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五十八章不许离宫(1/1)

龙柒柒没做声,只是站着,眸子垂下,像个泥塑人儿一样。

皇太后饮了一口茶,仿佛是冷静了一些,才对龙柒柒道:“哀家这些日心情不好,没吓着你吧?”

龙柒柒抬眸,微笑,“皇太后凤仪威严,我只有敬畏!”

皇太后眉心蹙起,“敬畏?我们既是妯娌,也是表姐妹,敬畏就不必了。”

“是!”

皇太后打量着她,脸上挤出了一抹古怪的笑容,“素日,外头都说龙太傅之女没什么见得人的才艺,可那日哀家听你弹奏曲,却如天籁之音,看来,龙家没等闲之人。”

“粗浅琴音,入不得皇太后的凤耳!”

“废话少说!”皇太后见她木头木脸,显然也没了耐心,“哀家问你,你父亲获罪之前,可曾跟你提过他的家财,藏于何处?”

“听说,已经被朝廷查抄!”龙柒柒道。“查抄的只是一小部分,还有大部分去向不明!”皇太后倏然变脸,一拍桌子,厉声道:“龙柒柒,哀家顾念与你表姐妹情分,一直在大臣门前为你开解,你别不识好歹,你

若不交代,只怕不出三天,朝中大臣便会逼到宁王府,要你交代你父亲家财的下落,到时候,哀家不会再管你。”

龙柒柒慢慢地抬眸,眼底有一抹玉碎般的冰冷,“让他们来!”皇太后冷笑一声,“长能耐了?你以为搭上了摄政王,进了奇案门做个验尸官,便无人奈何得了你?朝中大臣真要闹起来,摄政王会为了保你而与满朝文武作对?哀家再给

你一次机会,你说还是不说?”

“不知道!”

没了虚伪的话,多好,大家直来直往的,有什么威胁恫吓的招数,尽管使出来便是。

皇太后气得嘴唇发抖,“好,既然你不合作,哀家也不与你客气,你便暂且在宫中住下,什么时候想说了,叫人来给哀家递句话。”

“我犯了什么罪?”龙柒柒直接问道。

“谁说你犯罪了?是哀家要留你在宫中做客陪伴!”皇太后眼神阴鸷地道。

龙柒柒摇头,“那不好意思,我不陪您,若没其他的事情,我先走了。”

说完,她转身便要走。

顿时,左右扑出了几名禁军,拦住了她的去路。

她回头,看着皇太后。皇太后慢慢地站起来,冷道:“进了宫,你以为还容你来去自如?龙柒柒,你不是昔日的龙太傅之女,宁王不保你,摄政王也不会保你,你识相一些,还能少受一些皮肉之

苦,你若不识相,也休怪哀家不念表姐妹之情。”

“本来就没有什么表姐妹之情,你总是挂在嘴边做什么?”龙柒柒皱起了眉头。

撕破最后的伪装,皇太后也丝毫不客气了,“哀家现在下旨,叫你在宫中陪伴哀家,你若不留,便是抗旨不遵,抗旨是什么后果,你自个掂量着。”

换言之,她若硬闯出去,这禁军乱刀砍死,也是她抗旨不遵的下场。

龙柒柒看着她,眼底越发的冰冷。

皇太后也看着她,眼底越发的狂怒。

龙柒柒慢慢地开口,“好,既然皇太后要我留在身边作伴,是我的荣幸。”

宫中一向比其他地方更阴寒,这殿宇便让人有这种感觉,这种阴寒之气,是烧多少银炭都驱散不走的。

但是,宫中鬼魅作乱也很少见,除非道行真的比较高深,因为天子踏紫微之气,小鬼不敢轻易冒犯。

这就是为什么历来皇帝杀戮过重,却也顶多是心魔入梦,没有鬼魂缠绕之故。

但是,这殿里,却有一股寒气蠢蠢欲动,方才小皇帝在此也是如此,如今小皇帝走后,这股寒气便越发厉害。

也就是对峙的那一瞬间,龙柒柒想起她和白子的分析。

尹太师父女,也有可能是恶意乱世之人。

就算不是,可这殿中也定有古怪。

这也促使她暂时停止与皇太后的对峙甚至更进一步的战争,选择先留在宫中看看情况。

最起码得确保一点,小皇帝没有受到威胁。

只是,她心里明白,和皇太后始终得闹翻,不过是拖延些日子。

皇太后冷漠一笑,“看来,你还算是个识时务的。”

龙柒柒没做声。

“传你带来的人进来吧。”皇太后下令。

胡妈妈被带了进来,她一直在外头忐忑地等着,听到皇太后厉声说话,吓得心肝都颤抖了。

进了殿中,她噗通地就跪了下来,“老奴拜见皇太后!”

皇太后方才那冰冷的脸顿时就和缓了起来,微笑道:“你家王妃要留在宫中与哀家作陪几日,你出宫回了宁王,便说哀家借她的王妃几日。”

胡妈妈惊愕地抬头看着龙柒柒,龙柒柒点头,“是的,你按照皇太后的话回了王爷便是。”

胡妈妈声音颤抖地道:“是,老奴知道。”

她颤巍巍地站起来,弯着身子退了出去。

皇太后盯着龙柒柒,“你有三天好好想清楚,三天之后,哀家得不到想要的答案,你也没有活着的必要。”

龙柒柒没说话,眸光却是四处看了一下,屏风后,有人影绰绰,不知道是谁。

屏风架子底下,露出了一双绣花鞋。

“带她下去!”皇太后下令道。

龙柒柒转身,便有禁军上前,“王妃请!”

龙柒柒不过是稍稍缓了一下,那禁军便伸手来拉她,龙柒柒眸色一冷,“大胆!”

禁军冷道:“王妃请吧!”

龙柒柒大步出去,几名禁军在身后跟着。

她被带到了福寿宫的白芷园里,皇太后叫了一名嬷嬷和一名宫女前来伺候,白芷园外,守着几名禁军。

这是要严密看守的意思了。

“王妃要在这里住三天,老奴已经为王妃准备了换洗的衣裳,王妃有什么吩咐便尽管说,老奴就在外头。”嬷嬷冷声道。

“茶!”龙柒柒坐下来,道。

这白芷园不是皇太后住的地方,但是一样金碧辉煌,屋中陈设都是极为名贵,便连踏脚的矮几,也是鸡翅木所造。

门外,有几株枣树,还有一株高大的槐树,亭亭如华盖,风景倒是秀丽得很。嬷嬷上了茶,那叫绿福的宫女便一直在龙柒柒身边站着不动,也不下去。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