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章 你的世界里(3)(1/1)

陆然也没想着在这里就撞上黎芷琴了,这次倒没再向上次那样讷讷地脱口叫声“妈”,只是冷静地朝她望了眼,没理会她,反而转过身望向唐旭尧:“我先走了,谢谢你。”

“妈,你有没有看到哥啊,这酒会才刚开始怎么就没见人影了。”唐宁宁气急的声音在这时插了进来。

陆然唇角扯了扯,今天还真是热闹而又倒霉,她就说她不该来的,不是出意外就是走哪儿总能遇上唐家人和陆燃。

唐宁宁问完时人已经拖着陆燃来到了跟前,这才看到了唐旭尧,也不知道是不是陆然太矮小太没存在感还是唐家人习惯性忽略她,唐宁宁冲着唐旭尧噼里啪啦就是一顿说:“哥,宴会才刚开始你跑哪儿去了,陆燃姐有事找你。”

说完才和黎芷琴一样注意到站在唐旭尧身侧的陆然,精致的脸蛋上有些尴尬,和陆然打了声招呼:“陆然。”

“有什么事儿回头再说吧。”唐旭尧淡淡应着,伸手拉过陆然的手要走。

“等等,你要去哪儿?”黎芷琴出声拦住,“去看看陆老来没,这么久没看到人。”

黎芷琴这么一提醒陆然这才想起她是要陪爷爷出席的,刚才光顾着处理衣服上的酒迹忘记这事儿了,也不知道看不到她人会不会急着找她。

陆然抬眸往人群望了眼,黑压压的人头也认不出人来,她手机没电,犹豫了半秒,望向唐旭尧:“借你手机我打个电话。”

唐旭尧把手机给她。

陆然拨了陆呈海的电话,电话刚一接通陆呈海就中气十足地吼:“陆然你又躲哪儿去了赶紧给我滚出来。”

“我就在这边啊,您现在哪儿啊?”

陆然问,一边抬头往四周望,还没找着,黎芷琴眼尖,比她先看到了陆呈海,微笑着打了声招呼:“陆老!”

边说着边迎了上去。

陆呈海回头,却是先看到了站在台阶口的陆然,皱了皱眉,也朝这边走了过来。

与他一起过来的还有程朗和陆然表姐程筱蔓,两人跟在陆呈海身侧,程筱蔓扶着陆呈海。

“陆老,您什么时候到了,一直没找着您,还以为在路上被耽搁了。”黎芷琴笑着萱萱,精致优雅的脸上堆满笑容。

陆呈海也笑着寒暄:“不好意思不好意思,刚路上确实有点事耽搁了,刚到,让你久等了。”

“陆老说的哪里话。”黎芷琴笑着道,望向站在陆呈海身边的程筱蔓,“这就是陆非然是吧,果然人长得漂亮又懂事。”

唐旭尧往陆然望了眼,望向黎芷琴,有些看不过去:“妈!”

与此同时,陆呈海也已抬眸望向陆然,高声呵斥:“然然,你躲那边做什么,怎么手机打不通的,还不过来和唐夫人打声招呼。”

“爷爷!”陆然皱眉叫了声,本是对陆呈海这样明知故问的做法总觉怪异,却没想着这声“爷爷”一出口,四下突然安静了下来。

瞬间静籁无声,瞬间被三双眼睛同时望过来,一下子成为众人焦点,陆然也有些懵,反倒是唐旭尧像没事人般,手搭在了她肩上,推着她走向陆呈海。

“陆老先生。”他温和有礼地打招呼。

陆然身子一侧避开唐旭尧搭在肩上的手,有些赧颜地冲陆呈海一笑:“对不起啊,我手机昨晚忘充电了。”

怕他冲她发脾气,还走过去撒娇地抱住了他的手臂。

陆呈海低头望她,佯怒:“才多大的人老是忘这忘那儿丢三落四的。”

边说着边不忘伸手在她脑门上拍了把。

陆然有些窘,也不知道是不是她个头矮拍她脑门手感会特别好,每次被说时脑门总免不挨巴掌,唐旭尧喜欢这样,陆呈海喜欢这样,陆仲谦陆仲宣喜欢这样,就连谢淼也特喜欢这样拍她。

