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百六十七章 我不知道我想怎么样(1/1)

第三百六十七章 我不知道我想怎么样

高捕头马上去扶起妙音,妙音喘着粗气,脸上还有难以置信的神色,“我竟然收不了那邪祟。”

龙柒柒等人也觉得奇怪,妙音的道术不低,莫说鬼魅,便是小妖都不是她的对手啊。

还有这么厉害的邪祟?

莫非,是精怪?

龙柒柒决定亲自出马,“我去!”

妙音摆摆手,“去不了,鲁老板不要我们了,来了个和尚,把活儿抢了过去。”

“抢了?那邪祟他收了吗?”

“还没,说是今晚!”

“那没办法了。”既然被抢了去,总不能抢回来,且最重要的是把作恶的邪祟给收了。

翌日,几乎从不上朝的龙柒柒,竟然起了个大早去上朝。

这没办法,因为赫连秀要去上朝。

赫连秀自从做了左国师,很勤政爱民,但凡早朝,都必定参与。

龙柒柒知道,长此以往,这大月王国便只知道有左国师而不知道有右国师了。

一人坐轿子,一人骑毛驴,不紧不慢地往前走着。

天色还没亮,没有路灯的京城驰道黑漆漆一片,天边甚至还没鱼肚白。

龙柒柒信驴由缰,紧跟着轿子,轿子前头有人打灯笼,光线虽然朦胧,但是足以照明。

雾水降临,四周一片湿漉漉的,空气的濡湿总让人伤感。

龙柒柒知道管理朝政很辛苦,却从不知道,原来他一直都那么辛苦,他三天一早朝,不早朝的时候,,也得一大早就去议事厅。

他曾说过,这个江山很重要,是先祖的鲜血打回来的,他要不惜一切地保住。

魂飞魄散之后,会变成什么?

或许,便是这朝露,这雾水,这风……

更或许,甚至无迹可寻。

但是怎么也好,既然他说江山对他很重要,那她就尽力守护。

以前对付墨家,有一大半是为了他。

如今全部是为了他。

但是这彻底成了她的事情。

天气渐渐地凉了起来,她一身青衣,衣袂飘飞,梳的是男子的金玉冠,相貌俊美,若不知道的,还以为是哪家的俊公子。

或许,她该去找龙尊,要回玉魂。

南宫越的母亲,那个他一直带在身边,没想到如何处置她,他也似乎说过,若他不在了,就让她处理玉魂。

要不要杀了呢?

他都没了,玉魂还留着什么用?

她早就该死了!

但是她不想看到龙尊。

她怕自己忍不住用尽全身的力气杀了他。

更怕自己用尽全身力气也伤不了他分毫反而帮他冲开封印。

或许,可以让宁王代劳,宁王张这个嘴,他应该会给的,若他念这个兄弟情的话。

但是胡十三帮他冲开了一些封印,让他探知了自己的身份,他还会顾念那本不是他的兄弟之情吗?

换她,也不会帮龙柒柒的家人。

那姐妹例外,她压根没把她们当做龙柒柒的姐妹。

“国师,国师,您走快点啊!”

龙柒柒正沉思着,忽然听到身后传来赫连秀着急的声音。

龙柒柒回头瞧了一眼,咦了一声,“国师,你怎么走到我后面去了?”

“是您忽然加快,然后又忽然减慢挡住了我的轿子,这耽误功夫,瞧,咱得迟到了。”赫连秀道。

龙柒柒噢了一声,“好,我们快些!”

她拍拍毛驴的脑袋,“阿毛,咱走快两步。”

毛驴随即加快步伐,远远地就把赫连秀抛在了后头。

百官早朝,都得先在待宣殿里候着,往日这个时候,百官都会先热议一场,但是今天,大家都沉默了。

国师竟然上朝来了?

这场婚礼闹得这么大,然后又是以这种方式收尾,她怎么面对摄政王?

他们会不会打起来?

打起来的时候帮谁?

按理肯定是帮王爷的,毕竟,他是摄政王,算是一国之君了,臣子肯定帮着君王。

但是,于情该帮国师啊,国师是女子,这种事情,吃亏的总是女子。

正当大家都纷纷思考这个超越他们能力范围的问题时,早朝的鼓声敲了起来,有太监在外头高喊,“上朝,请百官依次进殿!”

龙柒柒是国师,位列一品,自然是站在了前头,和赫连秀一起站在了前头。

百官下意识地和她保持一定的距离,除了宁王。

宁王担忧地看了她一眼,趁着摄政王没到,他轻声问道:“没事吧?”

“能有什么事?”龙柒柒反问。

“没事就好!”

“我说了没事吗?”

宁王看着她,“你到底有事没事?”

“不知道。”龙柒柒垂下眸子。

“那就是有事!”宁王轻声叹息,“退朝之后,回奇案门再说。”

“我暂时不回奇案门!”龙柒柒道。

“去哪里?”宁王问道。

“去尹太后那边坐坐。”

宁王皱起眉头,“你到底想怎么样?”

