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06章 不知道同情为何物(1/1)

在家丁的带领下,龙影璇和笑天来到乌信哲的地方。

家丁推开了厢房的门,房间里面,正坐了一人。

乌信哲一身白色衣裳坐在椅子上,自然垂下的乌黑长发披在肩上。

他的身后,站着一位银发斑白的老婆婆。

老婆婆手起刀落,一缕青丝落在地上。

看见有人进来,老婆婆侧头看了一眼。

“公主,您来了。”

话语刚落下,她再抓起乌信哲的一束长发,拿起剪刀,剪下来。

龙影璇和笑天停下脚步,一句话都没说。

家丁退到一旁,连大气都不敢透。

直到老婆婆将乌信哲的长发全数剪下,再用剃刀将他脑袋剃干净,她才将手里的工具放下。

牵着乌信哲的掌,让他站起来,老婆婆带着他来到龙影璇和笑天面前,跪了下来。

“参见公主。”两道不同的声音,同时响起。

“起来吧。”龙影璇摆了摆手。

老婆婆放开了乌信哲,向着龙影璇扣了三次头,才站起。

乌信哲并没站起,而是抬眸看着龙影璇。

“公主,乌信哲知罪,公主带我回京治罪吧。”

“我所有的财产都会上缴国库,愿换得我娘一生平安!”

话语刚落,乌信哲磕磕嗑地在地上嗑了三个响头。

他抬头的一刻,额上也被磕破了。

“我阿娘对我做的所有事情都不知晓,请公主别给她治罪。”

老婆婆拿起方巾,给他拭擦血迹,眼泪流不停,却没有为他说任何一句话。

“公主,以后我娘便麻烦公主您了,请带我回京治罪吧。”

龙影璇蹙了蹙眉,轻声问道:“事情究竟是怎么回事?你还能想起多少?”

乌信哲是不是真的被九尾狐给控制的心智,龙影璇暂时还不能确定,当然不能完全相信他的一片之词。

不过,这种事情,龙影璇有办法问出来。

“公主。”乌信哲抬眸看着龙影璇,眼底闪烁着点点光泽。

他以为,自己做了这么多的错事,是必死无疑,却没想到,公主还愿听他说几句。

“站起说话吧,别让你阿娘再为你流泪了。”摇摇头,龙影璇过去,在一旁的椅子上坐下。

“你害死了那么多的人,罪大恶极,哪怕是逃得了死罪,活罪也难逃。”

乌信哲颔首,站起来,扶着自己的阿娘,让她在龙影璇的对面坐下,他在殿中再次跪下。

“微臣有错,错在好高骛远,错得离谱,哪怕是死罪,也是一种解脱!”下跪的乌信哲拱了拱手,道。

“何罪?一个个阐明,别浪费大家的是时间了。”龙影璇摆了摆手,淡淡道。

“微臣残害了不少的妙龄女子,还亲手策划了这一次的叛变,害死很多人,死有余辜。”乌信哲低声说道。

“这些事情,你都能想起来?”龙影璇看着他,皱了皱眉。

“嗯。”乌信哲也没有半分要隐瞒的意思,“微臣认罪。”

“好。”龙影璇再次颔首,“从你认识九尾狐开始,将你记得的事情都说一遍。”

乌信哲敛了敛神,点点头。

“那已经是十几年前的事情,当时,我并不知道她的身份。”

“一开始与她相识的人是我爹,九尾狐还给月儿介绍了钦天监正,公主被害的事情我也知道。”

“当时乌家一心要月儿成为皇后,想尽了办法。”

“这些事情你可没有插手,也因为这般,你爹对你越发不看好。”老婆婆的声音响起。

“公主,我记得我跟你说过,当时的信儿没有坏心肠,他爹爹一点都不看好他啊。”

老婆婆摇摇头,浅叹了一口气。

“当时,我让信儿山上学艺,他也离开了一段日子,后来还带了一个女子回来给我认识。”

“他爹身旁的狐狸精不知为何,就看上了我信儿,为了让信儿和他喜欢的女子分开,狐狸精做了很多事情。”

“最后,女子无缘无故死了,我也不知怎么就得了一场大病。”

等老婆婆将话说完,乌信哲低沉的声音才再次响起。

“她说,她能帮我治好我阿娘,但条件是让我与她在一起,我……”

“我知道信儿很不喜欢这只狐狸精,一方面他本以为那是他爹的妾,另一方面他也觉得小小的死于她有关。”

“可惜我不争气啊!”老婆婆激动得不自觉轻咳了两声,“等我醒来,信儿就与她在一块儿了。”

“可怜我信儿当时还这么年轻,竟和一个比他要老上好几岁的女子一起啊。”

老婆婆拿出手帕,擦了擦眼泪,继续说道:“再后来,信儿是越来越被老头子重用。”

“可他却变得越来越陌生了,最后,连我都不愿意见,终日跟在狐狸精身旁,做得都是错事啊。”

龙影璇看着乌信哲,轻皱了皱眉,淡淡问道:“乌信哲你内力不错,难道一点都不知道自己被控制了吗?”

“公主,乌信哲有错。”乌信哲再次扣了扣头,“实不相瞒,一开始我觉得事情蹊跷,也有所警惕。”

“但后来不知怎么了,对名利也越发看得重,为了得到我爹的重用,我慢慢接受了九尾狐的一切安排。”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我就像犯了糊涂,觉得一切理所当然。”

“之后的事情,我好像也能想到,现在想起来,却完全不知道自己究竟怎么会这么做。”

“公主,想起过去种种,我心有不安,请您带我回去治罪。”

话语刚落,乌信哲磕磕嗑,又在地上嗑了几个响头。

他的额上,刚停住的鲜血,再次淌下。

坐在他身后的老婆婆,低头哽咽,不再说话。

龙影璇和笑天在乌信哲的地方离开的时候,已经是半个时辰之后的事情。

每个人的遭遇都不同,龙影璇不知何为同情,但,至少她会将自己知道的事情都告诉她阿娘。

至于要给乌信哲治何罪,那也与她无关。

在乌信哲的地方要了两匹马,龙影璇和笑天赶去帮凌惊陌处于事宜。一日转眼即逝,天快黑的时候,龙影璇带着笑天回了皇宫。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