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7章 刘长安,我可是你的偶像(1/1)

竹君棠向白茴提议,今天晚上白茴和她睡觉,两个人可以在网络上下载一些教学电影,看看别的女孩子是怎么主动出击,让男人嗷嗷无法控制自己的,毕竟今天那种情况下,刘长安居然什么也没做,实在太难以理解了。

要知道白茴可是连竹君棠都迷恋的美少女,也是拥有竹君棠所认同的仙女气质,这样一个美少女在只穿着带毛球内裤的情况下投怀送抱,他居然无动于衷?这超出了竹君棠的理解,在她看来仙女的魅力应该是无可抵挡的,她平常从不穿着暴露,就是怕凡人被她的性感所魅惑,失去控制做出违法犯罪的行为。

哎,作为一个仙女,也不得不牺牲自己,为维护社会稳定做出点贡献,其实竹君棠还挺想试试性感风的。

“我觉得他当时好像很生气,他一直想去抓那头羊……如果没有那头羊,他可能就就……就像正常男孩子了。”白茴无所谓地分析道,因为她本来就没有期待什么,所以自然没有失望,她又不是那种只能靠性感去吸引男孩子的类型,她有美丽的外表,也有有趣的灵魂,还是个仙女……仙女就算了,刘长安觉得仙女是傻子的意思。

关键是,如果没有那头羊,刘长安也不至于扑过来,只是白茴春光乍泄罢了。

“哦……是吗?咳……那么可爱的小羊,怎么能怪它呢?它又没有什么坏心眼。”竹君棠略微有些心虚,没有想到自己这样算无遗策的仙女,也会出现纰漏,不过刘长安什么时候都不像正常的男人,白茴的想法也是一家之言罢了。

白茴简单收拾了一下东西,拿着睡衣就和竹君棠走出房间,正好看到仲卿走进了给刘长安安排的客房里。

白茴和竹君棠对视了一眼。

“他们也许有事情要说?”白茴往前走了一步,又站住了。

“未必。像我们这样还只有十几岁的少女,往往矜持而美好,就像纯洁的花蕾,思想和行为都天真可爱。仲卿就不一样了,她是熟女。”竹君棠冷静而客观地分析。

“熟女?熟女怎么了?”白茴大吃一惊,竹君棠好像完全不同意自己的看法,不认为仲卿这时候进刘长安的房间可能只是说说话而已。

“有一个成语叫食髓知味,你知道吗?”竹君棠考校道。

白茴正被她说的心中略微焦虑,不禁想我又不是和你一样的文盲,能不知道吗?连忙耐着性子点了点头,催促她说下去。

“尽管我没有经历过。”竹君棠强调以后,怀疑地看了看白茴,“你也没有经历过吧?”

“我当然!”竹君棠没明说是什么,但白茴马上领悟到了,大声地宣布自己的纯洁,“我反对婚前小生行为,大学的时候做了,如果怀孕了怎么办呢?”

“尽管我们都没有经历过,但是通过各种各样的文学影视作品,周围的真人真事,我们得以出生的事实,都证明了那种事情对男女都充满了吸引力,就像你开始咩咩叫以后,你就忍不住一直咩咩咩,是一个道理。”竹君棠说完就叫了一声,“咩!”

“这个比喻不恰当,只有你喜欢一直咩咩咩,接着说。”白茴催促着。

“这就是食髓知味啊,仲卿这样的熟女,阅尽风月,享尽风流,她知道自己想要的是什么,她也知道怎么去得到自己想要的……她未必是要和你抢男朋友。”竹君棠指了指刘长安的房门,“你去贴门上听一听动静。”

白茴连忙往前走了几步,又马上回来了,自己差点又被竹君棠糊弄得去当炮灰了,她才不信竹君棠不感兴趣仲卿和刘长安在干什么,竹君棠肯定是怕被发现了又被刘长安揍!

