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3章 如果不曾错过(4)(1/1)

程朗压着她的肩把她推着坐了下去:“急什么,陆然说啥你还信啥了。”

陆然无辜望她,开始算账:“你昨晚是不是陪唐旭尧去买醉了?”

谢淼抬头望她:“他喝醉了?”

听这话没听出是不是陪着一起的。

谢淼也没再说,只是捂着头直喊着头疼。

陆然没办法,伺候着她吃了早餐喝了醒酒茶,再把屋子给收拾妥当了才算是解脱下来,一夜没睡,倒谢淼床上昏天暗地就睡了一整天。

醒来时网上果然已经又开始铺天盖地她的新闻,从昨晚记者目睹前夫唐旭尧到她屋里到一个小时没到她离开,再到今天早上她牵着未婚夫的手从公寓里出来,被抛弃的唐旭尧瞬间被解读成苦情男人,但活该的骂声比较多,陆燃也跟着有些悲剧,荣升最悲剧小三,撬了别人墙角后又被无情抛弃了。

“陆然,我发现你还是挺有先见之明的嘛。”陪着她看完娱闻的谢淼拍着陆然的肩道,如果不是她把唐宁宁叫去照顾唐旭尧,这会儿不知道又得炒成什么样了。

陆然倒不觉得她是有先见之明。

“我是如履薄冰好吗?好好的生活就这么让唐宁宁和陆燃联手给搅和了。”陆然淡淡道,拉着她起身,“昨晚照顾了你一晚上,赶紧请我去吃东西,我要吃陶然居的豉汁凤爪、麻皮乳猪、百花酿鸭掌……”

陆然数了一堆吃的出来,最近一直在忙,很久没机会去好好吃一顿解解馋。

陶然居是殷城乃至全国出了名的酒家,很多名人明星都喜欢慕名来这家店,陆然也特别喜欢这家酒家的美食。

谢淼瞪她一眼,特地登网银查了查银行卡余额,恨恨地骂了句“土豪”后才心不甘情不愿地陪着陆然去陶然居吃饭。

也不知道算不算有缘,刚到陶然居门口陆然就遇到了陪投资商来吃饭的陆燃。

陆然觉得陆燃这样身份的人会出现在陶然居这样的地方并不是一件多奇怪的事,只是吃个饭也能在门口遇上,有时候缘分的东西还真是说不清道不明的事,就像她以为她离开了两年,却没想到她的老板是她前夫的朋友,最后这家公司还并到了他家的公司里,再比如她认识了几年的闺蜜谢淼,最后却还是唐旭尧的表妹,似乎无论她怎么逃开,总会在兜兜转转后和唐旭尧缠在了一块儿,就如同和陆燃,这个城市那么大,却总会不经意就遇上了,在华辰是,如今也是。

陆燃也没想到会在这里遇到陆然,黑超下的脸有些愣,但很快反应过来,摘下墨镜,微笑着主动和陆然打招呼。

大概是因为最近丑闻缠身,陆燃不常出门,出门也是帽子围巾黑超的装扮,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春冬季节给了这样的打扮很大的方便,没有人会觉得怪异。

陆然看陆燃客气地和她打招呼,也就微笑着打了声招呼。

“和朋友来吃饭吗?”陆燃往站在陆然身边的谢淼望了眼,问道,唇角始终挂着微笑,人看着是憔悴了些,也瘦削了些,看着却是很精神,对她说话也很客气有礼。

从唐旭尧带她去介绍给他那群朋友那天,陆然第一次见到陆燃,陆燃就对她一直都是彬彬有礼的,很客气,也很热情,从不会颐指气使高高在上,就是每次看着她时,总带了点正室看小妾的微妙感。

大概是几年来她一直在无形中习惯以这样的姿态这样的眼神看她,即使是现在她已经不再是唐旭尧妻子,陆燃这么问她时眼神里总还会不自觉地流露出一股子身为大房的稳重大气来。

陆然一向懂得忽略她身上端着的正室气质,也微微地笑着:“对啊。”

