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0章 梦醒(1/1)

私下和贾维斯交流之后,薛书榕才知道这个怪物是怎样的存在。

故意让人陷入噩梦之中,再利用其最害怕的事情诱发恐惧,最后,把无辜的灵魂收割。

据说这个梦中杀人的鬼魂来自一个小镇上的可怕传说,不过以往的“他”都是挑小孩下手,这次为什么会把目标对准薛书榕,她也想不清楚。

梦中的她以为自己是个普通人,才会对鬼怪束手无策,至于下次——

“米莎,要和我一起睡吗?”娜塔莎难掩关心地问。

“不用了,谢谢,贾维斯会叫醒我的,有不对劲会第一时间通知。”薛书榕轻轻抚摸胳膊上的伤口,朝着她微笑,“放心,这一次不会再出问题了。”

“你有做噩梦吗?是怎样的梦呢?”

面对旺达有些好奇的询问,她瞟了一眼众人,略显尴尬地回答:“没什么,就是乱七八糟的,很混乱。”

这个梦要怎么说?

回老家?托尼是男朋友?和死侍结婚?

……她还是闭嘴吧。

经过官方的洗脑宣传,再加上斯塔克以薛书榕的名义为那些受伤害的人捐赠了不少的钱,冒牌货带来的坏影响逐渐消失。她的信仰值和道德值以龟速攀升,总算是朝着好的方向发展了。

过一段时间,魔性值带来的坏处不会再对她产生危害了。

这晚,薛书榕像往常一样躺在柔软的大床上。临睡前,她望着天花板说:“贾维斯,再过几天,我们一起去旅行吧。”

“好的,小姐。”贾维斯的回答一如既往的温和平静。

“你不想要一个人形的身体了吗?我是指,不要在乎我的问题,如果想成为真正的人形,就不要有顾虑。”

“失败的试验证明以人工语音智能的方式存在更适合,请小姐放心。”

“……”

半晌。

薛书榕忽然叹息一声:“我总觉得拖累了你。”

“机器人的原意是robo,意为奴隶、仆人,本就是为了替人类解决问题。贾维斯身为服务型的人工智能语音,是人类赋予存在的意义,如果没有人需要我,和死亡没有任何区别。小姐需要我,和先生需要‘星期五’一样,这让我感到很高兴。”

她的心里暖融融的,不由露出笑容。

“谢谢你能继续陪伴我走过这几年的时光。”

“我的荣幸。”

……

这一觉,薛书榕睡得不太踏实。她在两个世界中穿梭,有家人、朋友……

待到睁开眼睛,却发现自己到了一间逼仄的卧室里。光线幽暗,空气中弥漫着发了霉的腐朽气息,一条肥硕的老鼠呲溜地从脚边穿过,吓得薛书榕立即抬起脚。

“什么鬼东西!”

随即,她明白自己又到了梦境当中。

好吧。

“出来吧,别逼我杀了你。”薛书榕拍拍身上病号服的灰尘,面无表情地站起来,“这一次我可不再受控制了,你赢不了我。”

突然,门被打开,一位年轻漂亮的修女走进来:“该集合了。”

薛书榕感觉不到作祟的鬼魂的身影,干脆随着他安排的梦境穿过走廊,最后抵达休息室。她大概是到了一个像精神病院的地方,满屋子的病人走来走去,做出怪异的动作。

“咦……”

她的目光所及处,是一位年轻的男人,他的面容清秀,看起来愁眉不展,坐在沙发上闷声抽烟。如果不是地方不对,薛书榕差点脱口而出叫出他的名字——快银。

果然,这里的确是梦境。

老式的留声机,放个不停的“多明尼克”教派歌曲,还有摆在桌面上的二十世纪的报纸,都说明这里不仅仅早了几年。

薛书榕干脆把这儿当做4d电影了。

她笑眯眯地走上前问:“你叫什么?”

和快银长得一模一样的男人看了她一眼,低低说:“凯特。”

薛书榕还没来得及问他,又看到一个熟人——班纳教授,不过是年轻版的。他把玩着手里的物件,忽然望向薛书榕,扯起冰冷的笑容。

突然,从门口传来吵闹的噪杂声,几个人走过来。薛书榕唰地站起身,面对这荒诞的画面她竟然想笑。

原因无他,打扮成像福尔摩斯那样的私家侦探的托尼·斯塔斯率先走进来,他紧抿着唇,不似平常的漫不经心。接着,一名fbi打扮的男人紧跟其后,他抓住罪犯的肩膀,对方看起来年轻英俊,态度雍容,嘴被一个铁质的口罩盖住。

那不是……汉尼拔·莱克特吗……

这个梦可真够有趣的!

薛书榕越来越期待接下来还会出现怎样的人物,只见托尼打扮的大侦探同老修女交代几句,过了一会儿后,他板着脸离开了这里。

就在这时,意外突然发生了。

那名fbi不知道骂骂咧咧地说了句什么,汉尼拔猛地挣脱束缚,把面罩揭开,竟然张口咬了上去!

“啊啊啊!”

病院发出凄惨的尖叫,很快,跑过来的几名安保把汉尼拔控制住。他像没事人似的擦拭唇角,像是察觉到薛书榕震惊的视线,他朝着薛书榕的方向露出风度翩翩的微笑。

难掩惊慌失措的修女们目送病人离去,轻抚胸口,嘴里一直在念叨着上帝和圣母玛利亚。

fbi被抬走,薛书榕眼尖地发现地上掉落一张旧照片。她捡起一看,上面赫然是打扮得如贵妇般美丽的娜塔莎,只不过这上面的她是耀眼的金色长发,背面还写——

“吾爱,凯。”

“你在念什么?”老修女走到跟前,面容严肃地瞪了她一眼,“回去!”