白茴拉着竹君棠一起蹑手蹑脚地贴了过去。

仲卿正在询问刘长安明天的安排,是明天早上和仲卿一起回去,还是自己独自回去,安排直升机,还是安排车子。

“明天早上和你一起回去吧。”刘长安想了想,顺手从书架上拿了一本书下来。

这个房间是仲卿定下来的,她安排人从度假中心的各个部门搜集了一些书放在了这里,以便刘长安闲时有书可看,仲卿最早把刘长安请去见竹君棠的时候,刘长安就喜欢在竹君棠的图书馆里翻翻书等候。

仲卿被苏眉培养了将近二十年,察言观色和留意重要人物的喜好细节,都已经成为了本能。

“好。”仲卿莞尔一笑,路途长达五百公里,陪伴的人可心,虽长实短,“还有就是,三小姐晚上上完课,宣布由她准备明天的早餐。”

刘长安翻了翻书,不禁皱眉,“是她到厨房里去说一声今天吃什么的准备,还是她亲自下厨的那种准备?”

“她亲自下厨的那种。”

“阻止她。”

“我尽力。”

对于刘长安来说,一日三餐是非常重要的事情,如无必要,他不想被竹君棠破坏自己的早餐。

那种什么千金大小姐下厨,感动的老父亲不管怎么样都吃下去的情节,就是不接地气地想象而已,普通人家里小孩子在厨房乱搞只会挨打。

仲卿还是有些替竹君棠遗憾,要知道竹君棠很少进入厨房,因为厨房是一个危险的地方,油烟会伤害小仙女的皮肤,燃气爆炸,各种刀具都可能被刺客利用起来,如无必要她是不会去厨房的。

竹君棠之所以想亲自下厨,主要是给刘长安做早餐,因为今天晚上吃烤全羊的时候,刘长安居然把烤的刚刚好,焦酥油滑,汁液爆爽的头盘给了她吃,竹君棠警惕之后发现并没有阴谋,难免受宠若惊地想要回报一下刘长安。

“厨房准备了宵夜,要给你送一点上来吗?”仲卿又问道,今天整个南山牧场,除了那些牛,刘长安应该就是最能吃的了。

“烧烤还有没有?”

“有的。”

“这样吧,准备点烧烤啊,菜啊什么的,端到顶楼,我们一起吃点喝点,就像在郡沙吃烧烤一样。”刘长安笑道,“你今天晚上喝醉了,也不用我送回房间,有的是人伺候你。”

“其实我房间就在你对面,你送我回房间,或者留在我房间都可以……不过可惜,我今天晚上应该不会喝醉,明天得早起。”仲卿压低声音说完,俏皮一笑,就走出去拉开了门,准备通知厨房。

竹君棠和白茴像两个门童一样分立两边,保持着脸贴在门上的姿势,仲卿没好气地扯住白茴的耳朵离开了,刘长安也把竹君棠叫了进去。

“仲卿是不是嗓子哑了?”竹君棠决定先发制人。

“什么?”

“刚才她一直没有叫!”

刘长安按住她的头,在她的脖子上一阵戳,让她“啊啊啊”地叫个不停。

让她叫了一会儿后,刘长安才放开她,又拿起了他刚才翻看的那本书,厨房准备夜宵搬到楼顶也需要一点时间。

“你这个糟老头子!”竹君棠眼泪汪汪地,伸头过来装作看他在翻什么书,然后一边观察他的表情,一边踩他的脚,如果他没有什么反应的话,她就再踩重一点。

“你对汉朝的历史有什么了解?”刘长安对她的这种小动作视而不见,就像在上课的时候,她还曾经试图扳折他的手指头。

竹君棠抬在空中的脚停顿了一下,没有再去踩他的脚背,顺势踩住了他的膝盖,略一沉思,“我知道澹澹是汉朝的太后,所以你当过汉朝的皇帝,至今依然喜欢开后宫。”