站在陆燃身边的男人认出了陆然,有些意外地打招呼:“这位是陆然小姐吧?你好你好,很荣幸认识你,我是珩元的于亮,这是我的名片。”

说话间一张印刷精良的名片已经递了过来,特别的热情。

陆然奇怪地往他看了眼,三十多的样子,高高瘦瘦的,戴着副金框眼镜,人看着也还斯文,但不认识,她一时间也没想起珩元是做什么的,只是初次见面,对她为免热情得过分。

陆然对这个叫于亮的男人没什么特别的感受,没有好感也谈不上讨厌,但人在外面,该有的礼节还是得有的,因此也就微笑着接过了他的名片,客气地笑着:“很高兴认识你。不好意思,我没名片。”

“没关系没关系。陆小姐方便留个电话吗?有事好联系。”于亮特别热情地问。

陆然不是很喜欢给陌生人留电话,很是歉然地一笑:“不好意思啊,我手机停机几天了,正准备换号码,改天我换号码再给您电话好吧。”

于亮到底也是在商场上久混的人,察言观色还是懂的,听出陆然话中的拒绝,也就客气地顺着她给的台阶而下,笑着道:“没关系,陆小姐有空记得常联系。”

寒暄了几句和陆燃一起先进去了。

“那男人谁啊,陆燃男朋友吗?怎么对你这么热情?”谢淼盯着两人的背影,问道。

“我也不知道啊。不过肯定不会是陆燃男朋友,她看不上这样的。”

陆然低头看着他给的名片,漫不经心地应着,陆燃眼光一向高,人也傲气,那个于亮看着虽然也是年轻有为,但看着毕竟不够沉稳,气度上和唐旭尧相比便差了一大截,明显hold不住陆燃,陆燃要找的是像唐旭尧这种hold得住她的强势男人,长相上还得配得上她。

陆燃是长得特别美艳大气的人,美得炫目,举手投足间总有股女强人的自信,这一点和黎芷琴很像。

陆然和她站在一起时,陆燃总会显得特别稳重大气,反倒是陆然会显得很小家子气,正室和小妾的感觉。

本来若真按古代那一套大房小妾来比喻,严格意义说陆然才是唐旭尧明媒正娶的,也该是陆然是正室,却硬生生被陆燃的气场给压了下去,比成了小妾,陪丈夫在闺房里逗逗乐还可以,台面上大概就带不出去了。

陆然觉得黎芷琴没办法接受自己多半是这个原因,毕竟搁哪儿长了张小妾脸的人总不是很能受婆婆一辈喜欢的。

“那个陆燃看着倒挺有风度,还以为会和你撕破脸。”谢淼拍着她的肩道,拉着她往预订好的包厢走。

“她确实是挺有风度的一个人。”这点陆然承认,“很聪明,很冷静,很识大体,那种泼妇似的行径她做不来的,尤其是在公众场合。”

“难怪你斗不过她。”谢淼轻哧,虽然是在开玩笑,却也是实话,她就不信陆然当初离开没有陆燃的贡献。

“我们根本就没斗过,我完败。”陆然语气淡淡的,与她一起进了包厢,拿过菜单低头翻着,一边说,“她和你表哥唐旭尧是中学同学,大学虽然没同校,但学校就在隔壁,中学六年大学四年,即使没在一起,那也跟左右臂差不多了。后来你表哥家里出了事,你应该也知道吧,听说那年的华辰差点要申请破产保护了,你舅舅重伤在床,你舅妈忙着照顾他,还要应付各种讨债,全家的担子几乎都落在你表哥身上,忙得焦头烂额,是陆燃帮他照顾着家里,陪他一起撑了过来,你觉得这是怎样一种感情?别人能取代吗?”

