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9章 条件(1/1)

地点:复仇者大厦

时间:第十四天

“今日最新新闻,有一名男子在等待红绿灯时,不慎踩到有漏电电线的水洼里,当场毙命……”

薛书榕看到屏幕上显示的打着马赛克的死者照片,凭借着对资料的熟悉度,她瞬间就认出对方的身份。

——又有人死了。

假日剩下最后一天,按照循环的顺序,下一个又是中年男人。

“我该怎么办?”

薛书榕焦虑地站起身,来回走动。

他要做什么?示威?证明没有人能够逃离死神的魔爪?

不行,她必须得主动应对,心存侥幸是不可能的,可以说,那次的的士司机应该就是死神对她的二次警告吧!

她应该……

“咚咚咚!”

“请进。”

娜塔莎走进来,照例询问道:“今天怎么样?”

“还好,就是后面有些痒。”大概是伤口结疤的缘故,又加上心里烦躁,薛书榕越发地坐不住了。

“你最近似乎有些焦躁,有问题吗?”

这些事情一时半会解释不清,更何况,薛书榕并不想透露太多,或许会让他们产生防备心理。

她叹了口气。

“娜塔莎,死亡最害怕什么?”

“当然是新生。”娜塔莎碧绿的眼眸望向窗外,“你忘记死侍的体质了吗?他之所以能活下去,正是因为癌细胞和自愈的能力形成一种微妙的平衡,不断破坏,不断自造,既不能死亡,也无法得到生命。”

“这种平衡……”薛书榕灵光一闪,“一旦被打破了呢?我是指,阻止破坏。”

“这不是长久的办法。”

“但足够让他愤怒!”

“‘他’是……”

薛书榕不由分说拉住娜塔莎的胳膊,脚步急促地迈出门:“托尼在哪?我有事情要找他帮忙!”

“由我来为你们导航。”贾维斯温和的声音恰当响起。

正在和班纳教授谈论问题的托尼发现薛书榕兴冲冲的身影,一手撑在桌面上,眯起眼睛道:“麻烦鬼又来了。”

“嗯?”

班纳教授看到薛书榕,忍不住摇头笑了笑。

“你不是要招揽她吗?”

“在不打扰实验的前提下,况且她可不是我的床伴。”托尼耸耸肩。

班纳教授倒是很喜欢薛书榕的性格,她比他想象中的要更加生气勃勃,不,可以说,从一开始的有些畏畏缩缩,薛书榕一直在成长。他虽然从不说出口,但静静的观察足够说明很多问题。

比起肩负着灰暗往事的他们来说,薛书榕要活得明朗的多。

“嘿!早上好!”

“早上好。”

回答薛书榕的是班纳教授带着笑意的问候和托尼懒洋洋的敷衍。

“我有一个请求,希望你能够答应!”

“我是不会把贾维斯给你的。”托尼挑了挑眉。

“不是这个。你能借我几个护卫队的机器人吗?”

“如果我说不能呢?”

“那我就磨到你同意为止。”

“……”

很好,这很薛书榕。

托尼有些头痛地揉揉鼻梁,被她耍赖似的行为弄得没了脾气:“多长时间?”

“不知道。”薛书榕怕他不借,又补上一句,“呃,大概有一个月左右吧。”

“你要干什么?进攻阿富汗?解救第三世界?”

“请放心,不是什么危险的举动。”

“随便你,神盾局盯得紧,不要出纰漏就好。要几个?”

薛书榕伸出一只手:“五个。”

这毫不犹豫的狮子大开口的豪迈气势镇住了几人。

托尼安静几秒,忽然勾起唇:“酷!好,让贾维斯安排吧。”

薛书榕转身走了几步,想到什么,又回过头:“如果真出了问题呢?那边怎么办?”

他的回答一如既往的自信到目中无人。

“不用理会,我能解决。”

薛书榕笑起来。

“我明白了!”

……

用托尼的护卫队能做什么?

薛书榕这几天请假没有回去,她在无人的郊区暂租一间房屋,每天复习功课锻炼身体,压根没有受到影响。

身旁的大家伙也安静地待着。

“贾维斯,有问题吗?”

“一切正常,小姐。”

薛书榕整理好沙发垫,坐在上面,安心地小憩一会儿。

鼻息传来一阵奇怪的味道。

“砰!”

一道钢铁的臂膀抱住薛书榕,飞速将她带出去!

