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6章 父女齐心,征伐于白猪(1/1)

器材很重要,但器材不是最重要的,要想拍出让人触动和具备感染力的照片,相机背后的那颗脑袋更重要……这句话是没错的。

只是摄影并不止是表达和创作,很多人就是想玩玩摄影器材而已,他懒得花心思去提升自己的创作表达能力,只是喜欢提升自己的器材,从而提升一点拍摄效果而已,光圈大那么一点点,光晕漂亮一点点,所谓的氛围感更好一些,为此花费几万甚至几十万也在所不惜。

所谓的摄影穷三代,一般就是这种器材党而已,简单的兴趣爱好,又或者进入商业摄影领域的,花不了多少钱,甚至可以挣很多很多钱。

手机一样能够出作品,这是事实,有些人也只用手机就能出作品,但倒也没有必要优越感十足地去鄙视器材爱好者,毕竟真的也有些照片,器材爱好者能拍的出来,手机拍摄者无能为力。

感兴趣的地方不同而已,就是萝卜白菜各有所爱的简单道理。

白茴现在用的器材比她高中的时候刚刚开始往网上传视频的时候强太多太多了,但是观众其实并不是很在意她的视频作品里虚化更自然,背景光影氛围更好诸如此类的,大家都很直接,只要她还是那么蹦蹦跳跳的可爱与性感兼备就行。

这次拍摄,白茴借了竹君棠的多个摄影外拍灯,室外供电系统,相机依然用自己的,她用习惯了。

竹君棠的相机以徕卡M系列为主,还有一些哈苏和飞思的中画幅产品,大画幅相机倒是没有怎么涉猎,毕竟她并非多么深入迷恋的摄影爱好者,她只是普通的实用人像器材党而已,相比较简单易用的135相机系统,大画幅用起来实在太麻烦了。

平常她的随从跟拍和记录竹君棠的生活,也只是用手机和数码相机罢了,仲卿就很擅长用手机抓拍竹君棠的一颦一笑。

灯光摄影器材搬到了小山坡后一块稍微平整的空地上,还有一个折叠式的便携更衣室。

看着白茴打开了行李箱,里边装满了衣服,刘长安不得不感慨,当一个UP主也不容易啊,谁知道那一两分钟的舞蹈视频,背后要做这么多的准备?

只是收入不错,就没什么好埋怨得了,多的人是愿意付出这样的努力和精力来收获关注,名气和金钱,以及……一键三连。

刘长安玩着手持云台,跟焦滑轨之类的东西,感觉正常情况下白茴的这些设备应该是至少三个人来操作,还要两三个打杂的。

想想她以前都是自己一个人在她那小房子里蹦蹦跳跳的跳舞,一个人忙忙碌碌地操作器材,一个人摸摸地修改制作后期,便感觉有点可爱……果然还是劳动人民给人的印象最好,像竹君棠那种无所事事,浑浑噩噩的家伙,想起来就有打爆她脑袋的冲动。

“喂,你的工作室招到人了没有?”刘长安问道。

白茴正在摆弄着那套名为“长安”的头饰,她这次拍摄的MV灵感就来自于昭君出塞,只是真要拍摄塞外风光,既没有时间,成本也太高,更何况只是一种平行蒙太奇的手法来纪念当年的昭君出塞,在南山的草原拍摄也挺好。

“目前只定下一个童兮,不过她没有时间跟我来这里啊,只有辛苦你了。”白茴解释道,然后心想即便刘长安那么厉害,应该也想不到自己招童兮还有些别的什么作用。

还是招了童兮,刘长安点了点头,“招童兮挺好的,她也是个喜欢八卦的人,你们工作之余还能一起八卦。”

白茴低着头不说话,就是手里的那一串璎珞扯的有些乱了。

“还打算招几个人?”

