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8章 突变(1/1)

同那个所谓的“大侦探”福尔摩斯见面,让薛书榕有些忐忑。

她紧跟迪尔的步伐进入剧院,保安人员看到迪尔似乎很熟悉,两人简短交流之后,他们就到了后台。

“真可惜,如果不是今天有事情,就可以看整场的表演了。”迪尔耸耸肩。

他棕色的短发很硬,跟着摇晃几下,显得有些滑稽。

“那位同学在这里工作吗?”

“事实上,这是他们的话剧社的公益演出。”

“话剧社?”

迪尔帮她掀开厚重的帘子,两人微微探过头,能看到台上正在表演的众人。

“能看到他吗,演麦克白的那个……”

“看到了。”

就算薛书榕对这突兀的剧情有些摸不清头脑,她还是第一眼就认出了对方。没有别的原因,那名叫做夏洛克·福尔摩斯的年轻男人气势太盛,他将一个骄傲自负冷酷阴鸷的暴君演得淋漓尽致,英式的抑扬顿挫的贵族腔调更是无形中带了几分压迫人的矜持气场。

薛书榕看过《麦克白》的话剧,但从没有见过如此独特到耀眼的角色,仿佛他就是真正的麦克白。

像是感受到被人盯着,他忽然不经意地转过头,一双冷淡的灰色眼睛如针芒般直直刺向这边。

两人的视线撞到一起。

她受到了惊吓,下意识地缩回脑袋,却不小心一头撞到了墙上。

“嘶好痛……”

薛书榕抱住头蹲下去,简直要被自己蠢哭了。身旁迪尔掩饰不住笑意的调侃响起:“米莎,你没事吧?夏洛克他的第六感非常敏锐,经常会这样冷不丁地找到你,下次可别被吓到了。”

“我没事。”

只是需要缓缓。

薛书榕有些头晕眼花,半晌揉揉脑袋咕哝道:“真是个怪人。”

“小姐,背后说别人坏话的习惯可不好。”

一道带着鼻音的抑扬顿挫的低沉声音在上方响起,是非常特殊的发音,偏偏和人不相符的是,他一张英俊的脸上没什么表情,身材颀长,但有些过于瘦削,衬得鼻子挺拔,颧骨比常人要明显得多。

他没换掉那身服装,就这么像君王似的居高临下地盯着薛书榕,让她有种被洞察的错觉。

“迪尔,看来福尔摩斯先生并非像你说的那样风度翩翩。”

夏洛克有些过分薄削的唇微微翘起,向她伸出手:“失礼了,米莎小姐,我就是夏洛克·福尔摩斯。”

薛书榕没有客气,顺带站起身。

“谢谢。”

出乎薛书榕意料的是,夏洛克要比她想象中厉害得多。他是剑桥大学大二的化学系学生,来这里交换一段时间学习,正好所在的学校心理学和化学著作方面有过非常多的成就。

两人简短的交流几句后,薛书榕就打算告别了,因为对方看起来很忙碌的样子。

“明晚我们在学校门口见面吧,到时候电话联系。”

“如果包里有很重要的东西,建议你不要放在里面。”

“……什么?”

夏洛克指了指她的肩包:“丢了会很麻烦。”

薛书榕一惊,连忙打开包寻找,结果发现东西都在,钱包、手机、耳机和魔杖都没丢,这才一脸莫名其妙地望向他:“我没有丢东西。”

“只是个提醒,你太紧张了。”

他一直观察着薛书榕的动作,每个细节都看得清清楚楚,包括她最在意的几样物品。

“……”

高智商的人都喜欢这么开玩笑吗?

薛书榕斜睨他一眼,也没有生气。很奇怪的是,对方虽然态度有些不近人情,却不让她觉得讨厌。

——可能是她遇到太多神经病了吧。

待到薛书榕离开之后,迪尔促狭地挤挤眼睛,问夏洛克:“伙计,你对她的印象怎么样?有没有荷尔蒙泛滥的悸动?”

“很有趣。”他给了一个相当中肯的评价。

虽然荷尔蒙没有泛滥,但增加的肾上腺素让他几夜无眠的疲劳神经逐渐活动起来。

*******

舞会在圣诞节的前一个周五,即使几天前刚刚下过一场寒冷的飘雪,身穿暴露性感的晚礼服的女生不在少数。

薛书榕一出现,吸引了众多学生的目光。

她身穿象牙白的高腰的及膝塔夫绸传统晚礼服,黑色的长发被别到一边,轻挽了起来,露出一侧如珠玉般优雅的脖颈,莹润的简式珍珠耳环伴随着脚步轻微晃动,衬得她小巧的耳朵白嫩。

清丽的脸上画的妆极淡,只有一双平日有些单薄的唇被涂上了红润的色彩,让整个人顿时亮眼了不少。

薛书榕强装镇定地走过,白皙修长的腿在裙摆间晃动,露背的细跟高跟鞋拉长了线条,让她在欧美人普遍大长腿的中间反而气场十足。

“我就说过这身太招摇了……”

