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章 抢婚现场(1)(1/1)

她回去前一天晚上约谢淼吃了顿饭,饭桌上谢淼一直有些心不在焉的。

“陆然,你不会真要和程朗订婚吧?”哪怕是到这个时候,谢淼还是有些无法接受她要和程朗订婚的事实。

“请柬都早发出去了。”陆然也是有些心不在焉的,请柬在酒会后就全部发出去了,而且因为当初在华辰酒会上公开宣布,订婚总没办法安安静静进行,总还是有记者要混进来的。

谢淼叹了口气没再说话。

陆然望她:“你好像很不开心?”

总感觉自从听说她要嫁给程朗后一直不太开心得有些蹊跷,谢淼又是认识程朗的。

想到近段时间以来谢淼的种种反常,陆然忍不住皱了皱眉,小心求证:“淼淼,你不会和程朗有什么吧?”

谢淼恹恹地望她一眼:“我能和程朗有什么啊。我不就是觉得你们两个明显是硬凑一块儿的,根本就没感情嘛。”

“感情又不能当饭吃。”陆然淡淡应着,“而且感情都得培养的,慢慢就会有的。我就是有点担心,要是到时程朗前女友回来了怎么办。”

谢淼手一挥,神色蔫蔫的:“她不会回来的了。”

“嗯?”陆然奇怪望她,“你怎么那么笃定?你们认识那么多年,你是不是知道些什么啊?”

“没啊。”谢淼否认。

陆然明显不信:“少来,快说。”

“都说没有了。”谢淼突然有些暴躁,声音有些大,陆然被她吼得愣了愣,谢淼也知道自己反应过激了,说了声“抱歉”就没再说。

陆然望她,语气特别认真:“淼淼,我现在可和你说好了,你要是有什么就好好和我说,我也不是非程朗不可,可要是你等我们订婚了甚至结婚了再来和我说,或者再来打扰到我们,我是真的会翻脸的,我特别讨厌别人以各种理由介入我的婚姻里。自己没好好把握住就不要再来玩什么情深不移。”

谢淼往她望了望,抿着唇:“你放心好了,不会有那样的情况。”

陆然看她一眼,没再说话,两人有些不欢而散。

订婚宴在周六如期举行,程朗忙了几天终于在化妆前和陆然见了个面,陆然想着谢淼的事多少有些多疑,就问了他一些和谢淼的事儿,程朗只是笑着说她想多了,问起他和他前女友的事,程朗没说,只是习惯性地揉了揉她的头。

“陆然,既然我已经答应和你结婚,就已经是决心和过去彻底了断了,最起码的忠诚我会有。”

陆然笑笑:“唐旭尧当年对我也很忠诚。”至少她没在他身上闻到任何一个女人的香水味道或者找到一根不属于她和他的头发,至于是否背着她在外面乱搞,这种问题,一般只有男人自己清楚。

“我会尊重你。”程朗柔声道。

陆然唇角扯了扯,没笑,心里其实从昨晚和谢淼吃过饭后就有些犹豫和忐忑,或者从被迫公开两人婚讯开始,她就一直处于没做好准备的状态中。第一次婚姻结得仓促,这次似乎还是,虽然两人已经以着未婚夫身份相处了些时日,但从没想过会这么快到来,尤其是最近谢淼和程朗的反应,陆然心里不太有底。

“程朗,我们现在这样是不是有些仓促了?”陆然问,不知道自己是不是得了恐婚症,只是发现得有些迟。

程朗垂眸望她,眼里有着探究:“陆然,你在退缩。因为唐旭尧?”

“不是!”陆然下意识否认,“只是我似乎真的没做好嫁给你的准备。”

“因为你心里还没有完全放下那个人。”程朗答得一针见血。

陆然有些怔,本能想否认,程朗已经冲她微微一笑:“陆然,我不是第一天认识你,别急着否认,而且老实说,我也没能完全放下。”

陆然突然有些笑不出来,程朗轻捏她的脸:“别想太多,只是订婚而已,都到这份上了,外面多少记者盯着,今天不能出状况。”

门外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是秦嫣的声音:“然然,造型师来了,赶紧出来化妆,和程朗有时间再甜蜜去。”

程朗拍着她的肩把她推了出去,在她耳边安抚:“陆然,我们都需要逼一下自己,不走出来永远不知道我们能走多远。”