“两个吧。首先要一个比较有潜力,但目前还不是太专业的经纪人,可以和我一起成长,我表姐说她帮我留意,可能会是台岛人,目前台岛人在内娱势力挺大的。”白茴想了想说道。

“那你要注意,接触娱乐圈的台岛人的时候,要揭露你身后的竹家背景。”刘长安认真地提醒道,白茴毕竟年纪太小,娱乐圈里的人未必有多精明厉害,但在带人走上邪路的本事一个比一个强。

“我身后的竹家背景?”白茴笑着摇头,“我身后哪有什么竹家背景,我只是和小棠是好朋友而已,你不要把我看的太势力了好吧,我现在凭自己的努力有一定的收入就挺满足了。”

刘长安点了点头,没有多纠正她的看法,她怎么定位自己是她的事,但在旁人的眼里是不会这么单纯的。

指不定竹君棠和仲卿都在算计着怎么利用这只小白猪,白茴在学生群体中表现出来的那种小心机和社交技巧,其实和竹君棠学习七年级数学上册的水平差不多。

竹君棠和仲卿肯定是把白茴当成自己人的,她们对白茴也没有什么坏心,只是她们的出身和成长环境,决定了她们在做一些事情的时候,思维逻辑和在大陆长大的白茴是截然不同的。

“除了经纪人,还要一个助理,帮我分担点杂务,童兮就是做这个就合适。还要一个帮我做做视频,管理下社交媒体。”白茴有点犯愁地说道,其实这人真不好找,专业的工资太高,水平太低要从头开始培养她的时间成本就高了。

其实她想找刘长安,可刘长安这人的格调太高了,连竹君棠这样的超级豪门大小姐,在他面前都随时挨打挨骂,白茴哪里敢和刘长安开这个口?

最重要的是,她真的找了刘长安,刘长安也答应了,那白茴的好朋友安暖,岂不是会天天大驾光临白茴的工作室?

“看来你发展的真不错,将来发达了,记得和我结算一下拍摄费用之类的。”刘长安有些期待地说道,“按照我搬砖的价格,一单两百就行。”

知道他是开玩笑,白茴哼哼了两声表示不满,又戳了戳自己的脸颊,“肉偿行不行?”

本来想说以身相许的,可那也太赤裸裸了,还是稍微含蓄一点,他要问“肉偿”是什么意思,白茴就会说是到菜市场给他买几斤猪肉,牛肉,羊肉什么的,听妈妈说以前的邻居间就是这样,请人帮了忙直接拿钱太生份,一般都会被拒绝,所以大家都习惯拿点东西,或者做点好吃的送上门,这就是“肉偿”的来由。

“猪脸肉吗?”刘长安看她在戳脸颊,领会到了,“那也行,我要腊猪脸肉,少瘦肉薄片的那种。”

很多人买腊猪脸肉,喜欢要有瘦肉在上面的,其实瘦肉哪怕是猪头肉,那才多少钱一斤?腊猪脸就是要少瘦肉,薄薄的那种,蒸一蒸切片以后,直接蘸料或者用姜蒜辣椒炒,那都是人间美味。

可惜,现在餐饮店里的猪脸要么是卤的,要么水煮的太软,口感都太差,而腊猪脸往往也只有冬季出品的最佳,在市场里夏秋都难以买到腊猪脸。

如果白茴能拿出过年时家里剩下的腊猪脸送给刘长安,那大家作为好朋友,当然是推搪一番后,要收下的。

“我是小白猪,这就是,那你来吃啊。”白茴继续戳着自己的脸颊,承认自己是猪是不可能的,但是可以承认自己是小白猪,因为这样的外号比较可爱,这是竹君棠给白茴起的外号,竹君棠还说过她曾经用小猪玩偶塞到刘长安手里让他抓,以造成一种心理暗示,让刘长安以后碰到她,就不由自主地抓她。

以前白茴觉得竹君棠的这些乱七八糟的想法很不靠谱,但是慢慢的白茴已经有些佩服竹君棠了,那些荒唐的主意对付普通人可能不合适,刚好刘长安是不那么普通也不那么正常的。

“吃完晚餐以后,你就去补妆了,现在你脸上至少有清洁爽肤水,肌底液精华液,保湿爽肤水,精华液,乳液,面霜,眼霜诸如此类的。正经的猪脸,哪里有这么多东西,你这些东西难道有酱油,姜蒜辣椒,盐等调料搭配起来好吃吗?”刘长安不屑一顾地说道。

有时候说女孩子的体香是化妆品护肤品腌入味,真的没错,刘长安说的这些还只是她现在脸上的,等回去卸妆以后,还有一个洁面护肤过程,也要涂抹一大堆东西,长此以往怎么可能不腌入味?

