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打劫古代

正文 第15章 知县夜跑

打劫古代 海上一只翁 4186 2020-06-27 15:16

  屋内一时风云突变,一面屏风,两边尴尬。外面何九叔失了嘴,里面夫人失了身。这在何九叔的职业生涯里还是头一次,他有些茫然不知所云错。还好武松及时道:我来问,我这个问题绝对有价值。

丫鬟道:你最好想好了再问。

武松道:那人床上技术如何?

啊――――

张亮和何九叔都惊讶地看着武松,眼珠子都快掉了出来,心说武松你可真勇敢,这种问题你也敢问,你知不知道你这个问题的唯一价值就是我们可能会被打出去啊。

不出所料,丫鬟在里面高声叫道:来人,送客!

这时那个小厮匆匆跑了进来。

慢着――

屏风里面传来一句,不是丫鬟的声音,像是夫人的。三个人的屁股刚脱离板凳,被她的话又压了回去。

夫人接着道:这位差官问的问题,我想回答一下。

外面三位都听傻了,想来这位夫人不喜欢含沙射影,喜欢直接一点的问题。

夫人道:说实话,这个贼确实厉害,我听到他说,这虎鞭的威力果然不错。

虎鞭?

张亮心里咯噔一下,何九叔也似乎想起了什么。

何九叔道:夫人,你提供的线索很有价值,我们先告辞了。

三人出了大门,张亮和何九叔两人对了一下眼,一齐道:难道是他?

武松纳闷道:谁?

知县!

武松不解地问道:为什么?

张亮道:昨天我们在酒楼吃酒,我亲耳听到知县说,虎鞭他带回去吃。你想这虎鞭岂是随随便便人人都有的。

何九叔道:没错,我也听到了。

武松道:那既然是他,我们现在就去抓他这个鸟官。

何九叔道:仅凭一面之词,还难以定罪,正所谓捉贼捉赃捉奸捉双,再说他又是我们上级,岂能说抓就抓。

武松道:那怎么办?难道任凭他逍遥法外?

张亮道:不如这样,就今天晚上,我们到知县家门外,等着他出来,然后我们跟着他,只要他一犯案,我们立刻抓他个现形,如何?

何九叔道:这个主意我也想到了,现在我们回衙门,静等下班。

三个人走回了衙门,知县正在堂上无聊地坐着。看到三人回来,知县道:怎么样,回来这么早,一定是有线索了。

何九叔心说线索就是你啊。但他笑道:大人,并无十分重要的线索,这采花大盗真是太狡猾了。

知县道:何九叔,你要多多加油,不然我这乌纱帽不保啊。

何九叔道:大人放心,我一定会将他绳之以法。

夜晚很快来临。三个人相约来到了知县家的门外。

门外恰好有一处草丛,三人二话不说跳了进去,结果一只猫正在里面,被吓得窜了出去,喵了一声不见了去向。

当晚没有月光,但又不是伸手不见五指那样的黑,根据何九叔的从业经验,这是一个作案的绝佳夜晚。

武松性子急,等了半个时辰,已经忍够了,叫道:是不是那个女人瞎说,故意误导我们。

何九叔道:这对她有什么好处?

武松道:好处就是让我们在这里喂蚊子。

张亮小声笑道:要怪只怪你为什么问人家床技,你当时是怎么想的?

武松道:我最看不惯这些装模作样的女人,我就是故意拿话气她。

张亮道:不过人家好像很开心啊。

武松道:哎,女人,你永远搞不懂她在想什么。

正说话间,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三人立马不说话了,直勾勾地看着草丛外面。只见一个黑影蹑手蹑脚从门里走了出来,一身夜行衣。

那黑影走的很快,三人离开草丛,半远不远地紧跟着。拐过一个街口时,那黑影站住了,往后看了看,吓得三人赶紧躲在阴影中。黑影又看了看,然后在街角撒了一泡尿。随后又继续赶路。

何九叔道:知县天天说要创建文明城市,自己却随地大小便。

张亮道:白天要文明,夜晚可以放松一下。

武松道:快追吧,跟丢了就前功尽弃了。

三人又跟着走下去,黑影沿着道路小步开始跑起来,三人也跟着跑起来。

没有夜风的晚上,汗液蒸发的很慢,三人不多时,已经开始大汗淋漓,而这黑影却不见停歇,似乎好像在追什么东西,又似乎只是毫无目的奔跑。

过一个十字路口时,张亮由于一个不小心,一下子跌倒在地上,摔了个人仰马翻,黑影一下子停住了,转过身来,结果三人全都暴露了出来,黑影走了过来,张亮看见正是知县本人。

知县吃惊地看着他们道:你们跟着我干嘛?

武松道:我们怀疑你就是采花大盗,所以跟着你!

何九叔一听直叫苦,你怎么把实话说出来了。

知县一听也是吃惊不小,叫道:我是采花大盗,你们凭什么?

于是何九叔将前前后后的经过说了一遍,知县听完仰天大笑,道:何九叔啊何九叔,你的智商严重被这两个货拉低了,你有所不知,武松打的那只虎,压根就没有那玩意,它是只母老虎,我哪来的虎鞭吃啊,哈哈哈。

三人一听也都傻傻地跟着笑了起来。

张亮忽然想起什么来,他道:那么,大人,你既然不是采花大盗,你这大晚上出来干什么,一直不停地跑?

知县道:没错,我就是在跑啊,我在夜跑啊,白天没时间锻炼,晚上凉快,跑一跑,减减肥。

张亮一听心说你不会也是穿越过来的吧,夜跑这种事在宋代就有了?

何九叔道:既然大人如此有雅兴,不如我们一起跑一跑。于是四个人沿着城中各种道路,跑了起来。

跑着跑着,何九叔忽然道:哎呀,我们怎么忘了恽哥家他老爹曾经也打过老虎,说不定有虎鞭啊。

武松道:可是他那老虎已经是很多年以前的啊。

何九叔道:这没关系,它可以用酒泡起来,慢慢喝啊。

知县道:恽哥现在被关在衙门里,我们不如连夜提审他,看他招还是招。

武松道:不招,打到他招为止。于是四个男人一路狂奔,奔衙门而去。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