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4章 那一瞬间的生死与共(1)(1/1)

陆燃刚化了妆的面容有些些扭曲,好一会儿才挤出一个笑容:“没关系。”

难怪自陆然走后他对她的态度突然变得冷淡,甚至连她的电话都没再接过。

她是在陆然离开的一个星期后出的国,两个月前就已经申请好了的学校,那个时候是去报道,出去之后才知道两人离了婚。她没有把握能重新追回唐旭尧,不敢轻易放弃那个好不容易才考取的深造机会。

这两年哪怕她没怎么和唐旭尧联系过,关于唐旭尧的所有消息还是源源不断地从唐宁宁那边传过来,她知道离婚后的唐旭尧和陆然也断了联系,她以为陆然确实只是唐旭尧生命里一个无足轻重的过客,却没想到两年后她学成归来,唐旭尧还在,陆然也还在,还在他的心里占据了重要的位置。

想到前些天唐旭尧为了陆然公开的声明和采访,陆燃眼睑敛下,洗了把手,没再与陆然寒暄,转身离去。

陆然也无所谓,从洗手间回来后没再在陶然居碰到陆燃,对陆然来说,没再遇到是好事,影响食欲。

陆然也难得心情好,食欲特别好,又都是喜欢吃的食物,吃得肚皮撑得圆圆的,还闹到消化不良了,回去后还是吃了几片消化药才勉强好受些。

第二天周一,陆然要上班,刚到楼下意外看到了唐旭尧停在楼下的车,看到她时唐旭尧还摁了声喇叭。

陆然往他望了眼,当做没看见,扭头往地铁方向走。

唐旭尧下车来,走过去,从身后拉住了她的手。

“我送你去!”唐旭尧说,声音淡淡的。

“不用了,我习惯自己一个人搭地铁。”陆然淡声道,想甩开他的手,甩不开。

陆然有些莫名:“唐旭尧,你干嘛啊?”

“送你上班!”边说着另一只手也扣上了她的肩,强行推着她上了副驾驶座。

陆然微恼:“唐旭尧你到底在干什么?我们都那样了,你老这么反反复复地纠缠有意思么?”

“没意思!”唐旭尧突然一声暴喝,原本还是面无表情的俊脸突然变得阴沉,陆然冷不丁被他的暴喝给吓了一跳,不自觉地往后挪着身子,望向他。

唐旭尧依然沉着脸,抿着唇,没再理会,绕过车头上了车,启动了车子,车子箭一般驶离,一路上开得飞快,一直到将她送到办公楼下也没再开口。

陆然也没主动打破沉默,车子停下时低低道了声谢后便下了车,唐旭尧只是面无表情地盯着后视镜,黑眸淡冷,看着她把车门关上,踩下油门,车子卷尘而去。

陆然望着很快融入车流的黑色卡宴,抿着唇,转身上楼,本来的好心情多少受到了他的影响。

陆然刚回到办公室向云云就拿着一组供参考的外景图。

脉动新传媒自从去年年底接下诗雅的广告案后,这一个多月来工作开展得很顺利,已经另外接下了另外两个广告案,其中一个是饮用纯净水广告,因为当时的广告创意,广告拍摄需要到外地取景拍摄,广告在3月底要开拍,外景却还没选好,向云云现在主要负责外联这块的,这些天一直在找适合的外景地。

陆然对比了下她递过来的外景候选图,来回看了几遍,最终选定位于殷城北面的西林。

西林号称殷城的后花园,虽然发展比较落后,山路崎岖,但风光不错,尤其是山水,纯净自然,很适合拍摄纯净水广告。

只是图片美虽美总是有PS痕迹,具体怎么样还是得去踩点看看。

陆然自己没怎么会开车,之前只是给人打工也没想着买车,没办法,只好给程朗电话,却没想到程朗今天有事回了B市那边,要过两天才能回来。

陆然这边得急着确定外景地,没办法,只好租了车请了司机送过去。

西林那边山路崎岖,山路从山脚蜿蜒上山,九曲十八弯的,并不好走,租车司机技术也一般,一路上坐得心惊胆战,好在还算顺利把陆然她们送达目的地。

这边山多水多,但要找到适合的外景拍摄地却不容易,陆然和向云云及另一个男同事小李在山上转悠了将近一天总算找到了个满意的地方,但花太多时间在找景的路上,也没考虑到太多,回去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

