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 那一瞬间的生死与共(2)(1/1)

车子没正面撞上。

唐旭尧反应迅敏,在对面车子俯冲而来时迅速地转着方向盘闪到山路内侧,无奈山路窄小,迎面而来的车子冲得又快又狠,他虽然避开了他致命的一撞,却还是与那车子侧撞刮擦而过,车头一角被撞凹了一些,唐旭尧也因为转方向盘的手用力过猛躲避不及,左手臂和左腿都受了伤,尤其是左臂,也不知道是脱臼还是骨折了,刚把车子停下来整根手臂钻心地疼。

车子停下来时向云云、小李和中年司机都还在尖叫,一个个被吓得不轻。

陆然虽然没尖叫,脸色却是惨白惨白的,声音被吓得梗在喉咙里出不来,好在还不是完全被吓傻,车子一停下来马上扭过头望唐旭尧,“唐旭尧你没事吧?”

唐旭尧额头也沁着细汗,摇摇头:“还好,只是手臂估计要废了。”

“我看看!”陆然说着就倾身过去想看,被唐旭尧以一只手推了回来,“你又不是医生,别瞎动。”

“哦。”陆然坐了回来,侧头望向也停在了路边的车,看着眼熟,皱了皱眉,想到向云云说让严末过来的事,就问,“那是不是严末的车?”

唐旭尧扭头往后看了眼,推门下车,脚受伤的缘故,走路都有些不稳。

陆然也跟着走了过去。

果然是严末,正两只手紧紧抓着方向盘,张着嘴大口地喘着粗气,惊魂未定。

唐旭尧往他看了眼,屈指在他车窗敲了几声,脸色有些沉。

严末幽幽转头,开了车窗,唐旭尧还没来得及开口,向云云已跌跌撞撞地从车里爬了下来,然后几乎是飞扑过来,手往车窗一伸,一把揪住严末的头发,手掐着他的脖子就气急败坏地吼:“你怎么开车的你怎么开车的你,有你这么玩命的吗?老娘今晚被吓得老命都要玩完了,你特么究竟是来救人的还是来杀人的……”

向云云崩溃疯狂的模样吓得陆然赶紧拉住她,真怕她一个激动真把严末给暴打一顿。

严末被陆然从向云云爪子下解救出来,头发凌乱,苍白的俊脸上还被抓了几道痕,看着特别狼狈,却还是试图要给自己辩解。

“这不是你突然给我打电话吗,我忙着接电话一时间没想着转弯得减速,你说你没事给我打什么电话。”

“转弯减速的道理你不懂?”唐旭尧也开了口,声音很沉,压着怒,来接个人本来屁大的事儿都没有,愣是差点被他给整成缺胳膊少腿的了。

“我哪知道这鸟不拉屎的地方大半夜的还会有车。”严末也有些愤愤,刚才被吓得也不轻。

陆然有些过意不去,都是自己没考虑周到才害得大家这样,赶紧温声劝着。

她一出声就没人敢再吱声。

唐旭尧脸色却还是不太好,拍着他的车窗:“你过来开车。”

“那我车子怎么办?”严末也有些气急,刚才擦撞而过时躲得太急,右侧前轮似乎还陷进沟壑里了。

心里这么想着,严末赶紧开门下车查看,果然是陷进了半只轮子。

“明天再让人来拖。”唐旭尧淡声道,“赶紧回车里赶紧走人,这路上多的是抢劫的,陆然刚遇上了,也不知道还会不会追来。”

唐旭尧这一提醒众人顿时想起刚才的劫匪来,向云云更是白着脸,上前拽起还蹲在地上心疼他车子的严末:“还蹲着干嘛,在等刀子啊?”

唐旭尧跛着伤腿往车里走,大概是伤得不轻,走路都一拐一拐的了,陆然往他看了眼,犹豫了下,上前扶住了他:“我扶你吧。”

唐旭尧侧头往讲她望了眼,黑眸里隐约有些别的情绪流转,陆然赶紧澄清:“你别误会,我只是过意不去。”

向云云看着相扶的两人,往严末瞪了眼:“看在你勉强做了一回好事的份上原谅你了!”

严末却是黑了脸,站起身,一脚就狠狠踢在了自个车门上,踢得又重又狠,“碰”的巨响。

陆然扭头望他:“严总,你怎么了?”

