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72章 她的符咒(1/1)

第472章 她的符咒

他眼底有盈盈暖意,凝望着她。

四目交投,她在审视怀疑,而他则是完全的关切疼惜。

离歌竟然觉得自己用心龌蹉,好歹人家现在为她治疗腹痛,而她则在猜度怀疑。

练血火烧火燎地提着两壶水过来,急声道:“出什么事了?”

“倒水,离歌口渴。”南宫越撤了手,道。

练血一怔,口渴?那为什么要让她把府中能喝的水都端过来?只倒一杯水不就成了么?

她的主子,还是那么喜欢大惊小怪。

离歌喝了水,整个人都舒坦了。

她道:“谢谢!”

南宫越和练血异口同声道:“不必客气。”

南宫越扬眸,淡淡地看了练血一眼。

练血本来在说了不必客气之后一脸慈爱地看着离歌,被南宫越一记白眼扫过来,知道自己有点碍地方,便识趣地走了,还真轮不到她慈爱。

南宫越这才收回眸光看着离歌,眉头还没舒展,“现在感觉如何了?怎么会腹痛?吃错东西了吗?”

离歌被腹痛头晕折磨了一天,如今舒坦了些,心里头对南宫越也没有那么抵触,“现在感觉好多了,也不知道是不是吃错东西,昨晚大家都一块吃饭的,你们全部都没事吗?”

“我觉得没事,其他人……”南宫越想起那群没心没肝的人,遂淡淡地道:“还没发作,今晚大概就会上吐下泻。”

离歌一怔,“今晚会上吐下泻?你怎么知道?”

这还有分时辰来发作的吗?

“我相信报应!”南宫越认真地道。

离歌发愣地看着一脸愤恨的他,如果他是一个恶人,是不会相信报应的。

她肚子里传来咕噜咕噜的声音。

南宫越看着她,只觉得无比的可怜,她应该是一天都没吃了。

“你等着,我叫练血给你熬点粥或者汤。”

“汤……”离歌忽然想起昨天晚上睡觉之前,阿日端了一碗汤过来,说是孝顺她的,她当时喝了两口,觉得味道怪怪的,就不喝了,随手搁在妆台那边。

南宫越却以为她说要汤,便走了出去吩咐练血。

离歌撑着微微发晕的脑袋起来走到妆台那边,汤的颜色已经变得有些澄明,底下凝固着一些东西,她伸手挖了一下,两指捏开,有点像泥巴,但是也不是。

“死小孩!”离歌喊了一声。

阿日的小脑袋在门口探了一下,“阿娘,你找我?”

“进来!”离歌喝了一声,把碗重重地放在妆台上。

南宫越带着阿日进来,看了一眼碗里的东西,问道“这是什么?”

离歌问阿日,“你昨晚给我端的汤是谁给你的?”

“我自己做的。”阿日一脸邀功地看着她。

阿娘总说他不懂事,不孝顺,看,他都会做汤了。

“泥巴汤?”离歌眼底闪动危险的光芒。

“怎么会是泥巴汤?”阿日觉得受到了侮辱,就算小孩子都知道泥巴是不能做汤的。

南宫越走过去,伸出手指搅动了一下,有些灰和黑色的粉末打旋,他蹙眉道:“香炉灰,纸灰?”

他舔了一下,“有点咸,放了盐。”

离歌脸都黑了,冲阿日怒道:“你给我喝香炉灰?”

阿日缩了一下脖子,“董妈妈说喝这个汤就会身体健康,香炉灰和符纸烧了,我喝过,有点难喝,我就加了点盐巴。”

离歌两眼一抹黑。

不过,就算是香炉灰加符咒灰烬,也不至于喝得她肠胃炎啊。

她猛地抬头,“什么符纸?”

“神楼里有,我随手撕了一张,我还伤了手呢。”阿日伸出手,两指还真是被烫伤了。

离歌心里头微沉,阿日是僵尸子,一般的符咒对他没有作用,国师府的神楼,竟然有能伤阿日的符咒?

她看向南宫越,“神楼里有什么符咒?”

南宫越想了一下,道:“有王妃写的符咒。”

“我能去看一下吗?”

南宫越点头,“可以。”

“谢谢!”离歌松了一口气,本来以为他不允许的,神楼这种地方,一般不许外人随便进入。

南宫越陪同离歌和阿日来到神楼。

其实神楼里没有供奉谁,只是之前设阵时候用的地方,后来董妈妈摆放了一尊佛像。

神楼外面张贴了一些符咒,是龙柒柒用朱砂写的,当时接纳了僵尸来住,怕一时看不住,所以设下了监符,一旦僵尸有歹心,符咒便可飞出去,救燃眉之急。

离歌看到这些符咒,傻了眼。

她盯着那些符咒看了许久,一言不发。

难怪她会腹痛。

她喝下了自己写的符咒。

符咒反噬,所以她急病如山倒。

符咒是很奇特的东西,谁写的,谁一定认得,这仅限于龙女。

和笔迹无关,是画符咒的特点,赋予符咒的灵力煞气。

她就算记不得前事,可对自己的符咒,她是一定会认得的。

而这些符咒能伤得了阿日,就是因为这些符咒专门为僵尸而写的。

她一步步进去,数了一下,连同阿日撕掉的那张,总共八道符,是四面八方的监符,也都带着龙女的印记。

把八张符咒放在一起,是可以凑成一朵莲花的,若飞快移动方位,则能变成卍字。

她闭上眼睛,把符咒的方位记一下,然后在脑子里演练,确定无误。

良久,她才回头问南宫越,“这些符咒,是王妃写的?”

“是的。”南宫越点头。

她……就是王妃?

这个男人,就是她的未婚夫?

离歌一时心乱如麻。

但是,心头越是震惊,她脸上表现得越是平静。

甚至,她充满疑惑地说:“这些符咒,也没什么问题啊,怎么我喝了会腹痛?”

南宫越自然是不知道龙女的事情,只以为她困惑,便道:“或许是沾了尘埃,脏了,喝下去肠胃受不得。”

离歌觉得这是一个很好的解释,点头道:“是的。”

几道符咒弄得她头晕目眩,她道:“我们走吧。”

南宫越本没指望她想起什么来,再说,这神楼也不是能触动她回忆的最好地方,他关心她的身体,道:“回去躺着,练血已经吩咐下去熬粥了,一会就能吃。”

“谢谢!”离歌看了他一眼,飞快地转开视线,竟然有些不能直视他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