背景:              字号:   默认

第一千三百九二章 问罪(1/1)

第一千三百九二章 问罪

米院长笑容满面,站起来,对着沈润拱手道:“公子英才,解得此棋局,可喜可贺。”

沈润笑,跟着站起来:“这也算不得是我解的。”他望向晨光,她似有一半正沉浸在某个他无法介入的领域,明明她就站在他面前,却像有一道无形的界限将他们分隔开,尽管她的另外一半仍在此地,并在他望过来时很快醒过神来,可他的心还是被阴霾笼罩,唇边的微笑变得不自然起来。

米院长同样望向晨光,目露惊叹,笑说:“姑娘的一手确是关键,姑娘棋艺精湛,鄙人拜服!”

晨光微微一笑:“所以这盘棋,算我赢么?”

“当然。”沈润含着笑点头。

米院长也觉得晨光那一手至关重要,可后面的棋是沈润下的,他不好说算谁赢,听了沈润的话,松了一口气,对着晨光笑道:

“姑娘的一棋可谓‘扭转乾坤’,既然公子也这么说,这一局算姑娘胜。”

观棋者也没有异议,谁都看得出是因为晨光下了一手,后面的棋才能继续。

“奖品呢?”晨光笑问。

米东楼轻声对父亲说了两句,米院长点头,笑道:

“鄙人珍藏的棋谱都收在大观楼里,任姑娘挑选,姑娘请随我来!”他做了个“请”的手势。

晨光噙着笑,对沈润等人说:“你们就在这儿等我吧。”说完,跟着米院长去了后面的大观楼。

沈润本想跟着她,却因为她这句话顿住了脚步。他望着她径自远去,面色微沉。他是个敏感的人,他不愿去细想不代表他没有察觉,她在棋枰上是个什么水平,他心知肚明,刚刚那一手棋不是她能想出来的。他没教过她,她不喜欢棋,也不可能会有那个闲情逸致去找棋师学习下棋,那不是她的兴趣,她只能是受了某个人的影响。

某个人……

他的心情突然变得极糟糕。

嫦曦从他的身上感受到了阴森的黑气压,瞥了他一眼,冷哼了一声,轻摇折扇,安静地等在一旁。

……

晨光跟着米院长来到大观楼,这是一座二层建筑,楼上藏书,楼下讲堂,朱门碧瓦,森严庄重,书卷气极浓。

晨光站在楼下,抬头望向悬挂在二楼的黑色匾额,那上面笔势遒劲地写了三个大字,飘如游云,矫若惊龙,正是“大观楼”。

大观楼,大概取自“达人大观兮,无物不可”。

那熟悉的笔画让她心里发堵。

“姑娘?”米院长见她停下脚步,微怔。

晨光垂下睫羽,掩去了眼底的阴沉,跟着米院长上了二楼。米院长推开大门,这只是一个地方上的书院,招收的多是城乡中的庶民,里面的藏书数量却多得惊人,完全不像是一间地方书院。

“姑娘,请。”米院长客气地将晨光往里让,想让她挑选棋谱。

“米院长,”晨光只站在门口,没有往里走,她皮笑肉不笑地看着他,淡声问,“你们的摄政王才死了多久,你就敢在书院里公然摆他的凤凰棋局,怎么,一个窃国的异姓王很值得你缅怀?”

米院长的笑容僵在嘴边,瞳仁紧缩,目露骇意。他惊异地看着她,忙又恢复常态,赔着笑脸道:

“姑娘这话我听不明白,什么凤凰棋局?这棋局又与摄政王有何关联?”

晨光冷笑了一声:“你觉得,这棋局我为何能解?”

米院长在她的话里呆了一呆,垂眸思索,摄政王布下的凤凰棋局,一盘无人能解的棋局,一个貌美的女子解开了,女子……美貌的女子……强势而冷厉的女子……似是与摄政王有私人瓜葛的女子……正在追究他摆出了已故摄政王的棋局,仿佛要因此治他死罪的女子……

忽然之间,他明白过来,心头一颤,瞠大双目。那一刻,强烈的恐惧感袭来,让他的头发根都竖起来了。他四肢发软,冷汗淋漓,膝盖向前,“扑通”一声跪了下去,哆哆嗦嗦地说:

“凤、凤帝陛下……”

晨光冷冷地看着他:“你唤我什么?”

米院长的身子剧烈一抖,慌忙改口道:“陛、陛下!草民参见陛下!吾皇万岁万万岁!”

面前的这个人,已经不是凤帝陛下了,而是他们的新陛下,苍丘国已败,他们这些苍丘人现在是凤冥国的下等民。

这人能认出她,说明不是蠢人,一个不蠢的人,是不会在战事刚败皇族才灭时,去触碰与旧朝相关的事物的,除非他不想活了,一心找死。他公然在这时摆出晏樱布给泓乐书院的棋局,说是因为爱棋成痴鬼才相信,这分明是另一种方式的祭奠。

在这个被他窃取了的国家里,竟然还有人主动祭奠他,晨光深感滑稽。

米院长瑟瑟发抖,他是真的不知道陛下就在附近,泓乐书院本质上还是民办书院,他这个院长一介庶民,许多只在官场中流传的事他都不知道,他只隐约听说了容王殿下出现在蓉城,正在惩治贪官,他听说过容王殿下的贤名,姚安一带官员腐败,有人惩治他只会拍手称快。他对蓉城的事仅是听了个大概,作为教书先生,官场上的事他并没有深打听。

原来刚刚与他对弈的那位就是传闻中贤德仁爱的容王殿下。

他心中发苦。

“泓乐书院是很怀念摄政王的统治么?”晨光唇含冷笑,厉声问道。

“草民不敢!”米院长扑身叩头,惶恐地说。

“不敢?”晨光冷声讽笑,“不敢你会在这时候摆他的棋局?不敢你门外面的匾额还会继续挂着?你以为这凤凰棋局外面无人识得,就算摆出来怀念一下也不打紧?又是题字,又是解棋局之后留下一局,看来他当时不是微服来的,这么说整个泓乐书院都知道那棋局的来历,你们泓乐书院是想造我的反吗?”她双眸一凝,凌厉喝问。

“草民不敢!草民不敢!”米院长冷汗如雨,磕头如鸡啄米。

“难怪我今天看你们书院学生穿的衣服这么眼熟,我在海神镇遇过你学生中的一位,当时他大醉着说‘亡国之奴竟耽于享乐,苍丘人骨气何在?国之不幸,民之大哀’。米院长,这真是有什么样的先生就有什么样的学生,你的学生在酒中哀悼国破,你自己在棋盘里悼念故主,你教导得好啊!”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