一直站在陆呈海身侧的程朗微笑着接口:“她就这脾气,手机一搁那儿几天不管,没电了也没发现,还特喜欢换电话卡,总让人找不着。”

“我什么时候让你们找不着过了。”陆然细声反驳,搂着陆呈海的手臂,不经意抬眸往黎芷琴那边望了眼,还真不懂怎么形容黎芷琴此时的神色。

她正盯着她,从她的脸到她挽着陆呈海的手臂的手,死死盯着,恨不得盯出两个窟窿来,精致的脸上有些扭曲,眼睛里透露出太多的错愕和别的情绪,陆然不懂该怎么形容,但绝对不会是愉悦或者后悔,反而是有些羞愤。

唐宁宁也比黎芷琴好不了多少,比黎芷琴更没办法掩饰此时的错愕,微张着嘴死死盯着她这边,反倒是陆燃是最镇定的,错愕地望了她一眼后就收了神色,只是若有所思地盯着她和唐旭尧望。

唐旭尧望着陆然,面色淡淡看不出情绪。他并不喜欢看到这样的画面,站在陆呈海身边的她,无形中就在她和他之间划下了一道长长的沟壑,与陆呈海间的撒娇时的小女儿娇态,与程朗的打情骂俏,都不是他所熟知的陆然,陌生得让他一直抗拒着让她回到她的世界中去。

没有回去的陆然只是他一个人的,回去后的陆然,和他就完全成了两个世界的人,看得到,握不住。

唐旭尧从没有像现在这样清晰地发现,原来他也是在她的世界之外。

以往陆然看着他和他的家人朋友时大概也就这样的心情了,她放下她的身段,为了爱情从她的世界闯进他的世界里,却被他排除在他的世界外,兜兜转转了几年后,她终于还是回到了她原来的生活中。

再也不会有那样一个陆然,在他下班回到家时会赤着脚迎上来,拉着他的手仰着头软软地问他想吃什么,也不会再有那样一个陆然,会在他每次转身时,安安静静地望着他,对着他笑。

额头一抽一抽地有些发紧,唐旭尧忍不住伸手揉着眉心,心里很堵很闷,从没这么深刻地发现,原来陆然真的不属于他。

陆然一声不吭地往唐旭尧望了眼,抿了抿唇,垂下眼睑,什么也没说。

陆呈海拉着她的手,笑着望向脸色依然扭曲僵硬的黎芷琴:“来来来,我为你们介绍介绍。这是华辰的唐太太。”

然后拍着陆然的手背对黎芷琴道:“这是我孙女儿陆非然,大名陆然。”

陆然望向黎芷琴,牵了牵唇角:“你好。”

黎芷琴往她望了眼,也扯了扯唇角,脸有些扭曲的僵硬:“你好。”

旁边宾客有不少是认识陆呈海的,看到他也就纷纷走过来打招呼。

酒会本来就来了不少记者,陆家是知名名门望族,声望高人也神秘低调,陆呈海曾是陆氏财团总裁,热衷慈善,声望极高,却在如日中天时隐退,一直深居简出几乎没再在任何公开场合露过脸,如今却突然出现在唐家的酒会上,瞬间引起了不少轰动,媒体记者纷纷涌了过来,没一会儿陆然陆呈海程朗程筱蔓就被宾客和记者层层围在了人群中间,反倒是身为主办方的唐家被冷落了下来。

其实现在的唐家家底更胜陆家许多,但在声望上却远不及名门之后的陆家。

黎芷琴原本想着与陆家联姻便是看中了陆家的人脉和声望,而陆呈海那时也同意下来有一半原因也是看中了唐旭尧的能力及人品,却没想着当初只是刚开玩笑谈起这事,双方还没计划好安排见面,唐旭尧突然带回了陆然,且已经领了结婚证,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却一直让黎芷琴耿耿于怀。

