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4章 计划(1/1)

“等等!”

薛书榕想甩开他,发现甩不动,一急之下用了魔法试图推开死侍。

然后,她发现了懵逼的一幕。

对方像是没有注意到似的继续向前走,到处寻找着教堂所在的地方。看样子连登记都不打算来了,直接强取豪夺。

“……你为什么没有反应?”

“这儿看起来真潮湿,呕,我的身上有点不舒服……你说什么?”

薛书榕僵着脸问:“你对我的魔法免疫?”

死侍愣在原地。

他短暂地停顿片刻,半晌,才若无其事地道:“其实刚才特别疼,我疼得快要晕倒了,但还是坚持着要去举行婚礼!”

薛书榕觉得自己整个人生都受到了欺骗。

这说明了什么?

说明她之前自作聪明地使用魔法,对方一点儿都没事,反而哄骗着她,让她以为自己很厉害。就像大人在陪小孩玩闹一样,过渡到成人的身上,小小的戏谑就变成了一场笑话。

“你这个骗子!彻头彻尾的大混蛋!”

薛书榕气得脸都青了,她不仅气恼,一股打心底的羞窘包围了她,下一秒,她一脚踹飞死侍,消失在朦胧的夜晚。

死侍立即按动老长时间没用的腰带的按钮。

嗖地一声,他的下半截身体“吧嗒”掉在地上,鲜血四溅,看起来非常凄惨。

与此同时,歪倒在另一个地方的死侍苦恼地盯着自己只剩了半截的逐渐复原的身体:“该死!这个鬼东西!”

每次都是这样!一点都不靠谱!

他费劲地挪动一下,试图把自己遮在树荫底下,突然,一条嗅到血腥气息的野狗欢快地冲过来。

“噢,去死!……你这个没有了□□的丑八怪!娘娘腔!嘿别舔这儿!……”

薛书榕使用瞬移回到家里。

她一脸郁闷,坐了一会儿,决定出去散步。

今晚的月色很美,清冷的月光投照在房屋上,衬得寂静的街道有朦胧的美感。

薛书榕独步走在无人的道路上,一旁的灌木丛高大而整齐,看起来赏心悦目。她闷声走着,不知道在乱七八糟地想什么,只觉得面前的路越来越长,仿佛没有尽头。

“嗖!”

从远处飞来一道身影,轻巧地落在她的身边。

他银色的身体泛着冰冷的色泽,金属眼睛定定望着薛书榕:“抱歉小姐,是贾维斯自作主张,但根据资料显示,这时候需要有人陪伴在身边。”

“你又偷用托尼的护卫队?”

薛书榕忍俊不禁:“我猜没人发现。”

“我不会对先生造成任何威胁。”

“我知道。”

她的心情好了一些,笑眯眯地拍了拍钢铁家伙硬邦邦的胳膊,发出咣咣的响声:“谁都有害人的可能性,你是不会有的。”

贾维斯大概是这个世界上最温和无害的管家型系统了。

“小姐是因为刚才的事情而生气吗?”

薛书榕想说没有,但这样的行为更幼稚吧。她的双手抄在口袋,嘟囔着说:“有点儿吧,总觉得被看轻了。”

“小姐请不用放在心上,这是一种不恰当的关心的表现,虽然手段不当,但初心是好的。”

“这种方式真的能关心到我吗?”她反倒更郁闷了,“我在你们的心里到底是怎样的人啊!”

贾维斯回答的声音温和沉静:“坚强,独立,仁慈,有韧性。”

薛书榕破天荒地脸红了。

“贾维斯,你可不要学习托尼那个花心的家伙。”

“并非如此,每一个人都是这么觉得的。正因如此,先生他们才能在不知道小姐的底细下反驳了神盾局的意见,把小姐纳入复仇者的一员。他们真心实意地喜欢着小姐,把小姐当做不可缺的一部分。”

“等等,你说的神盾局是怎么回事?”

“由于多方的势力都是以小姐为目标,再加上特工们怎么查也查不到的神秘身世,一开始高层人员是拒绝让你成为复仇者的。是先生他们力排众议,说会承担所有的责任。”

“……”

薛书榕难得沉默片刻:“你为什么突然和我说这些?”

“简单的点数值无法代表人格的魅力,希望通过他人的评价,让小姐能够对自己更加有自信。”

“你可真是个称职的管家。”她忽然笑起来。

“谢谢夸奖。”

“贾维斯,我打算在离开之前做点儿事情。”

“有需要我帮忙的吗?”

