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章 如果不曾错过(2)(1/1)

陆然无论是长相气质还是性格上都属于小家碧玉邻家妹妹型,任何性感美艳之类的词都套不到她身上来,即使是现在她身上穿着的这件以性感成熟为卖点的婚纱,抹胸曳地长摆的设计,穿在她身上时却穿出了些飘逸脱俗的仙气来,比她任何一件衣服都来得震撼。

很多人都说穿上婚纱的女人是最美的。

唐旭尧看着眼前的陆然,突然有些明了这句话,只是再美,终究是为别的男人穿上的,还是他亲手造成的。

唐旭尧抿着的唇不自觉勾起,有些自嘲。

陆然正低头整理着婚纱,半天没等到有人应,不自觉地抬头:“程朗,怎么……”

后半截话没了声音。

陆然没想到唐旭尧会在这里,有些发愣,手抓着裙摆,神色有些僵硬,但很快反应过来,唇角抿出一个微小的弧度,向唐旭尧打了声招呼:“嗨。”

唐旭尧唇角动了动,盯着她,没有说话,两片好看的薄唇微微抿紧,清隽的面容上神色复杂。

谢淼有些尴尬,往陆然望望,又往唐旭尧望望,然后望向程朗。

程朗也在盯着陆然看,眼眸里有着掩饰不住的欣赏和赞许。

严末也在盯着陆然这边,向来有些吊儿郎当的俊脸也难得正经,沉默地盯着陆然望。

大厅里诡异的气氛让陆然很是不自在,尤其是她还穿着婚纱的情况下被众人这么一瞬不瞬地盯着,人越发不自在,笑容有些僵硬:

“你们干嘛啊,是不是穿着很怪异……”

边说着边转身侧头望向镜子。

程朗笑了笑,走了过去,双手昵地搭在她肩上,替她整理肩上的褶皱,动作温柔细腻。

“很漂亮。”他说,掰着她的肩膀半转了个身,让她正面看着镜子。

陆然扭头冲他露出一个笑,笑痕很浅,因为唐旭尧在,笑容总有些不太自然。

唐旭尧看着璧玉一般的两人,抿着唇,视线艰难地从陆然身上移往了别处,他一向很喜欢陆然这样的笑容,安安静静地笑,现在看着却觉得刺眼,刺得胸口隐隐作疼的。

谢淼神色也不太自然,沉默地往镜中的两人望了眼,长长地呼了口气,视线也移往了别处。

大厅里沉闷诡异的气氛让陆然有些受不住,往镜中望了眼,垂下眼眸,低声说:“就这件吧。”

转身想去换,却被程朗给轻压着肩阻止了她。

“再多试试几件,这件似乎有点成熟了。”程朗柔声说着。

陆然皱眉,往镜中的自己望了眼:“哪有,我觉得还好啊。”

“不信,你问问其他人。”程朗边说着边掰着陆然转过来面向其他人,问谢淼,“谢淼,你觉得怎么样。”

谢淼往他望了眼,望向陆然,点点头:“挺好看的。”

程朗望向唐旭尧,笑着道:“唐先生觉得呢?”

“很漂亮!”唐旭尧淡淡道,说话时望着陆然的眼睛。

陆然勉强扯了扯唇角:“谢谢。”

在她曾经最喜欢幻想的场景里,她穿着这件婚纱从试衣间里出来,他惊艳地望着她,然后告诉她,很漂亮。

如今这样的幻想不经意间却成为了现实,只是她不是他的新娘。

陆然突然觉得有些好笑,也不知道这么执着这件婚纱做什么,早已是物是人非。

她往镜中望了眼,皱着鼻子对程朗道:“好像真的不太适合我,还是换一件吧。”

“换它干嘛,陆然你穿着这婚纱多好看,跟量身订做的似的。”一直没说话的严末终于开口,人也恢复了往日的精神,和她说话时语气就带了些调侃。

陆然无言地扭头望他一眼:“严总您睁眼说瞎话的本事越来越厉害了。”

扭头对导购小姐道:“麻烦给我拿另一件吧。”

“小姐喜欢哪件呢?”导购小姐问。

程朗转头望向橱窗,帮她挑,一只手还扶在陆然肩上。

“那件吧。”程朗指着靠近门口处的今年最新款,然后低头问陆然,“喜欢那件吗?”

