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章 窥伺(1/1)

身在一个半养成游戏当中,薛书榕表示生活远比她想象中困难得多。

她既没有金手指大开从此人生走向巅峰,也没有一堆攻略人物等着噌噌噌地增长好感度,唯一值得欣慰的是,薛书榕由一只武力值渣渣的弱鸡变成了勉强能够自保的小魔仙。

……呸。

一提起这个薛书榕就发愁,什么时候能达到中级魔法的水平,摆脱小魔仙的诅咒?

看起来,前途真是一片渺茫,遥遥无期啊。

“米莎,专心!”

“好的!”

薛书榕回过神,教练贝丝一记左勾拳,她惊险地躲开,跳到台子的另一边。

贝丝是个越南裔的美国人,长相漂亮,但一张脸总是冷冰冰的,和每个人都隔着一定的距离。她活动了几下手腕,对喘着气的薛书榕点点头说:“今天就到这里。”

“谢谢。”

薛书榕满头大汗,去浴室冲澡之后换上新衣服。下午还要去教堂做义工,她得要快一点儿。

她为了减轻疲劳值,去汉堡王里点了一杯可乐和一个麦辣鸡腿汉堡。收银员正在找钱,突然,玻璃门被啪地打开,一个蒙脸持枪的中年男人冲进来大吼:“全部人都蹲下!把你们的钱都交出来!”

什么鬼!

薛书榕认为这个人纯粹是疯了。

大白天,还在市区中心,几百米处就是警局,他是有多么大的自信才敢一个人跑到不值钱的快餐店要钱?

周围的人可没这么冷静,纷纷慌乱地蹲下去,有胆小的直接哭了起来,整个店被弄得乌烟瘴气,乱糟糟一团。

“你!过来!”

“我?!”薛书榕愣了一下。

“快点!”

“好吧好吧……”

她在心里哀叹一声,不情不愿地挪到歹徒的身边,下一秒,对方粗鲁地勒住她的脖颈,一副凶狠的模样:“我要二十万的现金!”

“可是,先生,我们没有……”

“没有她就去死!”

嘶……

薛书榕被勒得涨红脸咳嗽两声,冷不丁地开口说:“我就值二十万美元?要知道仅仅是保险的赔偿金都不止这点。”

“你说什么?!”男人凶恶的大嗓门震得她脑仁都疼。

“我的意思是——”

薛书榕在他猝不及防的时候忽然暴起,反手一个后肘撞到他的腰间,趁着歹徒因为痛苦而分神时,她抱住对方的脖颈一用力,歹徒瞬间被后肩摔甩了过去,咚地一声重重砸到地上。

她拿起掉落在一旁的枪。

“我的意思是,你太蠢了。”

薛书榕没有察觉到店外不远处的一道隐蔽的身影一直紧紧盯着她的动作。他压低帽檐慢慢地靠近,表情近乎痴迷,差点撞到了车。

“疯子!快滚开!”司机探出头愤怒地嚷嚷。

跟踪者冷冷地回头瞟了一眼,转身离开,留下司机惊恐莫名的模样傻愣愣地停在道路中间,一时间身后烦躁的喇叭声一片。

……

薛书榕千算万算,没料到自己竟然出了名。

她把歹徒摔到地上的视频很快被流传到网上,有人夸赞她英勇的行为,有人表示被她的长相惊艳到了。然而,薛书榕因为这件事出名的最大原因是,她继尔康和滔滔之后成为新晋的表情包。

图片上是打着马赛克的歹徒和被紧紧勒住的薛书榕,还有一行英文:你对我的力量一无所知。

或者是我的能量超乎你的想象。

诸如此类等等。

“……”

薛书榕差点泪流满面。

增加的声望值滴滴滴地在响,虽然是好事,但是她真的不打算用这种方式来出名!什么表情包!这个世界真是满满的恶意啊!

她浑身散发着绝望的气息,游游荡荡地往家里走。

经过一个拐弯的时候,薛书榕从橱窗的玻璃上看见有些熟悉的身影。她的脚步一顿,随即又若无其事地继续前行。

每经过一次拐弯,对方都会选择和她同样的方向,就这样走了将近半个小时。

跟踪的人貌似耐性很好,步伐没有犹豫。

薛书榕走到散步的小径上,她突然蹲下去装作系鞋带的样子,身旁的绿化带遮住了她的身影。

一秒、两秒、三秒……

她猛地站起。

不见了?

薛书榕怔了怔,起身向四周看去,除了零星散步的人,空荡荡的道路上干干净净,仿佛刚才的都是错觉。

“奇怪……”

她皱眉自言自语,这下才向真正回家的方向继续前行。

薛书榕的身影逐渐消失于道路上,这时,隐藏在角落的男人站起来。他压低帽檐,唇角微微翘起,直勾勾的目光紧盯着远去的目标。

“米莎。”他轻声玩味地低语,语调温柔到像在呼唤情人的名字。

这一边,薛书榕的步伐加快,已经能看到被剪得光秃秃的灌木在冲她招手。她逐渐熟悉了做家务,但很显然,熟能生巧这种事并不是对每个人都适用。

恰巧,对面的汉尼拔医生从车里下来,干净修长的手上拿着一个半透明的保鲜盒。薛书榕看得不太清楚,但红红白白的模样应该是生肉之类的东西。

“下午好。”汉尼拔从容地对她点点头。

被那双棕色的深沉的眼眸注视着,薛书榕腾地红了脸:“下午好,先生。”

“要尝一尝吗?”汉尼拔留意到她掠过的视线,举起手中的盒子,“很新鲜的肝脏。”

……是牛肝吗?还是鹅肝?

薛书榕对肝脏兴趣缺缺,至于种类倒是无所谓了。她抿唇微笑,说:“抱歉,肝脏的热量太高,不适合作为我的晚餐。”

“你还在节食?”

汉尼拔不待她回答,语调温和有礼地继续说道:“恕我直言,以你的体重不适合再减肥。”

“不论多么瘦的女孩都觉得自己很胖。”薛书榕摸摸鼻子回答。

听到她的说法,汉尼拔笑了一下,没有再邀请。道别之后,两人各自回到自己的家中。

不过几十分钟的时间,有人敲响了汉尼拔的门。

“请问这是米莎小姐的家吗?有她的快递。”邮递员是个年轻的小伙,他单手托着快递盒,笑得很阳光。

“……”

汉尼拔棕色的眼睛如针芒般一扫而过,很快,他露出无害的微笑,表情让人捉摸不透。

“是的。”他让开路,“她就在客厅,你过去吧。”

……

这是一间暗沉沉的房间。

电脑屏幕幽幽的蓝光照亮了书桌,乱七八糟的纸张和书本被随意摆放。许多张半成品的草稿扔到一边,地上也散落着几张素白的纸。

有人伏在书桌前,看不清面容。

他挺拔的背像猫一样弓起,一手握着笔,唰唰唰地在纸上画着什么。

一时间,只能听到笔尖和纤维摩擦的响声。

这样的情景持续了几十分钟后,他突然坐起,把手里的画稿放到打印机里。咔哒咔哒的响动过后,散发着油墨味的崭新画稿被拿出来,钉在墙上。

黑暗中,他眼神专注到偏执地盯着墙上的画。

电脑的屏幕还在亮着。

上面显示的是薛书榕的基本信息。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