在黎芷琴的观念里,正经人家的女孩都不会这么冒冒然地跟着男人回家,还赖在人家里住着不走,因此对陆然一直是没什么好感,心底的那份忽略轻视让她一向连和陆然说话都懒得开口,更遑论会去了解她的家庭。

在她看来这段婚姻是维持不了多久,陆然这样的人耐不住这样的寂寞,更何况才怀孕没到三个月就流产了,听医生的意思,还是多次堕胎的缘故,也就没必要再去了解她的家庭,摊上一门穷亲戚,到时真离婚了还怕她家人来吵吵闹闹要分家产,也因此一向不会刻意去问陆然的家庭情况,陆然偶尔提起这个话题,一般刚开了个头“以前我妈……”,话没说完就被打岔换了话题,慢慢的陆然也就没再提起,在同个家庭生活了两年的人,却不知道对方情况。

唐宁宁看着被宾客和媒体围在人群中的陆家人,扯了扯唐旭尧的衣角:“哥,陆然真是陆老孙女儿?”

她到现在都还没从陆然灰姑娘变公主的冲击中缓过神来,刚才那一幕狗血得像八点档的偶像剧。

“这事儿哪能作假。”陆燃淡声应着,“看陆然气质就像是大户人家出来的人。”

唐旭尧抿着唇没接话,只是望向人群,视线穿过围聚在那里的人群,望着陆然。

镁光灯下的陆然始终神色淡淡的,嘴角噙着浅浅的笑,不紧不慢,从容淡雅。

她虽没在这样的场合里露过脸,也是第一次面对这么多的记者和话筒,却没有任何紧张怯场的神色。

记者本来主要目标只是陆呈海,有记者眼尖认出陆然就是前些天闹得沸沸扬扬的唐旭尧前妻及唐旭尧陆燃小三事件女主角,敏感的新闻嗅觉瞬间让记者把话题转向了陆然。

“陆小姐和前几天公布的唐先生前妻照片长得真像,又都姓陆,请问你们是什么关系呢?”

一直在一边沉默望着的黎芷琴皱了皱眉,然后走过去想让记者先离开,却没想着陆呈海已经对着话筒道:“她们是同一个人。”

黎芷琴脚步瞬间顿住,僵着脸望向陆呈海,有记者终于注意到她,部分话筒转向了黎芷琴和唐旭尧。

而陆呈海的亲证也激起了不少轰动,话筒也将纷纷对向陆然和陆呈海。

好好一个商业酒会瞬间变娱乐八卦现场。

“这么说来,陆家和唐家原来是亲家,陆老先生您今天亲自过来是来给亲家捧场的吗?”

“唐夫人,陆老先生亲自到场出席华辰酒会,是否是唐先生与陆小姐复合的一个讯号?”

“唐先生,有记者看到您刚才护着陆小姐上楼,是否陆小姐已经怀孕了?”

“陆小姐,前几天陆先生在媒体前声明最爱的是他的妻子您,你们是因此才复合的吗?”

记者问题一个接着一个抛下来,凌乱得让陆然几乎有些招架不住,面上却不得不维持着浅浅的微笑,对于自己感情的事不想多谈:“不好意思,我没怀孕也没复合。谢谢大家关心。”

在众人中黎芷琴是最被动最尴尬的,她不知道陆呈海会怎么说,说什么都可能会打脸,因此只是连连摆手,试图把现在的窘境给挽回来,提醒大家这是酒会,却收效甚微,记者更关心的却是陆唐两家的联姻及唐旭尧陆然婚姻问题,甚至是和陆燃的三角关系问题,难得所有主角都在场,连在人群外的陆燃也被牵连进来,不少记者话筒移向了陆燃,询问她怎么看唐旭尧陆然复合问题,什么心情。

记者嘴贱得让陆燃当下脸上就有些挂不住,干笑着说了两声“我会祝福他们”后狼狈地从人群中出来,上了楼。

唐旭尧一直没答话,只是面色淡淡地望着镜头,对于记者犀利的问题偶尔回个“抱歉!”

陆呈海看着记者追问够了,双手微微一压,天生的气场让记者瞬间安静下来,纷纷把话筒举向他。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