陆然扯了扯唇角,随着秦嫣出去了。

造型师在另一个房间,外面大批媒体等着,因为之前已经高调宣布了,都挡下来了反倒显得作了,得罪了媒体也不好,陆呈海也就干脆放宽了限制,让部分记者进来,声明在订婚宴开始前禁止现场直播,

虽是这么说,但到底不是每个记者都那么有职业操守,更何况近在眼前的头版头条,有些记者还是混入了化妆间,偷拍了陆然化妆的一些镜头,并迅速上传到网络和娱闻播报中。

黎芷琴和唐宁宁开了电视在看,到底是对当初酒会的事有些介意,如今还真是高调订婚了,既是忍不住想看,又忍不住盼着能出些意外。

唐旭尧从房间出来就看到了在播着的电视画面,订婚宴要到下午一点多才正式开始,现在只是早上九点多,陆家程家都在忙碌地准备着和迎接宾客,一个个脸上洋溢着喜气的笑脸,偶尔一两个画面切到正在化妆的陆然,依然是淡淡的神色,不悲不喜,只是安静地望着镜子任由造型师摆弄。

唐旭尧往电视看了眼,走过去,弯腰拿起遥控一把关了。

人也坐在沙发上,背靠着沙发背,抬头盯着天花板,没动,像是又走神了。

黎芷琴望他,看他脸色不太好,面容也有些憔悴,忍不住问道:“阿旭,好些没?”

“嗯。”唐旭尧含糊应着,手臂骨折了短期内总没办法好得快,打了石膏的手还在脖子上挂着,腿倒是好了些,至少能勉强走路了。

“脸色看着还是挺憔悴的,先回屋再睡会儿吧。”黎芷琴劝道。

唐旭尧摇摇头,长长地舒了口气,掏出手机,给林江涛打了个电话:“小林,过来我家里一趟,马上。”

挂了电话。

陆然安静地坐在梳妆镜前,任由造型师和化妆师摆弄,心里有些乱,完全没有待嫁的心情。

突然响起的手机铃声打断了陆然内心的混乱。

陆然接起,却没想到是唐旭尧的电话。

“有什么事吗?”接通电话,陆然问道,自始至终很平静。

“陆然。”唐旭尧声音很低哑,只是叫了她一声,却没再说下去。

陆然也捏着手机没说话。

“陆然,我们真的一点回头机会都没有了吗?”

陆然沉默了会儿:“我们现在不都挺好的吗?唐旭尧,你做事不是一向强势果断吗,这次怎么就不能果断点?”

“陆然,如果我真的足够强势,当初你让我签字的时候我就不会那么干脆利落地签了。你就是要离婚,即使我不签字你依然会选择诉讼离婚,我不想和你闹到法庭上,真闹开了我和你就更没有回头路了。”

陆然沉默着,没应。

“陆然,以前还在军营的时候,你说,要是我找不到女朋友,大不了你委屈点当我女朋友,其实当时我很想说,那就你吧。只是当时我还是你的教官,规定上还不允许我那样做。”

“唐旭尧,我要先忙了。”

陆然打断了他,想挂。

“陆然!”唐旭尧突然叫了她一声,嗓音很低很哑,“我今天没办法祝你幸福,哪怕你故意对我不理不睬,以那样的方式让我彻底死心,我还是没办法做到。对不起!”

唐旭尧比她先挂了电话。

陆然捏着手机没动。

“怎么了?”秦嫣俯下身子,问道,抽过了一张纸巾,在她眼角擦着,“别哭,要把妆弄花了。”

陆然抿着唇,接过那张纸巾,沁着擦了擦,嗓音有些哑:“嫂子,拜托你帮我留意下,如果唐旭尧来了,把他请到贵宾室,别让他进婚宴现场。”

秦嫣疑惑盯着她。

陆然不知道该怎么解释,唐旭尧的那声“对不起”让她隐约不安,今天的订婚宴不能出意外。

秦嫣心里明了:“我过去看看。”