“澹澹不是……算了。我和澹澹的关系,是因为她当太后的时候,我恰恰好就是刘贺。刘贺你知道吗?”刘长安决定向竹君棠讲述真实的历史事件,免得她以后通过其他什么渠道偶然知道历史文献记载的东西,影响他的形象。

“哈哈哈哈……我看过一部叫《乌龙闯情关》的电视剧,里边有个傻子皇帝也叫刘贺……哈哈哈……嗯?不会就是你吧?”竹君棠大笑着,忽然愣住了,感觉自己发现了真相。

刘长安面无表情地解释,“那是电视剧,电视剧的剧情追求的是节目效果,让观众觉得好玩好看而已,你看我像那电视剧里的角色吗?”

“像……啊!好痛!”

既然她都已经了解过那些乱七八糟的编排故事,刘长安也懒得讲刘贺了,“汉朝自刘邦开国以后,就有外戚干政的传统。吕氏一族被灭以后,帝位由谁继承,最后决定从齐王刘襄和代王刘恒之中选择。”

“外戚就是外婆家的亲戚吗?”竹君棠问道。

“差不多可以这么理解,就是你娘家那边的亲戚。”刘长安若有深意地点了点头,“最后大家选择了代王刘恒。因为齐王刘襄的外戚中有一个叫驷钧的,恶名在外,立刘襄为帝的话,外戚就会势大做恶,成为第二个吕氏干政。”

竹君棠偏着头看刘长安,最后恍然大悟,“这就是你把我妈发配到南极的理由,你是有皇位要给我继承吗?”

刘长安一时语塞,他当然没有皇位给竹君棠继承,更何况现代国家,除了少数几个大国,拿竹家继承人的身份去交换当中小国家的皇帝,竹君棠也未必有多稀罕。

“我的意思是,你原本是个好苗子,都是你妈没教育好,她太惯着你了,以后你跟在我身边,听我的话,我好好培养你。”刘长安苦口婆心地说道,难得偷心挖肺地和她讲实话。

竹君棠听完,兴奋不已,“那你先让我骑马玩玩!”

刘长安毫不犹豫地就给了她一巴掌,还是三岁小孩吗?刘长安打完才意识到,其实竹君棠一直是没有品尝过父爱的,那位竹三太太名义上的丈夫在竹君棠很小的时候就死去。

对于竹君棠来说,普通人家里小孩都玩过的骑马驾驾的小游戏,养尊处优的竹君棠却是从未体会过的,以至于当她感觉刘长安表达出一种父爱的亲密时,她的第一个要求就是想玩玩这样的小游戏。

“为什么要玩这样的游戏?”刘长安停滞了一瞬,问道。

“因为我发誓,有朝一日如果你有求于我,我一定要骑在你头上作威作福。”竹君棠说道。

刘长安深呼吸了一口气,他想起来以前竹君棠在制造了那种撕不破的裤袜以后,就和秦雅南说她要骑在刘长安头上作威作福。

“你为什么觉得,我要培养你,是有求于你?”

“非常简单,因为我是绝世奇才,亿万年难得一遇的仙女,你等待无数年才终于发现只有我是值得继承你什么衣钵,功夫或者能力的超级无敌继承人,你肯定觉得九州风雷剑门只有我才能发扬光大……”

刘长安走了出去,上楼等仲卿一起去吃宵夜,自己真是闲的,和仲卿这样的美人吃吃烧烤喝喝酒不好吗?何必在这里和她浪费口水。

厨房把餐桌,烧烤,啤酒送到三楼顶端的时候,除了仲卿还多了一个白茴,刘长安和她们一起吃吃喝喝,南山牧场的夜景确实有些单调,但若能静下来体会,那悠扬的山风,远处转动的发电风车,犹如雨后生长出来的白蘑菇一样散落的蒙古包,却有一种古与今的交融感。

