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八十二章 我记得他是谁(1/1)

第三百八十二章 我记得他是谁

龙柒柒瞪着眼睛看他,他也瞪着她,说:“你说不字的话,我马上亲你!”

他看着很是凶神恶煞的样子。

龙柒柒轻声叹了叹,“好女不跟恶男斗。”

她总是没办法漠视他眼底里的柔情,以前很少看到这种柔情,这般凝视着,叫人怦然心动。

她也害怕若这样下去,就算他不是南宫越,她都差点要爱上他了。

幸好,明日他就出发去鞠立国了,这一次不管如何,总能弄个明白。

为了以防万一,怕他真的不是南宫越,龙柒柒把雪生抱了过来一起睡。

即便日后知道他不是南宫越,她也可以解释,毕竟,三个人一起睡,是断没有任何问题的。

他们总不能当着小孩儿的面做一些不可描述的事情。

雪生睡相很好。

几乎是沾床就睡。

她睡在龙柒柒和南宫越的中间,龙柒柒侧身摸着她的头发,雪生睡颜纯净,像个天使。

南宫越也侧身,但是他看着她。

她长发垂下,面容洁净绝美,像一个仙女。

“柒!”他轻声叫。

“嘘!”龙柒柒把手指竖在嘴唇上,示意他别做声,别吵醒雪生。

南宫越把手伸过去,抱住她,也等同抱着雪生。

龙柒柒没有移开他的手,三人就这样睡着。

她闭上眼睛,感觉到他还在看她。

她便也睁开眼睛看着他,外头灯光昏暗,照进帐里便只有朦胧的光芒。

他眸子漆黑,有着莹莹光芒。

这漆黑宁静的夜晚,特别容易让人卸下防线。

她轻轻地叹气,坐起来把雪生抱进里头,自己躺在中间,把头枕在他的胸前,与他拥抱着。

“阿柒,”他的头稍稍抬起一些,亲了她的头顶一下,“这一次我去鞠立国,或有凶险,若我出事,你怎么办?”

“你出过一次事了,我不也这样过来了吗?”龙柒柒把手放在他的胸前,觉得胸口憋闷。

“是啊,你很坚强,我一点都不需要为你担心。”南宫越着,却情不自禁地圈紧她一些。

“你有龙脉之气,且有火魔保护着,凶险是有,但是火魔背后有人,他若觉得危险,会求救,所以,最后你还是会逢凶化吉的。”龙柒柒道。

南宫越没做声。

他说这些,其实只是因为觉得她很冷淡,想知道她心里到底还在乎不在乎自己。

所以他说自己或许会有凶险,但是她反过来安慰自己,他没事。

如今抱着她,反而不如方才只看着她那样亲密了。

至少,那会儿还有眼神的交流,从她眼底能看出在乎来。

可如今抱着她,她像僵硬的木头。

“你若不想和我亲近,就不必过来!”南宫越说。

龙柒柒道:“我想抱着你……这样很好的。”

她想抱着的是他这副身躯。

“你还是不信我是吗?”

龙柒柒沉默了一下,“我信。”

“你撒谎!”

“我信了百分之九十九,但是,我只怕那百分之一。”龙柒柒也直言了。

南宫越真是哭笑不得,“你说我该高兴还是该难过呢?”

高兴她原来这么在乎他的。

“睡吧!”龙柒柒闭上眼睛,“我困了。”

“好,睡吧!”南宫越也闭上了眼睛。

两人都假装睡着,调着自己的呼吸仿佛真睡着了一般均匀。

但是,两人的脑子都清醒异常。

半夜,雪生醒来了。

她迷迷糊糊地爬起来,往龙柒柒身上压,龙柒柒一手抱住她,她嘟哝说:“尿尿!”

南宫越起身,抱着雪生到痰盂前把尿。

龙柒柒坐在床边看着他,这位爷,何曾做过这样的事情?

南宫越抱着雪生回来,雪生倒在床上,又呼呼地睡过去了。

龙柒柒看着南宫越,笑了笑,“看来我们都睡不着的。”

南宫越坐下来,“嗯,你想怎么样?”

“我们喝两杯如何?”龙柒柒道。

“你想喝,我便陪你!”南宫越说。

龙柒柒蹑手蹑脚地出去拿酒,两人到一边的罗汉床上去喝酒。

两人本来一人坐一边,但是南宫越跨过去,与她坐在一起,他坐在靠背前,伸手圈她入怀,也不用杯子,直接用酒壶一人一口地喝起来。

酒是个好东西。

能让人放下防线。

龙柒柒心扉打开了一些,人也活泼了起来。

“你说得对,若不是出了那些事,如今我们都是夫妻了。”龙柒柒说。

“不怀疑我的身份了?”南宫越笑道。

“怀疑啊,但是人都是有侥幸心理的,更多的是……”她盈盈看他,“我期盼你是真的,人这心里有了希冀,天平就会慢慢倾斜,有时候真的不需要太理智。”

南宫越喝了一口,“敬你的不理智。”

龙柒柒笑了起来,拿过酒瓶也喝了一口,“敬你比以前更爱我。”

“你这话是在投诉我以前不够爱你?”南宫越笑了起来。

“你以前哪里有爱我的样子?”龙柒柒反问。

“没有么?我都愿意娶你了。”

“我还愿意嫁给你呢。”

“我觉得愿意娶一个人,那就一定是爱,你若不爱,怎会愿意娶?那可是一辈子的事情。”

“我怎么记得你曾经说过要娶尹向图啊?”龙柒柒眯起眼睛,“莫非,你对尹向图也有爱?”

南宫越怔了一下,疑惑地看着她,“我要娶她?怎么可能?这事我怎么不记得了?”

“装是不是?”龙柒柒哼道。

南宫越伸手抚摸她的长发,轻声道:“当时,我连自己都不要了,只想着多活些时日,把这江山先给稳固下来,哪里顾得了这么许多?所以,严格来说,我不是愿意娶她,只是为了苟活而做的交易,这大概也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污点了。”

龙柒柒听着这些话,心里却是欢喜得很。

这些话,是直抒他心里的感受,他必定是经过那样的挣扎,矛盾,才会刻骨铭心。

若他不是阿越,说不出这番话来。

就等同她不是这个时代的龙柒柒,也没办法对龙柒柒做的事情感同身受。

甚至于,她现在对于原主龙柒柒的记忆,已经慢慢地消淡。

她脑子忽然闪了一下,有一个人的身影面容劈入她的脑海里,她抬起头看着南宫越,“我记起来了,那无名观里扫地的那个老者,我记得他是谁了。”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