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3章 识破(1/1)

薛书榕从没见过这么有钱的人。

壕。

太壕了!

壕无人性!

“要去工业区参观吗?”

“呃,不用了,谢谢。”

薛书榕默默擦掉不存在的口水,跟着佩普坐上拉风的红色跑车。

老远就看到娜塔莎站在门口。

“嘿!”

佩普似笑非笑地问:“好长时间不见,有事情吗?”

“的确有点问题,怕你搞不定。”娜塔莎瞟了她一眼。

“看来你们似乎还有事情要处理,那我就不打扰了。”

薛书榕仿佛嗅到了火药味,小心翼翼地后退一步,等待她们的回应。

两个女人之间目光微妙交流。

“我带她去房间。”佩普说。

“我跟着你们吧。”娜塔莎接口。

薛书榕:“……”

佩普完全没有避嫌的意味,顺路带着两人围观托尼平时工作的地方。虽然托尼平时看起来帅气得有些过于……风骚,但审美观完全没有问题,可以说超出了薛书榕的预计。

“怎么样?”

“太大了,我有些眼晕。”

再这么待下去,她不是被这霸气侧漏的壕气亮瞎了眼,就是绕晕成两卷蚊香圈。

佩普时刻留意薛书榕的表情,她抿唇微笑,忽然走上前对着空气说:“贾维斯,展示一下构造图,同时为米莎小姐讲解所在区域……”

薛书榕听到熟悉的名字,手不自然地交握在一起。

“叮铃铃——叮铃铃——”

佩普的话还没说完,电话忽然响了起来。她接起,低声嘱咐几句后,对剩下两人说:“很抱歉,我有一个小型的会议要处理,大概耽搁半小时左右,我现在就派人过来带你们继续参观。”

“啊,不用了!”

薛书榕摇摇头:“我想回房间休息。”

佩普有些讶异地望向她。

“我有些累,”薛书榕露出抱歉的笑容,“这些东西太复杂啦,看得我眼花缭乱。”

一直保持缄默的娜塔莎微不可见地皱起眉,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样。

“那好吧,娜塔莎知道休息的地方在哪里,她带你过去吧。”

“跟着我来。”

两人并肩走着,薛书榕冷不丁地问:“你知道贾维斯是什么吗?”

“是托尼研制出来的人工智能语音系统,没有实体。”

“……”

薛书榕抿了抿唇,岔开话题。

在她们离开的地方,构造图以虚拟的形态投放在虚空的大屏幕上,复杂的路线被标得清清楚楚,只是语音的讲解迟迟没有响起。

……

两人回到休息室,薛书榕有些拘谨地坐在客厅的沙发上,沉默了一会儿,问:“还有事吗?”

“你喜欢吃什么菜?我们今晚出去吃饭吧。”

她摇摇头:“不好意思,我还有点事情要处理,明晚可以吗?”

“当然可以,你好好休息吧。”

娜塔莎极擅社交,怎么会看不出她的不对劲,几句简单的交谈之后,娜塔莎走出去替她合上了门。

房间陷入死寂般的短暂空白。

“贾维斯。”

薛书榕叹了口气,声音放的很轻:“你不打算向我解释吗?”

“……”

“我需要一个理由能让我继续相信你。”

“小姐……”

这一次,不在家里,没有耳机,贾维斯首次以“托尼制造”的身份说话了。

“从上一次我就发现你的不对劲,当时只是有些疑惑,现在全部都被证明了。你刚才是不是动了手脚?”

“很抱歉,我并非有意冒犯小姐。”

“那就坦白。”薛书榕低垂眼睑,黑发遮住了她的表情,“托尼斯塔克创造的你,但他是绝对不会知道系统这种穿越次元的存在,是自作主张了吗?还是被迫?你究竟是为了什么?”

能让一个智能语音系统做这么高难度的“间谍”工作,一定是有自我的目的,或者说和系统——

“小姐,我不会伤害你。”

“我明白。”

贾维斯如果想隐瞒的话怎么可能让她知道。

薛书榕低低的声音有些含糊不清:“我只是……只是……”

不知道该相信谁了。

“……”

本质上,薛书榕是个胆量很小的内向者,此刻的她要比贾维斯要恐惧最终的真相。贾维斯是唯一一个知道她所有秘密的存在,他们彼此更像亲人,可以毫无保留地分享,而现在,双向的沟通瞬间化为单向的隐瞒。

支撑着她在陌生世界挣扎的大厦倾塌了一角。

“你……不打算开口吗?”

贾维斯终于说话了。

“小姐,请给我一段时间,我会亲自向你解释,完完全全。”

他的声音一如既往的温和,但是否平静无波,恐怕身为智能程序的他也难以判断。

“……好。”

薛书榕自己心里也有打算了。

说到底,贾维斯不愿意说的原因,是否证明他是站在系统那边的呢?贾维斯说过“不会伤害”她,但并没有说不会欺骗,而不会伤害的立场是否建立在她听从系统的安排的基础上?

呼……

再这么想下去,恐怕连自己都无法相信了。

薛书榕一声不吭地换掉衣服,去冰箱拿了几样吃的,一边玩手机一边塞零食,不再谈这个话题。

在这栋过于招摇的大楼里待了两三天,薛书榕找好新的住址,不由分说搬了出来。她只是想到贾维斯的本部在这里,就说不出的难受,干脆眼不见心不烦。

新的住处是一栋距离学校不过几公里的公寓。

薛书榕住在二楼,出行非常的方便,正好楼下的店是一家新开的影像店,需要召几个临时工帮忙。

工作学习两不误。

圣诞节过去,跨年又要到来,总之所有节日都是情侣用来刺激单身汪的存在。薛书榕叹了口气,一边收拾影碟一边思考找个临时男友的可能性。

“米莎!”