“我香啊,我的脸香香的!”白茴怒视着刘长安。

“女孩子的香气,是化妆品的香气,我并不认为它就比调料和腊猪脸的香气低级,但也只是香气而已,闻着略微舒服,却没有食物香气那么诱人,那么让人心动。更何况你的脸香,嚼起来应该也不好吃,生肉哪里好吃了,你看我和你吃饭,什么时候挑刺身吃了,这个腊猪脸就不一样了……”

白茴在地上捡起石头,就朝着刘长安丢,这个糟糕的直男,他就不能直接来咬一口小白猪的嫩猪脸吗,肯定比腊猪脸诱人!

白茴几个石头丢过来,刘长安连连躲避,一个石头丢到了镜头上,白茴这才停手走了过来。

“这个镜头刚好没有装UV……还好,就一个针孔大小的痕迹。”刘长安检查了一下,没有什么问题,不会妨碍出片效果。

白茴现在一般只适用镜头盖,很少再装UV镜了,因为便宜的镜头不用这么细心保护,而昂贵的镜头本就为了光线通透用上了最精密和高端的科技,你却再装一个UV镜去抵消掉一些这样的效果,买昂贵镜头的意义何在?

就像现在的手机一样,厂商投入大量资金降低手机重量,改善手感,结果很多人却非得装个保护壳。

就像人类的那种活动本来是为了繁殖后代,有些人却非得……嗯,没事了。

“要是影响到拍摄,没有把我拍的漂漂亮亮的,就怪你。”白茴哼哼着说道,女孩子开始无理取闹,其实是两个人关系改善的象征,不然这些漂亮的总被人称为女神的生物,平常总是很礼貌很客气很有修养的样子,道理也讲得通,思维也正常,逻辑也顺畅。

“你连腊猪脸都还没送,就准备让我负责任了?免费打工,概不负责。要不,你先给点定金吧,我就保证出片。”刘长安不惯着她,必须讲道理。

白茴皱着眉头想了想,其实可以跳起来亲他一口,但是这个动作需要很大的勇气,她要酝酿很久,而且很有可能亲完以后,刘长安转身就跑了,这个人的反应根本无法预知。

再拉衣领子给他看蔓越莓的话,好像有点不合适,第一次还好,可以说是昏了头,再来一次就显得轻浮而婊里婊气了。

本来他说按照他工地搬砖的价格,两百块钱就可以,是自己非得说肉偿的,白茴现在倒是有些为难了,想了想,“脸上的肉你嫌弃有化妆品,可是其他地方的没有,今天晚上我洗完澡,把自己洗的干干净净的,你随便挑一个地方来啃吧。”

说完,白茴有些脸红了……她真的是说完才意识到这么说好像有些暧昧,但大家的话题集中在“吃”上面,这个“吃”是个多意词,现在用就是“食用”这个意思而已,很单纯。

刘长安不由得后退了几步,为什么这些女孩子的功力越来越强了,以前明明都是自己三两句话就怼的她们日照香炉生紫烟,整个人都像被烟熏了似的,现在她们非但不投降,竟然敢反击?

“不了,你全身都是化妆品护肤品腌入味的,我才不吃。除非像今天那只烤全羊,重新用调料腌过。”刘长安还是毫不犹豫地拒绝了,真正的小白猪可以烤来吃,白茴这种虚假的小白猪香香软软的只适合抱着玩耍,没法真正下嘴吃的满嘴流油,汁液淋漓。

“哼,那反正我已经给出方案了,你自己拒绝的,拍不好就怪你。”白茴又转头去摆弄饰品和衣服了,在刘长安的镜头下,一定要是最完美的自己,毕竟他拍照的对象也就那么几个,如果自己不是最完美的话,很容易让人比下去,他就会觉得她不美了。

其实最重要的还是回去以后,自己要尽快修今天晚上的照片,然后发给他看,这样即便他今天晚上留下了一些有些瑕疵的印象,也会被修完的照片上完美的形象覆盖过去。

刘长安看着她跪在地上,从背影来看,她比刚刚也做个这个姿势的表姐,仅仅是臀线略微没有那么丰润,但在少女中却是那种肉肉的感觉,难怪说只有叫错的名字,没有起错的外号,竹君棠叫白茴小白猪,还真有点形象。

