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搭讪(1/1)

薛书榕泪眼朦胧。

这魔咒有毒啊……

怪不得一开始看到魔法书的时候迷之眼熟。这部年度魔幻大剧自从开播以来,成为薛书榕每个节假日的噩梦。她回到家,总是能看到小孩子们聚精会神地盯着电视里挥舞着魔法棒的小魔仙,不时跟着比划一下。

关键是,到了饭点,大人们也和小孩一样看得津津有味,唯独她遗世独立,坚决不与世俗同流合污。

当时的薛书榕有种被世界抛弃了的错觉。

她回忆起有一次回到家门口正准备开门,对面的熊孩子放学回来,三步并两步爬上楼梯,一手高高举起魔棒,冲她大叫道:“巴拉拉能量-乌拉乌拉-变成猪!”

熊家长一副骄傲的模样,像是她的孩子学会了什么了不起的东西。

薛书榕捏紧钥匙,沉默几秒,对方还是没有道歉的意思,花里胡哨的魔棒都快要戳到她的鼻孔。于是,二十多年的良好教养彻底崩塌。

她一脸和善,笑眯眯地说:“古她那黑暗之神-莎呼啦-反弹!哎呀魔咒真厉害,快摸摸你的鼻子,和猪一模一样呢。”

熊孩子懵了一下,随即被吓得崩溃大哭。

“我不要变成猪!妈妈!”

一场闹剧的结尾是薛书榕被老妈当着邻居的面教训了一顿。

“能不能重新换一本书?”回忆起尴尬的过去,薛书榕面无表情,“贾维斯,替我考虑一下,我是个躯壳十八灵魂二十的大人,让我像小孩一样变身是不是太荒谬了!”

“抱歉,这是系统自行决定。”

“……”

薛书榕一脸绝望:“难道我需要变身吗?”

不!简直羞耻play啊这让她如何面对这个世界?!

“非战斗型魔法不需要变身。”

她似乎看到了希望,一字一顿坚决地说:“我,宁愿死亡,也绝对不会用它来战斗!”

“小姐,为什么你对这本魔法书如此厌恶?”贾维斯不明白为什么会有人对神奇的能量如此抗拒。

薛书榕愣了一下,僵着脸缓缓解释。

“因为……因为……我长大了……”

摆脱巴拉拉魔咒最好的办法就是勤加冥想,其次是多多施展魔法咒语,增加魔力后就可以到达中级魔法。虽然贾维斯也不知道中级魔法是什么,但对于薛书榕来说,目前的情况已经够糟糕了,想必下一个等级不会比这更差。

房间里只有薛书榕和贾维斯的存在,而人工智能并不会因此嘲笑她中二的动作,于是薛书榕一有魔力就开始运用。

她仰躺在沙发上,指着茶几上的一杯水:“巴拉拉能量-华沙乌鲁-起!”

玻璃杯轻微颤动,很快和预料一样稳稳落到薛书榕的手中。能感受到冰凉的水温穿透玻璃,让她手心的温度降了下来。

……怎么感觉好像还不赖的样子……呸呸呸!等等,她不能自甘堕落!

“叮咚咚!”

手机短信的提示忽然响起,薛书榕划开屏保,上面是佩妮发送过来的信息:“嘿,米莎,训练得怎么样?”

她的手指轻触,修长白嫩的指尖非常灵活,很快编辑好了短信发送过去。

“差不多了。lol”

不过十几秒钟,屏幕又亮起来:“该死,我差点忘了,今晚有个聚会,想让大家在一起鼓鼓劲,争取能够表演顺利,要来吗?”

——聚会?

薛书榕皱起眉头迟疑了一会儿,打出来的几个字母很快被删除,如此循环往复。

“小姐,你的谈吐和自信相比平均水平较低,你应该试着多去和他人交流,结交新的朋友。”

贾维斯的提醒总是出现在关键的时刻。

“……好吧。”

短信经过再三犹豫,还是发送过去。

“当然要去!具体地点和时间是?”

……

天色逐渐暗下来,日光带来的灼热逐渐被夜色浇熄,天际稀稀疏疏的几颗星星已经浮现,然而,和两旁亮起的霓虹灯相比,星星微弱的光芒变得黯淡无光。

这是一家酒吧。

能嗑.药,有酒,有脱衣.舞女郎的酒吧。

里面喧闹的声响连几道隔音的大门都这挡不住,疯了似的从门缝钻出来,融入夜晚燥热的空气里。

“……如果我没记错的话,”薛书榕僵着脸和佩妮大眼瞪大眼,“法律规定二十一岁之前不能饮酒。”

佩妮不在乎地甩甩手:“我在德克萨斯州十四岁就开始喝酒了。”

“我……”

“别啰嗦啦!”

“哎哎哎!”

