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章 当流言漫天(2)(1/1)

唐旭尧侧开身子,让她出来,却是亦步亦趋地跟着她。

陆然当做没看到,下了楼径自往地铁方向走,唐旭尧出手拉住了她:“先去吃饭。”

陆然头也没回,语气始终很淡:“抱歉,我没胃口。”

唐旭尧却是很坚持,没再征求她的意见,只是径自扣着她的手腕,把她拉入了最近的餐厅。

“陆然,别拿自己的身体开玩笑。”唐旭尧说,拿过菜单,径自点了几个菜。

他的强势让陆然心里有些恼,微沉着脸不说话。

唐旭尧了解她的性子,也不去撩拨她,更不去问诸如她这段时间去哪儿了之类的话,问多了她反倒会像被蛰到般反弹,因此只是安静地陪她吃了顿饭。

吃完饭时他坚持要送她。

陆然压抑了两个小时的情绪终于爆发:“唐旭尧,你能不能别再来打扰我了?我真的很烦你和你所有的家人朋友,你就非得逼我和你撕破脸才甘心吗?”

唐旭尧只是沉默地望着她,墨色的黑眸很静,很深。

“陆然,你也会炸毛吗?也知道急了?怎么不继续冷冰冰继续对我视若无睹?”他说,一字一句说得沉缓,

陆然微抿着唇,收了脸色:“唐旭尧,我是认真的。”

“我也是认真的。”唐旭尧说,黑眸盯着她,“陆然,我告诉你,哪怕我知道我一千个一万个对不起你,你骂我无耻也好,不要脸也罢,但是你要我放手,我做不到!这四个多月,我也受够了!”

陆然倏地抬头望他,红唇一抿,拿起包包甩手就走。

唐旭尧伸手拉住了她:“陆然,不要和我比狠,我真狠起来哪怕知道你会恨我一辈子我也会不择手段的。”

陆然下意识挣扎,想推开他,却敌不过他的力气,人被他拖着强行塞进了车里,顺道落了锁。

陆然气急:“唐旭尧你还要不要脸。”

“只要你答应跟我回家,我连命都可以不要,脸还要来做什么。”唐旭尧淡淡应着,不紧不慢地系着安全带。

陆然抿了抿唇,靠坐在座椅上不说话,有些生闷气,以前都是她比较不要脸,现在风水轮流转,轮到唐旭尧不要脸起来了。

“住哪儿?”唐旭尧扭头问她。

陆然单手支颐盯着窗外望,没有应。

“陆然。”隐约的一声叹息,唐旭尧侧头望她,“我不想和你过不去,更不想看到你难受。但是我真的没办法,我不想再失去你。我爱你,远比我以为的要多。”

陆然唇角扯了扯:“唐旭尧,别再和我说任何爱不爱我的话,或者放不放得下的话,没意思!已经过去了。那两年你有的是机会,但你从没对我说过,也从没做过任何让我觉得你其实是在乎我的事。我这辈子从没像那两年那么卑微下贱过,我努力想要融入你的世界,想要讨好你和你的家人,隐忍得完全没了自我。我会去讨你妈欢心,会在每个节日精心给她准备礼物,会亲自下厨给她做饭,会在她闷的时候陪她逛街陪她去做美容甚至变着花样给她庆祝生日,可我却从没有这么对我妈这么好过;我为了讨好你妹妹甚至即使身体不舒服只要她约我会二话不说陪她出去,可是我什么也没得到,她们只会不断提醒我,另一个陆燃是如何的好你们的过去是如何的波折,我躲在你的世界里,却像个旁观者一样,看的全是你和她的故事。”

她的嗓音又恢复了平日的平和柔软,不温不火的很平静,却将他所有的注意力都吸引在了她脸上。

她的脸隐在巨大的阴影下,他看不清她此时的神色,却能从她平静的语调里,读出她所有的情绪。

她从没和他说过这些,他当年对她的忽略即使能敏感察觉到她的日益沉默却察觉不出这份沉默背后的真实原因。太过习惯默默守候在家里的她,久而久之却忽略了她所有的感受而不自知。

手下意识地想要握住她的手,伸到半空却又不自觉地僵硬,最终只是默默收回,启动了车子,沉默着将她送回家。

“陆然。”看着她回屋时,一直沉默的唐旭尧叫了她一声,“对不起!”