第二天早上,仲卿阻止失败,竹君棠还是霸占了厨房,在两位厨师,三位厨工的指导和帮助下,成功地煮熟了一大锅面条,然后搭配上由厨师们熬好的骨汤,由厨师们炒好的浇头,由厨工把汤碗准备好摆放在餐车上,竹君棠夹了面条放进碗里,淋上浇头和香菜,葱花,蒜蓉和大葱丝,由竹三小姐亲自制作的大片牛肉骨汤面就制作完成了。

“味道还不错。”吃的时候,刘长安吃惊地看着竹君棠,颜青橙和白茴也纷纷点头表示同意。

“你知道的,我是个天才。”竹君棠朝着刘长安眨了眨眼,示意他重新考虑考虑,他有什么东西需要别人继承的话,她就是最佳人选,只要让她玩骑马马,他就能够得到把九州风雷剑门发扬光大的继承人。

“她怎么做的?”刘长安才不信,至少那大葱丝切的那么整齐精细如发丝,还有牛肉厚薄如一,这样的刀工就绝对不是竹君棠能做到的。

仲卿便把竹君棠的下厨过程说了一遍,总结出来竹君棠就是把面丢进了锅里,看着面条熟了,然后由厨师夹出来以后,她再分装到各个碗里。

为什么不是由竹君棠直接从锅里把面条夹出来?因为那是开水,夹面条的时候有危险,开水飞溅到小仙女身上烫红了皮肤,小仙女就不完美了。

颜青橙笑着摇了摇头,还是夸道:“也不容易了,三小姐能亲自下厨,有心就好,我们能吃到也是福气。”

白茴却是“噗哧”笑出声,毕竟是闺蜜待遇,态度和颜青橙这样的打工人还是不一样的,这算什么下厨嘛,家里的猫都能干。

“你们真是少见多怪。”竹君棠不屑地解释,“张家玮是我的主厨,他给我做牛排……其实他就是最后负责撒点盐粒,这就算是他给我做的牛排,牛肉切片醒牛肉腌牛肉和煎牛肉以及配菜都不是他干的。大厨都是这样的,懂不懂?”

“行吧,竹大厨和仲助理,你们也坐下吃面吧,吃完我就要走了。橙子你监督她好好上课,她要不上课,不捡羊粪蛋子,不去体验牧场生活,你就打电话给我,反正过来也快,我会带一把电推羊毛剪过来。”刘长安点了点头。

电推羊毛剪?竹君棠不寒而栗。

白茴却有点意见,刘长安居然叫颜青橙“橙子”,这样亲密的外号,结果她和他认识这么多年了,他却从来都是直呼其名,从来没有亲密地叫她“茴茴”。

颜青橙果然不容小窥,多半和自己一样也是个锄……不,自己不是,她才是锄神。

自己只是有把小锄头,随便挖挖而已,颜青橙才是真正想把墙给挖走的锄神。

吃完早餐,竹君棠用“送瘟神”的目光,在足球场目送着仲卿和刘长安离开,为了让他们早日到达郡沙,而不至于出现什么差池又返回牧场,竹君棠把她的机队旗舰号直升机给他们用。

直升飞机在宝隆中心一号楼的停机坪降落,目前整个宝隆中心一共有四个直升机停机坪,刘长安在第一次跳上这个郡沙最大的商业综合体以后,还奇怪为什么这么多直升机停机坪,但现在体验了一番竹君棠的机队以后,充分了解了其必须性。

在国内,直升机远比其他机型更加实用,郡沙有一家做中央空调的企业就拥有七架飞机,其中两架停在民航机场已经很多年没有挪过窝了,其他飞机也很少使用。

毕竟直升机黑飞比其他民用飞机黑飞管理和处罚都松一些。

仲卿才离开一天,需要她处理的事情就堆积如山了,金笑美出来迎接,然后送刘长安离开,她的情绪明显有些低迷,竹君棠安排她去调查,结果出师不利,刚刚见到管圆就被绑架,吓得她现在都不知道该不该再联系管圆。