陆然抬头看了眼,点点头:“就那件吧。”

本来家里人是希望请设计师给她专门订做婚纱的,只是订婚的决定来得仓促,赶不及做,只好先买现成的,结婚时再专门设计。

唐旭尧把视线移往别处,手里拿着的文件一收,走向程朗和陆然。

“我们还有点事先走了,你们慢慢挑。”唐旭尧对着两人道,温和有礼。

“好的。”程朗笑着道,“有空过来喝杯喜酒。”

唐旭尧点点头,没望向陆然,和严末转身走了。

陆然看着两人一前一后地走了出去,有些沉默。

程朗拍了拍她的肩,陆然抬头冲他赧颜地笑笑,接过导购小姐递过来的婚纱进去试了,没一会儿就试了新款出来。

她虽然不高,但骨架纤细,身材比例很均匀,基本不挑衣服,新款婚纱穿在她身上依然很好看,只是没有刚才那件惊艳。

“还是刚才那件吧。”谢淼建议。

陆然对着镜子看了看:“还是这件吧,我感觉这件比较好看。”

“没眼光。”谢淼轻哧了声,却还是走了过去,扶着她的肩膀往镜子里看了眼,“这件也还好啦,挺好看的,你喜欢就行。”

程朗已转身,掏出了卡,让导购员去买单。

从进门到挑完礼服花了不到一个小时。

程朗不是喜欢浪费时间的人,陆然也不喜欢,因此都没花太多时间和心思在挑礼服上。

程朗还有工作要忙,要去见一个客户,挑完礼服陪陆然谢淼吃了顿饭便开车送两人回来了。

陆然不喜欢和程朗黏在一块儿,因此对于他中途送她回来也没什么不快,正好她也可以省些时间忙她的策划案。

也不知道是不是嫁给唐旭尧那两年养成的习惯,陆然除了不太敢一个人自己待着,已经很习惯一个人安安静静地做自己的事。

谢淼从陪她试完婚纱回来就有些没精打采的,一回来就大字型趴在床上不动了,还一边咕哝着累惨了。

陆然无言地望她许久,她试礼服的都没觉得累,她就坐在那里看着反倒比她还累。

不过想想她一整天宅在家里不出门不运动的人,陆然又觉得很能理解,也就体贴地让她好好睡会儿,还特地去准备了一桌好菜犒劳她。

谢淼吃完饭就走了。

陆然周末经常要回家看家人,谢淼不习惯一个人住陆然这边,每到周末都会回自己小窝住,哪怕陆然在也不例外,因此也没挽留,送她下楼后就专心坐在电脑前写她的广告案,最近事情多又忙,她也没怎么有时间,周末也没事做,能挤出一分是一分,却不想一认真起来几个小时就这么过去了,等陆然把案子搞定时已经是十一点多。

陆然关了电脑,去洗漱完,正准备上床休息,门铃却在这时响了起来。

“谁啊?”陆然皱眉问,边走向门口,手抓着门把很习惯地就拉开了。

一股酒味随着她拉开的门扑鼻而来,陆然不自觉地伸手捂住了鼻子,一抬头,就看到了唐旭尧,一只手撑着墙壁,另一只手抬起似是要再按门铃,看到她开了门,抬眸望向她。

他眼眸很黑,很沉,只是有些迷离,没以往的清明冷静,从周身淡淡的酒味看,似乎喝了不少酒。

“你没事喝那么多酒干嘛啊……”陆然问,捂着鼻子,手拉着门就想关上,还没来得及,唐旭尧高大的身子一晃,一只手已伸过来,搭着她瘦弱的肩膀倒了过来,却没摔倒,只是扶着她的肩。

“陆然……”他在叫着她的名字,被酒精侵蚀过嗓音沙哑异常,甚至是带了一丝迷离和含糊,似是喝醉了,灼烫的呼吸随着他的低喃在耳边瘙痒着。

“唐旭尧你干嘛啊,赶紧起来。”陆然有些急,一只手扶着他想将他推出去,却被他高大的身子紧紧压着,推不动。

她前前后后认识唐旭尧将近十年,虽然他以往应酬不少,但陆然从没见唐旭尧醉过,他身上甚至几乎没有出现过难闻的酒味,哪怕应酬再晚,他回来时身上从没有难闻的烟味酒味或者香水味,总是干干净净的很清爽。

这还是陆然第一次在他身上闻到这么重的酒味,重得她都忍不住怀疑他是不是故意往他身上倒了酒。

唐旭尧像是没听到她的话,一只手扶着她的肩,压着她进了屋,另一只手甚至把门推着关上了。

“陆然。”他从身后搂住她,抓着她的肩,在她耳边一遍遍叫着她的名字。

陆然挣了挣没挣脱,真急了:“唐旭尧你大半夜来我这撒什么酒疯。”