薛书榕从未遇到像佩妮这样力大如牛的金刚芭比,一言不合就将她直接拖进酒吧,连反抗的余地都没有。她像一头待宰的家禽,试图抱住保安大哥健壮的大腿未遂,只能眼睁睁地看着大门离自己越来越远。

从一进门,喧闹刺耳的音乐就没有停止过。

薛书榕对吵闹的地方极其不适应,她习惯安静地一个人待着,而不是像现在一样穿梭于形形色.色的人之间。

其余几个女孩都打扮得性感火辣,唯独她身穿得体的连衣裙,如临大敌的模样宛若一朵不小心被栽培到罂粟花群中蔫嗒嗒的小雏菊。

“你喝什么?”佩妮大声地问。

“有果汁吗,或是牛奶?”

佩妮沉默几秒,对酒保说:“一杯美式马提尼。”

薛书榕一沾酒就醉,所以向来滴酒不沾。酒已经点上,她不好意思同佩妮说明,只好等会装装样子,一口都不动了。

“听说这一次的赞助商是斯塔克工业!”

“我的上帝,不是吧!”

“托尼先生会过来吗?”

“肯定不会,除非我们这里出现怪物。”

“哈,我倒是希望能有怪物出现。”

“佩妮,”薛书榕本着不懂就问的好学精神,小声附在佩妮的耳边,“她们说的是谁?”

她有些讶异,开玩笑似的用肘扛了一下薛书榕的肩:“钢铁侠啊,甜心,别告诉我你连这些都不知道,会让我怀疑你是不是真正地生活在这个世界!”

“抱歉,是我糊涂了。”薛书榕干咳一声,“最近脑袋有些晕。”

她掩饰地笑了笑,对女孩们谈论的事情不感兴趣了。

——什么钢铁侠,她还是超人呢!

“你瞧,那个怎么样?”佩妮突然凑到她的身边,“十点钟方向,很清秀的帅哥。”

“什么?”

“我们去搭讪一下?”

“不不不……”

反抗是无效的,佩妮神一样的大力轻松把薛书榕拽了过去。她端着酒,试图遮挡视线,然而一桌的人都非常敏感地回过头。

“我能请你喝一杯吗?”

佩妮的火辣的目光直勾勾地盯着几人当中最年轻的男人,不,或许应该称呼他为男生,清秀的面容看起来单纯无害,身材清瘦颀长,看起来应该是个高中生。

“瑞德,她在和你说话。”一旁黑皮肤的男人坏笑着提醒。

“呃……”

他看起来很拘谨,视线飘向两旁,无奈同伴都没有想要帮助他的意味,这才无奈地转过来。

佩妮耐心地重复一遍:“可以吗?”

“抱歉,”叫瑞德的男人指了一下桌上的酒杯,“我只喝果汁。”

“……”

佩妮一副无语凝噎的模样,差点让薛书榕笑出声。

……

加州,马里布,某海滨豪华别墅。

女秘书佩普抱着一摞文件进来放在桌子上,她的顶头上司漫不经心地看了一眼,将一个虚拟零件扔进垃圾桶。

“说真的,你穿绿色并不好看。”

“我只是在给你打工,穿衣品味这种事情不需要你来插手。”

“好吧好吧。”托尼耸耸肩,“世界上最有魅力的男人的意见都不愿意采纳,你绝对会单身度过这个圣诞节的。”

“我来不是为了和你争执穿什么款式的衣服。”

“嗯哼。”

“现在有件非常蹊跷的事情,你的账户有钱款被挪动了,虽然只是零星的几百美元,但是你不觉得这件事很奇怪吗?”

“几百美元,买一条领带的钱都不够。”托尼头也不抬,“你应该把目光放的长远一点。”

佩普看到他如此随意的模样,又是着急又是气恼。

“这可不是小问题!安全防御系数这么高的情况下还能有存款不明去向,万一有哪一天,你的最高机密的数据也被带走了该怎么办!”

“嘿,放轻松,就算我的存款被挪得一干二净,能源的数据也不会透露半分。”

“可是——”

“你最近精神绷得太紧,佩普。”

托尼转身按住她的肩膀,眼睛紧紧盯着自己最信赖的得力助手,

“听着,你太投入工作了,或许只是一时眼花,没有人会选择冒着这么大的风险将几百美元挪出去,就算有,想要挑衅我也无所谓。”

佩普抿唇不语。

“贾维斯出了一点小故障,我需要花一下午时间好好维修。你不要在这里呆着了,去,拿上我的信用卡,我给你放半天的假,想买什么就买什么。”

“……”

她叹了口气,无奈地道:“还有很多工作没有……”

“佩普。”

“好吧好吧!美好的假期!我明白了!”

佩普摇摇头,拿起包转身离开房间。

“记得扔掉你穿的这身衣服!”钢铁侠的声音拖得长长。

“ok——”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