租车司机技术本来就有些欠缺,现在天色又黑了下来,开着车在山路上走越发让人放心不下,但也不可能在山上过夜,也不好让别人过来接,只好硬着头皮上了车。

“师傅,您开慢点。”陆然细心叮嘱着,就怕他技术生又赶着回家路上发生点什么事儿来。

“没事,这点路算什么。当年比这更陡的山路我都开得跟飞似的,屁事儿也没一个。”中年司机拍着胸脯道。

陆然最怕遇到的便是这种技术明明不行还没自知之明的人,还不能说话刺激到,只好干笑着赞了声厉害,还是叮嘱着慢慢开。

司机刚开始还是开得挺慢的,天色慢慢黑下来时就有些急了,车子摇摇晃晃地在山道上飞奔着,好几次在拐弯处打滑着差点没滑飞出去,陆然坐得心惊胆战,几次让司机把车速慢下来司机总特别豪爽地手一挥:“放心,我技术好得很。”

车子继续在弯曲的山路上飞奔,陆然惊魂未定时手机响起,陆然一边紧紧盯着路一边下意识地摸出手机,摁下接听键,还没来得及说话,就看着疯子一样的司机把车子打转着擦着山路边缘而过,山路那一侧就是沟渊,黑不见底的,惊得失声喊道:“右转!快啊!”

“陆然?”低哑的嗓音在耳边响起,隐约皱了眉。

陆然拍着胸口看着司机把车给导回了正道上来,一颗心几乎要从嗓子眼蹦出去,久久未能归位。

“陆然?”久久没听到这边有回声,想到她刚才的失声惊叫,唐旭尧声音有些急,“没事吧,回话。”

“没……没事。”陆然抚着胸口应着,一边紧盯着路况,惊魂未定,要不是自己技术也不行,她真宁愿换自己上,太玩命了。

“你在哪儿?怎么一个个在尖叫的。”唐旭尧问。

陆然从电话里听到他那边有脚步声,沉稳略快,似乎在下楼梯,她没来得及细问,只是应了句“在山上。准备回去了。”,眼睛还是死命盯着司机,生怕他又来玩命。

只是陆然盯住了他的手却没能盯住脚,司机老老实实地开了几分钟,转弯时又突然加速,车子略显失控地擦着岩壁滑行,向云云的尖叫声几乎把陆然耳朵震破。

“陆然?陆然?”唐旭尧也被向云云的尖叫给吓到,急声叫着她的名字,“具体在哪儿?是不是出什么事儿了?”

“没……没事……”陆然觉得自己声音都开始有气无力,小命几乎被吓掉了半条。

向云云是再也忍受不住,抓着司机座椅,手无力地拍着他的座椅:“不行,我真不行了,师傅,拜托你把车停下来,再这么下去没出事我也要被吓挂了。”

司机头也没抬:“放心,不会有事的!”

“我让你停车!”向云云突然崩溃大吼,就在司机耳边,声音又尖又细,吓得司机一脚踩下了急刹车,车子颠簸着在一声长长的“吱”后终于贴着岩壁停了下来。

向云云推开车门跌跌撞撞地从车里爬下来,蹲在地上捂着胸口开始猛地吐。

陆然和小李赶紧着推门下车,跑过来看她有没有事。

唐旭尧电话还没挂,隐约听得出这边的状况,有些急,声音还算沉稳:“陆然,告诉我你们现在哪儿,我过去接你们。”

“我们在西林这边,快回来了,你不用过来了。”陆然拒绝,倒不是矫情端架子,只是这段山路本来就危险,是自己没考虑周到,没道理让别人为了她冒险过来。

向云云捂着胸口干呕了阵,舒服了些,说什么也不肯再坐上那辆车。

“陆然,我真不能再坐了,我们会被玩完的,他这开车技术绝对有问题。”向云云苍白着脸吼道,也不管司机黑下来的脸,一边掏出手机,给严末打电话,“喂,严总吗,你现在哪儿啊,我和陆然被困在山上了,你能不能过来接我们一下,要不然今晚我们真得露宿荒山野岭了。”

“山上?这大半夜的你们怎么跑山上去了,不要命了你们。”严末正在泡吧,一听就皱了眉,捏着手机走了出去,“哪个山上,我现在过去。”

“西林,就是进来那条山路上。你一路开过来就行了。”向云云指着路,然后挂了电话。

陆然这边唐旭尧还在问具体哪个方位,人似乎已经上了车,陆然已经隐约听到车子疾驶而过时的风声。

“唐旭尧,你不用过来了,刚向云云已经过打电话让严末过来了,我们只有三个人,一辆车够了。”

陆然一边拍着向云云的后背一边拒绝道。

“我问你在哪儿!”电话那头唐旭尧声音突然有些沉冷,和暴躁,“要是严末找不到呢?你就和你那两个同事在那干等?陆然,人是你带过去的,就算你不考虑自己安全问题,你就不对其他两人负责?”