对不起曾这么伤害你,对不起明知道你不想再有瓜葛,却还不顾你的意愿继续纠缠着你……

隐去的话含在舌尖里,唐旭尧手掌习惯性地在她头上揉了揉,低哑的嗓音从唇间逸出:“好好休息,别熬太晚。”

伸手替她关上门,转身而去。

唐旭尧直接回了家,黎芷琴和唐宁宁都在。

唐宁宁又捧了糖糖的小说在看,自从上次看过糖糖那本小说后,唐宁宁就成了糖糖的忠粉,一天到晚惦记着要签她的影视约,只是至今没联系上本人。

黎芷琴在翻着企划那边送过来的酒会企划案。

华辰每年年初都会举办酒会,不少当地的精英名流都会出席。

看到推门进来的唐旭尧,黎芷琴就冲唐旭尧招手:“阿旭,过来帮妈参考参考,哪个方案更好。”

唐旭尧没什么心情:“哪个不行。”

转身上楼。

黎芷琴不悦:“请的都是有头有脸的人,还有大批的媒体在,怎么能随便。”

说着想起了一事,扭过身望向已经走到楼道口的唐旭尧:“对了,这次陆老也过来,听说他那孙女儿也准备回国了,估计会陪着过来,到时你和陆老孙女儿好好处处看看。”

唐旭尧脚步突然停下。

唐宁宁没留意到,只是皱了眉,望向黎芷琴:“妈,您能不能别闹得哥跟滞销品似的好不好,那陆燃姐怎么办?”

刚说完就被黎芷琴白了眼:“只是认识认识又没说要在一起,人家陆老孙女儿看不看得上你哥还说不定呢。再说了,小燃和你哥不是一直没在一起嘛,要两人真在一起了我也不用瞎操那么多心了。”

唐宁宁扭头望向唐旭尧:“哥,你婚都离了,和陆燃姐有没有再在一起的可能?陆燃姐都三十了还单着,你懂的。”

“我和她已经完全没有可能。”唐旭尧淡声应着,音量不大,话里意思已经很清楚明白。

唐宁宁只是撇嘴。

相较于素未谋面的陆老千金,唐宁宁倒更宁愿唐旭尧和陆燃在一起。

当年两人没走到一起,唐宁宁心里多少是遗憾的。如今唐旭尧和陆然没能走下去,她倒是希望他能和陆燃复合。

唐宁宁总觉得,当年唐旭尧会突然娶陆然,多半是因为陆然性子乖巧听话,适合结婚。而陆然那样的性格要是嫁给普通人家,夫妻俩每天朝九晚五上班下班小日子也过得挺幸福的,但偏偏嫁给了唐旭尧那样的大忙人,生意上不能帮忙着打点自己又不上班,整天宅家里当深闺怨妇时间长了总熬不下去。

女人还是应该有自己的事业。因此在这点上唐宁宁是倾向于陆燃的。

陆燃是事业型女人,为了拍电影几乎整个心思都投了进去,最近忙着为新电影《左转,右转》做宣传,片子定档年后的情人节档期。

她之前导过不少片子,但成绩都不理想,这部片子是她在美国深造后导的第一部片子,因此很重视,没日没夜地赶宣传造势。

唐宁宁看过片花,风格上倒是觉得可以和糖糖的《与爱情擦肩而过》打造成姐妹篇,正好可以借着擦肩而过的名气造势,如果能赶在电影上档前买下版权,那是最好不过的事。

唐宁宁当天晚上就把这个计划和陆燃提起,陆燃自然是一百个赞成,只是关键在版权购买问题上,唐宁宁一时半会搞不定,不得已第二天上班时又去找唐旭尧。

“我帮不了你。”唐旭尧淡淡撂话,并没有帮她和陆燃的意思,下班后还是有些控制不住想见陆然的心思,又去了陆然那边,去的时候顺道带上了唐宁宁扔在他那儿的糖糖的书。

陆然还在加班,看到他过来,头也没抬:“唐旭尧,我以为我们昨天已经把话说清楚了。而且,”

顿了顿,陆然望向他:“我快要结婚了。”

唐旭尧极力忽略结婚两个字带来的刺疼,面色始终清清淡淡:“还没吃饭吧,一会儿一起去?”