她拽了一下披肩,默默叹口气。

原本只打算随便买一件晚礼服就好,然而贾维斯挑剔的审美帮她决定这件,还说什么“美丽应该外露而不是隐藏”。既然已经付了钱,她就不矫情了。

魅力值的增加作用相当显著,在现实世界的薛书榕只算是个中等偏上的小家碧玉型,看着舒服,但不至于惊艳,而现在,周围的人的目光告诉她今晚大概是出了一次不想要的风头。

【魅力1,声望1】

……好吧,她认了。

这时,忽然有人走过来,绅士地帮薛书榕挡住众人的视线。

“你今天很美。”

夏洛克的黑色西装非常得体,他身材高大挺拔,卷曲的黑色发梢下一张轮廓分明的脸显得有些冷淡的矜持。他看了一眼薛书榕,毫不吝惜赞美之词:“如果生活在十七世纪的荷兰,或许约翰内斯·维米尔的画作里会有你的脸。”

果然是他的做派,夸赞人的方式都如此优雅含蓄,薛书榕有些羞赧地抿唇微笑。

“谢谢你。”

“米莎。”

穿着一如既往火辣性感的娜塔莎带着男伴过来,两人看起来郎才女貌非常和谐,只不过对方似乎有些不善言辞。

“娜塔莎,这是我的男伴,巴顿。”

“米莎,我的男伴夏洛克。”

娜塔莎盯着夏洛克,似笑非笑地问:“是你临时找的男伴吗?”

“是的,但他很不错。对了,你有看见佩妮吗?”

“她——”娜塔莎涂了鲜红指甲油的指尖指向礼堂,“应该进去一段时间了。”

“噢谢谢。”

“米莎。”

娜塔莎拉住她的胳膊,碧绿的眼睛妩媚动人,沙哑的声音撩拨得人心尖儿痒痒的:“你今晚真美。”

回应她的是薛书榕爆红的脸。

为什么一个女人撩妹的技巧都如此得心应手,难道是她常年单身,经不起半点的暗示吗?

两拨人分别之后,走了不远,夏洛克忽然淡淡开口:“好心提醒,离她远一点儿。”

“娜塔莎吗?为什么?”薛书榕一脸疑惑。

“再精致的妆都遮不住指腹的厚茧,以及不经意间流露的杀气。”他顿了顿,忽然把薛书榕揽在怀里,恰好避开和别人撞到的尴尬瞬间。

“昨晚在放学的途中看到过那个女人。”夏洛克装作亲昵似的凑到薛书榕的耳边,语速极快的声音在喧闹的人群中隐没不见,“她想对我动手。”

“!”

“你开玩笑……”

“嘘。”

两人相携进入礼堂,身影逐渐消失在拥挤的人群里面。

不远处的黑寡妇娜塔莎微微皱起眉,喃喃自语道:“那个家伙是不是知道了什么?”

“你的伪装不会有问题,他只是个学生而已。”巴顿不动声色地观察周围是否有可疑的人,“我们进去吗?”

“进去吧。”

她得观察一下后续。

舞会正在进行中,薛书榕一手搭在他的肩上,配合夏洛克的步伐摆动:“我还是不明白,她为什么——”

夏洛克打断了她的话:“我们赌一次。”

“赌什么?”

“赌——她是否真的隐藏身份。”

“赌注呢?”

“没有赌注,”他微微勾起唇,“我很期待你的反应。”

“……”

这个恶趣味的人……

娜塔莎会不会另有所藏,薛书榕根本不在意,她们之间的交集不过还有短短半年的时间,届时哪怕对方是什么大反派还是英雄,都和她无关了。

“你似乎自带霉星体质,”夏洛克漫无目的地望着舞会上的男男女女,语气听不出起伏,“飞机失事、银行抢劫犯、教堂连环杀人案、学校男生频繁事故……”

他还没说完,薛书榕的手一紧:“你怎么知道的?”

“我很关注新闻,恰巧,最近的大新闻上都有你的身影。”

她绷紧的身体瞬间泄了气。

好吧好吧,差点忘了还有媒体在现场拍摄。

“所以教堂连环杀人案也有你在场,果然如此。”

“你又诈我!”

两次了!

薛书榕气恼的声音有些大,引得周围的人纷纷回头。夏洛克正要回答,突然,上方传来嘎吱一声,一道黑色的人影瞬间跳下来,落在不远处的空地。

“啊啊啊——”

礼堂里此起彼伏的尖叫刺耳至极。

“这是对我出场的欢迎吗?嗯,似乎有些太过热情,”死侍一眼就找到薛书榕,歪着脑袋打招呼,“嘿,我比那个家伙帅气多了,为什么不找我做舞伴?我很难过,遗憾的是,这会让我做出不理智的……”

“砰!”

死侍的话还没说完,头顶上的巨大意大利式吊灯轰隆地砸下来,正中目标。

薛书榕顿时懵了。

——厉害了我的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