龙柒柒看着他,“我现在就是想搞清楚我到底想怎么样。”

她不知道,她脑子乱得很,所以,她想找个人刺激刺激,或者跟人吵架,尖锐地刺她几句,也许能平静一些。

周边的官员见他们窃窃私语,都想凑过来听听说什么,因此,百官的耳朵全部竖起来。

“皇上驾到,摄政王驾到!”一句话,吓得百官顿时肃然。

宁王神色一整,站好了身子。

小皇帝被摄政王牵着走出来,他看到龙柒柒,神色一喜,但是马上维持了威仪,小小年纪摆出这副威仪的面容,觉得很滑稽。

龙柒柒看着他,或许,她在其他人的眼中也是滑稽的。

她眸光慢慢地移过去,触及他的衣衫,定了数秒,终究,还是慢慢地垂下了眸子。

不想看到那张脸。

尹太后没来,她闹过一阵子之后就消停了。

摄政王看到了她,眸光在她脸上定了数秒,然后才慢慢地移开。

“有本请上奏!”太监在旁边喊道。

“皇上,王爷!”出列的是新上任的大理石少卿卫腊翔。

“臣接任大理寺少卿以来,发现大理寺尸位素餐的人甚多,甚至有些人,德不配位,臣已经把这些人都奏在本子上,请皇上和王爷过目!”

一来就大刀阔斧地整治大理寺的人事,果然够雷厉风行。

原先的大理寺少卿墨倾做得已经很好了,没想到这卫腊翔刚上任就说有尸位素餐的人,大家不免觉得是立功心切,想推几个人出来为自己的前程铺路。

折子呈报上去,摄政王看了一眼,道:“这些人,交给吏部审核,若还有点用途,调任,若没用的,每人送一头牛让他回乡。”

大家都不知道他提交的是什么人,但是这才提交上去,摄政王甚至没有给大家论论,就直接交给了吏部。

这根腊肠,不简单啊。

龙柒柒见他处理政事的方式,与那位何其相似啊。

之后议的事情,也没什么要紧事,议完,便退朝。

龙柒柒见他牵着小皇帝走了,她才慢慢地抬起头,看着他的一抹衣袂消失在转角,才知道自己竟然出了一身汗。

“你不走吗?”宁王问她。

“不了,我约了表姐。”龙柒柒说。

“表姐?”宁王一时没想起来她还有贵亲。

“太后,不是早说了吗?”龙柒柒说。

“你跟太后能说上什么话?别留在宫里了,回去吧。”宁王蹙眉道。

“不了,你走吧,我也忙!”龙柒柒说着,便走了出去。

宁王叹气,也放心不下他,只得先去议事厅,让铁痕去那边看看,若出事,马上叫他去。

铁痕不紧不慢地跟着龙柒柒,龙柒柒来到尹太后宫外,呆呆地站立了一会儿,随手摘了一朵花,然后扬起了一个热情的笑容便走了进去。

“哟,这位不是太后身边的什么嬷嬷吗?有日子没见了,身子可好啊?”

太后身边的嬷嬷瞧着古怪的龙柒柒,福身道:“老奴见过国师!”

“不必多礼,不必多礼!”她笑容堆满了脸,“太后在里头吗?”

“太后刚起,如今正在梳洗呢,且太后一般不到中午不见人的,国师先请……”

龙柒柒没等她说完,就大步走了进去,“起了就好,我还怕打扰她睡觉呢。”

嬷嬷一怔,连忙追着进去,“国师,国师,太后还不见人呢。”

龙柒柒快步走着,她哪里追得上?她一路走一路扯嗓子喊道:“表姐,表姐……”

尹太后正在梳妆,听得她的声音,顿时一阵毛骨悚然,叫表姐?

来者不善。

“门关上,不许她进来!”尹太后连忙吩咐道。

宫女急忙便跑过去,门虚掩上还没锁,便见一朵花从门缝里塞进来,门一夹,花瓣顿时七零八落,掉在了地上。

门也随即被推开,龙柒柒闪进来,宫女被逼得退后两步,怔怔地看着她。

龙柒柒懊恼地道:“瞧你这倒霉丫头,没听到我叫吗?这花是我送给表姐的,叫你给夹破了。”

尹太后坐在妆台前,背过脸,冷冷地问她,“你来做什么?”

龙柒柒笑着走过去,“自然是来探望表姐啊,怎么样?最近身子可好?这梳头呢?要不要我帮忙?”

她扶着尹太后的肩膀,把她扭转过来,“哟,这是怎么回事?脸上这些斑点怎那么要紧?你没护肤吗?女人的容貌可是十分要紧的,你可不能不重视啊。”

“够了,”尹太后怒道:“什么乱七八糟的?快给我滚!”

“吃了吗?我还没吃,不如一起吃点?你脸上的那些斑点啊,我有办法,回头教你。”龙柒柒坐下来笑着说。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