“我约人了。”陆然回绝。

唐旭尧也不以为意,只是站在一边,随意翻阅着报刊栏上的报纸,手中拿着的书被搁到了一边桌上。

陆然看到了,眉梢微微拧了下。

唐旭尧看了过来:“宁宁想签这本书的影视,联系了很久都没能联系上作者,为这事烦了我很久。”

“跟我有什么关系吗?”陆然问,低头继续工作。

“你别误会,我不是为这个事过来。”唐旭尧怕她误会,淡声解释,“她把书落我桌上了,我顺手拿了过来。”

陆然没应,只是往唐旭尧瞥了眼:“唐旭尧你真有那么闲吗?还是昨天我没把话说清楚?我……”

“电话!”还想继续说的话被唐旭尧淡淡打断,他的视线已经落在了她突然响起的手机上。

陆然接起,诗雅美妆的舒龄打来的电话。

舒龄电话过来是约她明天去签合同的,对她们做的这个广告案很满意。

陆然从事广告两年,自己成立工作室将近四个月,这还是靠着自己能力拿下的第一个广告案,也是脉动新传媒的第一个广告案,喜悦之色溢于言表,眉眼都带了笑意,挂了电话就忍不住拍着手掌把办公室里所有人召了过来,宣布了这么个好消息。

陆然这个团队人不多,总共也就四个人,都是年轻人,主要做广告创意和营销整合策划,大家在一起忙活了将近四个月,虽然接的案子不少,天天加班累死累活,却一直拿不下广告,突然接到这么个好消息,还是个大单,陆然一宣布完众人早已是互相击掌欢呼,纷纷起哄着要陆然请客,陆然也爽快地应承了下来,请大家去涮火锅,没顺道邀请唐旭尧,唐旭尧还是像个无事人般去蹭了顿饭。

席上大家都是有说有笑,只有唐旭尧始终噙着浅笑默默望着,他是直接接掌家族企业,没有过这种创业团队一起奋斗的激情时刻,但看着众人脸上毫不掩饰的满足,却还是感染了这份喜悦,尤其是陆然,他已很久没在她脸上看到这样单纯而满足的笑容,从嫁给他开始,她就一直恬恬淡淡的,鲜少再有这样纯粹快乐的神色。

这样的认知让唐旭尧心情有些黯然,像蒙了尘,许多东西,只有在失去了才会想起要停下脚步,回头去看,才去发现问题,却已经无法弥补。

“唐旭尧,我已经很久没有过今天这种开心的感觉的了,从嫁给你开始就没有过。”

送她回屋时,一直沉默的陆然突然说。

唐旭尧沉默地望她,黑眸里流转的东西让陆然看着心里有些堵。

“我知道。”他应。

陆然笑:“所以你看,我更不可能再跟你回你那个家了是不是?”

唐旭尧盯着她望了好一会儿,伸手拍了拍她的头:“早点休息。”

转身走了。

陆然看着房门被打开,再被关上,站在原地没动,只是心底那股闷堵愈加厉害,瞬间把一晚上的欣喜快乐都冲散殆尽。

“你就是把门看穿俩窟窿来人也还是走了。”一道带着轻哼的低沉嗓音从身后不紧不慢地响起,把陆然吓了一跳,下意识地就转过身子,在看清来人后整个人松了口气,却又有些气急败坏,“你……你怎么会在我屋里?”

“当然是开门走进来的。”来人轻晃着手中的钥匙,吊儿郎当地走向沙发。

“你不是在美国吗?哪来的钥匙?”陆然依然处于气急中,对着这么张几乎与自己一模一样的脸,方才的失落瞬间被冲散。

“穿越回来的,钥匙配一把不就有了。”他应着,人已挨着沙发坐了下来,脱了鞋双脚就搭在了茶几上,闲适地晃着脚丫子。

陆然捂着鼻子走了过去,弯腰随手拿起桌上的杂志,往他脚板一拍,“臭脚收起来!”

男人从善如流地把脚从茶几移到了沙发上,单手支头慵懒地侧靠在沙发背上,“玉体”横陈,那张和她有八分像阴柔俊美得过分的脸看着特别的妖孽,若不是棱廓线条看着还算硬朗刚硬,身形高大峻挺,乍一看下去就一活脱脱的翻版陆然。

陆然对他这么张阴柔脸见惯不怪,看着自己沙发又被他的臭脚丫玷污,眉头鼻子都快皱成一团了,有些气急败坏:“陆仲宣!”

“哥……”陆仲宣凉凉地抬眸望她,拖长着声音纠正。

陆然没理会,手中的杂志又往他脚上打了打:“收回去!”

他没动,只是勾着笑望着她:“刚那就咱妹夫?你行啊,小然然!”