谢淼往她望了眼,难得没有说话调侃她。

“这些只是我后来拼凑来的,具体的情况唐旭尧也没和我说过,但是他家出事那年陆燃确实陪在他身边帮了不少忙,他们也是那时才正式在一起的,在一起四年多,只是后来不知道怎么没能走下去。可以说,我之后再遇上唐旭尧,嫁给他,享受他带给我的一切,全是我白捡了现成的,我从没有陪他一起吃过苦一起奋斗过,我没有参与的过去里都有陆燃陪着,从我嫁给他那一刻起其实已经注定了这场婚姻会无疾而终,只是那时我明明知道他和陆燃纠葛的过去,却还是义无反顾地嫁了。”

陆然语气始终是平平静静的,“我们说结婚那天是愚人节。我之前向他告白但被他拒绝了,他说他不爱我,和我说了一些他和陆燃的事,想让我退缩。但我那时就特别傻,就觉得既然他们已经没可能了,时间久了他总会爱上我的吧,所以还是会时不时给他打电话去他电台找他,就这样过了两三个月后,那天愚人节,我还是想和他在一起,没敢直接表白,就想借着愚人节探探他的口风,然后我就说我们结婚吧,没想到他真带我去了民政局。当时都有些冲动的,到了民政局他有些退意,问我即使他娶我只是因为我的性格适合他我也愿意嫁他吗,我那时也犹豫过,但真的太爱了舍不得错过,就觉得这样其实也是他喜欢我的一种吧,那就嫁吧。结了婚后我才发现其实我也比自己以为的更贪心,最终还是无法忍受他不爱我的事实,所以还是选择结束了。”

“你还真是……”谢淼笑着,不知道该怎么形容她,一头栽进爱情里的疯子。

陆然也笑了笑,合上菜单,搅着眼前的茶,语气依然是淡淡的:“所以说我也活该啊。不过说实话,我真没很后悔过,有些东西不去经历过,永远不知道自己能接受的限度在哪儿。如果那时没有尝试过,我估计到现在还是会很遗憾。就是当时太不懂得考虑了,那会儿应该先试着恋爱的,怎么就把自己嫁了。”

“也好,要不然到现在还在后悔着当初怎么没表白。”谢淼安慰着,估计也没多少人有陆然这样的勇气。

陆然笑:“只能这么安慰自己了。”

看服务员还没上菜过来,就起身:“我先去个洗手间。”

洗手间就在包厢走廊的尽头,陆然走过去时,洗手间没人,却没想到陆燃也在那边,拿着腮红,盯着镜子,正在补妆,看到她时从镜中往她望了眼,面色淡冷。

私底下的陆燃没有在人前那样的和气有礼,这点陆然一直都知道。

“陆然。”她叫住了她,对着镜子叫,甚至没有抬眸,右手拿着粉饼细细地往脸上扑粉。

陆然扭头,与镜中的她视线交汇,安静地望着她,等她开口。

陆燃终于补好了妆,手捏着粉饼盒利落地一压,关上了粉饼盒,转过身,转头望她:“陆然,上次拿你炒作的事我很抱歉。”

陆然依然只是安静望着她。

“最近的新闻给我造成了很大的困扰,很大地影响了我的工作,我希望你能看在过去的面子上,这件事就这么算了吧。”

陆然皱眉:“陆燃,不好意思,我可能没太理解你的意思,你是觉得最近的新闻是我闹起来的,让我罢手,是这个意思吗?”

陆燃望着她没应,但明显就是这个意思。

陆然歉然笑了笑:“陆燃,不好意思,这个真不是我做的,我也没这个能力摆平。唐旭尧摆得平,你去找他吧。”

她说的是大实话,唐旭尧现在确实有这个能力摆平,只是看他会不会去做而已。

陆燃盯着她望了好一会儿,突然没头没脑地回了一句:“陆然,你当初离开阿旭是因为我不小心发错给你的那条信息吗?”

“不是。”陆然否认,声音不大,“我离开只是我的问题。”

“就是我走的时候也不小心把它误发给唐旭尧了。”陆然有些歉然,“不好意思。”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