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27你也有今天(1/1)

第527你也有今天

宁王苦笑,“璇安大公主是太祖第一个女儿,自然珍贵,也就是因为这样才养成她这般跋扈的个性,朝中敢惹她的人绝无仅有。”

大家都显得很颓然。

杀人者,没得到应有的惩罚,那奇案门成立的意义何在啊?

律法的意义何在啊?

孟婆打了圆场,“如今惩罚不了她,但是终有清算的一天。”

“只是,她这般的性子,只怕还会继续害人。”龙柒柒道。

“是啊,尤其,那龙七还在公主府呢。”白子淡淡地道。

龙柒柒想起这个龙七脑袋就大,不知道他到底想怎么样。

其实她心里多少已经确信他就是龙尊。

这个人带给她前世今生的噩梦,一直跟随,便是如今忘记前事,可这个人的出现还是给她带来了压迫感。

“希望他别闹出什么事来。”孟婆比较消极地说。

卷土重来,怎么可能安分守己呢?

不过,奇案门全门皆兵,可龙尊确实很安分。

甚至,他都不会主动出现在龙柒柒的面前。

直到有一天,消息传开,说璇安大公主忽然暴毙。

御医前去查验,发现她死于心疾突发。

死状比较恐怖,眼睛瞪大,眼珠都几乎碎裂了,像是见了极为骇人的东西然后心疾突发死的。

京兆府循例也要调查一下的,问了府中唯一的客人龙七。

龙七自招身份,说他是修道之人。

而大公主想看看若今生杀人,死了之后会有什么下场,他便为璇安公主制造了一场幻象,没想到,大公主就这样吓死了。

此事,有祝驸马作证。

京兆府于是断定大公主是自己找死的,怨不得旁人。

消息传开,龙七就成了英雄。

大公主的恶行,京中百姓谁不知道?只是敢怒不敢言罢了,而且她杀害了侯爷管家,还企图嫁祸卫大人的弟弟,这事也早就传开,是因为她有免死金牌,这才免去了罪责,如今自己找死,也算是报应了。

尹太师对此人十分欣赏,竟然举荐龙七入朝为官,在早朝之上提起了此事,遭到了许多人的赞同,毕竟,被大公主欺负过的朝臣实在是太多了。

南宫越自然不准,没说任何理由,就连皇帝都不能问。

皇帝还是一如以往地害怕这个皇叔,他得知国师回来之后,想传召她入宫“训斥”一顿,但是,南宫越早就警告了他,不许见她,皇帝郁闷了好一阵子,才作罢。

如今,难得有个好玩的人,皇叔又不许,他正值叛逆,终于被摄政王的强权逼反了,下旨把龙七封为奇案门的右府丞,和白子一样。

南宫越知道之后,气得当天晚上就入宫抓起皇帝就扔在罗汉床上,举起手巴掌,外头的宫人只听得里头传来放鞭炮般的巴掌声音,间或夹着皇帝的惨叫。

宫人连忙去找尹太后,尹太后听了,只是悠闲地喝着茶,“打了?打了就打了吧,有什么大惊小怪的?哪家的孩子不得被打几顿才懂事?”

这几年,尹太后彻底也看透了,横竖是防备不来的,还不如趁着岁月正好,享受人生。

自然,这也是多亏了尹太师的安抚,尹太师说如果摄政王要夺位,早就夺了去,何必等到现在?

心态改变之后,看的东西就不一样了。

以前她紧张皇帝被摄政王责罚,但是,如今觉得责罚是一件好事,玉不琢不成器,打得轻了她还不愿意呢。

就这样,龙七成了奇案门的府丞。

白子最生气,他在奇案门都五六年了,还没升职,反而来了一个人,把他的权力给分一半走,这口气,真是吞得胃痛。

南宫越自然也生气的,但是,总不能真打皇帝的脸马上就把龙七给撤职了,这样皇帝在百官面前就彻底没了威信。

龙柒柒安抚了他。

“他横竖都在京中待了这么久,也没见做出点什么出格的事情来,可见确实是没什么机心的,就算有,我们放在眼前不是更好观察一些吗?”

南宫越看着她,怎么觉得她眼底有些窃喜。

“阿柒,你很希望他来?”南宫越沉声问道。

龙柒柒连忙否认,“怎么可能?我怎么可能会希望他来?这个人是麻烦啊。”

“但是我看到你很期待。”

“看错了!”龙柒柒一口否定。

“真的?”他心里还是有根刺,方才真的看错了吗?

龙柒柒挽着他的手臂,安抚道:“当然是真的,我会因为他吓死了大公主就对他改观吗?绝对不可能的,大公主是死有余辜,而且,就算不是他,看大公主的面相,也活不久了,他真不算是功臣。”

南宫越的脸都黑了。

这是越描越黑啊。

她绝对是开始欣赏龙尊了。

看来,他要尽快把权力交出,在奇案门盯着她才行。

否则,一不小心,就连到嘴的媳妇都跑掉了。

奇案门的人都住在国师府,龙七也说要搬来国师府,此事,南宫越还不知道,龙七就已经搬进来了。

南宫越从宫里出来,就看到龙七大刺刺地在院子里走着。

他脸色一沉,“谁许你在这里?”

龙七扬唇,淡淡一笑,“怕吗?”

“滚!”

“不好意思,我已经在国师府住下了。”龙七眉梢染着得意之色。

“没有我的允许,你不能住在这里,马上搬走。”南宫越冷冷地道。

龙七慢慢地走近他,嘴角噙笑,“我说过,我要一个公平的机会,你其实没资格赶走我,这里是国师府,是阿柒的府邸,而我是阿柒的家人,这点,不容你否认。”

“你算什么家人?”

“我当然是她的家人,亲人,这点,便是放三界里去问问,谁又能否认?”

南宫越冷道:“没有家人像你这样,下狠绝之手。”

“妹妹不听话,做哥哥的教导一下,难道不是应该的吗?”龙七反唇相讥。

“我不会让你在这里。”南宫越眼底杀意渐生。

“想想龙太傅和飞尸。”龙七提醒道。

“我如今只想让你滚。”杀戮,已经劝不住他了。

龙七哈哈大笑,“人皇,你也有今日。”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