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六章 差一点啊(1/1)

练血和暗珲两人对视了一眼,依依不舍地出去了。

这肯定是有好戏看的,真是浪费了。

“她为什么不能死?”南宫越趴在边上问道。

龙柒柒瞧了几眼,然后垂下眸子,“王爷能先穿好衣裳吗?”

南宫越半截身子还在水里,但是腰部以下,即便浸了水却还是隐约可见。

“你不看就好。”南宫越淡淡地道。

龙柒柒觉得很难。

一则他身材确实不错,二则,女人对男人的身体天生好奇。

“发生了什么事?”龙柒柒把白蛇放置在地上,取了毛巾包着,“她是想逃吗?”

南宫越冷笑,“她还想逃?能逃得了吗?从宁王府回来就像死蛇一样,只是在刚开始发出幽蓝的光芒,之后竟然化作了黑泥水。”

龙柒柒眼底闪过一抹诧异,“你是说她化作了黑泥水?”

“缠了本王的手腕,一直缠上到这里。”他拍了一下自己的手肘位置。

“不可能!”龙柒柒一口就否定,“这不可能的。”

“不信便罢!”南宫越没有争辩。

“你可知道,”龙柒柒坐直了身子,“若是她在你的手腕中缠成黑泥水,这是她最后的自保,奋力一击,王爷不可能还活着,而且,她何需如此?她大可以在你的手腕上……”

龙柒柒说到这里,忽然止住了话,定定地看着他。

有一种可能。

便是他威胁到了白蛇,白蛇挣脱不了,只能以这种办法想保存精元。

而如果他威胁到了白蛇,白蛇肯定杀不了他。

龙柒柒想也不想,伸手进了池水中抓起他的左手,扣住了脉。

龙柒柒面容微变。

她松开他的脉搏,道:“你展开手!”

南宫越没有反驳,也没问,只是依言张开了手掌。

龙柒柒看着他的手心,手心中有一抹黑气。

她诧异地看了他一眼,然后用自己的手印上去,十指交叉,握住了他的手。

一股暖流从南宫羽的手心来,从手心到手腕再到手臂,回流到心脏,这股暖流说不出的舒适,竟让他的呼吸片刻就顺畅了起来。

她的手又暖又柔,手背很白皙,关节不甚明显,纹路却很清晰。

南宫越眸子暗沉,定定地看着她。

龙柒柒却没他那么舒服,寒气从手心一直往身上钻,这种寒气是透骨的寒气,仿佛渗入骨髓般,她嘴唇禁不住地轻颤。

良久,她才慢慢放开他,取了正午符咒贴住了白蛇,才问他,“怎么回事?你的寒气怎么那么重?”

而且,你为什么还不死?

一般人,不可能承受这么厉害的寒气,这不是寻常的寒气,他身体里起码被千百只恶鬼入侵过。

“本王小时候掉下过率江,或许,是那时候受了寒气。”南宫越收回眸子,淡淡地道。

“即便掉下寒潭,若活过来了也不会有这样的寒气。”

难怪,难怪第一次见他的时候,便觉得他身上杀戮深重,却难分正邪。

他本身是战将,有杀戮是正常的,但是,因恶鬼入侵,他的杀气会比寻常的武将厉害百倍,今晚吃酒的时候白蛇是感受到了寒气,所以想逃,却被她生生摁住了。

真是讽刺,巴巴地赶来是怕白蛇伤害了他,却没想到,他差点杀了白蛇。

“那不知道了。”南宫越似乎一点都不在意。

“你的寒气,连蛇都抵受不住。”龙柒柒蹙眉,“你最好想一下,是什么时候开始这样的,而且,你寒气那么重,身体一定受损,寒气倒流入侵,你会痛不欲生……”

龙柒柒又止住了话,明白他为什么喝一滴醉。

一滴醉烈性重,可驱寒气。

但是,长期喝这种酒,只能治标不治本,且会对肝脏造成严重的损害。

“得了,你别一副本王就快要死的样子。”南宫越退后去取了鞭子,举手一挥勾起了屏风上的衣裳,他飞身而起,落地之时,衣裳已经笼罩了身体。

“王爷,”龙柒柒觉得他的问题比较严重,“你真的会死。”

“怎地?”南宫越倏然逼近她,眼底喷出火焰,嘴角却是一抹讽刺的笑,“别告诉本王,你担心本王会死。”

龙柒柒手掌伸开摁住他逼近的脸往后推,“我说正经的。”

“得了,你回去吧。”南宫越背对着她,慢慢地系好衣裳,冷漠得很。

龙柒柒气结,“你别在这个时候跟我玩什么霸道总裁的把戏,你若不想死,最好告诉我,你是在哪里受的寒气。”“你能治愈本王?”南宫越转身看着她,眸子很冰冷,“你连自己都救不了,你别以为本王不知道,那天在莲花里躺着的那死人就是你,你死了,现在的你只是借用龙柒柒的

躯壳,你就是一缕魂魄,死鬼。”

“……”龙柒柒看着他,有些膛目结舌,他竟然知道?

“无话可说?”南宫越淡淡地道:“那就走吧,没什么事不要来。”

龙柒柒拉住他的手腕,疾步上前拦住了他,“你死活我不在乎,但是如果你死了,被你拘禁的恶鬼会放出来。”

南宫越盯着她,眼底陡生了狂怒,“本王的死活你不在乎,你在乎那些恶鬼?”

“我不是这个意思。”虽然她就是这个意思。

“那你是什么意思?”南宫越眼底怒火没有减弱,反而越发炙盛,逼着她一步步退后,强大的气场让龙女都为之一震,身上的酒气被温泉一泡,都散发了出来。

龙柒柒被壁咚到了屏风后,定定地看着他,手一伸,龙杖落在手中,心中打定主意,如果他动手发难,就一棍子先打昏了他再说。

两人靠得很近,呼吸就在彼此的脸上,都带着一滴香的沉醉味道,能听到彼此“噗噗噗”的心跳声,柔光的作用下,南宫越的脸竟出奇的好看。

南宫越眼底的怒火渐渐褪减,取而代之是一种深邃的光芒。龙杖在手心收起,龙柒柒心跳急速,慢慢地踮起了脚,她伸出手,扶住了他的额头,另外一只手迅速地在他头顶一扫,然后退后一步摊开手心,舔了舔嘴唇,沙哑地道:“

你头上有只蟑螂。”

南宫越迅速退开,她的手心果真爬着一只蟑螂。

龙柒柒一手拿起地上包着白蛇的布,夺门而去。

片刻,她又跑回来,把刚才那块布塞回他的手中,“不好意思,错拿了王爷您的兜裆布。”

她脸上如烧了一块大红炭,殷红殷红的,迅速弯腰捡起另外一块布,看了一眼确定是毛巾,才飞快跑了出去。南宫越用两指捏着那块兜裆布,脸上没什么表情。

此章加到书签章节内容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