刘长安没有怜香惜玉去安慰金秘书,毕竟只要和金秘书有接触,他的一举一动都会被苏眉知道……谁有兴趣和一个人形监控摄像头多交流?算了吧。

刘长安慢慢走回家,仿佛他昨天早上回家时的那一幕重现,上官澹澹依然抱着她那大大的保温壶坐在高脚椅上看着她的小火炉子,小心翼翼地留意着火开就要灭掉煤球的火焰,她的煤球团团已经用掉不少,而她是个贫穷的太后,并不想花太多钱在买煤球团团上,如果蛾子能够主动为她补充煤球团团那就太好了。

周咚咚站在树下,上下挥舞着双手,看来她的意志十分坚定,并不为刘长安的嘲讽所动摇,总之周咚咚在除了学习以外的事情,都能持之以恒的努力。

周咚咚看到了刘长安,身体僵硬了一下,双手挥舞的更快了,趁长安哥哥对周咚咚造成沉重打击以前,多努力努力也是好的。

“周咚咚,其实要飞的话,是需要羽毛的,你澹澹姐姐有很多羽毛,首先你得要她给你些羽毛,你的努力才是有意义的。”刘长安告诉她一个很简单的道理,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妈妈说,努力要靠自己,不要总想着依靠别人。”周咚咚坚持不懈地说道。

“昨天我和你妈妈做地铁,她翻开书就靠着我睡着了。”刘长安解释道,“所以我怀疑你妈妈的意思是,要依靠自己的意志努力地看书,不要一看书就靠着刘长安睡觉。”

周咚咚听不懂什么意思,反正妈妈是个愚蠢的妈妈,长安哥哥也整天不学习还装作很厉害的样子,澹澹姐姐除了烧水什么事情都不会做,还好自己是个机智勇敢的小孩,这个家庭的将来全靠自己努力了。

感觉到自己的肩膀无比沉重,周咚咚更加努力地挥舞着自己的双手!

“你身上有小仲卿的香味,其实刚才靠着你的是小仲卿。”上官澹澹满意地点了点头,“小仲卿的表现还可以,但我还不能让她当我的儿媳妇。现在茴茴和李洪芳还在排队,你不能让小仲卿插队,明白了吗?”

上官澹澹说完,有些为难地计算了一下,茴茴最近的表现很好,时常在微信上发红包给上官澹澹,意思是要在上官澹澹打牌的时候,在她身上打鸟,和上官澹澹共同承担输赢。

茴茴目前是上官澹澹的云牌友,关系不错,可是李洪芳也挺好,时常惦记上官澹澹的香槟水有没有喝完,要是她能送上官澹澹一车煤球团团那就更好了。

仲卿以前经常请上官澹澹和周咚咚去吃烧烤,还会顺便捎带上刘长安,但最近有些怠慢了,不过上官澹澹去竹君棠那里玩耍的时候,仲卿也能抽出时间来照顾上官澹澹。

“我昨天应该带你去南山的,把你丢在那里和竹君棠呆上十天八个月。”刘长安有些遗憾地说道,那里有竹君棠和白茴两只太后忠诚的追随者,想必能让她玩的很开心,刘长安就可以趁机夺回电脑的控制权,没有人在他一靠近电脑,就挤进他怀里,然后伸出手指一言不发地在那个steam的标志上点来点去。

“我最近做梦,梦见红色的羽毛在天空中到处飞,最后都落在了我身上。这预示着郡沙最近也许有大灾大难,需要我坐镇在郡沙。”上官澹澹打了个嗝,“呃……朕哪里都不去。”

“无论是从周公解梦还是弗洛伊德梦的解析,又或者我自创的脑感应分析,都表示你的梦和什么郡沙的大灾大难毫无关系。”刘长安不信这个,“还有你坐镇在郡沙?指的是每天坐在这里烧水和打牌,就算坐镇了?”