陆然没想着唐旭尧突然又发火,被他吓了一跳,虽然心里有些不痛快,但他说的确实也是大实话。

这么考虑着,陆然和唐旭尧说了大致方位。

“手机还有多少电?”唐旭尧问。

“差不多满格吧,我刚换电池没多久。”

“司机还能开车吗?”唐旭尧问,那边山路比较窄,技术再好原地也没办法掉头,总得开到路口或者开阔些的路段。

“还不如我来开。”

“那行,手机别挂,回车里,在原地等着,别瞎跑,那条路一向不大太平,真不小心遇上人了,别强出头,也别和人起冲突,兜圈子就行。我大概一个小时后到。”

陆然被他这么一说心里有些发毛:“唐旭尧你别吓我好不好。”

眼睛不自觉的往四周望了眼,天色已经完全黑了下来,四周黑沉沉的有些吓人,树影随风晃动,偶尔伴着穿谷而过的山风,“呼呼”的尖锐得有些凄厉。

陆然有些待不下去了,扔下一句:“你赶紧过来,路上注意安全。”

手机没敢挂断,只是拍着向云云的背:“好点了吗?好点的话我们先回车里等着,唐旭尧一会儿就过来。”

招呼着小李也一道上了车。

司机一看三人又回到车里来,脚蹬着油门又想开车,吓得向云云一把扯住了他的手臂:“不许乱动!”

陆然也赶紧着阻止,语气还算温和:“师傅,您先别乱动,再等等,回去我付您双倍车费。另外,车灯关了,所有。”

要真是像唐旭尧说的那样这条路不安全,开着车灯目标太大。

“别关啊。”向云云阻止,“这里黑沉沉的吓人,开着灯还能壮壮胆。”

“关掉。”陆然望向向云云,“这条路不太安全,别开着灯。”

向云云一听就有些毛骨悚然,催着司机赶紧把车灯关掉。

“小姑娘就是小姑娘,没见过世面。能有多大的事儿。”司机摇头感慨,倒是真的把所有灯给关上了,只是开始滔滔不绝地说起自己当年彪悍的飙车史。

陆然和向云云这次也没阻止,在这样的环境下有这么一个人还是挺能壮胆的,只是壮胆归壮胆,陆然还是戒慎地看着四周,也不知道是不是今天运气特别背,担心什么果然就来什么,前边突然出现两道电筒光,吓得陆然心里“突”的一跳,对电话那头的唐旭尧有些气急败坏:“唐旭尧你个乌鸦嘴,好像真有人来了。”

司机也被那两道灯光给晃得住了嘴,向云云则是紧张地搂住了陆然手臂,一直坐着不说话昏昏欲睡的小李也清醒了过来,不自觉地坐直了身子。

“来了几个人?空手还是带了工具?”唐旭尧问,声音很冷静。

陆然看着前面慢慢走近的两道手电筒光,看不清,那两道手电筒明显是照着她们眼睛照过来的,刺眼的光让她不自觉地皱眉,手抬起遮着前额,仔细辨认着。

“估计有四个人,个头不是很高,似乎有带刀。”陆然估摸着道,手心都是汗,人还算冷静。

“司机技术有多烂?”

“随时葬身悬崖。”

“你呢?”

“我分得清油门和刹车。”

“陆然,你还真敢这么过去!”

陆然气急:“唐旭尧你快帮忙想办法啊。”

“你们停车的地方路有多宽?”

“两辆车擦着身可能能通过,但左侧是深沟。”陆然应着,发现这个还真不是停车的好地方。

“离前面路口多远?”

“估计五分钟左右的车程。”

“我记得你是考过驾照的吧?”

“嗯,但很久没开过车了。”

“没关系,叫司机让开,你来开车!”

“我还是让司机来吧。”

陆然平衡感不好,胆子也不大,平地上都没敢开车,更何况山路上。

她边说着边对司机道:“师傅,开车!”