“陆然,我腿也受伤了。”严末隔着车子冲着她道,语气不太好,活像讨糖吃的孩子。

他左腿是真的也受了伤,刚才躲得急,缓冲不过来,被震得整条腿都在发麻。

陆然扭头朝向云云看了眼:“云云,你去扶下严总。”

“他自己有腿。”向云云转身上了车。

严末锁了自己的车,黑着脸一蹦一跳地上了唐旭尧的车,坐在驾驶座上。

回去的途中还算平顺,路上只花了一个多小时,因为不知道唐旭尧伤得怎么样,直接开着车把他送到了医院。

严末还臭着张脸:“还真娇贵,都是撞的,怎么就没见我多大的事儿。”

唐旭尧睨他一眼:“一个扑倒一个被扑倒,能一样吗?”

然后任由陆然扶他进去。

严末呕着气跟上,向云云也赶紧着跟上,小李看没他什么事儿先回去了。

中年司机还有一半余款没收到,特别是陆然承诺的双倍钱也没收到,也眼巴巴地跟着进了急诊室,追在陆然身后问:“陆小姐,这车费您还没给我结清呢。今晚这小半条命都要玩没了,你可不能耍赖。”

向云云还气着,没好气地瞪他一眼:“钱钱钱,不给,老娘被你玩得差点连命都没了。”

中年司机一听就瞪大了眼,指着陆然:“陆小姐您是个名人,可不能赖我这点钱……”

他这一声吼让不少人侧目望向这边,有些人还偷偷拿出了手机。

陆然头疼地抚额:“师傅,不好意思,刚才忙忘了。”

朝向云云使了个眼色,想让她先垫上,她钱包还扔在唐旭尧车上,刚才着急唐旭尧的伤,压根忘了还有个难缠的司机。

唐旭尧已从裤袋里掏出皮夹子:“多少?”

“租车带司机八百,翻倍一千六,已经预付了四百,再给我一千二就成。”

唐旭尧抽出了一千二递给他,中年司机千恩万谢地走了。

“抢钱呢这是。”向云云不满叱道。

陆然有些不好意思:“回头我再把钱还你。”

“不用了。”唐旭尧淡声道,陆然没和他争,心里还是计较着回去要还他钱,以前结婚时唐旭尧的所有钱款存折是交她管的,但除了偶尔出去吃饭,陆然从没花过他一分钱,她虽然没怎么上班,但挣的钱也不算少,花的都是她自己的钱。结婚时尚且如此,离婚后更不可能再去花他的钱。

陆然陪着唐旭尧进去拍了个片,他左手臂左小腿都骨折了,伤得不轻,医生让先住一晚上再观察观察。

陆然陪在他身边忙前忙后,等他打完石膏办完入院手续后已经将近十二点。

“我先回去了,你好好休息。”忙完后,陆然对他叮嘱,“有什么问题叫护士,我明天早上再过来看你。”

说完转身就要走。

“陆然。”唐旭尧叫住了她,“我是为了去救你才受的伤。”

陆然沉默着没应,她不能留下。

“……”唐旭尧盯着她望了好一会儿,然后笑了,“陆然你还真是……”

没再说下去,长舒了口气,望向严末:“严末,你送她回去吧。”

“好嘞。”严末答得爽快。

陆然抿了抿唇,终是不忍,回头走到床边:“算了,今晚我留下照顾你吧。”

拿过水壶替他打水。

唐旭尧伸手压住了她的手,侧头望她:“陆然,你不喜欢就别强迫自己,你先回去休息吧。”

陆然眼眸垂了下来:“唐旭尧,我是快要嫁人的人,这么多记者盯着……”

“我理解。”唐旭尧打断她,自嘲地笑笑,扭头望严末,“送她回去吧。”

陆然终究还是回去了,第二天才过来看他。

唐旭尧是因为她才受的伤,她没办法一走了之不顾他死活。

只是她没想到这件事还是让她又上了新闻,不过重点不是她来看唐旭尧的事儿,反倒是昨晚中年司机问她讨钱那一幕被人给视频拍到了网上,说什么她拖欠别人工资不还被人堵到医院来,顺道报导了她陪唐旭尧就医的画面。

陆然觉得自己迟早要被这些乱七八糟的新闻折腾疯,在这个通讯工具极度发达人手一部手机随手拍随处可见的年代,不小心成了新闻人物后独自吃个饭都能被人猜测出千百种可能来。

好在那个司机还算有良心,这样的新闻一出来很是主动地去找记者澄清整个事件。

陆然知道这个事时正在唐旭尧病房里陪着他一起看电视,电视上播的就是他澄清这段。

“她没欠我钱,还给了我双倍薪水。你们别误会,陆小姐是个好人,就是开车技术实在太烂了,本来昨晚在山上遇到劫匪就挺可怕的事儿了,结果她这个车一开起来,我的娘啊,这真让人没法子活,还好最后她老公来了,对,就昨晚她陪去看医生那个,为了救她还受了伤……”

镜头前的中年大叔说得眉飞色舞,陆然实在看不下去,拿起遥控换了台。

唐旭尧扭头望她:“你从哪儿找来的奇葩?”