上官澹澹这种满脑子奇奇怪怪想法的人,隔三差五不做几个奇怪的梦才是真的奇怪。

上官澹澹踢掉鞋子,用洁白棉袜包裹的大脚趾头蹭掉了小火炉子的进气盖,嘴里发出“嘟……嘟……”的声音催促着烧水壶快点工作,连小火炉子和烧水壶都听得懂上官澹澹的意思,可是和这个蛾子却总是沟通不顺利,哎,这就是母亲日常的忧心之处。

刘长安上楼,周书玲正在准备早餐,看到刘长安,便切了点腊味放在里面,她也没有问刘长安吃不吃,就是想吃早餐的时候,让他也坐在餐桌边上多多少少陪着吃点,那么吃早餐的心情都会好上不少。

“昨天李洪芳带你去哪里玩了?”刘长安看了看周书玲的皮肤,这种状态的皮肤,靠什么SPA护肤之类的,已经难以提升了,只是女人对于这种有人伺候着的享受总是十分喜欢,是她们所追求的仪式感的部分操作。

“她先带我去了那个可以搓澡的浴室,结果那个浴室有一面墙倒了,后面连接着防空洞呢!有人说是一个色狼通过防空洞进入到浴室后边的位置偷窥,结果把墙弄塌了。还有人说是有一条大蛇平常生活在防空洞里,日夜汲取隔壁浴室的热气和女人的阴气修炼,当天已经破壁飞升了。”周书玲皱了皱眉,不知道相信哪一种说法。

李洪芳去的原来就是那个浴室,刘长安怀疑她是去看有没有人调查和追踪,就像很多犯罪份子喜欢回到犯罪现场围观一样。

不过人民群众的想象力也太丰富了一点,才过了一天就有什么大蛇修炼飞升的神话故事传出来了,可想而知历朝历代那些奇人异事是多么的荒诞而不可信,刘长安如是想。

“当时李洪芳鬼鬼祟祟的,我怀疑她和浴室的墙壁倒塌有关,她其实就是想收购那家浴室。就像以前搞拆迁的,想让人搬家就无恶不作,什么缺德事儿都干得出来。”周书玲有些怀疑地说道。

刘长安微微张嘴,这个李洪芳,周书玲都看得出来她鬼鬼祟祟,也不知道哪儿的胆子,还敢回现场看看。

不过现在李洪芳也没有联系自己,周书玲也没有说李洪芳被抓走了,那多半还是很幸运地没有露陷。

“她不会收购浴室的,她现在忙的很,主要是开好米粉店,希望下学期开学的时候能开张。”刘长安替李洪芳遮掩一下。

“哦,后来我们就去你说的麓山那家酒店做SPA了,我们还遇见了秦小姐,原来秦小姐就住在那家酒店楼上的平层大套房。”周书玲有些羡慕地说道,但其实这种羡慕只是礼貌,要让周书玲和秦雅南换地方住,周书玲是决计不愿意的。

就算再有钱,周书玲也只喜欢住在这里,楼下有刘长安和他的电视机和电暖桌,有烧水的上官澹澹,长得绿油油的梧桐树,周书玲希望自己的生活一辈子都是在这里是这样。

“李洪芳有没有和秦雅南对骂?”刘长安问道。

“嗯……没有,就是秦小姐以为李洪芳是咚咚的外婆,两个人说话有点……总之感觉她们互相看对方不顺眼……看她们聊了一会儿,我就拉着李洪芳去做SPA了。”周书玲露出为难的表情,其实她觉得秦小姐和李洪芳都是很好的人,但一碰面不知道为什么能说出那么多怪话,基本有刘长安三五成的阴阳怪气功夫了。

“其实我也会帮人做SPA。”刘长安看了看周书玲妙曼的背影,她没有秦雅南那么高挑,也没有颜花叶那种带着少女感的轻盈柔软,但小妇人那种犹如海绵一样好像可以吸收男人所有冲动的感觉,也非常撩拨人心。

