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0章 抢婚现场(3)(1/1)

黎芷琴当下黑了脸:“唐旭尧你存心来气我的是不是?一个两个翅膀硬了都开始嫌弃我了是吧。”

“我没那样说。”唐旭尧疲惫地捏着眉心,“脸是自己给的,不是人家捧出来的。你怎么看人家人家也就怎么看你,你看看你这几年的都变成什么样了,再看看我们这个家,还像个家吗?爸被你逼得一出去几年不愿回来,有哪对夫妻像你们这样的吗?”

“别跟我提他。”黎芷琴突然吼了声,脸越发地冷沉,“当初是谁帮他照顾这个家的,当年他病伤得这么严重,是谁一把屎一把尿地照顾他的,他就这样报答我?”

“妈。”唐宁宁看她动了怒,赶紧过去安慰,一边朝唐旭尧使眼色,“哥你少说两句。”

唐旭尧往她望了眼,望向黎芷琴:“妈,您和爸还是找个机会好好沟通吧,几十年的夫妻,别整天闹得跟仇人似的。”

站起身,回了屋,顺道拿起手机给唐越笙打了个电话。

“爸,您还是搬回家里住吧。”

“我在这边挺好。”

“您和妈到底要赌气到什么时候,这个家您到底还要不要了?”听唐越笙一如既往不痛不痒的语气,唐旭尧隐隐也动了怒。

“回去又能怎样,没安静个一两天你妈又开始没完没了地吵。”

“您怎么不想想她为什么吵?您就这么一直逃避下去能解决得了问题吗?”唐旭尧捏着眉心,人也有些烦躁,“您这两天把那边的工作交接一下,我另外安排人去接手了。房子我会让人帮您给退了,银行卡和信用卡我也会给您冻结了。”

唐旭尧说着就要挂电话,唐越笙那边却是动了怒:“我是你爸!”

唐旭尧唇角不自觉地勾了勾:“您现在还有当爸的样子吗?”

挂了电话,打电话就让人去处理这些事。

唐越笙没到一星期就回来了,脸色倒还好,直接回了华辰总部找唐旭尧。

自从唐越笙八年前出事倒下后,华辰就一直唐旭尧在撑着,黎芷琴也在公司帮忙着,反倒是唐越笙已经基本处于半隐退状态。

他进来找唐旭尧时唐旭尧正在看报表,也没说什么,只是手往门口一指:“妈在办公室。”

“我不是找你妈的。”

唐旭尧抬头望他:“爸,您和妈的问题不解决,我和陆然的问题也解决不了。你看看她这几年因为你变成什么样了?”

“你和陆然的事又关我们什么事了?”唐越笙皱眉,不太满意唐旭尧这样的指责,“陆然这孩子还是挺不错的,你和她有什么误会早点解开,别拖拖拉拉的到时让人给追跑了。娶老婆就得娶这样的,人安静不吵闹,别要像你妈那种。”

“我知道。”唐旭尧淡应,“您和妈的感情问题早点解决吧,她现在更年期加感情不顺,这几年人越发尖酸刻薄了,我就是把人找回来了还是得让她给气跑。”

唐旭尧边说着边站起身,一边低头整理着准备开会用的报表,头也没抬:“这段时间您就好好在家待着,和妈好好沟通,别说不到两句又吵上了。我先去开会了。”

唐旭尧开完会回来时唐越笙已经回去了,也不知道有没有找黎芷琴谈过,黎芷琴也没在办公室了。

谢淼约了他一起吃饭,他也就没回家。

人刚到谢淼订好的餐厅便看到了坐在座位上的谢淼,似乎已经来了有些时候,正坐在座位上百无聊赖地翻着菜单。

看到唐旭尧入座,手往他面前一伸,蜷着的手掌张开,两根串在钥匙扣里的银白钥匙从她掌心落在了唐旭尧面前的桌上。

“以后还是你亲自去照顾她吧。”谢淼淡声说着,歪着头有些没精打采的。

住进陆然家,就近照顾她是唐旭尧嘱托她的,他知道她有不吃晚餐的习惯,或者习惯凑合着吃,从酒会后就暗中让她帮忙就近照顾她,还给她开了工资,只是她没拿,她和陆然是朋友,总归要做饭,只是顺便多做一人份而已。