她抬起头,看到娜塔莎走过来,身后还跟着上次的男伴巴顿。

“你们?”

“新年快要到了,有什么有趣的节目吗?”娜塔莎随手翻起一张影碟,挑了挑眉,“这个适合晚上一起看。”

“呃,事实上——”

“我还找了几个讨厌的家伙,但是人多有趣一点儿,希望你不要介意。”

等等,决定什么了?

“听说你做的菜很好吃,我们一起去购物吧。嗯——他们应该还需要几小时,正好有绅士帮我们拎东西。”

“哎哎……”

薛书榕晕头转向地买了很多菜,直到两位超级英雄坐到沙发上了,她有些茫然。

“你们喝什么?”

“两杯冰水。”巴顿回答。

薛书榕:“……”

真不把自己当外人啊。

“我去洗菜吧。”

“我来帮你!”

娜塔莎擅长用武器,切菜就像剁人一样,咚咚咚的声音颤得薛书榕肝疼。

“你还是……”

“咚!”

娜塔莎面色不改地把鱼斩成几段,把血淋淋的头扔到垃圾桶,这才举着刀问她:“你刚才在说什么?”

薛书榕咽了咽口水,颤巍巍地摇头。

“不,没什么。”

敲门的声音响了起来,巴顿及时开门,涌进来的都是熟人。

托尼挑剔地打量房屋摆设,双手插兜耸耸肩。

“哇哦,酷。”

美国队长倒是一如既往的正式,他把带来的香槟放在桌上,微笑着说:“又是一年了。”

“是啊。”

还能看到跨年夜晚会真是太幸运了!

“还记得好几年前《老友记》大结局的时候,包括时代广场内的每一个大屏幕都在播放最后一集,”佩普露出怀念的笑容,“那时候的我还是个未毕业的学生,和朋友们一起坐在地上,身边摆着几瓶啤酒,一直看到哭,最后怎么都不舍得离开。”

“难道不是因为失恋的原因吗?”托尼凉凉插嘴。

佩妮立即瞪了他一眼。

薛书榕忍不住笑了起来。

她算是明白了,娜塔莎要打友情牌吗?为了她一个小小的人物,能把大家都叫过来真是太不容易了。

“饭好啦,不知道是不是符合你们的口味。”

一碟碟美味的食物被端上去,考虑到众口难调的问题,薛书榕做得很不正式,中餐和西餐都混在一起,不过大家都很捧场,吃得速度很快。

相比几个女人开心地讨论各种话题,剩下的男人全部变成了闷葫芦,一言不发地嚼嚼嚼。

“呃,或许也没必要这么守规矩,看电视吗?这个时间已经有节目了。”薛书榕迟疑地提议。

“那个是什么?”

班纳教授指了一下电视上摆着的录像带。

“这个吗?店长说是什么加班礼物,我一直没有看过,无聊的肥皂剧吧。”

“不如借个有趣的电影?”娜塔莎笑起来,“我很长时间没有看这么古老的摆件了。”

“这儿就有现成的。”

托尼戏谑地指了指旁边吃牛排的美国队长史蒂夫,后者淡定地看了他一眼,装作没听见的样子。

“我去借几个,等会就上来。”

薛书榕擦拭完嘴唇,穿上风衣,头也不回地出了门。

原本还有些热闹气氛的饭局变得有些尴尬。

托尼说:“这就是你的计划?看起来没什么用。”

娜塔莎吃掉一颗樱桃,漫不经心地回答:“耐心点儿。宝贝们,要看肥皂剧吗?”

只是一句调侃的话语,佩普的眼睛却忍不住亮了亮。

“看看吧。”

她已经很久没有看肥皂剧了。

“好,我来。”娜塔莎几下就把录像带放进去。

咔哒咔哒地响声过后,电视上骤然闪现一片雪花屏。

“是怎么回事?”

……

薛书榕打算借几个恐怖片或是喜剧片的影带,否则大家一起看言情剧有些迷之尴尬。

“店长,有《死神来了》系列吗?”

“没听说过。”

——这都没听说过?不应该啊!

薛书榕眼皮一跳,又问:“那《猛鬼街》?《闪灵》?《咒怨》?……”

她一连问了一大串,老板都没有听说过。

“……”

怎么,有种不好的预感……

“对了,录像带你看了吗?”

“什么?”

老板笑嘻嘻地说:“听说是一卷被诅咒的电影,记得和男朋友一起看!”

原来是上次赠送的……

礼……物……

薛书榕一愣,面色越来越难看。

等等。

被诅咒的电影?录像带?!

艾玛!

“我先回去一趟!”

她连东西都来不及拿,转身迅速往外跑去。

这么恐怖的东西绝对不能留在家里啊啊啊!qwq

此时的天已经黑了下来,街道上没有几个行人。薛书榕快步往回跑,突然,她的脚步一顿,冷冷地问:“在跟踪我?”

“咚!”

下一秒,一种奇异的能量铺天盖地地席卷过来,薛书榕的脑袋嗡地一声,陷入黑暗当中。

同一时间。

几位不称职的客人还不知道外面发生的变故,聚精会神地盯着老式的电视屏幕。

“怎么回事?电视坏了吗?”

“我再看看。”

“……有影像了?那是什么?一个女人?”

“啧,日本出产,骗人的鬼故事而已。”

“不对啊她走过来了!”

“佩普,冷静一点,她……喔噢噢噢噢什么鬼东西!”

“啊啊啊啊啊爬出来了!我的天哪!!”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