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56花蕊消失(1/1)

第456花蕊消失

孟婆轻轻地拍着他的肩膀,“走吧,这案子是京兆衙门审理,经过这一次,想必会有新的进展。”

白子默默地看了府尹一眼,府尹也十分重视,确实如孟婆所言,若凶手不是死者的丈夫,他会沉冤昭雪的。

京兆府的官差帮忙抬案子的宗卷跟在旺财的马车后面。

孟婆则和白子步行回去。

白子觉得心头烦乱,吹一吹冷风,或许会好很多,孟婆陪他。

“其实,最初成立奇案门,阿柒是真想查案的,对她来说,法医才是她的本质工作,龙女才是兼职吧,但是不知道什么时候,慢慢地奇案门就变成了玩票性质,也许是因为长期没案子吧,我也懈怠了,竟忘记了我和阿柒的初衷。”

孟婆听着他说,不做声。

阿柒走后,白子看似没什么,但是,他心里其实没底,难受,否则不会总是看着那一抹花蕊安慰着自己。

“这一次重启奇案门,是王爷的决定,相信王爷也愿意一切回到原来的样子,而不是只在那里什么都不做,傻傻地等待,孟婆,那个离歌,我们再见一次吧,或许,她适合。”

孟婆点头,“好。”

“不觉得我矛盾反复吗?”白子侧头看她。

孟婆笑了,“有时候想明白了,自然就会做正确的决定。”

白子咀嚼一下她话里的意思,然后点头说:“没错,正确的决定,离歌这个人虽然奇怪,但是,奇案门本来就是一个奇怪的衙门,需要各种奇奇怪怪的人组合在一起破那些奇奇怪怪的案子,离歌一眼就看出这个是冤案,对我们奇案门而言,她很有用,我知道我之前是带着偏见误会了她。”

孟婆笑了笑,“你若是想开了,我回地府能安心了。”

白子一怔,“你要回地府?”

孟婆有些迷茫,“我不知道。”

“为什么忽然有萌生出回地府的想法?”

白子知道她其实两边兼顾也很累,虽说地府不一定非她不可,但是她司职在奈何桥上,也不可能长期不回去。

“不是说我一定要回去,只是觉得我迟早是要回去的,当初来人间,是因为地府大乱恶魂跑了出来,我协助国师清理恶魂,如今,我的任务其实算完成了,一直不回去,只是觉得我很喜欢人间的烟火气息,我想给自己休假,可这一休假,便是几年,也够了,我始终也得回去,每个人都有自己的路要走,不管喜欢不喜欢,总得往前走。”

白子苦笑,“你们都有自己的路,而我的路是什么?我是否也该回去了?”

“你回去,甘心吗?”孟婆问道。

“没有想过甘心不甘心的问题,只是觉得阿柒是在这里出事的,她如果回来,也肯定会回到这个地方来,我只能在这里等她。”

说完,他习惯性地挽起衣袖,但凡说起或者想起龙柒柒的时候,他总会看一看那一抹淡黄的莲花蕊。

他站定脚步。

他几乎以为自己看错了。

“没了?”他吼了一声。

孟婆吓了一跳,连忙看向他的手腕,只见原本有一抹淡黄的地方,如今已经没有了,甚至,连丁点的淡黄痕迹都没有看到。

“怎么会这样的?”孟婆也吓得够呛,“什么时候开始没有的?”

“昨晚王爷让我给他看过,不,不,今日一早出门,也看了,今天还有的,怎么忽然就没了。”白子脑袋一阵阵的轰隆,仿佛有什么在爆炸一般,炸得他整个人都懵掉了。

孟婆面容惨白,“你之前说过,这朵莲花代表着她还活着,剩下一点花蕊,是意味着她还有一丝魂魄没散,如今没有了,那代表什么?”

两人骇然对视,别的都想不到,只想到一点,异口同声道:“不能让王爷知道。”

“但是他一定会知道的,他每天都要看。”白子心里像是被挖了一块,这意味着什么他还不知道,但但是必定不会是什么好事,这自然是最坏的结果,可不能让王爷知道啊。

他受得了吗?

“怎么办?”孟婆也慌神了。

白子第一个反应便道:“我找个借口,离开几天吧,再想办法。”

“可几天之后有什么办法?”孟婆问道。

白子心头凌乱,“我不知道,你容我想一下。”

两人也不敢回去,在街边寻了一间茶馆坐下,面面相窥。

心里头自然是难过的,但是现在还不能猜测太多,几年过去了,这一抹淡黄都在,为什么忽然就没了?

“要不,我们施法在你的手腕上弄一道痕迹。”孟婆道。

白子摇头,“不,今日的南宫越不是昔日的摄政王,他一眼就能看出施法的结果,这反而露馅。”

也是。

如今的南宫越,是越人皇,他怎么会看不出施法的痕迹?

两人挠破脑袋,都想不到什么好办法。

“坦白说吧,这肯定是瞒不下去的。”孟婆说。

白子看着她,“要不,找练血和暗珲商量一下?”

“也好,就算要说,也是他们两人去说,咱们不说。”孟婆很怕看到一个人伤心的表情。

尤其,自从有这一抹淡黄之后,大家心里都怀着期待。

她不愿意做那个打碎希望的人。

太讨人嫌了。

两人拍板,回到奇案门之后,叫旺财去请练血和暗珲过来,且千叮万嘱不可惊动王爷。

暗珲和练血看到白子的手腕之后,也很震惊,久久说不出话来。

“不能告诉主人!”练血惊呆过后,马上就说。

“我们原先也是这样打算,但是,这肯定是瞒不下去,他每天都要看过才行。”白子说。

大家都一筹莫展的时候,高捕头和妙音回来。

本来不想让高捕头这个大嘴巴知道,毕竟,他知道的话等于满京城的人都知道了。

不过,大家心不在焉,也就不管他大嘴巴这个事情了。

高捕头心跳急速,“那是不是意味着国师死了?”

“闭嘴!”众人齐刷刷怒吼。

妙音见他可怜兮兮的样子,没好气地道:“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什么原因,想先瞒着王爷,然后我们再慢慢去探究这花蕊消失的原因,等有结果了再告知王爷。”

“那就先瞒着啊!”高捕头道。

“谁不知道要先瞒着,可施法的话,王爷会看出来的。”

妙音不想搭理他了,傻子就是傻子,怎么说都不明白的。

高捕头哦了一声,转身轻声嘀咕道:“施法不行,那画上去就更不行了,幸好没说,否则又要被阿妙说我蠢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