一直以来谢淼都乐在其中,可如今的反常,让唐旭尧不自觉拧了眉。

“怎么了?”他问。

“没什么。”谢淼摇着头,“只是觉得没意思,想出去走走,而且我最近和她有些不愉快,有些不知道怎么面对她。”

“有什么话好好说清楚就好了。”唐旭尧温声劝着,“陆然不是小气的人。”

“我知道,但我有些不知道该怎么面对她。”谢淼依旧是没精打采的,把钥匙往他面前推了推,“钥匙你先收着吧,然然要还是不愿意接受你,你也别用强的,那两年婚姻生活给她的阴影太大了。”

唐旭尧点点头,收起了钥匙,劝她:“你和陆然也不是多大的事儿,好好和她聊聊,过了就过了。”

谢淼扯了扯唇,算是应了下来。

面上是这么答应着,吃完饭还是回到陆然那边收拾行李了。

行李没收拾完陆然就回来了,看到她搁在客厅的行李箱,微微一愣,问道:“淼淼,你干嘛啊?”

她前两天已经和程朗一起回了这边,这两天一直在忙工作的事,和谢淼没怎么聊过。

陆然那天送程朗到医院后就给谢淼打了电话,没打通,后来程朗醒了之后才收到谢淼的信息,问她程朗的情况,她回了过去,她回了句“谢谢”和“对不起”后就先回了这边,之后几天一直没怎么联系,陆然回来时谢淼也没在她这边住。

“想出去旅游一段时间,刚交了稿,难得放松。”谢淼回头对陆然笑着道,她今天穿着一件长及脚踝的碎花长裙,搭配长袖T恤和宽沿帽子,很田园风很休闲,神色看着也是很轻松,但轻松归轻松,笑起来总有些刻意了。

陆然盯着她望了好一会儿,走过去,拍了拍她的肩:“淼淼,你别这样,其实那天我和程朗都很犹豫,我们都没真的想要这么订婚了。”

谢淼扭头冲她笑了笑:“我没有因为那个事啦,只是真的很久没出去走过了,想出去放松放松。”

陆然也抿着唇,勉强带出一丝浅浅的弧度:“玩得开心点,早点回来。”

“嗯。”谢淼笑着捏了捏她的脸,转身把行李箱合上,冲陆然挥了挥手,“我先走了,好好照顾自己。”

“好,你也注意安全。”

谢淼拖着行李箱,脚步有些慢,走了几步,又停了下来,扭头望她:“然然,其实我真不是程朗前女友。我曾经很喜欢很喜欢程朗,很长一段时间我都走不出来,我以为我已经放下了,可是那天在婚礼上看着你和他,我真的……有些控制不住自己。”

陆然对她微微一笑:“我理解,我没怪你的意思。之前是我大意了。”

谢淼也笑了笑,人看着放松了不少,犹豫了下,望着她道:“程朗的女朋友……其实已经不在了,就在当年你们失事的那趟航班上,她是三名死者之一。这件事没人敢和程朗说。你和程朗……其实也挺配的,嫁给他不用面对那么多的是是非非和指责。”

陆然惊在原地,一时间像失声般,很多问题想问,喉咙却像被什么堵住般,问不出声。

她知道程朗一直在等他前女友,一直在找,却没想到是这样的结果。

“她……”声音堵在喉咙里出不来,陆然一时间也不知道该问什么。

谢淼也没再说什么,望着她,勉强挤出一个笑:“我先走了,你好好照顾自己。”

拉开门,整个人却如遭雷击般,愣在了当场。

陆然看着她握着行李箱的手不自觉地一松,心里掠过不好的念头,快步走向门口。

她看到了程朗,站在门口,神色有些木然呆滞的程朗。

陆然神色微微一变,走了过去,轻叫了他一声:“程朗?”