陆然有些窘迫:“还不就随便网上搜,看到就电话联系了,觉得人挺健谈的还不错就定下来了,谁知道……”

“还真随便,没招来一个骗子算你命大。”

“……”陆然抿着唇没应他。

“以后要联系什么人办事,先找熟人试试好吗?实在不行再通过正规渠道去联系,别随便路上看到个摆摊的就给真当神算子了。昨晚的事多危险,你说你们两个女孩子往大山里跑就算了,天黑了也不懂先回来吗?要不是我凑巧给你打电话,你们昨晚……”

唐旭尧的唠叨被陆然突然塞过来的苹果给堵在了嘴里。

“吃你的水果。”陆然面色淡淡的,“我知道错了还不成嘛,别唠唠叨叨的跟个老妈子似的。”

唐旭尧拿下苹果,望她一眼:“你明天开始练练车吧。”

“再说吧。”

她往他打着石膏的小腿看了眼:“没多大问题吧,一会儿可以出院了吧?”

“问题大了。”唐旭尧也是面色淡淡地道。

陆然疑惑望他。

唐旭尧拍了拍那条伤腿:“都伤成这样了,我怎么去抢婚?”

话一说完病房里气氛顿时冷了下来,陆然微抿着唇,沉默了会儿,望向他:“唐旭尧,你别来搅和我的订婚宴,昨晚的事儿真的谢谢你,也很抱歉,害你受了伤。”

唐旭尧抬眸望她,黑眸微眯紧。

陆然手机在这时响起。她拿起看了眼,陆仲宣的电话,心里突然有些忐忑,抿着唇盯着手机半晌没动。

唐旭尧视线从她脸上移到她捏着的手机上,看到手机上跳动着的名字,也紧抿着唇没说话。

陆然盯着手机望了会儿,站起身,走向窗边,按下接听键。

“小然然啊,还能走吗?”陆仲宣吊儿郎当的嗓音从电话那头传来,听着心情似乎很不错。

陆然却没心情和他开玩笑:“哥,有什么事您直接说吧,我在听着。”

“还能走是吧!”依然是漫不经心的语气,话尾一收声音却瞬间冷沉了下来,“那就马上给我滚回来!”

挂了电话。

陆然捏着手机在窗前站了会儿。

唐旭尧望过去只能看到她纤弱的背影,背着光站在光影里,那么近,却又那么远。

陆然走向他。

“你是要现在办理出院手续还再在医院多休息两天?需要通知你的家人来照顾你吗?”

陆然问,唐旭尧只是盯着她,黑眸很深,抿着唇紧紧盯着她的脸,一瞬不瞬。

他的眼神让陆然难堪,他是因为救她才伤成这样的,她却就这么抛下他不管……

心里突然很难受,甚至有些破罐子破摔的心理,就这样吧,对她越失望越好。

陆然拿起了手机,想给唐宁宁打电话,让她过来照顾她哥。

手机还没拨出去,唐旭尧突然握住了她的手,握得很重,陆然甚至感到了疼,她扭着手腕试图抽出来,却抽不动,反而越动他箍得越紧。

“唐旭尧,你别这样。”陆然望向他,轻轻说道。

“那要我怎样?”唐旭尧突然一声暴喝,他最近脾气都不佳,陆然和他认识这么多年,哪怕是在结婚那两年了,也从没见他对她大声说过话,从来都是神色淡淡,却很温和,连眼神也都是柔柔的。

“陆然,究竟要我怎样做才可以你告诉我啊,我是真的已经不知道究竟要怎么做才能让你回来。我也想痛痛快快地放手,可是我一想到以后再也没有你我就难受得没法忍,你以为我整天像个疯子一样缠着你不放我就很好受?可是除了这样我真的已经完全没办法,我要真懂得处理这些事当年就不会任由你离开了才发现问题。我总在做着自以为对你好的事,却总适得其反。”