手抓着他的手就想拉下来,却被唐旭尧给反手拉着将她拖入了怀中,顺势压着抵在了墙上,手臂紧箍着她的腰,将她压着后背紧紧贴在了墙壁上,动弹不得。

“陆然。”他垂眸望着她,声音异常沙哑,“不许嫁给程朗,听到了没有,我不许你嫁给他。”

陆然扭着身子,想避开他的禁锢,越动他的手收得越紧,将她牢牢困在他和墙壁间。

“唐旭尧,你松手!”陆然气急在他耳边吼,也不知道他是真醉了还是假醉,神色有些醉态,说话时却口齿清晰。

唐旭尧却不为所动,只是紧紧箍着她,抓着她的肩膀,盯着她的眼睛:“陆然,你听到没有,不许你嫁给程朗,不许嫁!”

陆然扭着肩膀,甩不开,嘟着嘴瞪着他:“松手!”

“不松!”

唐旭尧说话间逼近了几分,陆然看他一眼,挣了挣没挣脱,牙一咬,手扭动着伸向左边的架子。

架子是用来将玄关与客厅隔离开来,架子上养着着几盆植物,她随手抓起最近的那瓶灌满水的万年青,手抬起,瓶口照着唐旭尧头顶往下一倾,冰凉的水沿着瓶口直直往下倒,笔直的水柱照着唐旭尧头顶浇了下来。

唐旭尧抬眸望她,眼神清明,水流从他头顶沿着头发往下流,脸上眼睛里都是水,看着有些狼狈。

“陆然,你真狠!”他说。

陆然定定地与他对视,嘴倔强地撅起,手里还拿着那只倒完了水的空瓶。

“唐旭尧,你继续给我撒酒疯啊!”

唐旭尧只是望着她,任由头顶的水一滴滴地往下流,抿着唇不说话。

他的瞳孔很黑,墨一般的,黑得深不见底,像是能将人吞噬般。

他这么一动不动地望着人时,眼神静冷得有些瘆人。

陆然被他盯得整颗心脏一点一滴地悬了起来,她怕他这样的眼神,静默得吓人。

陆然扬着水瓶的手不自觉地收回,后背紧贴着墙壁,紧紧地盯着他,甚至有了推开他落荒而逃的冲动。

而她也确实这么做了,水瓶往旁边架子上一搁,缩着身子就想从他的禁锢下逃脱,却动不了,唐旭尧再次箍住了她的手臂。

手掌抓着她的手臂收着压在身侧,让她动弹不得。

陆然突然就怕了,恐惧压在嗓子里,让她连声音都发不出来,只是睁着眼睛戒慎而紧张地盯着他。

“陆然,你在害怕!”唐旭尧终于开口,嗓音低低哑哑的。

陆然抿着唇,没应,甚至是有些赌气的味道,她是真的被他的眼神吓到了。

他白玉般的长指抚上她的脸颊。

唐旭尧以前是军校毕业的,毕业后又在军营待了一年多,常年练枪,他的拇指和食指指腹都还带着一层薄茧,他的长指从她脸颊上轻轻划过时,那层薄茧瘙刮着脸上细腻的肌肤。那样细缓轻柔的抚摸,陆然想到了冰冷滑腻的蛇,她明显感觉到自己的轻颤,是害怕引起的轻颤。

“陆然。”他盯着她的眼睛,长指依然流连在她脸颊上,“我是喝高了,但我没有发酒疯,我是认真的。是我对不起你,我让你受了那么多委屈那么多伤害,我不是人,我不该再继续缠着你不放,我应该潇洒放手。可是,我真的不能这么眼睁睁地看着你嫁人,我做不到!你的幸福不是由别的男人给的。”

“你给得起吗?”话脱口而出,陆然抬头望他,唇角动了动,被激起的叛逆因子让她忘了刚才的心头发毛,又或者是现在的唐旭尧眼神终于温暖了起来。

“唐旭尧,我们又不是在拍戏,你能不能别那么酸,严总教你这么说的吗?什么幸福不幸福放手不放手的,那不都是自找的吗,时间一长还有什么忘不掉的。”

唐旭尧狠狠瞪她一眼,手掐着她的腰狠狠一捏,与疼相比,陆然更怕痒,当下扭着身子要避开,唐旭尧却越发来劲,这么一躲避一紧逼之间,陆然脚下被绊了一下,人就失了衡往地毯上倒,唐旭尧也别拉着压着她倒了下去。