刘长安深吸了一口气,最近自己老是在留意女人的身材,应该只是春天来了的原因,等过了这个季节就好了吧。

“啊,你帮我做嘛?”周书玲拿着一个腊猪肚挡在脸前,因为脸颊火辣辣的,他一定是开玩笑的。

“湘南有句俗语,猪肚子蒙面。”刘长安笑了起来。

“猪油蒙了心我就知道,没听过什么猪肚子蒙面。”周书玲不好意思地放了下来,“出去出去,我再给你蒸个腊猪肚,早上喝点甜酒怎么样?”

“嗯,昨天给你的超级精华营养液记得喝,喝没了和我说。”刘长安抓了抓周书玲的头就走了出去。

他越来越喜欢抓她的头了,这意味着什么呢?周书玲想了想,发现自己实在不擅长分析别人的行为和思想,便放弃了……一想太困难的问题就打哈欠。

吃完早餐,上官澹澹便和钱老头等人组成的队伍,一起去听保健课了,今天的课程十分正式地在田汉大剧院上,必须早点去占前排的位置,因为当主持人分发礼品的时候,前排总是占据一定的优势,但是根据秦老头的分析,当活动进行到中后期以后,主持人往往就会把礼品往中后排丢了,所以具体坐那里,大家都还有些争议。

可能会才去分散落座的布局,但这样和其他小区的人争抢起来又有些力量分散了,上官澹澹挥舞着自己的头发有些犯愁。

刘长安今天要去地下基地,让仲卿陪同,但仲卿上午有点忙,刘长安需要等她一会儿,便决定先送周咚咚去上学。

刘长安牵着陆斯恩,周咚咚背着书包,双手挥舞着走在旁边。

“长安哥哥,我有个秘密,不知道该不该告诉你。”周咚咚有些犯愁地说道。

“我拿一个秘密和你交换好了。”刘长安略微有些难为情地说道,“其实我高一的时候成绩不是很好,因为经常发呆,题目都没有做就交卷了。”

“咯咯咯……”周咚咚忍不住笑了起来,“我的秘密是和宋桃子有关系的……”

“嗯?既然是宋桃子的秘密,你为什么想说出来呢?”刘长安奇怪地问道,自己家的咚咚不是这么不讲义气的小朋友啊。

周咚咚不笑了,露出疑惑的表情,“宋桃子说,她妈妈认识了一个叔叔,那个叔叔经常在她家里,还对宋桃子不好。”(删除了这个叔叔猥亵的内容)

“这个叔叔做的不对,如果有人对咚咚也这么做,一定要告诉长安哥哥,知道了吗?”刘长安脸色微变,牵住了周咚咚不停挥舞的手。

“那宋桃子怎么办呢?宋桃子只告诉我。那个叔叔和她说,如果她告诉了她妈妈,他以后都不会再来宋桃子家,宋桃子的妈妈就再也不会开心了,宋桃子不想让她的妈妈不开心,所以决定保守秘密。”周咚咚担心地说道,从长安哥哥的语气里,周咚咚感觉到他很生气。

“没有关系,这件事情交给长安哥哥吧,以后宋桃子就又会每天开开心心和你一起玩儿了。”刘长安不是爱管闲事的人,但这是闲事吗?

更何况这样的变态,是有机会接触到周咚咚的,刘长安必须把这样的隐患掐死在萌芽中。

听到长安哥哥的保证,周咚咚蹦蹦跳跳起来,一只手被他牵住了,只好另外一只手继续上下挥舞,努力一半吧。

来到学校门口,周咚咚看了看自己的儿童手表,和宋桃子打电话,知道宋桃子今天比自己晚到,就在校门口等宋桃子一起进去。

刘长安也没有走,看到围墙上有一根铁刺截面断了一半,便干脆把它扳断,然后在假山的磨砂石上打磨起来,一会儿就变得锃亮。

“兄弟,你在干什么?”学校的保安已经留意了他一会儿,看到那铁刺被他打磨的锋利,便拿着橡胶棍警惕地靠了过来。

刘长安这才意识到这是小学门口,自己的行为有点可疑,便笑了笑,把铁刺交给了保安,“不好意思,瞎玩儿呢。”