他拿起相机,开始给白茴抓拍一些花絮,先熟悉下吧……他以前用的都是胶片机,科技进步以来诞生的数码单反相机,也只用过佳能的5D系列,白茴的索狗系列微单,也用过两次,手感稍显糟糕。

等刘长安比划了一个OK的手势,白茴便去便携更衣室里换衣服了。

这种便携更衣室非常轻便,简单易用,站在它的中间,然后两手往上拉就支撑起来,地面八方都挡住了,完全不会走光。

白茴换好汉代女装,山风鼓荡,吹拂着她的衣衫飘飘,头上的发饰叮当作响,少女的香气犹如夜色一样弥漫在刘长安四周,他透过镜头,在专业摄影灯阵下的白茴,光彩照人,犹如神眷的少女。

白茴在拍摄的过程中,目光柔软地看向镜头,这时候她可以肆意通过自己的眼神表达着自己对他的感受,每一个眼神都是一句想和他的说,但他却像个傻瓜一样,只知道按快门。

也不知道他透过镜头,看到她的眼睛的时候,会不会有一丝丝旖旎的情绪产生?会不会尝试着去读一读她眼神里的话?

人像摄影要出片,一定是拍摄对象和摄影师通过镜头,在进行眼神的沟通和表达,而在私房摄影中,勾人魂魄的模特,也是在通过镜头和摄影师调情,才会有那样的感觉。

很多萌新摄影师刚刚入行,很容易就迷恋上他的拍摄对象,主要就是这样的拍摄让他产生了错觉,总是被他拍摄的女孩子用各种甜美的,诱惑的,欲说还休的眼神看着,难免心动。

老油条就不会了,在漫展上遇到美少女,拉过来拍点照片,以返图的名义加个微信,试探下对方对私房照片的感觉,慢慢策她去拍私房才是正事……付费也不是不可以啊!

像刘长安这样的摄影师,那就是反过来了,白茴其实想策他去拍私房,但终究开不了口,不过拍那种只是表达私密生活状态,而不是重点展示少女身体的私房照,应该没有什么问题。

拍着拍着,白茴逐渐进入状态,她觉得这次拍摄的素材一定非常好,等出片以后,绝对会超越上次在高德威家湖面上由刘长安拍摄的那只《新白娘子传奇》舞曲。

“我换套衣服,再拍点夜景……其实草原上的夜景真有点单调……”白茴一边说话,一边再去便携更衣室里换衣服。

刘长安翻看着视频,又看了看另外一台相机里的照片,有几张风吹乱了白茴发丝被刘长安抓拍下来的照片,还真有着一种乱了时空,美人跨越千年回眸的感觉。

拍的真好,我真优秀,刘长安点了点头称赞自己。

这时候一阵风过,只听白茴惊叫一声,那简易的更衣室居然被风吹倒了,搭在了白茴的身上,露出她光洁的小腿,然后又是一阵风,整个更衣室翻了个,从白茴头顶飞了出去,然后滚下了山。

白茴要换日常的衣裙,把原来汉代女装里的裹胸给解了下来,惊叫一声赶紧抱住了胸口,正羞的不行,连忙回头想让刘长安帮忙,却看到一只趴在山坡上的羊冲了出来。

这只羊白白的,但是因为全身的毛都被剪的七零八落,深一块浅一块,变得奇丑无比,它的屁股上还套了一个塑料袋,两只后腿分别插在塑料袋的手环里。

白茴看到这只奇丑无比的羊冲了过来,纵身一跃就用两只前蹄猛踹刘长安的后背。

“咩!”

刘长安听到这羊叫声就是心脏一紧,他倒是没有被踹的飞起,但是手里的相机飞了出去,他连忙跑过去伸手接相机,却刚好撞到了白茴。

相机掉在了地上,刘长安搂住了白茴。

白茴的身子软软绵绵的,刘长安的手自然地落下去,抱紧了白茴,他也是没有办法,要是刚才还顾着相机,以他继续冲撞的力量,非得把白茴送到天上去不可。

“咩!咩!”羊兴奋无比地叫了两声,转身摇晃着它那被塑料袋套着的屁股一溜烟地跑了。

“嘤……”白茴哼了一声,羞不可遏地把脸埋在了刘长安怀里,她的心跳如雷,哪来跑来这么一只可爱的小羊,竟然造成了这样白茴根本不想发生的尴尬事件。

不过也好,他大概终于知道她的身材有多好了,也知道被她这样的美少女投怀送抱是多么美好的事情了,她当然不是故意投怀送抱,但以后也许他会怀念着主动拥她入怀呢?