唐旭尧几乎是吼着说完这段话的,情绪处于爆发边缘时,只能如同困兽般苦苦挣扎,却找不到出口。

陆然望着他,鼻子有些酸,眼睛也很酸涩,眼泪在眼眶里打转,面色却还算平静,语气也还是轻柔平静的:

“唐旭尧,你什么也不用做,该怎么过就怎么过就好了。你现在觉得难受没法忍受的东西,熬个一两年,就没什么看不开放不下的了。没有谁离了谁就活不了的道理。”

唐旭尧所有的烦躁在触到她眼眶打转的眼泪时熄了下来,陆然只是很简单地在劝他,他却知道,那都是她用她所有的伤痛换来的切身体会,没有过那样深刻感悟的人,说不出这样的话来。

“陆然。”唐旭尧声音柔和了下来,想说点什么,却发现什么也没法子说,理亏的人总无法再去理直气壮,甚至连道歉都觉得虚伪。

陆然抽回了手,这次唐旭尧没再握着不放,只要她不愿意,他握不住。

“我通知你家人过来给你办理出院手续。昨晚真的谢谢你。”陆然低声说着,转过身,整理着他的那些药,“这些药有些是一次三粒有些是一次一粒,一天三次,上面都有写着,你服药的时候注意看下上面的字,别弄错了。”

唐旭尧盯着她的侧脸,没说话,以往偶尔他生病时她也会这样柔柔地叮嘱他,只是那时她还是他的人,如今却已要嫁为人妻。

“药全都在这里了,一会儿电话让你家人过来接你吧。”陆然边说着边转过身。

“陆然。”唐旭尧叫她,语气已没有刚才的狂躁,很平和,“你一个人回去没问题吗?你家人不会责备你吧。”

“他们舍不得的。”陆然淡声应着,“顶多说我一下,而且多半是说我昨天跑山上遇劫匪的事儿。”

抬头望他:“需要我帮你打电话吗?”

“不用了。”唐旭尧淡淡道,拿起手机,“你是坐高铁回去吧?让小林送你过去吧。”

说完也没顾陆然阻止,给助理林江涛打了个电话,让他过来接陆然。

小林就在附近,很快过来。

陆然和唐旭尧道了声别就先回去了,却没想到下楼时遇到了黎芷琴。

黎芷琴估计是过来看唐旭尧的,冷艳的脸上依然化着精致的妆容,两人在楼梯口碰到,一个下一个上。

黎芷琴虽然是从下往上的姿势,位置上略显劣势,态度却依然是高高在上的,只是没有以往那般颐指气使的味道。

陆然淡淡往她望了眼:“他在302病房。”

绕过她下楼,擦肩而过时,黎芷琴突然出声叫住了她。

“陆然!”

陆然脚步停了下来,没有回头。

黎芷琴也没有回头,只是盯着前方。

“你是快要结婚的人,别再和阿旭没完没了的,传出去都难听,还让他为你受了伤,我们家就他一个儿子,要是出了点什么事……”

陆然打断她:“那就管好您儿子。”

说完没再停留,下了楼。

小林在楼下等着她,陆然没上车。

“你就说我朋友已经来接我了,不用麻烦。”

另外招了辆出租车,上了车。

陆然回到家里时已经是下午,一家人都在,只是脸色都不太好,陆然一回来就直接问起昨晚的事,多半是训斥她没有安全意识,一个个连着训了一顿后才提到正事上。

“怎么又和姓唐的混一块了?”问话的是陆呈海。

陆然把昨晚的事交代了一遍,昨晚确实多亏了唐旭尧,如果不是他赶来,不是他在路上指导她怎么应付,她是真心不知道要怎么做,他的声音有种安定人心的力量。

“一码归一码,他救了你,该有的谢礼一分不会少。”陆呈海望向她,“不过陆然我可说好,你要再和他继续牵扯不清,你和程朗这婚就不能订,我们家和程家再也丢不起这个脸。”

“这已经不是丢脸不丢脸的问题了。”陆仲宣接口,“你说有你这么傻的人吗?在一个地方摔一次不够还想再摔一次,嫌摔得不够重?娶了你两年没婚礼就算了,连声招呼都没打过,有他那样做人的吗,还有他那一家子人,你要再敢跟那样的人在一起,别怪我不认你这个妹妹。”

“虽然我觉得男人没有犯原则性问题并不是完全不可原谅。”陆仲谦也终于望向她,“但这次我站在你四哥这边,没这么糟蹋人的。”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