眼看着前边的人都要走到近前了。

司机耷拉着脸没动:“我脚软,一紧张我就分不清油门和刹车。”

“……”

向云云气急败坏:“你怎么当的司机你。”

“我没驾照,这我儿子的车。”

“……”陆然拉住他胳膊,“你下来!”

司机这次很配合,很快移座到副驾驶座上,陆然从后面坐了上去。

向云云更加不放心:“然然你会开车吗?”

“大概会。”陆然也不敢保证。

唐旭尧在电话那头叮嘱:“不要怕,打开前头强光灯,踩油门直直冲过去,一般人会下意识先躲开,不要停,但车速记得慢下来,别开太快,也别太慢,把握好方向盘,靠内侧开。”

“哦。”陆然悬着心,虽然技术有些生疏,但毕竟也还是练过车考过驾照的,最基本的开车技巧还是懂,人一到驾驶座上,马上照着唐旭尧的叮嘱把车子开了出去。

陆然技术不太好,车子性能也一般,突然启动时有些震,也很快,几乎是擦着岩壁开出去,跌跌撞撞的,把准备围过来的几个人吓得四散开来。

唐旭尧从电话那头也隐约听到车子尖锐的摩擦声,皱了皱眉:“开过去了吗?”

“冲过去了。”陆然应,声音没抖,但手心都是汗,额头也是汗,腿有些软,她是真不太会开车。

“速度放慢点,到挡减到低速挡,看准车速不要慌,两条腿追不上四个轮子。”

“嗯。”陆然绷着神经,握紧了方向盘,小心而仔细地开着,偷空往后视镜望了眼,那几人在追,但追了没几步就不得不停了下来。

从刚才的情形看,都是些十几二十多岁的男人,个头不高,估计是附近村子的一些无业游民或者瘾君子,真正的劫匪或者亡命之徒不会在这些山路上横行霸道,因为没油水捞。

“一直往前开,在有岔路口的地方停下来等我,如果还有人追上来我还没到,继续往前开一段路,慢点开,注意安全。”

“嗯。”紧张地开着车,陆然除了“嗯”“哦”地应,连话都没敢分心说。

好在后来这段路还算平坦,陆然开车小心,一路磕磕碰碰地往前开了约莫十多分钟,终于看到了个稍大点的岔路口,能够让迎面开来的车顺利转车。

陆然小心地把车子停下来了,对电话那头的唐旭尧道:“我不行了,我腿软我不能再开了,我们现在一个三岔路口这里,转弯的地方,你来的时候打个车灯。”

边说着边抬手往额头一抹,一手的汗,背脊也湿湿凉凉的。

向云云趴在座位上还没缓过神来,一路上她比陆然还紧张,把命交给别人的感觉还真不好受。

“唐总什么时候来?”向云云有气无力地问。

“快……”陆然刚想答,就看到前方有车灯亮了下,几乎与此同时,唐旭尧低沉的嗓音在耳边响起,“看到我亮车灯了吗?”

“嗯,看到了,你在这里转车就好。”陆然也开了前车灯。

熟悉的黑色卡宴很快出现在前方路口,车速不算快,但很稳,一直开到前方的岔路口,利落地转了个弯后,娴熟地调转车头,然后朝这边靠了过来,停了下来。

陆然推开车门,脚刚着地,软得有点站不住。

唐旭尧下车来,伸手扶住她:“没事吧?”

一抬眸就看到她苍白着的脸。

“还……还好。”陆然说话都没怎么利索了,一边拍着胸口一边上了副驾驶座。

向云云和小李也是跌跌撞撞地跑唐旭尧车上去。

司机坐在驾驶座上软趴趴地没动。

向云云朝他吼:“你要在这里喂狼吗?”

中年司机连滚带爬地下了车,上了唐旭尧的车,拍着胸口:“他娘的,这开车技术比老子还烂……”

陆然默默地抽着纸巾擦着额头。

唐旭尧扭头望了她一眼,缓缓启动车子。

向云云一安定下来终于想起通知严末来接她的事儿,一拍脑袋:“糟,我忘记叫严总不要过来了。”

赶紧着掏出手机给严末打电话:“那个,严总啊,是我向云云啊,你不用过来了,唐总……”

话没说完,眼角瞥见迎面而来的强光灯,车子开得又疾又猛,直直朝这边俯冲而来,“啊!”一声尖叫响彻整个山谷。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