程朗像是突然醒过来般,望向谢淼:“你刚说什么?”

一字一顿的,人看着倒还冷静,只是越冷静陆然越是担心,不自觉地上前抓住他的手臂,生怕他突然失控抓着谢淼追问。

谢淼也没想到程朗会在门外,人也惊在了原处,望着程朗,好半天没反应过来,只是怔怔地望着他。

“你刚才说什么?”程朗到底还是控制不住,突然暴喝一声,手本能地甩开了陆然,力气很大,陆然差点被他甩得磕到旁边的墙。

甩开了陆然的程朗扣住了谢淼的肩,盯着她的眼睛:“你再说一次,祁昕怎么会死了,她怎么可能死了?她当年根本就没在那趟航班上,她怎么可能会死了,我前些天明明在订婚宴上看到过她,明明就是她,她怎么可能没了……”

程朗近乎失控地摇着谢淼的肩,手钳着她的肩,晃得她双肩几乎脱臼。

陆然顾不得被撞得头晕脑胀,上前急着抓住他的手腕:“程朗,程朗,你冷静点。”

她的声音至始至终还是很冷静的,陷在狂乱情绪里的程朗根本听不进任何话,只是扣着谢淼的肩,执意想要一个否定的答案。

谢淼被他晃得脸色苍白,想说话说不出口,只是难受地想要挣脱,却挣不开。

“程朗!”陆然也有些急了,偏偏力气敌不过他,推他不动,掐着他的手腕他没反应,眼看着谢淼都被他给晃摇得喘不过起来,牙一咬,反身就要往他脸上甩耳光,手刚扬起,眼角却意外瞥到从开着的电梯里走出来的唐旭尧,也没时间想他为什么会在这里,急声冲他吼,“唐旭尧你快过来帮我把人拉开啊!”

唐旭尧浓眉一拧,快步走了过来:“怎么回事?”

说话间人已到跟前来,一只手落在了程朗落在谢淼肩上的手上,扣着他的虎门用力一捏,他是在军营里待过几年的人,虽一只手不太方便,到底是学过擒拿的人,很轻易便将他扣在谢淼肩上的手给拉了下来,手迅速袭向他另一只手,扣着他的虎口微微一扭,程朗另一只手也被拉了下来。

失去扶靠的程朗瞬间像被抽空了灵魂般,高大的身子随着被拉下的手晃了晃,陆然眼疾手快扶住了他:“程朗?程朗?”

担心地叫着他的名字。

程朗却像没听到般,手颓然地从陆然肩上滑了下来,整个人失魂落魄地,双目失焦,无力地背倚着墙壁,低低地呢喃着:“怎么可能,她怎么可能会不在了,那天我明明就有看到她的……那明明就是她……”

呢喃着,整个人突然又似疯了般,冷不丁伸手勾住了唐旭尧的衣领,推着他往墙上一压:“都是你,给我下的什么破药,我那天明明就要找到她了……”

他的动作快又狠,虽然在他转身时唐旭尧早已下意识躲开,到底是行动不便,伤着一条腿一根手臂,动作还是慢了点,这么被他不知轻重地往墙上一压,一脚踢在了伤腿上,他的手臂也直接压在了他的断手上,锥心的痛从手臂小腿袭来,唐旭尧疼得额头冒了一层薄汗,脸色苍白得近乎透明。

陆然和谢淼都没想着程朗会突然攻击唐旭尧,脸色一变,陆然很快反应过来,上前扯住程朗的手:“程朗,你疯了你,快松手。”

谢淼也过来扯住了程朗的另一只手,急声朝他吼:“祁昕的后事就是我陪她父母去处理的你怎么可能还看到她,药也不是我表哥下的,是我干的,你有什么火冲我来啊。”

程朗瞬间安静了下来,扭头望向谢淼,双眸阴狠。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