“事实上,我不想在这里待着了。”薛书榕倒退一步,忽然冲她做了个鬼脸,手一挥,瞬间消失于这里。

这荒诞的梦也够了,她还是快点儿离开吧!

下一秒,薛书榕猝不及防地撞到一个人身上。她踉跄着倒退,被对方扶住。

“你——夏洛克?”

不,对方看起来年龄更大一些,还蓄了胡茬,身穿白色大褂。他盯着薛书榕瞧了瞧,一言不发地松开手,忽地消失。

“哇哦,真是太奇妙了。”

感觉所有人都在玩一场变装游戏,看起来很有趣的样子。

她应该是到了精神病院的后园,一大片干枯的荆棘看起来荒芜而寂寞,不远处教堂的白色塔尖高高矗立。

“弗莱迪,玩够了吧?”薛书榕抱肩站在原地,“我想你也感受到了我和他们的不同,我的耐心有限。”

“感受到了什么?”

头顶传来一道愉快的声音,薛书榕抬头望去,看到死侍坐在树枝上,正托腮和她对视。

“你怎么没有变化?”

“我独立于这些梦境。”

“……”

“……”

薛书榕说:“我的脖子酸,你下来。”

“下来你就会和我结婚吗?”

“……滚下来!”

“好吧好吧。”死侍嘀咕着跳到薛书榕的身边,突然,他的身体被狠狠甩到地上,荆棘穿透他的胸膛,沾上了鲜红的血液。

薛书榕面无表情地收回手:“冒牌货,我说过你骗不了我的。”

就在此时,她的背后有一道庞大的阴影闪过!

“喀啦!”

鲜血溅到薛书榕的脖颈上,背后的怪物瘫倒在地。

“我无所畏惧。”

她脸色肃杀,踏入黑色的漩涡。

——回到现实。

“太好了!你总算醒了!”

薛书榕一睁眼,看到有些陌生的大家。他们似乎都变了一些,看起来……好像……

“你昏迷了三年,米莎。”

“?!”

贾维斯温和的声音响起:“小姐,距你离开这个世界只有一天了。”

佩妮挺着大肚子过来,一脸哀伤:“米莎,给孩子起一个名字吧,我……我会永远想念你的。”

“什么鬼!”

薛书榕坐起身,看到自己的长发已经拖到了地上,黑色的发丝紧紧绞住她的心脏。她一时心乱,没有留意到身后的黑色阴影逐渐浮现——

“砰!”

血花在薛书榕的面前绽放。

死侍吹灭枪口不存在的烟,轻松地说:“这下我真的来救你了,我的长发公主!”

“唰!”

场景回到现实。

薛书榕立即翻起身,耳旁贾维斯温和的声音响起:“小姐,你还好吗?”

“我真的醒了吗?”

她捏紧了被角,问:“贾维斯,我的魔性值是多少?”

贾维斯突兀地沉默了。

果然,还在梦里。

“答不上来……”

从床底突然钻出锋利的爪子,薛书榕猝不及防,差点被伤到。她立即跳起,却看到一位身穿条纹衫的面容狰狞的男人,他的手变成了锋利的尖爪。

薛书榕朝他露出狡黠的笑容。

忽然,一道银色的光闪过,名为弗莱迪的鬼怪捂胸倒在地上,发出痛苦的吼声。他的胸口赫然是一枚银色的十字架,边缘的地方像火一样烧灼,发出令人牙酸的炙烤声。

“该……死……”

他锋利的长爪颤抖了一下,眼前的世界瞬间转换。

“回来了!”

太好了,贾维斯的方法果然有用,十字架和这家伙相克!

薛书榕瘫倒在床上半晌,想起什么,眼睛兀然瞪大,咬牙切齿地说:“死侍那个混蛋!我一定要宰了他!”

这家伙分明是闯到门里来了,还装作不知情的样子拽着她结婚!

……

薛书榕从那一梦之后,干脆破罐子破摔,什么都不顾虑了。

不论去哪儿,她都会被莫名其妙的人鬼追杀,还不如随心所欲,任由他们追上来。

——再消灭就好了。

“没错,我要去旅行,就带着贾维斯。”薛书榕笑眯眯地交代。

“想好就行。”托尼头也不抬,“别闹得太厉害。”

“我知道了。”

她像独自要离家的小女孩一样,经过一番叮嘱后,总算轻装上阵。

第一站,欧洲。

第二站,非洲。

第三站,拉丁美洲。

第四站,回到故都。

薛书榕满打满算自己花费一年的时间可以在这些国家好好的玩一趟。总之,日本她是不会去的。

……天知道那儿的鬼怪有多可怕!

半年后。

新年即将到来,伙伴们都在等待薛书榕回来和他们一起共度。

托尼百无聊赖地喝了一杯红酒,说:“星期五,拨通米莎的电话。”

“好的,先生。”

电话很快接通了。

“你什么时候回来?快要赶不上倒计时了!”

“呃……这个……”

电话那端的薛书榕咽了咽干涩的喉咙,偷瞄身边的男人一眼,恰好被对方抓了个正着,冲她露出笑容。她默默转移视线,说:“我大概……回不去了。”

“这个玩笑可没意思。”

“不是玩笑……”

她真的想回去!可是,身边这个叫做伊莫顿的的千年大祭司木乃伊还在身边啊!啊!

她要如何解释自己真的不是对方的情人转世,还能安全回来啊!

薛书榕为自己手欠非要摸金字塔里面摆设的愚蠢行为泪流满面。

她再也不旅行了,真的。

——可是谁来把这个家伙劝回去!qwq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