不,自己在想什么呢?要是稍稍显露出自己好像还挺希望这样的事情发生的,指不定刘长安会说什么难听的话……白茴连忙放开搂着刘长安后背的双手,双手挡在胸前,对于刘长安,最好是他主动,自己太主动,频频好像要色诱他一样……嗯?好像也是会有正面效果的?

白茴心思有些乱,一时间拿不定主意,刘长安却五根手指头绷的僵直,放开了白茴,“你拿件衣服先穿上,我去把那个便携更衣室捡回来。”

“好。”白茴连忙说道。

刘长安迅速跑到下面把更衣室拿在手里,然后转身走了过来。

白茴慌慌张张地感觉拿着一件吊带连衣裙往身上套,他居然就这么直直地走回来了,一般男孩子这种情况下难道不是背对着这边等她换好衣服,或者倒退着走回来一点,把更衣室交给她吗?

“你呆着,我去抓那只羊!”刘长安把更衣室重重地按在地面,就准备去找那只羊,毫无疑问那就是竹君棠,大概是颜青橙已经给她上完了课,她就跑出来玩耍了。

“你站住!”白茴突然很有气势地拉住刘长安,她简直要恼羞成怒了,刚刚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知道吗?他居然就把她丢在这荒无人烟的草山上,要去抓羊!

一个女孩子……呼呼……一个像白茴这样的女孩子,在那样的情况下扑在了他怀里,他胡乱抓了几下以后,就要去抓羊?

他为什么要去抓羊啊?

就算被羊踹了一脚,也不至于气到把女伴都丢掉,要去抓羊吧?

这时候那只屁股上套着塑料袋的羊,又从另外一边露出头来,朝着这边张望,刘长安抬腿走了两步,还是被白茴拉住了,那羊便摇晃着套了塑料袋的屁股,一溜烟又跑得无影无踪了。

“接下来,你就是拍这套吗?”刘长安想了想,还是算了,先把手底下的事情做好,不能半途而废,自己不能老是一看到竹君棠就脑溢血,跟别的什么拿自己小孩没办法的老父亲一样。

“我穿上内衣就可以拍了。”白茴按着胸口说道,灯光从侧面射来,影影绰绰,得赶紧穿上内衣遮掩下。

白茴去更衣室里换衣服,刘长安在外面帮她把更衣室抓住,他低头看了看,发现更衣室的下方其实是有尖头可以插入土里的,便绕着圈帮白茴给插好,这样再有风来,也不会出现刚才的情况了。

拍完照片,白茴叫人帮忙把器材设备都搬了回去,刘长安则去把又变成羊,然后在草原上到处乱跑的竹君棠给抓了回去。

度假楼里高守正在焦急地向仲卿请示,三小姐又不见了,仲卿则说她是自己一个人出去玩了,高守则更加忧心了,平常三小姐哪里有独自出门的时候?这仲助理是不是升职了以后,就对三小姐的安危不怎么上心了啊?

仲卿看到刘长安提着四条羊腿把一只羊抓了回来,便拍了拍高守的肩膀,让他去周围巡夜,布置好安保岗位,不用担心竹君棠,高守这才半信半疑地走开。

刘长安把竹君棠带回她的房间,等竹君棠变回人形穿好衣服,才抓着她的头问道,“你刚才在屁股后面套个塑料袋子是干什么?”

“你以为我是你这种不知羞耻的羊吗?我被你把羊毛都刮光了,当然要用东西遮挡下咩咩的关键位置啊!”竹君棠理直气壮地说道。

原来是这样,刘长安点了点头,这时候他的气已经消的差不多,懒得和她计较,随便找了她几个缺点骂一顿就离开了。

竹君棠却兴奋地跑去找白茴,尽管算了算,时间有点短,但是糟老头子居然没有把自己打一顿,那说明他的怒气肯定是在小白猪身上发泄了,嘿嘿!

