她没有存他的手机号码,但那一串号码却似烙印般一直深烙在脑海里。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