保安松了一口气,拿着铁刺就走了,这可是小学,现在什么神经病都有,要是发疯的,反社会的在这里乱刺人,那不是他丢不丢工作的问题,而是太可怕也太让人绝望和心碎的场景。

这时候一辆黑色的奥迪驶了过来,宋桃子打开车门下车后,站在原地朝着周咚咚挥了挥手,有些迟疑地回望了一眼,然后低着头像做错了什么事情一样,不声不响地走到校门口牵着周咚咚的手。

刘长安留意到宋桃子握着周咚咚的手一开始很用力,然后才松开,又摸了摸周咚咚的小手,再抿着嘴紧紧地靠着周咚咚。

小朋友的这些小动作意味着宋桃子把周咚咚当成了倚靠,她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可能是在向周咚咚求救,希望周咚咚能帮助自己。

黑色的奥迪刘长安见过,那是宋桃子妈妈的车,只是驾驶座上坐的却不是宋桃子妈妈,而是一个戴着眼镜的年轻男子,最多也就是二十四五岁的样子,明显比宋桃子妈妈要小一些。

他看到宋桃子和周咚咚手牵着手,便从车上下来,走过去和周咚咚打招呼,“小朋友,你是桃子的同学吗?”

周咚咚张开双手,紧紧地抱住宋桃子,后退挨着学校的大门一言不发,使劲地瞪着他。

“你是桃子的继父?”刘长安走了过来问道。

“啊……不是,我和桃子妈妈,还处于恋爱阶段。”年轻男子露出略微有些窘迫的笑容,搓了搓手,朝刘长安点了点头。

刘长安指了指校园里,周咚咚便拉着宋桃子往里跑,周咚咚在宋桃子耳边说悄悄话,两个小朋友跑了一段路,宋桃子就蹦蹦跳跳地回望了一眼刘长安。

刘长安笑了笑,小女孩眼眸中满是希冀和信任,当他扭头看着眼前的年轻男子时,所有的笑容刹那消失,目光冰冷。

他可不是什么杀人不眨眼的魔头,他眨了眨眼,然后决定仔细调查一番,绝不能冤枉一个好人嘛。

下一句当然是也绝不放过一个坏人……嗯,其实也不能这么说,刘长安放过的坏人太多了,但宋桃子说的是真的的话,那眼前这样的一个也活不了。

“恋爱阶段,你就开上了她的车,好手段啊。”刘长安羡慕地说道,“我和你的情况差不多,不过咚咚妈没有车,我和她合伙开了个米粉店。”

“你这说的……哈哈……女人嘛,一恋爱就恨不得把什么都给你,尤其是这种离过婚的,心里慌得很,只想着抓住一个男人重新把家庭建立起来,其他什么都不顾的。”年轻男子讪笑了两声,尽管交浅不言深,但是平常在亲朋好友里他也不好卖弄自己和一个离过婚的女人交往,怕别人说他接盘吃软饭什么的,心中有些得意的地方也不好说出来。

找个二婚女怎么了?又没有打算和她结婚,同居一阵子自己难道吃亏了吗?就算真结婚了,还可以玩养成,不亏啊。

这些话根本没地方说出,只是没有想到在小学校门口遇到一个志同道合的,年轻男子抬手指了指奥迪,哥们,我就是你的偶像啊。

-

-

感谢无形童子的慷慨打赏,特地网页充值后再打赏100000+起点币,今天特别更新大章节感谢。

祝老板长生不老,永远不死。

感谢大家的支持,也祝所有支持夏花的书友,中秋快乐,人月两团圆,把所有的孤独都反弹到夏花身上独自承受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