白茴房间里稍微有点乱,她正在把自己的器材和借竹君棠的区分开来,听到开门声发现是竹君棠,随意打了个招呼:“上完课啦?”

竹君棠却在观察白茴,忽然灵机一动,在白茴胸前掏掏摸摸抓了几下。

“嗯?干什么啊,你今天晚上要和我睡吗?”白茴不以为意地抬头,她已经习惯了竹君棠这种咸湿的行为,这一般意味着竹君棠的欠母乳喂养后遗症又发作了。

“刘长安没有把你就地正法?”竹君棠用恨铁不成钢的眼神盯着白茴,她都已经把刘长安送到白茴身上去拱了,结果白茴竟然没有趁此机会施展熊的力量把刘长安囫囵吃了?

白茴没有什么疼痛反应,说明她这里没有被刘长安拱了。

“什么呀?”白茴脸红红,“就是我换衣服的时候,更衣室飞走,他不小心抱住我……当时我身上没有怎么穿衣服,他胡乱抓了我几下。”

“他会胡乱抓你几下,是受到我曾经对他施加的心理影响的原因。”竹君棠大失所望地坐在了地板上,今天真是天时地利人和羊踹,结果功亏一篑啊!

“你还想怎么样啊?我当时紧张的心脏都要跳出来,在草原上难道你想让我和他幕天席地?又不是野兽。”白茴当时有些失望和气愤,但是后来又觉得最多也只能这样,已经挺好了,难道真的要和他发生什么关系吗?说不定最后自己未必能成功挖墙脚,反而彻底出局,男人这种生物啊,提起裤子不认人太正常了,更何况刘长安这种男人中的男人。

“说的也是,我还以为他今天受伤了,会有点不行呢,看来不是我那一招断子绝孙羊头槌的原因。”竹君棠冷静分析,决定回郡沙以后让厨房里用羊蛋蛋做几道好菜,经常招呼刘长安来吃,以弥补竹君棠对他造成的伤害。

哎,小仙羊终究是小仙羊,这个世界上能够如此暴力狂虐刘长安的,也就自己了吧,竹君棠得意羊羊。

“什么断子绝孙羊头槌?”白茴忧心地看着竹君棠,结合她的上下文分析,“你是不是什么时候往刘长安那里踹了一脚,或者用什么打了一下?”

“没有。”竹君棠坚决不肯承认了,女人担心这个,一定是想和刘长安生宝宝了,那会分走对竹君棠的宠爱,竹君棠决定只接受秦雅南的刘瀌瀌,其他女人想和刘长安生宝宝,竹君棠就要搞破坏。

不过也是自己想多了,别的女人想和刘长安生宝宝,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情,自己搞破坏也有点不合适……也许白茴只是单纯地担心刘长安的能力罢了,这个年纪的少女不至于考虑那种问题。

“我给你看照片。”白茴嘻嘻一笑,把内存卡放到屏显读卡器里,给竹君棠看今天晚上的拍摄素材。

“他把你拍的这么漂亮,给我拍照我就像个还在吃奶的宝宝!”竹君棠看到白茴美美的照片,又生气了。

“哪有,人家只是把你天真可爱的一面拍出来,最重要的还是你在他面前就是喜欢装可爱啊……啊,你也打我……我也打你。”白茴委屈地回敬了竹君棠一下。

“我不是装可爱,我本来就可爱。”竹君棠说完,双手叉腰在房间里走来走去,自己为什么那么喜欢在刘长安面前装可爱装幼稚,而且总是有一种格外喜欢的心情?

糟糕,难道是因为自己变成小仙羊,他变成大仙羊,在变身以后的这一层面上,两者之间建立起了变异的血脉关系?

也就是说,自己和他都是人类的时候,只是继父与继女的关系,而都变成仙羊的时候,就成为了真正的父女!

嗯?不对吧……哪里有这么奇怪的关系,说出去显得自己脑子有问题。总之,以后一定要他再变成大仙羊和小仙羊一起在屁股后面套上塑料袋,到处去玩耍才行。

-

-

今天不到万字,但也是近9000字的大章节了,打赏加更已经全部完成!

也感谢各位的打赏月票推荐订阅,我的米粉店……哎,不提也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