秦嫣出去后没再回来,陆然也只是心不在焉地任由化妆师摆弄着,化妆化了三个多小时后终于结束。

陆呈海和陆然的父母过来接她出去。

因为只是订婚,没有弄得像婚礼一样繁杂,只是在司仪面前交换了订婚戒指放了礼炮就差不多了。

今天天气好,天也不冷,酒席都是摆在外面。

宾客来了不少,记者也不少,陆然被陆呈海牵着走向站在红毯尽头的程朗时,镁光灯此起彼伏。

今天的程朗很帅气,白色的礼服,人长得好看身材也挺拔,站在午后的阳光里,美好而温馨。

陆然曾经幻想过这样的画面,她的家人牵着她的手走向他,然后把手交到他的手中,他牵着她走向司仪台,只是没想到那个男人最终是一起长大的程朗。

其实嫁给程朗也没有什么不好。

陆然心里这么告诉自己,跟着陆呈海的脚步,一步步走向程朗,最终把她的手交到他宽厚的手掌中。

周围的“卡擦”声在这一刻几乎达到鼎沸,伴着热闹的掌声和沸腾声,将两人的声音都掩盖掉。

“你刚哭了?”程朗垂眸望着她,以着只有两人听到的声音问道。

陆然轻轻点了点头,没应。

“其实我也有点犹豫了。”程朗说道。

陆然意外地抬眸往他望了眼,又像不是很意外,忍不住笑了笑。

程朗也冲她笑了笑,牵着她的手走向司仪。

司仪例行惯例地念着些宣誓词,两人都有些心不在焉地听着。

这不是陆然第一次结婚,却是第一次站在这个地方上,陆然突然觉得有些讽刺。

程朗也只是握着她的手,陪她一起听完,然后交换订婚戒指。

当两人捧着戒指盒面对面地望着对方时,心里那种荒谬感让陆然忍不住笑了笑。

程朗也往她望了眼,拿起戒指:“别想太多。”

拉过了她的手,陆然任由他捧着手,抿着唇没应,眼睛不经意往他身后的宾客群望了眼,手突然缩了缩,有些僵硬。

她看到了谢淼,踉踉跄跄地冲向对面的洗手间,抱着水龙头大吐特吐的谢淼。

席上宾客多,她隐身在人群中本来也没看多显眼,只是不知道是不是在下意识搜寻她的身影,陆然还是看到了她,也不知道什么时候过来,喝了多少酒,正在洗手间门口的水龙头前难受地吐。

陆然垂下眼眸,低声叫了他一声:“程朗……”被他抓着的手缩了下,“我们现在不能订婚。”

“我们现在骑虎难下,要不你装晕或者我装晕?”程朗依然是低低的语气,像在调侃,又像在认真说话,但显然也是松了口气

“……”陆然抬眸望他,程朗也望向她,目光却落在了她身后,微微定住,黑眸微眯起。

陆然还没反应过来,只觉得被捏着的手掌一松,程朗松开了她的手,像是要走,脚步刚抬起,却见他眉一皱,人已直直地向她倒了过来。

陆然被这突发的状况吓到了,下意识地伸手扶住了他,倒下了的程朗没压到她,被旁边的人给及时扶住了。

现场因为这一突发的状况一片混乱,谁也没想到好好的订婚宴上准新郎突然倒下了,记者忙着抢头条,远亲朋友隔着人群仰着脖子想看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至亲都已经冲到台前,一边忙着叫救护车一边让人维持现场秩序。

陆然被陆仲宣护着回了屋,转身时,陆然似乎看到了唐旭尧,站在人群中,望着她,目光沉定,但没看清,她已经被陆仲宣推着进了屋。

现场哗然混乱。

饶是见过大场面的司仪也被这一突发状况给惊得呆在了现场。

陆仲谦拨开人群上台来,拿过司仪手中的话筒,锐眸往人群一扫,混乱的现场稍稍平静了下来。

“很抱歉各位,新人临时出了点小状况,订婚宴不得不先暂时取消,给各位带来了不便非常抱歉,稍后我们会给大家一个交代,希望各位记者朋友不要打扰到各位宾客朋友的用餐,谢谢配合。”

拨开围拢上来的记者,走了下去。

程朗被送到了医院,又是急诊又是抢救。

记者也想追过去,被陆家人挡了下来,说是会影响到医院其他病人,有什么情况会第一时间通知大家,把记者劝了回去。

陆然也跟了过去,在急诊室外,心里乱糟糟的,也不清楚到底是怎么个状况。

程朗很快被从急诊室送了出来,人也清醒了过来。

一屋子人围拢了过来,嘘寒问暖,问长问短,生怕是什么大问题,却没想到程朗一醒来便问:“刚才有谁来看过我吗?”

“……”陆然朝身后的一屋子人手一展,“不都在这里吗?”

