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7章 那一瞬间的生死与共(4)(1/1)

严末不同唐旭尧,七八年前一家乃至整个公司的担子就已经全落在他身上了,他就是个富N代,什么事儿家里都帮忙打点好,现在公司也是他老爹和两个大哥在管着,没他什么事儿,他只管拿股份做他的事儿就成,原来的新势力就是他自己开着玩儿的,玩着玩着上了心才想着用心做好,只是那点蚊子腿肉他家老爹和几个兄长看不上眼,变着法儿想要逼他回自家公司,从基层做起,严末不干,他家老爹只好拿他的公司下手,严末撑不住,不得不求助唐旭尧,和华辰底下的广告公司合资经营,都说大树底下好乘凉,有华辰这么座大山靠着,他家老爹再怎么气得牙痒痒也不会真拿他的公司怎么样。

相比之下凌宇成却要比严末幸福得多,同是个N代玩家,自主创业人家老爸不变着法儿玩他不说,还自掏腰包支持自家儿子梦想,因此一直到现在,哪怕凌宇成那破电台看着不成什么气候,人家小日子还是优哉游哉地过,所以说人比人气死人,这点严末是深有体会。

姜尚和唐旭尧情况类似,都是管着自家企业,只是比唐家略好,至少没像唐家八年前那样摔得差点起不来,一直以来发展得顺风顺水,没大赚,却也没大亏,而且公司里总还有个老爹在坐镇,并不用事事躬亲。

当初的几个好友中就陆燃家庭情况略普通,父母都是普通的工薪阶层,但是公司高层,收入也不菲,家底还算厚实,人也聪明努力,因此当初也才有机会和唐旭尧严末这些所谓的二代N代同个贵族名校,初中时和唐旭尧同班,最初认识的却是唐旭尧的妹妹唐宁宁,两个人比较投缘,还给唐宁宁补过课,慢慢也就混进了他们这个小生活圈里。

以前的陆燃性子爽朗大气,带着点假小子的味道,搁在现在大概也就女汉子一个,但又不失女孩子的细腻柔美,和谁都混得开,因此在这个小圈子里还是蛮受大家喜欢和照顾,尤其是姜尚,和陆燃特别投缘,以前大家还起哄过让两人在一起,两人都说没这意思,最后反倒是陆燃和唐旭尧凑一对儿了,只是走了四年终究没能走下去。

倒不是说谁对谁错了,只是在一起吵吵闹闹分分合合的,时间长了难免会心累,尤其是像唐旭尧这种天生有些冷漠的,性子淡冷也不懂哄女人,工作又忙,那几年的华辰还没完全从那次大伤重恢复元气过来,他整天没日没夜地忙,还得三天两头应付陆燃的无理取闹,一点鸡毛蒜皮的小事儿也能闹上几天,唐旭尧是那种你吵你的我忙我的人,一般不会去和陆燃吵,他越是这样反倒越让陆燃受不了,闹得凶时还忍不住砸东西,有次还一气之下搬起唐旭尧电脑给砸了,电脑里都是唐旭尧刚整理完没来得及存档的重要报表,那是唐旭尧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冲陆燃发了火,手往门口一指,“滚!”就从嘴里沉着嗓子出来了。

哪个女孩子受得了被自己男朋友叫“滚”的,陆燃当下就被气跑了,之后没多久唐旭尧就提了分手,他唯一的一次提分手却再也没回头。

当时发生这件事时严末凌宇成也都在,虽然觉得陆燃是过分了些,但也没至于要到分手不回头的份上,四年时间里两个人分分合合的都成了习惯,而且陆燃不闹脾气的时候人是真心好的没话说,对外交际手腕了得,在外人面前也很照顾唐旭尧面子,很会帮唐旭尧拉拢人脉,是个适合唐旭尧的人,而不是陆然这种淡淡然然与世无争的样子,因此没有谁会想到他真分了,更没想到半年后还娶了陆然这样的。

事情也过去了这么多年,适不适合也只是如人饮水,冷暖自知,只是想到陆然刚才的态度,严末的脸色依然不太好,瓮声瓮气地回了句:“谁能惹我啊。”

“没人惹你还那么大的火气。”唐旭尧不以为意地道,又低头继续看报表。

唐旭尧的冷漠让严末有些受不住,抬手夺过他的报表,扔一边去了。

“我说,你当初到底是怎么就爱上陆然这样的女人了?”严末问,怕误会又追加了句,“没带火的那位。”

那杀伤力倒是比带火的强百倍了。

唐旭尧微微蹙眉,望向他,黑眸带着审视:“你去找她了?”

