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05章 案子和摄政王有关(1/1)

第505章 案子和摄政王有关

龙柒柒皱起眉头道:“但是,你们不觉得飞尸是一个威胁吗?”

“是威胁,但是找不到也没办法啊。”白子耸耸肩,“你以为这天下的威胁少吗?只能是遇到什么管什么了。”

龙柒柒沉思了一下,“到底还是人手稀缺的问题啊,我觉得,需要重点培养下一代。”

白子嗤笑,“下一代?你是要生了吗?”

“不是有现成的吗?阿日,雪生。”龙柒柒理所当然地道。

白子打了个寒颤,“你的意思是说把魔胎培养成为匡扶人间正义的卫道士?”

“不要说得那么伟光正嘛,就是帮衬帮衬他娘亲我。”龙柒柒撇嘴,“否则,养他那么大,不是白浪费血了吗?”

“合着你才是吸血鬼啊。”白子咂舌。

龙柒柒摆出傲然的神情,“废物利用罢了。”

奇案门再开案子。

是十年前的案子。

死者是两名十五岁的少女,双胞胎,叫陈怡陈蕴,死前曾遭侵犯。

这案子是孟婆抽出来的,因为这案子,当年调查的时候,竟然和摄政王南宫越有关。

这姐妹两人都是卖唱的,死前最后见过的人是摄政王南宫越,而且,曾惹摄政王生气。

当然案子最终没查出谁是凶手,甚至,先帝下旨,把此案关闭,不许再调查,白子打听了一下,说是因为怕影响摄政王的名声。

白子淡淡地道:“卖唱女命如草芥,谁会在乎?”

宁王持有不同意见,“不能这样说的,先帝当时确实也看过并没有证据证明是五哥做的,且京兆府嗲查了那么多久,也没有任何进展,免得此案一直发酵被有心人利用,毕竟,十年前,五哥刚立功归朝。”

孟婆看向龙柒柒,“你怎么看?”

龙柒柒把案子的资料全部看了一遍,道:“这里说,这两名死者是在福德酒楼卖唱,而死前的一晚,摄政王邀约了几位武将在里头吃酒,叫了她们二人去唱曲,当时还有一位弹琴的女子在,她的口供说摄政王醉酒,轻薄过死者两人,死者两人啼哭惹得摄政王大怒,扬言要杀了她们二人,这一点,有茶博士为证,确实听到摄政王说这句话,而摄政王的口供……却说是这两名卖唱女故意接近他才会惹得他大怒。”

“那在场还有其他武将的,他们的口供怎么说?”旺财在一旁问道,她没看那一大叠的口供,看得眼睛发晕。

“在场三名武将,两名武将与摄政王所言一样,但是,其中一名武将保持沉默……”龙柒柒看下去,却摆手道:“不,不是保持沉默,案发的第三天,这一名武将到府衙给口供,说摄政王确实轻薄过死者二人,而这一名武将,是跟随摄政王一同出征的先锋李扬将军。”

宁王蹙眉,“李扬?”

他对此人有印象。

高捕头道:“我知道,这个李扬,殿前出言无状,得罪了先帝,被先帝砍了脑袋了,貌似就是在这个案子发生之后不久。”

众人面面相窥。

殿前说了几句胡话,就把曾经立过军功的武将砍头?先帝此举,有杀人灭口包庇摄政王的嫌疑啊。

但是,这话谁都没说出口。

倒是龙柒柒沉默了一下道:“就这么轻易杀了一个立功的武将?”

妙音看着大家,“那这案子咱是查还是不查呢?”

“为什么不查?”龙柒柒把案子的资料收拾了一下,“如果摄政王是无辜的,我们调查之后会还他一个清白。如果摄政王真的是凶手,我们也该还死者一个公道,大家不要忘记,两名死者死的时候才十五岁,而且,被人侵犯过,很惨。”

“好,既然查的话,我们从何处入手?”孟婆看着龙柒柒,其实她想问的是从何人入手。

就这样贸贸然去问摄政王口供,似乎有些不妥。

龙柒柒道:“现有的证人,还有哪些?要不,先从这些人入手。”

孟婆看了一下,“那就先问问那茶博士和弹琴的目击者,还有在场的另外两位武将,其中一人,咦,阿柒,是你故友戚将军。”

“我的故友?”龙柒柒有些愕然。

“这位戚将军,你曾在宫里为他解围,十年前……”宁王想了一下,“十年前似乎是戚将军再鼎盛的时候,不过,后来他领兵出征,大败,三个儿子也死在了战场上,而他也被参奏,贪功冒进,连降三级,他自己也因腿伤而被闲置,是前几年才被五哥重新提拔起来的。”

“是被摄政王重新提拔起来?”龙柒柒道。

宁王看着她,“你当时对这位戚将军也很看重,否则,不会为了戚将军而得罪尹太师。”

龙柒柒苦笑,“我不记得了。”

“戚将军为人正直,他的口供可信。”宁王道。

“还有另外一位武将呢?”龙柒柒问道。

孟婆道:“卢伟安,如今是南营将军。”

“那我们就先找这些人问口供,还有,那两名死者的魂魄,如今何在?”龙柒柒问孟婆。

孟婆道:“没在地府编制,没有投胎。”

“没有编制也没有投胎,那么只有两种可能了,要么是孤魂野鬼不知道飘哪里去了,要么,鬼魂被人收了。”龙柒柒道。

“如果是冤死,鬼魂一般去不了太远,可以让阳鬼差晚上的时候出去找找。”妙音道。

“成,这事交给我。”如今是阳鬼差组长的高捕头,很爽快地接下了任务。

“开案子了?”高捕头话音刚落,便见南宫越进来了,且一副视察工作的态度问道。

宁王下意识地把宗卷揽在了身前,“五哥来了?怎这么得空?”

南宫越眯起眼睛,“躲躲藏藏的,怎么回事?这案子本王不能知道吗?”

“不是,不是,”宁王讪笑着,“这都还没开始调查,等调查得差不多了,再告诉你啊。”

“神神秘秘的,什么案子啊?”南宫越上前抽了一份宗卷打开,看了一下,淡淡地道:“嗯,这案子确实需要好好调查。”

众人对视了一眼,然后都把眼光集中在龙柒柒的身上。

龙柒柒清清嗓子,“嗯,什么案子都要调查的,也不是特意找这一件,随便拿的。”

“无妨,既然此案与本王有关,那本王就不参与问案,但是本王会全力配合调查的。”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