煤气罐爆炸,房屋玻璃都被瞬间冲爆,红黑色的火焰长着大嘴吞没了一切,他们还没缓口气,毗邻的槐树突兀地倒下去,差点砸中他们。

“喔噢!”

耳旁的风猎猎作响,飞扬的长发差点被枝杈勾住,好在虚惊一场。薛书榕躺在机器人的怀里,不动声色地握紧魔杖,屏息观察动静。

过了几分钟后,她说:“把我放到草坪中间。”

机器人依言放下去。

“你还想干什么?”薛书榕望着天空,“只有这点本事了吗?!”

突然,天际一道黑色的点越来越大,直冲冲地超薛书榕的方向飞过来。不用她开口,贾维斯先她一步下了命令。

机器人的一跃而起,抱住那颗高速行驶的导弹甩出去!

“轰——”

果然,没有任何影响!

薛书榕一直有一个猜测,那就是死神和超级英雄们不是一个系统内的产物,他的意外几率无法影响到护卫队们。按理说,上一次美国队长救了她应该也算入死亡循环当中,但事实证明,他一点儿影响都没有。

这说明,托尼制造的机器人也不会因此而受到任何影响!

既然其他几人不相信这么多的巧合,她只能用一些强制性的措施了。比如说,让这些钢铁家伙二十四小时轮流监视,在关键时刻救他们一命。

就算死神彻底起杀心,选择临时替换顺序,也无法成功。

死神想杀了他们,她偏偏要从死神的眼皮子底下将他们救过来!

就正面杠上了!

贾维斯负责总的进程,稍有不对就会对机器人的行动作出调整指示,避免出差错。

届时,无法完成轮回的死神,对他们束手无策的死神,会不会因此而暴跳如雷?

“贾维斯,其他人的情况如何?”

“小姐,请抬头。”

虚空投影出巨大的屏幕,上面实时记录其他几人的行踪。突然,两块屏幕倏地黑屏,雪花屏跳跃几下,新的场景又展现出来。

“太棒了!”薛书榕差点笑出声。

屏幕上的两人惊慌失措地抱住机器人不放手,但他们的确躲开了死亡的陷阱。那边危险消失,又有两人突然遇险,及时被机器人救出来。

她几乎能想象出死神该如何愤怒。

“现在想死也死不了了。”

薛书榕摘掉一个蓝牙耳机,向前走了几步:“你没有话要和我说吗?如果执意这么下去的话,我不介意。”

她的危险够多了,每天谨慎细微已经成为常态,再多一样也无所谓。

看谁更有耐心!

惊慌失措的邻居跑出来,是个五十多岁的即将迈入老年的老古板。他正准备说什么,眼神忽然一变,蔚蓝色的眼珠隐隐泛着乌黑的色泽,看起来尤为古怪。周围仿佛开始弥漫黑茫茫的雾,人就站在面前,薛书榕却看不清他的真正长相。

苍老的声音缓慢响起:“你要和我作对吗。”

他的音色很奇特,是一种含糊不清的、飘忽不定的声音,却又让听者心里一阵寒意。

“我想活,”薛书榕诚恳地回答,“我们来做个协议吧。”

“你有和我谈条件的资格?”

那双冷淡的眼睛盯着薛书榕,像是在看她,又像是穿透她的躯体在刺探里面的灵魂。

“我想你还不清楚目前的情况。我可以把这些幸存者带入基地,把他们变成生化人,届时不但死不了,他们还会比你想象中的人类活得更久。”

“但他们还是会死。”

薛书榕抿了抿唇,表情镇定:“我还会让死人复生的魔法,你知道吗?”

“……”

“虽然很耗费力气,但我不介意用一次。如果你执意要继续盯着我,那么我将会去把那些人复活,为了活下来,我什么事都能做得出来。”

死神一言不发。

他没有说话,薛书榕却感到一股莫大的压力,排山倒海的气势简直快将她压塌。她的双腿不听话的颤抖,面色苍白,额头上冷汗涔涔。

但她的背依旧挺得笔直,下巴高高昂起。

“代价。”

“代价是——”薛书榕双手握紧,“我预言,我活不到二十五岁。如果正确了,我的命是你的。如果错误,我把这条命给你。”

恐怖的威压让薛书榕的身体几近崩溃。

死神的声音忽近忽远:“你的性命不值得。”

“……好。”

薛书榕说:“再加一个赌注,这一次你的目标只有我一个。我不借助他们的力量,日落之前还没有死的话,五年之内不能再找我的麻烦。”

“……”

隐没于黑雾中的死神表情捉摸不透。

——开始了吗?

开始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