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管家(1/1)

汉尼拔是个很贴心的人,尽管场面有些尴尬,他还是有风度地接下话题,解决了小小的僵局。

薛书榕听到他说自己的职业是心理医生,心中不由肃然起敬。

这么年轻有为,还研究着认知心理学方面极为深奥的知识,已经是非常了不起的天才了。她应该和这位医生多加来往,正好还能了解一下相关的知识。

最重要的是,刚才谈话的时候,系统提示音突然响起。

【谈吐+1,自信+1】

薛书榕眼睛一亮——

如果这个世界真的像系统说的那么危险,她应该提高各项的属性,而不是消极等待。

游戏让她成功忘记了自己还患有社交恐惧症。

从汉尼拔的家里出来,薛书榕的手里忽然多了一把钥匙。夜色逐渐降临,两栋房子中间隔着一条宽敞的柏油马路,远远眺望,能看到一排排的围着栅栏的别墅,还有大人带着小孩子在路边散步。薛书榕住的同样是一栋带着修建得整整齐齐的草坪和高高栅栏的红砖别墅,从外面看应该和邻居们都是一样的格局。

她怀着忐忑的心情打开门,钥匙咔哒转动后,门被打开,她走了进去。

入目是一道几米长的铺着木地板的走廊,旁边摆着一个白色的三层鞋柜,最高层的花瓶里插着一束新鲜的百合,柔和的淡粉的墙壁上挂着几枚可爱的卡通挂钩。

对于眼前有些奇异的搭配,薛书榕呆了两秒,不安的预感缓缓浮现。

“砰!”

诡异的一幕出现了,门在没有任何助力的情况下自己突然合上。刚刚经历一场大的惊吓,薛书榕的反应不像在洗手间里那么强烈,却还是吓了一跳。

“谁?!”

“薛书榕小姐,你好。”

一道男性的极具金石磁性的声音低沉而温柔,回荡在整个房间。

“你是——”

薛书榕像无头苍蝇一样来回寻找,不明白为什么家里会出现陌生的男人。

合租吗?

“第一次见面,请原谅我的冒昧。我是你的新管家,你可以称呼我为贾维斯,接下来的生活安排如果有什么疑惑可以随时咨询。我是人工智能型语音,将代替系统提示的一部分存在。”

【攻略人物开启,可以发展为婚嫁模式。】

薛书榕:“……”

系统真是变态啊嫁给一个人工语音是要让她一辈子守活寡吗!是不是只要是男性性别都可以嫁!(╯‵□′)╯︵┻━┻

简单吐槽结束,薛书榕的注意力转向了另一件事。

“贾维斯……”

这个名字听起来真是耳熟。

然而海马体就是这么不近人情,一旦试图想起久远而晦涩的记忆,得到的回答永远都是no。等到过了一段时间,不再纠结答案的时候,死活想不起来的记忆便会出其不意地重新浮现。

薛书榕思考了一会儿,将疑惑归结于欧美重复率极高的名字,便不再想了。

贾维斯的存在,应该相当于游戏里的“管家”,一方面帮助安排她的日常行程,另一方面,对她的健康指标、基本生活起辅助的作用。

拥有如此性感迷人的语音系统,薛书榕感到万分满足。如果真的有一位年轻男人每天安排她的起居,就算是系统,她也别扭得要命。

“贾维斯,对于我接下来的行程,你有什么安排?”

“做家务。”

“做家务?”薛书榕愣了一下,缓步走向客厅,“为什么……”

看到眼前的一幕,薛书榕停止了询问。好吧,她明白要做家务的理由了。

客厅的装修完全是一片少女心的粉嫩,墙壁是淡粉色,薰衣草紫的皮质沙发、画满娇嫩粉玫瑰的茶几、粉水钻的豪华水晶吊灯、小兔小熊的玩偶……

眼前糟糕透顶的搭配并不是唯一让薛书榕无语凝噎的理由。

玫瑰红绒地毯上扔得乱七八糟的衣服,堆积如山的易拉罐、速食食品和零食袋,电视上还挂着一条性感的粉色蕾丝小内内。

——这就是她要生活的地方?

薛书榕开始头痛了。

【打工——开启。

做家务(日常):一次获得二十美元的报酬。是否选择开始?】

薛书榕僵着脸问:“贾维斯,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吗?开了一场狂欢party?”

“初始现场模拟的是一位高中少女的正常生活状态。请放心,不论衣物、内衣还是垃圾都不存在细菌感染的问题,请像对待自己的家一样收拾完毕。结束后,我会例行检查,并按照情况给予你报酬。”

系统对高中少女正常生活到底存在着多大的误解啊……

“你发钱?”她敏感地捕捉到高亮词汇。

“是的。”

有钱的都是爷!

