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87章 去摄政王府(1/1)

第487章 去摄政王府

冰封符咒,是会暂时让孙夫人的脸好转,且会封住腐烂的地方封闭臭味传出。

他给太师府的人抓来,心里头大概也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所以,先声夺人,想着先冰封孙夫人的脸,无法对证。

殊不知,被离歌识穿。

听得离歌说他是神棍,他一怔,大怒,色厉内荏地道:“你是谁?贫道是太上老君座下弟子,你竟然辱骂贫道?”

一个动辄色厉内荏的人,必定是心虚的。

离歌冷笑一声,“你是太上老君的弟子?那巧了,我和老君认识,要不要请他老人家来问问,你算是他哪代弟子啊?”

道人眯起眼睛,冷笑道:“好大的口气,你是什么人?竟然敢说认识我师父?”

离歌不与他逞口舌之争,一扬手,便飞出一道卍字,卍字分化成五个,分别落在他的额头,双手,双腿。

道人大惊,还没说话,尹太师却叫了出来,“老夫见过这个,是国师的独门暗器。”

离歌回头看了尹太师一眼,心里头不是滋味,尹太师这话,无疑是再证实一下她就是龙柒柒。

道运道人怕了,小眼睛流转了一下,全身不能动弹,只能动眼珠子了,“您……您是谁?”

语气,已经浑然不一样了。

离歌冷道:“我是奇案门的验尸官,有话问你,你老实回答就是。”

“奇案门?贫道可没犯事。”道人马上就申辩了。

离歌怒道:“还说没犯事?你为孙夫人借尸还魂,为什么不找一个和她契合的身体?”

“这个……”道人脸色讪讪,“这不是没找到吗?找到的话,肯定用合适的,她又着急。”

“但凡有点常识的人都知道,一旦用了不契合的身体,就会出现排斥,等同生不如死,你明知故犯,罪加一等。”

道人怕了,连连告饶,“我学艺不精,实在不知道需要找契合的身体,直到孙夫人出现问题来找我,我才知道的,我不是明知故犯,我是不知道。”

“你不知道?”孙夫人气极,一手拿起茶杯就冲他的脑袋砸了过去,“你害我好苦啊。”

这么近的距离,茶杯竟然是从道人的脑门旁边擦过,直接摔到了离歌的头上。

离歌是做梦都想不到,她会砸不中,因而并未躲闪。

短短两日,脑袋两度受挫,离歌真是又气又无奈。

偏生孙夫人砸了之后就坐在地上大哭,压根没发现砸错人了,弄的她想发火都发不成。

离歌伸手摸了一下额头,流血了。

尹太师连忙命人过来包扎,离歌自己拿了纱布,慢慢地缠着脑袋。

真是无妄之灾啊。

“问你,”包扎好,离歌一脚踢向道人,“二十年前,是不是曾在冀州受伤,被一户姓李的人家救下,如实告知,若有半句虚言,要你狗头。”

道人转了一下眼珠子,道:“确有这样的事情,当年贫道除魔卫道……”

“好好说话!”离歌给了他一个爆栗,什么除魔卫道?

道人吃痛,老实起来,“当年贫道被逐出师门,还被打了重伤,路经冀州的时候,晕倒在一家贫民的门口,被一对夫妇救起。”

“这对夫妇家里是不是有一个患病的女儿?”

道人想起那个浑身长满毒疮的少女,顿时打了一个激灵,“对,他们家的女儿身患恶疾,贫道怕被传染,所以伤势稍稍好转,便马上离开了。”

离歌缓和了语气,“如此说来,你只承了救命之恩,并未有报答他们一家,是吗?”

“当时贫道自身难保,如何报答?后来贫道想报答的时候,已经找不到他们在哪里了。”道人狡猾地说。

离歌知道他不曾想报答,这种自私自利的人,只有报仇不会报恩。

没什么好问的了,离歌对尹太师道:“先把此人控制好,等我去看过飞尸的情况,再来处置他。”

“好,好!”尹太师连忙吩咐人把道人押下去。

离歌看尹太师盈盈地看着她,似乎遇到许久不见的熟人,衰老的面容有些微微悲喜交杂,她脑袋一阵发麻,在他要说出煽情的话之前,她先道:“我要马上去看飞尸了。”

尹太师到唇边的话顿时吞回肚子里,道:“好,快去,改日再聚。”

改日再聚,仿佛两人早认识。

离歌马上就走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很抗拒自己以前的身份,除了对以前的事情未知之外,仿佛还有一些心里障碍,她说不上是什么。

离开太师府,她琢磨着要去找南宫越,问一下李良的下落。

李良,如果没有被灭口,应该是被藏起来了。

南宫越住在国师府,摄政王府丢空,他大有可能把人安置在摄政王府。

所以,她改变主意,先不去找南宫越,而是先去摄政王府瞧一瞧。

摄政王府这些年无人居住,府中只有维持清洁的下人,其他家臣早被打发出去。

所以,离歌要进去很容易,跟门房的说了一声是奇案门的验尸官,就马上放行了。

顺利得让离歌觉得有些诧异。

但是这般的顺利,也让她有些丧气,因为,如果人被藏在摄政王府,应该会有人把守。

她想着随便看看就走了,但是,一路走进去,沿途所见,都是陌生的景物,可不知道为什么,走着走着,她竟然能预见下一个转角处是什么。

例如,如今沿着回廊走,左侧靠山的楼,如果推门进去,会有一个室内温泉。

她进了院子,便有硫磺的味道传出来。

推开四扇的雕花木门,见热气腾腾,果然是一个室内浴汤。

天池。

她脑海里蹦出两个字来。

但是,四处看了一下,目之所及,没有看到天池两个字。

温泉水氤氲,雾气腾腾,她定定地看着温泉后的石雕,看不太真切,但是看得出是一个女人像。

如果要看清楚,她得走下温泉才行。

她没有走下去,如果这个地方是南宫越的私人浴室,那么在浴室里刻着女人像,可以想象这个男人有多龌蹉。

她马上就转身出去,在关门的那一瞬间,听到有声音传来,“你下来。”

她猛地转头,看向雾气腾腾的地方,却空无一人。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