陆然撅着嘴没应,被他“小然然”的称呼恶了把,推着他的脚,空出半块地儿坐了下来,手推着他:“你怎么回来了?”

“回家过年啊。”陆仲宣终于坐了起来,“不回来还不知道你给我们演了这么一出精彩大戏。”

边说着边应景地鼓着掌,“啪,啪,啪……”两只宽厚的手掌缓慢而有节奏地拍着。

陆然抿着唇没理会。

她一不说话他就有些慌,垂下头来望她:“诶诶诶,不会真生气了吧。”

“你才生气。”陆然嘟哝着,抬眸望他,“你来干嘛啊?”

“来看看咱家妹夫啊。”依然是吊儿郎当的语气,“看看是什么样的男人把你魂儿给勾走了,可惜了,刚还以为能看到一场活春宫。”

陆然撅着嘴不理他的调侃,也不是很喜欢别人再来拿她和唐旭尧调侃,哪怕是至亲的人。

到底是同胞所生,心电感应这东西有时还真像那么回事,虽然这么多年来他从没感应到她瞒了所有人这么多年。

“不高兴了?”他低头,望着她的眼睛问道,收起了刚才的吊儿郎当。

“没有。”陆然应得有些口是心非,却还是望向他,“以后别再拿我和他开玩笑,我不喜欢。”

“不喜欢还和他继续这么不清不楚的?”陆仲宣也收了笑,神色一认真起来陆然就有些架不住,“陆然你这是嫌摔得不够惨还想再摔一次还是想怎样?”

他说到最后时已经发了飙,嗓门一下子拔高,夺过她手里握着的杂志突然地就一把狠狠地摔在了茶几上,“叭”的一声脆响吓得陆然缩了缩。

陆仲宣好说话的时候她怎么调侃怎么欺压怎么冲他任性都行,他一认真起来陆然心里就忍不住会发毛。

她家的人除了她,一个个气场都甩她几十条大街,她是那种完全没气场还属包子的,包子的性格让陆然被他吼得瞬间没了话。

陆仲宣扭头望她一眼,对她这种小媳妇的模样恨得牙痒痒又无可奈何,憋着一肚子气想痛痛快快地骂一顿,看到她那样却又不得不留在舌尖上,只得不停地深呼吸再深呼吸,却还是心有不甘,开口时语气也特别不好:“过几天陪爷爷去出席个酒会。”

“我不……”陆然下意识拒绝,话到一半瞥到他扫过来的冷眼又住了嘴,讷讷地“哦”了声。

她一向不喜欢参加什么酒会晚宴,也没怎么参加过,念大学前还小,念大学时在外地念。后来去留学,却因为不想错过一段爱情,又偷偷地跑回来,借着留学的名义常年在外面没怎么回家,已经好几年没出席过这样的酒会。

“真乖!”看到她点头应承下来,陆仲宣顿时眉开眼笑,还不忘弯腰在她头上摸了摸,直到看到陆然怒目圆瞪才心满意足地收了手,转身往屋子扫去,“还有空房吧,我在这住两天,不用太客气,做饭时记得给我准备一份,早餐我要吃陶然居的水晶虾饺榴莲酥豉汁凤爪外带一杯香浓鲜牛奶,牛奶加点糖别太甜,我喝不惯,午餐你要上班就随便吃点好了,晚餐嘛,我喜欢大闸蟹,嗯,记得要阳澄湖的,大龙虾来一份也不错,还要半只北京烤鸭半只白切鸡一份佛手排骨一份海棠冬菇一份时令鲜蔬,嗯,暂时就这么些吧,我不挑食的。”

陆然抓起一边的杂志向他砸了过去:“你去死!”

书没砸中,陆仲宣身子一闪进了另一边的空房,不忘回头睨她一眼:“你以前不都这么伺候着你家婆婆嘛,对自家大哥别这么吝啬,乖!”

“碰”的关了门,阴阳怪调地把陆然又给吓了一跳。

第二天陆然自然是没有真起来给他准备早餐,还抱着被子睡得香甜就被一阵一阵的砸门声给敲醒了。

“陆然,起来,我饿了!”

陆然翻了个身,没理会,抱着被子继续睡。

“我数三声,不出来我可踹门了啊。”声音听着已经有些不耐。

陆然缩在被子里连眼皮都没动,嘟哝着应:“踹轻点,我这里没创伤药。”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