薛书榕瞬间精神百倍,捋起袖子说:“我选择开始!”

……

“小姐,沙发后面的角落没有擦干净。”

“明白。”

“小姐,裙摆一英寸的碎花上沾着一块污渍。”

“明白。”

“小姐……”

虽然贾维斯的提示极其琐碎,薛书榕也愉快地应允了。平时的她就会用玩游戏和打扫房间来缓解心情,细致一点完全没问题,更何况,耳旁的男声语气温和,抑扬顿挫的口音悦耳动听——

她一边洗碎花的波西米亚长裙,难得在不是缓解焦虑的情况下开了个玩笑:“贾维斯,我的耳朵要怀孕了,你得负责。”

“小姐,凭借人类的生理构造,你的耳朵是不可能怀孕的。再者贾维斯是语音智能,并不存在实体。”

“……”

同一时间,在实验室研究的托尼·斯塔克正聚精会神地盯着一小块零件。他像往常一样叫道:“贾维斯!”

回答他的是死一般的寂静。

“贾维斯?”

托尼·斯塔克倏地站起身,手上的工具都被抛到一边不顾,向来漫不经心的英俊脸颊竟然难得出现了惊慌,活脱脱像父亲丢了心爱的小儿子:“发生了什么事情?!”

世界的某个角落,在钢铁侠不知道的地方,少女和他的人工智能管家正在其乐融融地谈话。

当然,他的巨款存额少了微不足道的二十美元也没人发现。

***********

“早上好,小姐。现在室外的温度是23摄氏度,天气晴朗,适合……”

伴随着缓和的轻音乐响起,窗帘被缓缓拉开,清晨的第一缕阳光照到薛书榕光洁白皙的脸上。她的双眼紧闭着,明显还沉浸在睡梦中不愿起来,只有被有些刺目的阳光照到之后,浓密纤长的睫毛像被触到的蝴蝶翅膀一样轻轻抖动了一下。

她的唇色很淡,好在唇形柔润,像芬芳的玫瑰等待着亲吻。散落的黑发长长了一些,衬得薛书榕的脸颊柔美动人。

“嗯……”

她嘟哝一声,秀气的眉毛皱起来,拉起被角遮住阳光。

“小姐,按照既定的时间,再睡十分钟就会有百分百的可能性迟到。”

迟到?!

迷糊中,薛书榕的脑海浮现她走进教室门,陌生的老师和同学的视线唰唰投向她的尴尬场面,立即从睡梦中惊醒了。

对了,今天对于她算是开学的第一天,应该要去了解情况,而不是在这里磨蹭着不起床。

没有了睡意,薛书榕顶着乱糟糟的长发快速冲到洗手间。

她打理好及背的漆黑长发,根据贾维斯的建议换上那条洗干净的波西米亚碎花长裙,露出了纤细的脚踝和弧形漂亮的锁骨。

“真别扭……”

薛书榕对如此淑女的打扮实在喜欢不起来。但当她换上长裙,听到魅力属性加了两点之后,就决定不脱下来了。

“贾维斯,你说我什么时候能换一下室内的装修?”

“目前的财政预算只够日常的生活,额外的花费需要自己来赚取。”

“做家务呢?”

“需要两年三个月左右的时间才能攒够装修费用。”

“……”

她还是再想想别的办法吧。

“房间配备的等级过低,我的许多功能都无法使用,请小姐更加努力,争取早一点改善条件。”

她咬了一口三明治,口齿不清地应道:“我会努力的!”

“小姐,请不要在进食的时候说话。”

“明白!”

早餐结束后,薛书榕的心情还是非常愉快的。她一出门看到对面的别墅,突然想起昨天忘记查看的cg图。

只是心里一想,面前的虚空就浮现了一张投影似的虚拟照片。

年轻英俊的先生微微低头,微笑着凝视对面漂亮的东方女孩,两人之间只有不到半米的距离。清晨的阳光洒落在虚拟的照片上,就像笼罩了一层朦胧的旧影。

标题是两个楷体汉字——

“初遇”。

不得不说,游戏系统镜头的捕捉真是美丽。

薛书榕将照片收了回去,跟随系统的方向指示到达学校。刚踏进校门,提示音响起。

【每年一度的校庆即将开始,请于今天选择要参加的表演项目并成功报名。届时会根据您的名次获得相应的报酬和声望。】

薛书榕的脚步一顿,表面上镇定自若,实际想哭的心都有了。

——表演项目?

噢,她选择死亡。

……

另一边,钢铁侠表示没有贾维斯的时候简直太烦心了,比他在伊拉克遇袭还要糟糕得多。

他拧紧眉头,正在思索是哪方面出现了问题,贾维斯久违的声音出乎意料地响了起来。

“请问有什么问题吗?”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