地毯很软,陆然倒下去时没被摔疼,唐旭尧在倒下的瞬间也搂着她转了个身,她跌着压坐在了他身上,似乎还压得不轻,陆然听到了一声闷声。

她下意识抬眸望他,唐旭尧也在望她,黑眸很黑,眸心深处隐约有火光跳动,炽热而危险。

陆然对他这样的眼神再熟悉不过,男人与女人以这种姿势摔倒时,总会在飙升的荷尔蒙刺激下发生点什么。

若是两年多前陆然会因为这样的处境脸红心跳,甚至会对要发生的事隐隐带着期盼的,现在她虽然还是控制不住脸红心跳,却已经很懂得理智,她和他什么也不能发生。

因此在触及到他眼中的火光时,陆然已很利落地双手往地上一撑,踉跄着就要站起来,却不及唐旭尧动作敏捷快速,一个天旋地转,她已经被唐旭尧给扯着压在了身下,两根有力的手臂牢牢地抓着她的手臂压在她身体两侧,将她牢牢困在身下。

他盯着她的眼睛,头一低就要吻下来,陆然急得失声大吼:“唐旭尧你敢。”

她这话不是在威胁,只是情急下脱口而出的话,但是会是很认真地阻止。

唐旭尧领略过陆然的认真,每一次认真都打得他措手不及,从扔下一纸离婚协议书消失不见,到那张法院传票,她都认真得让他不得不小心翼翼地面对她的认真。

因此唐旭尧的动作停了下来,唇在距离她的唇不到半指的距离里停了下来,盯着她的眼睛。

陆然羞窘,却不敢动,只是转动着眼珠子,手推着他的肩膀:“唐旭尧,你起来!”

唐旭尧没动,近乎无赖地俯下了头,下巴抵在她的颈窝偏上的位置不肯动了。

“陆然,让我再躺会儿。”低哑的咕哝声从她颈窝传来。

“……”陆然无言地望他,气急,推着他的肩,“唐旭尧,你起来,你不能这么无赖!”

“陆然,你以前不都是这么无赖的吗……”沙哑含糊的嗓音从颈窝幽幽地传来。

陆然没了声音,重新遇上唐旭尧的时候确实是她近乎无赖地追着唐旭尧跑的,他最常对她说的话,“陆然,你不能这么无赖!”

某些记忆在脑海里翻腾着,陆然安静了下来,只是轻轻拍了拍他的肩:“唐旭尧,你起来!”

她以这样的语气说话时都是特别冷静克制的时候,如果说以前他不了解,这大半年来的一切足够让唐旭尧开始一点点地了解躲在那层乖巧听话皮相下的陆然。

唐旭尧没动,声音依然是含糊的,甚至有些疲惫:“陆然,我今天真的喝高了,看着你为别的男人穿上婚纱,我不好受。”

陆然沉默了会儿:“唐旭尧,你活该。”

“对啊。”含糊的嗓音,“我活该。”

他说这话时特别平静,不知道是不是夜太深了的缘故,听在耳里突然有了些悲凉感。

陆然听着也不太好受,声音有些柔了下来:“唐旭尧,连我都能放下了,你还有什么放不下的。”

唐旭尧没应,只是抱着她,呼吸慢慢变得绵长,似乎是要睡过去了。

陆然推了推他:“唐旭尧,你起来,你不能在这里过夜。”何况现在他是压着她躺在了地毯上。

“我现在胃很难受,头也很疼。”以为已经睡过去的唐旭尧低声开了口,声音听着确实有些虚弱。

“……我让你家人过来接你。”

陆然刚低声说完腰间就疼了一下,隐约听到耳边一声长长的叹息,唐旭尧抬起头来,看了她一眼,站了起身,脚步有些打飘,看来是真的喝高了,酒的后劲上来了,连走路都开始踉踉跄跄的不太稳,脸色也不太好。

陆然看着他这样似乎还是要自己回去,有些放心不下。

“唐旭尧,你今晚还是在这边住下吧。”她拦住了他。

唐旭尧侧头望她,人虽然是喝高了,眼神却还是清明的,眼眸里流转着些异样的情绪。

“你别误会,我只是怕你醉驾闹出人命来。”陆然澄清,还是扶他进了另一个空房,去给他倒了杯水。

“你先喝点水吧。”把水递给他后陆然就出来了,想了想,还是给唐宁宁打了个电话。

“你哥在我这边,有点醉了,你还是过来照顾一下他吧。”

顺道报了地址就挂了电话。她看过因醉酒死亡的案例,喝醉的人半夜被呕吐物堵住气管的导致窒息而亡的案例不少。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