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两百八十七章 你为什么要下药(1/1)

第两百八十七章 你为什么要下药

铁痕想了一下,老实地道:“从表面上看,确实是国师最大嫌疑,但是,国师不会这样做。”

宁王点头,“本王知道她不会。”

铁痕看着他,有些无语,知道你还问?

闲聊也不是这么闲聊的,吓得他心肝儿一颤一颤的,以为他怀疑国师呢。

“但是,你说本王为什么就那么相信她呢?”宁王又问了一句话,“你说,她会的那些法术,会不会也用在了本王的身上呢?”

铁痕没做声,跟着他上了马车,心中却腹诽,您为什么不怀疑刘妃?您为什么就那么相信刘妃?

真是旁观者清当局者猪啊!

猪王……宁王继续嘀咕,“本王从前是很讨厌她,人真的能换掉灵魂变成另外一个人吗?龙柒柒很多事情本王都是不知道的,五哥还知道多一些,当然了,五哥都要娶她了,但是当时本王怎么就没发现她的好呢?那时候她还是本王的王妃,如果本王对她好一些,她会不会也喜欢本王呢?不过话说回来,她如果真喜欢本王,本王也不能接受啊,本王心里头早有佳音了,可是本王当初以为她喜欢本王的啊,谁知道她到底是不是龙柒柒?还是那个本王在山间见的那个莲花教女子……”

他说到这里的时候,忽然整个人都怔住了。

怎么忽然会想起那个晚上见的女子来?

那个衣衫破损,脸肿得像猪头一样的女人,额头有莲花印记,那个莲花印记,在哪里见过?

龙柒柒?

是龙柒柒,但是在哪里见过那同样的莲花?他怎么记不起来了?

那天晚上……

零碎的线索如潮水一样涌来,龙柒柒就是那些日子前后被梁妃带到乱葬岗上去的,而当晚出现的这个女人就是她?

她那时候是龙柒柒还是不是龙柒柒?

她是龙柒柒的话如何逃生?她不是龙柒柒的话她是谁?

莲花教的人?

还有,他记忆深处有一幕,看到龙柒柒额头的莲花,还有很多很多血水涌过来,是什么时候的事情?真发生过吗?

还是说,龙柒柒真对他用了法术迷惑了他?

带着这万千疑问,他反而嘀咕不出口了。

铁痕见他消停,也以为他通透了,便不再说。

回到奇案门,刚好是做饭时候。

宁王想了想,吩咐铁痕,“你去一趟厨房,认一下做饭的厨子,还有,暗中查看他们是否有动什么手脚,本王觉得,就是在奇案门被人下的药。”

铁痕领命而去。

厨房里其实就两个厨子,因为做的饭不多,除了几位大波士,就是衙门里的虾兵蟹将。

但是妙音有过来帮忙,她多半是负责熬汤。

今天她还是在熬汤。

有一大锅汤是给虾兵蟹将的,至于其他人,一人有一盅。

铁痕躲在橱后,看着她打开一个个炖盅,然后从袖袋里取出一小包东西放进其中一个炖盅里去,用小勺子搅动了几下,盖上,继续炖。

铁痕有些吃惊,妙音?

他暗暗记下这盅炖汤,看到底是不是王爷的。

“铁痕,你在这里做什么?”

高捕头拍了一下他的肩膀,把他吓了一大跳。

高捕头见他跳起来,他也吓了一跳,怔怔地看着铁痕,“怎么了?吓着你了?你在做贼吗?”

铁痕呸了一声,看过去只见妙音已经放好了盖子,又在往灶里添柴,听得声音,她看过来,“你们在外头做什么?”

神色倒是十分平静,一点都没心虚的表情。

铁痕抖了抖肩膀走进来,“没有,王爷说饿了,让我来看看能吃饭没?”

妙音噢了一声,“饿了啊?先吃红豆糕,今日做了红豆糕,我去拿!”

她冲厨子喊了一声,“帮我看着点儿火啊,别太大了,但是也别叫熄灭了啊,这汤就差最后一哆嗦呢。”

“今日又熬汤了?熬什么汤了?”铁痕走过来,“刚好王爷说想喝汤,红豆糕就不吃了,先喝汤吧,好了没?”

“喝汤还得等一会儿,刚下了味道,得让火烧一会儿。”妙音道。

“那我就在这里等等。”铁痕怕走了之后就认不出炖盅来。

妙音哦了一声,“那行,再等等。”

高捕头道:“王爷今日没吃早饭吗?这时候就饿了?我今日早上吃了面片汤,还吃了一大块烧饼,现在还撑得难受呢。”

铁痕心不在焉地道:“王爷今日有事入了宫,就没顾得上吃早饭。”

“哦,入宫了?”妙音听得此言,“入宫做什么?”

“找御医看病。”铁痕看着妙音道。

妙音微怔,“看病?找御医看病?怎么不找国师?国师也懂得医术啊。”

“不知道,这个是王爷的决定。”铁痕想着妙音的来历,她的那个师父不是什么好人,现在还蹲在大牢呢。

妙音会不会是来报仇的?

“那御医说王爷什么病啊?”妙音关切地问。

高捕头淡淡地提醒,“妙音,你那么关心王爷做什么?”

“我问问怎么了?”妙音白了他一眼。

铁痕想起烧烤那一次,妙音忽然出言攻击刘妃,她对王爷是不是有心思?

如果说她喜欢王爷,王爷又不可能纳她为妃,倒是真有可能对王爷下去势汤。

而且,她之前跟着那个道人,懂得一些邪门歪道的汤方也不奇怪。

再说了,妙音这个人,性子不好,故作高傲,又不爱亲近人,说白了,心胸狭隘,心肠不好,之前来奇案门的时候,也对国师很仇视的。

他就在边上等着,一直等到妙音说汤好了,他便去掀开盖子拿汤。

他故意不拿她放了东西的那一盅。

果然,妙音连忙喝止,“别乱拿啊,不一样的,我这是根据大家不同的体质熬的药膳,这一盅才是宁王的。”

她扯了铁痕手上的布,裹着方才放了东西的那一盅汤端起来放在托盘里,“这是王爷的,你给王爷送去,让他喝汤之后暂时别喝茶。”

铁痕没有伸手去拿,而是冷着脸看着妙音,“这汤加了药,是吗?”

妙音怔了一下,抬起头看着铁痕,眼底闪过一丝心虚。

她还没做声,倒是高捕头生气地道:“铁痕你乱说什么?妙音怎么会对王爷下药呢?”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