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百四十五章 胁迫有用吗(1/1)

龙柒柒含笑摇头,“认识,也不认识!”

说完,她便走了,留下了敬候和孙大人面面相窥。

早朝少了针锋相对之后,议事都是十分枯燥,几乎就是摄政王的一言堂。

但是,在政事议了之后,尹太后却当着朝臣的面宣布,摄政王与尹向图的婚事,将在下个月举行,由礼部和内府抓紧操办。

此言一出,朝臣都愣了。

摄政王那边不是宣布过,婚事取消了吗?

怎地今日又宣布说婚事不仅没有取消,反而,还提前了。

连龙柒柒都愣住了,她看着南宫越。

南宫越一张脸都黑了,霍然起身,“本王的婚事,还轮不到太后做主!”

说完,便宣布退朝。

大家都没想到,这针锋相对留到了最后,却又留了这么大的一个悬念。

到底,这婚事是进行还是不进行啊?

礼部那边,大大地愁了一张脸,礼部尚书看着龙柒柒,上前道:“国师,王爷的婚礼,之前是您在操办,您看这事……”

龙柒柒对要推卸责任的尚书道:“摄政王确实命我办他的婚事,只是,日前也下令婚事停止,如今太后娘娘下旨让礼部和内府去办,我若插手,便是多管闲事了。”

说完,她不顾礼部尚书一副要掐死她的神情,急忙就走。

她去了御书房。

南宫越每一次早朝之后,都会单独和内阁再开会议,但是这会儿是小息时间,喝口水的喝口水,上厕所的上厕所,她能有大概半个小时的时间。

进了御书房,摄政王亲自上来把门关上,且直接就把龙柒柒壁咚到了门边,二话不说便吻了上去。

吻得龙柒柒媚眼如丝,气息紊乱,他才依依不舍地放开,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想本王了吗?”

“婚事怎么回事?”龙柒柒双手环抱他的脖子,却大有问罪的意思,只是声音太像撒娇,这问罪没有什么杀伤力。

“从户部那边,揪了一些人出来,都是尹家的。”南宫越淡淡地道。

“噢,难怪,尹太师今天没上班啊。”龙柒柒看着他,“你这几天就是忙这个事?”

“是啊,”南宫越牵着她的手走过去坐下,“从撤换阿瑾到放任尹太师布置他的人,都是本王的安排,这两天只是收网而已。”

“尹家要倒了。”龙柒柒道。

南宫越淡淡地道:“迟早的事。”

“尹太后用尹向图的婚事胁迫于你?”龙柒柒觉得尹太后这个做法,中规中矩。

你南宫越想不娶尹向图,那么,对那些人就得手下留情。

你若对那些人铁腕,就得娶尹家的女儿,那样,尹家的女儿成了摄政王妃,尹家始终还有一株能遮阴的大树。

不,应该说,尹太后不是独力难支。

她大概也看出尹家的颓败来了,所以,在为自己布置心腹和人脉。

尹向图的能耐她是知道的,而尹向图想嫁给摄政王,她也是知道的,尹向图曾说过,谁能帮她,她便为谁所用。

看来,尹向图这个两面三刀的女人,又要抛弃墨家了。“胁迫有用吗?”南宫越双手不安分地在她身上乱翻,龙柒柒看着这个眼底眉梢都冒着欲念之火的男人,实在很难相信,不久之前,这人还是一脸冰山禁欲系的绝色奇葩。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