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七十八章 要杀了龙柒柒(1/1)

第三百七十八章 要杀了龙柒柒

南宫越全程都没发话,只是静静地看着龙柒柒。

等龙柒柒说完,他才不情愿地道:“你的意思是要本王离京?”

“没错,你离京之前,得下一道命令,国中之事,一切由宁王和本国师主理。”龙柒柒呲牙咧齿,近乎狰狞地道:“我要趁着你去鞠立国的时候,把这群王八蛋一网打尽!”

南宫越看着她,然后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是啊,本王安排得差不多了,这满朝文武,一大半都是本王的人,你和阿瑾两人合作,应该就能拿下,这功劳,送你了。”

“谢谢你的大方!”龙柒柒真诚地道。

白子看着这双二笔,和好之后,两人就有点神经病了,都不会好好说话,一个劲假客套。

话说完毕,南宫越要回府,他坚持要龙柒柒送他回去。

他比较理直气壮,“本王现在很危险,被封印了没有法力,还好多人惦记本王身上的龙脉之气,火魔不在,练血暗珲不足以保护本王,所以你必须相送。”

龙柒柒一言不发就上了马车,南宫越跟着上来,暗珲驱车,练血想上马车,帘子掀开,南宫越下令道:“你和暗珲坐在前头,本王与国师有要紧事说。”

练血退了出去,说什么要紧事她听不得?

一路马车回去,练血都竖起耳朵,骗人,一句话都没说过,倒是不知道在里头做什么,静悄悄的。

到了府邸,练血和暗珲下了马车,“爷,到了!”

马车里没有应答。

练血掀开帘子,里头空无一人。

她一怔,“人呢?”

暗珲凑过来一看,“半道下去了?”

“不说回府的吗?”练血悻悻地道,“现在爷做什么都瞒着我们了。”

“别生气,怕是和国师不知道去哪里踏青去了。”暗珲心态极好。

踏青倒不是,只是龙柒柒忽然想起,得带他去一个地方,所以,瞬移而去找到了胡十三。

幻象之地。

龙柒柒牵着他走进墓葬里,南宫越的记忆渐渐清晰起来,“本王来过这里。”

“你自然来过!”龙柒柒道。

许多细节清晰地浮现,南宫越甚至能听到当年的声音,“南宫越,你喜欢龙吗?”

他当时说喜欢。

然后那声音不断地诱惑他进去。

他站在他曾经拿过东西的第一间墓室里,指着那个地方,“本王在这里拿过东西。”

“是的,我们继续往前走!”龙柒柒道。

“里头还有吗?”对于里面,南宫越没什么记忆了。

龙柒柒带着他进了布满结界的墓葬。

南宫越却问道:“这里有什么好看的?这里什么都没有啊。”

龙柒柒道:“你伸手触摸一下。”

南宫越伸出手,感觉触摸到一道墙,和虚无地的漆黑界一样,看着无形,但是有阻挡。

“你试试能不能冲开这道结界?”龙柒柒道。

“怎么试?”他却是不太懂得。

龙柒柒道:“你双手抵住,然后心里默念要冲开这个结界,屏除一切杂念,脑子里只有这念头。”

他往后退一步,然后双手抵住眼前所不见的虚幻结界,闭上眼睛,心里按照龙柒柒所言,默念冲开结界。

手上的坚固慢慢地软了下来,但是,并未褪去,他一发狠,双手一撕,便见眼前倏然裂开一道缝,有刺眼光芒射出,南宫越睁眼一看,却见里头有一条龙飞快地扑来,此龙大得惊人,头上有数对金角,眸子睁开,说不出的凶神恶煞。

南宫越觉得它扑过来的时候,一道气直冲他而来,他整个飞了出去,撞在石壁上,喉头一阵腥甜,一口鲜血吐出来。

龙柒柒吓了一跳,急忙跑过去扶他起来,“怎么样?”

“没事!”南宫越盘腿坐着,压下一阵阵翻涌的血气,嘴角还残留血丝,闪着金光,他一手擦去。

慢慢地,他的气平顺了下来,吐纳了几下,脸色有些发白,道:“打不开,里头有一条龙,朝我扑过来。”

“这龙是什么模样的?”龙柒柒问道。

“凶,一眼看过去,便觉得凶,头上有四对角,通共八只,有龙鳞,鳞片是金色的,很金,很厚,很吓人!”

“你也打不开啊?”龙柒柒越发笃定他不是龙尊了,而只怕结界里头的,才是龙尊本神。

他本元神在这里,这也就说明当时被引去南宫越身上的,只是他的力量,等他全部的龙脉之气吸收之后,才能来到这里打开结界,交接接任仪式。

“我们先回去吧!”龙柒柒扶着他起来,如今他龙脉之气不齐全,强行打开,抵受不住里头的龙气。

“阿柒,本王不想做什么龙尊!”南宫越看着他道。

龙柒柒一怔,这个问题,她没想过。

“有什么办法可以把本王身上的什么龙脉之气卸掉吗?”南宫越问道。

龙柒柒看着他,“你知道龙尊有多厉害吗?多少人费尽心思想得到他的一分一毫力量,而他挑选了你,继承他全部的力量……”

“我不要!”南宫越不等她说完,便厌恶地道:“从龙脉之气在我身上开始,我心里就很抵触,但是当时因与江山社稷有关,且还遏制了恶魂在我体内作恶,我便只能生生忍受着,但是接下来的事情越来越离奇,还牵连这么多人,我实在是感到无比的烦闷焦躁。”

龙柒柒定定地看着他,“你记得那些?恶魂的事情你也记得?”

南宫越怔了一下,喃喃地道:“是啊,我记起来了,我都记起来了。”

脑子里,顿时如同被雷电劈开,一道道的光芒注入。

他看着她,神情却不是高兴,甚至有些骇然,“阿柒,是我,我不是龙尊。”

龙柒柒看着他,“你不是龙尊,但是出了什么事吗?”

南宫越看着她,脸色白得吓人,“我若要成为龙尊,就得杀了你。”

“什么?”龙柒柒大为震惊。

南宫越道:“正确说,任何人要成为龙尊,就得杀了你。”

“为什么啊?”龙柒柒不解,她和龙尊有什么深仇大恨?

“他不是为了爱而放弃自己的元神和力量,他只是要杀了他所爱的人,要那个人魂飞魄散,你就是他爱的那个人的转世。”

龙柒柒觉得荒谬,“如果是这样,他何必找什么人?他直接杀了我啊,我不是他的对手,何必这么麻烦?”

“他杀不了你,他对盘古爷有重誓,不伤龙家任何一人。”

“他既然恨我恨到不惜放弃元神来杀我,怎么还会遵守誓言?”龙柒柒不相信,觉得这墓葬该不是南宫安的阴谋吧?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