“哦。”程朗淡应了声,隐约有些失落。

“怎么了?”陆然问。

“没什么事吧?”程朗父亲也问道。

“我没事。”程朗摇着头。

医生也证实:“病人没事,只是压力太大,休息不足。不过还是建议做一个详细检查。”

众人松了口气,陆然往程朗望了眼,没说话,说晕就突然晕了,晕得太蹊跷,他这哪是什么压力大,只是装晕的事通常不都女孩子来的嘛。

陆呈海往两人各望了眼:“你们不想订婚直接和家里人说就成,没必要搞这一套。”

声音略沉,隐约有些不悦,显然已经从陆然的眼神中看穿了两人的把戏。

陆然和程朗互望了眼,程朗似是想说什么,却是什么也没说,只是朝陆然使了个眼色。

陆然抿了抿唇,向陆呈海道歉:“爷爷,我们都知道你们是为我们好,但是总觉得就这样订婚太仓促了,我们都需要一些时间去确定是否真适合彼此,那样的情况下要是任何一个转身走了都不好,只能用这个办法了。对不起。”

陆呈海重重地哼着:“我看你是还放不下唐家那小子,人都闹到……”

话到一半突然断了,只是任由手中的拐杖“咚咚”地敲着地板,发泄他的不满。

陆然有些不明所以,疑惑望向他。

程朗不忍陆然被责怪,出声替她解围:“是我的问题,您别怪然然。”

程朗母亲沉着声斥了他一声:“没见过这么拿婚姻当儿戏的,你要是没确定自己心意,就不要去糟蹋然然。”

陆然父亲出声打圆场:“好了好了,没事就好,年轻人的事自己解决就好,这样也好,没闹大笑话,也能让两人多些时间好好想清楚。”

家里人还算开明,看都没事,也就松了口气,家里还有个烂摊子要处理,在这待了会儿就都先回去了。

“今天的宾客都还在那边吗?”程朗突然问道。

“走了一些了吧,毕竟这婚宴都摆不成了,怎么了?”陆仲谦问。

“每个人都有请柬吗?”程朗继续问。

“对,不过也有些可能是代家里人过来的。”

“回头给我看看名单吧。”程朗说道。

陆然若有所思地往他望了望,想到了他昏倒前陡然眯起的眼眸及突然松了她手的事,那时他是要甩开她的手去追人的吧?

陆仲谦也往他望了眼,若有所思,却没说什么,只是淡淡点了下头便与其他人一起走了。

门关上时,病房里顿时只剩下陆然和程朗两个人。

陆然去给他拿药,顺便倒了杯温水过来。

程朗盯着她的背影:“陆然,我刚看到唐旭尧了。”

陆然倒温水的手微微一顿,然后继续不紧不慢地把水倒满。

“我看到谢淼了。”陆然端着温水拿着药走过来。

程朗神色未动,只是望着她:“他站在人群里,隔着人群远远地望着这边,似乎特别笃定这场订婚宴办不成。”

陆然抬眸望他:“你想说什么?”

“我不是装晕,我被人下药了。”程朗突然道,如一颗重型炸弹砸下来,砸得陆然眸光不自觉一顿,望向他,“你说什么?”

“我没装晕,我被下药了。”程朗重复了一遍,“我被人下了麻醉药,一些俗称的现代蒙汗药,这种药粉装在胶囊里,无色无味无毒,但是会让人短暂昏迷,把粉末倒在酒水饮料里,10分钟内见效。刚在急诊室里医生亲自向我证实的。”

陆然拧了拧眉:“你的意思是唐旭尧干的?”想到他刚才那句话,难免不让人怀疑。

“我可没说。”程朗摆手否认,伸手接过她递过来的药片和水,“这种时候给我下药,只是致人昏迷的一些麻醉药,对身体无任何伤害。”

说着眉一挑:“你不觉得蹊跷?”

“他又没近你身,而且怎么可能把时间掐得这么准。”

陆然不敢百分百确定唐旭尧不会干这种事,但问题是他怎么办到的。

程朗手一摊:“天知道,不过我上红地毯前确实遇到过唐旭尧,聊了一小会,看着倒还挺谦和有礼。”

陆然望他:“你们怎么遇上了?”

“在贵宾室,我换好装时经过那儿,看到他,你嫂子也在,就过去打了声招呼,聊了两句就走了。”

“喝东西了吗?”

“没有。”程朗说到这个脸色就有些不太好,要真喝东西了现在也不至于一头雾水了。

“走上红地毯前呢?”陆然继续问。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