“当然,毕竟你是最称职的管家。”

身旁的人工智能管家颔首示意,尽管是金属身体,他依旧表现得风度翩翩,模糊的夜色中看起来像个真正的绅士,优雅而温柔。

薛书榕摇摇头:“让托尼再给你做一个身体吧,这么用可不太好。”

独一无二的贾维斯,当然需要一个独一无二的身体才对。

贾维斯停顿了一下,说:“好的,小姐。”

……

“对对,就在这站位,好的,全体准备——”

在经过第七次ng之后,薛书榕的脸总算没那么僵硬。她在《超能少女佩妮》中饰演超级英雄“米莎·薛”,没错,就是本人客串,作为这一部的彩蛋。

故事的结尾,佩妮拯救世界,同时发展出一段浪漫的爱情。彩蛋中,她在圣诞节和初恋男友约定去第一次见面地方的时候无意间撞见薛书榕,由此把“超能少女”带入一个更神秘更强大的世界。

据说他们打算把超能少女发展成一个系列,作为每年的圣诞特典。

在清凉的初春身穿大衣,还要表演出瑟瑟发抖的样子,群众演员无疑是最辛苦的。而薛书榕只要坐在一边,等待导演的指导,同时还要面对一堆兴奋的目光。

当着这么多人表演,她略显尴尬,只不过没有人敢笑她僵硬的表情就是了。

佩妮去补妆,而男主演则在旁边时不时地找话题和她搭话,围绕的都是饶有风趣的事情。他的面容英俊,身材高大,褐色的眼眸笑起来非常迷人。

他盯着薛书榕的脸,掩饰不住对她的欣赏和喜欢。

有些过于炙热的眼神让薛书榕有点不自在,她借着喝水的动作走到导演那边,问:“刚才怎么样?抱歉,是我太过笨拙了。”

“没学过表演的人都是这样,请不要自责,薛小姐。”导演对于她如此平易近人的态度感到非常愉快,“好,还有最后一场戏,我们抓紧时间收工!薛小姐,你只要站在这儿,对,没错,然后……”

故事的最后一场戏是一处宽阔的广场,男女主演两人在相伴行走的时候,突然发现大屏幕上是薛书榕,而她本人就站在广场上。

到时候的薛书榕只需要微笑着说“圣诞快乐”就好了。

“我明白了。”

她站在预先定好的位置,灯光一闪,群演们开始走动,主角两人也到了面前。

薛书榕遥遥眺望着拥挤的人潮,来来往往的都是陌生的脸,却洋溢着属于节日的欢乐。导演提示她该说话了。

“圣诞快乐,大家。”

她说着,手轻轻一挥,忽然,从天上飘下一片片透明而晶莹的雪花,伴随着微风吹过,如簌簌飞扬的纸片,瞬间洒满了偌大的广场。

大家怔忪片刻,瞬间爆发出雀跃的欢呼。

“下雪了!”

薛书榕这时候望向镜头,用唇语说:“谢谢。”

还处于兴奋中的众人都没有察觉到这个小小的动作。

一场短暂的大雪笼罩了这片广场,镜头记录下这次难得的盛状。导演当天晚上就在推特上发了一张下雪的截图,并表示今年的电影会有非常神奇的一幕。

……

最后的时间,薛书榕原本想收拾点什么、解决点什么,然而她突然发现自己在这个世界上除了记忆之外,并没有真切地留下什么东西。

“原来是这个世界改变了我。”

她说不上是轻松还是怅然,喃喃自语道。

第六年,世界和平,没有任何危机。复仇者们暂时消失于人们的视线中,但一到各种变装舞会和万圣节,都能看到他们的身影,薛书榕的“法师装”更是炒得大热。

她决定把收尾工作做完。

“贾维斯,都记住了吗?”

“是的,小姐。”

她出去倒垃圾,却看到一道红色的身影。对方坐在庭院的大树上,双腿晃悠着,看起来心情很好。

“……”

“……”

这家伙进行了大半年的“道歉”,所谓道歉,就是把那棵大树当做了长久的娱乐场所,有时候会坐在上面一整天地画画。待到薛书榕出来后,他就盯着不放,也不说话,反倒让薛书榕感到有些毛骨悚然。

这家伙不说话,总感觉会发生什么可怕的事情。

“好吧,我原谅你了。”

死侍兴奋地从上面跳下来,正要说什么,薛书榕瞟了他一眼,突然伸手没收了他手里的画。

“没收!不准跟过来!”

死侍顿时如泄了气的皮球,蔫嗒嗒地站在原地。

“对了,”薛书榕在关门的最后朝着他没好气地开口,“我的生日不要错过了!”

他愣在原地。

不知为何,在那张看不见面容的面罩下面,仿佛看到了一张愚蠢的笑脸。

与此同时,房屋里的薛书榕踌躇一会儿,给同伴们发了条信息——

我有一件事想对你们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