“对,我就吃饱了撑的没事去找她了。”严末提到这个还来气,“我说你特么从哪找来这么个没心没肺的女人。”

“她本来就没心没肺。”唐旭尧低声呢喃了声,望他,“你没事去找她干嘛?告白么,被拒绝得很难看?”确实是陆然做得来的事。

“我脑子进水了才会去找她告白!”严末沉着嗓子吼,还想继续控诉,门外恰在这时响起了敲门声。

“进来!”严末代唐旭尧应,依然是没什么好语气。

进来的是陆然和陆呈海陆仲宣。

严末看到几人时有些愣神,脸色虽还是不太好,却还是起身打了声招呼。

他倒不是真的对陆然有意见,只是看着一向意气风发的唐旭尧这两天的狼狈样,陆然却连个问候的电话也没有,即使明白这是为了两人好,但情感上总还是有些看不过去,毕竟只是离了婚,也不是多大的仇,唐旭尧救了她,情理上来说她过来看看,或者打个电话都是应该的,却没想着她中午还是那样的态度,尤其是她不紧不慢的那句话,气得他忍不住暴走。

严末算是看明白了,她就是那种要么不开口,一开口就能把人给气得想痛揍的人。大半年前他追她时是如此,现在还是一样,他前两天还遇到过陆燃和黎芷琴,看两人谈起陆然那别扭样儿,就估计着是不是在陆然这里吃了哑巴亏,现在完全不用猜测了,始作俑者绝壁就是看着总冷冷淡淡不争不闹的人。

唐旭尧也没想着来的人会是陆然和她的家人,倒是没像严末那样愣神,坐直身,招呼着几人入座,人倒还挺谦和有礼。

陆呈海也是温和有礼地阻止他起身:“唐先生你行动不便,就坐着吧,我们自己来就好。”

唐旭尧笑笑,也就没坚持。

病房里只有张椅子,陆然扶着陆呈海坐下,和陆仲宣乖巧地站在他身后,想问他伤口恢复得怎么样了,又不好开口,好在陆呈海还是挺客套,代陆然客气地询问了下唐旭尧的伤情,然后让陆仲宣将手中拎着的名贵补品送上,客气地道:“唐先生,很感谢你前两天冒险救了陆然,我们家也没什么好答谢你的,只有这么点薄礼,笑纳。”

陆仲宣把手中的补品递了过去,虽然是来道谢的,倒做不来陆呈海的客气,只是面无表情地递上礼盒。

里面都是些价值不菲的东西,这谢礼备得厚实,明显是不想落人口实又不想和他牵扯太深,就一份单纯的答谢。

陆仲宣将礼盒递上来时唐旭尧朝他望了眼,没将他的态度看在眼里,只是在看到他和陆然八分相似的容颜时,忍不住往陆然那边也望了眼。

陆然依然只是乖巧地低敛着眼眸,没有说话。

唐旭尧也不好说什么,他理解陆呈海的用心,客套了两句就收了下来,自始至终都是谦和有礼的,哪怕是后面与陆呈海寒暄时,也始终保持着谦逊温和的态度,直到几人离开,也没有刻意去提起陆然,或者望她,气氛还算融洽。

陆呈海和陆然要离开时唐旭尧亲自起身送的人,送到了门口,看着三人离去后才回病床前躺了下来,门一关上,刚才保持着的微笑就收了起来,神色淡淡的,隐约有些疲惫。

“和你前爷丈人相处得还挺愉快的嘛,我还以为他会先揍你一顿再感谢你。”严末看他那样就忍不住调侃。

“你知道他有多想揍我不。”唐旭尧淡淡,“我倒还宁愿他痛痛快快揍我一顿替陆然出口气,而不是和我这样虚以委蛇,都这么端着彼此都累。”

“真那么喜欢讨打你就上他家去啊。”

“早去过了。第一次去,他一声不吭,愣是让我陪他下了几天的棋。第二次去,大门都没能进,总不能硬闯进去。”半年多前陆然离开那会儿他过去,都厚着脸皮在他家住下了,他就是不吭声就不吭声,每次一去就扯着他陪下棋,一下就是一天,第二次是前些时候新闻闹出来过去,没至于被轰出来,但没能进得去就是,老人家的心思本就不好摸,更何况是在军营里摸爬滚打了几十年在上位的人。

严末拍拍他的肩:“节哀!”

然后又提醒:“周六三月二十了。”

往他打着石膏的左手和缠着纱布的左腿望了眼:“你这英雄救美得真及时。”

唐旭尧冷眸扫过:“谁害的!”

严末摸着鼻子没应,在这陪他调侃了会儿就先回去上班了。

唐旭尧的腿虽还没好完全,但也没必要天天住医院里,第二天就出院回去了。

他伤的是同一侧的手和脚,走路不太稳,却连拐杖都没法子用,暂时也上不了班,只能回家先休养着。

陆然周四晚上就随陆仲宣回去了,陆呈海和陆仲宣这趟过来除了陪她去向唐旭尧道谢,大概也是担心她被骚扰或者临阵脱逃,这两天都在她那儿住,周四晚上直接带着她回去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