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99章 不留无用之人(1/1)

“大家无需离开,也无需惊慌,很快,你们便知道谁是人,谁才是妖!”

龙影璇惊人的声量,一点都不比吴道人弱。

但她并没有落在某个隐秘处,而是大方地站在人前。

龙影璇回头摆了摆手,凌惊陌身后的侍卫让出了一条道。

百姓渐渐安静下来,看着龙影璇的方向。

待龙影璇,笑天让开,只见在队伍中间,有姑娘在走出来。

“是,是我家闺女。”有人认出了走出来的女子。

“对,是她们,都是我们县失踪的女子。”另一个百姓点点头。

“她们怎么会在这儿?不是被妖吃了吗?”

“难道公主良心发现?”

“我家闺女,我家闺女回来了。”

此刻,最开心的莫过于家里失踪了女儿的百姓。

他们一个个将手里的武器放下,从人群中跑了出来。

“我家闺女回来了,是我的闺女啊!”

姑娘出来之后,后面还跟着一个个身材高大的男子。

“武儿,武儿怎么在这里?老爷不说是他被皇上调走,战死沙场了吗?”

“大海,我家的大海,怎么会是大海?莫不是大海的灵魂回来了吗?”

“大海他爹,当年老爷明明说,大海被皇上征用,战死沙场的啊!”

“威儿,我的好威儿啊……”

八名姑娘出来之后,还有几十名已经“死去”的侍卫也出现在人群。

现场,乱成一团。

看清楚前面的情况,吴道人突然转身离开。

守在他四周的人,立即问道:“吴道人,你要去哪?现在究竟是什么情况?”

“情况有变,我要去通知老爷,你们要守着,别让他们攻进来了。”吴道人沉声说道。

“是的。”问话之人点点头。

却不想,不仅吴道人离开了,庙中的道人,还有那少部分乌信哲的侍卫都离开了。

“武儿,究竟是怎么回事啊?老爷不是说……”站在队伍最前面,离龙影璇很近的一名妇人问道。

“老爷说,你们被皇上选中,出战去了,很快便传回你们战死沙场的消息,这,怎么又回来了呢?”

被喊为武儿的男子放开了自己的娘,垂眸看着眼前满脸泪水之人。

“娘。”他伸出长指,给妇人擦了擦眼泪,“我们并没有出战,而是被带去一个奇怪的地方。”

“我只记得那是一个林子,到处都是树,除了树就没有其他了。”

“后来的事情都想不起来了,直到昨日被公主从林子里面救回。”

“不仅是我,还是其他的兄弟也都一样,公主还在林子中救出了几位女子。”

“公主?”妇人一脸不敢相信地看了龙影璇一眼,可只是一眼,她便收回视线。

“武儿啊,老爷不是说公主是妖吗?公主会吃人啊!”

“公主不是妖。”男子轻轻拍了拍他阿娘的肩膀,搂着她,看向所有人。

“各位乡亲父老,公主绝对不是妖,她也不会吃人,公主说她是在城内将我们救走,我相信城里有妖,而且是很厉害的妖。”

男子的话刚落下,下面的百姓面面相觑,更加惊慌。

“公主不是妖?城内有很厉害的妖?”

“公主不是妖?大家都是她救回来的?”

“公主真的不是妖?那妖究竟是谁?”

“……”

几位百姓挤上来,找不到自己的女儿,直接将注意力锁在龙影璇身上。

“我女儿在哪?为何没有我女儿的身影?”

“对啊,我女儿在哪?你怎么没救出我女儿?快说!我女儿在哪儿?”

“我的萍儿怎么没回来?公主,你到底说啊,怎么没有我萍儿?”

现在,他们哪里还理会谁是不是妖?只要自己的女儿像别人女儿一样安全回来就好,谁是妖,都不重要了。

“公主,你倒是说说话,怎么还是一些姑娘没回来啊?我家秀秀怎么没回来啊?”

一个个百姓,都将心思放在龙影璇身上。

听说她不是妖,他们更加鼓起勇气,举步逼近。

笑天突然向前,将龙影璇护在身后。

“璇儿妹妹不是妖,是她将人救回。”看着一群愚昧之人,笑天低沉的声音响起。

龙影璇在笑天的心里,是最完美的存在,大家误认为她是妖,笑天心里当然不高兴。

“还有八名女子在乌信哲手里,乌信哲身旁至少有两只妖。”

“今夜子时便是九尾狐用女子做法的时刻,若你们还执迷不悟,今晚便是八名女子殒命的日子。”

“老爷?老爷身旁有妖?”

“我们的姑娘被老爷抓了?”

“不可能!老爷不是这样的人。”

“今夜?今夜我的秀秀会死?”

“老爷身旁没有妖,老爷不会这么对我们的呀。”

百姓又像似开了炸那般,到处都是惊慌的声音。

对笑天的话,他们有相信,有怀疑,有激动,有沉默,但,唯一相同的是,谁都不相信乌信哲是坏人。

“哪怕我县真的有妖,此事也不可能与老爷有关。”

“对啊,老爷对我们恩重如山,我们的好日子都是老爷给的,他怎么可能害我们?”

“不可能,我不相信老爷会害我们,你少胡说八道了!”

“有没有可能,老爷也被妖给迷惑了?”

“真的有妖,太可怕了,妖会不会将我们所有人都杀了?”

“……”

凌惊陌一挥手,八名壮士从人群中出来,一边四人,与笑天并肩站在一块。

“安静!丞相有话要说!”

一位壮士大喊了声,八名壮士让开了一个位置,凌惊陌举步走了向前,就连龙影璇也向前与他站在一块。

“我知道当年是乌信哲带着大家开辟了这个地方,没有他,便没有大家现在的好生活。”凌惊陌沉声说道。

“可大家知道,他为何会有这么一举?”

“据我了解,乌信哲并不经常回来,这儿能有今天的繁荣,离不开所有人的努力。”

“当年,那些不努力的人,是不是都渐渐消失了,你们知道,他们都去哪儿了吗?”

轻蹙了蹙眉,凌惊陌浅叹了一口气。

“对乌信哲没有利用价值之人,全都离开了,事实上,他们并不是离开了此县,而是离开了人世。”“乌信哲不留没用之人,这么多年,大家还不清楚吗?”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