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英灵附身系统

正文 第二十一章 支线任务?

英灵附身系统 和风之环 6103 2020-06-27 15:16

  ()“骗……骗人的吧,为什么…为什么会是你!!”菜月昴瞪大双眼不敢相信的问道。

“哎——没办法了。”

踩着草,踏过树枝,一位少女从黑暗缓缓现身。

身穿以黑色为基底的短围裙洋装,头上戴着白色发饰,上紧握铁制握柄,上头用铁链连接著与娇小身颗完全不搭的铁球。

“要是在什么都没察觉的情况下被雷姆了结,对你来说是最好的结局。”摇曳著蓝色头发,雷姆歪着头说。

“……骗人的吧,雷姆。”一心想要保护的少女,竟在菜月昴的面前挥舞凶恶铁球。

一瞬间,支配菜月昴大脑的只有完全的空白。甚至连否定眼前光景这类想倚靠的恳求念头都没有。

只有无止尽的纯白,菜月昴的思考就这样被白色景致给完全覆盖。

呼吸停止,停滞到连心脏都忘记跳动,而将菜月昴从那里解放的,是一滴沿着额头流下的汗水,抚摸肌肤的感觉显得格外冰冷。

但是,回到现实后迎接菜月昴的,却是想要否定现实的光景。

接续空白埋没思考的,是在焦躁感和混乱下变得乱八糟的牢骚抱怨,完全无法好好思考,眼前的人真的是雷姆吗?

貌似恭敬实则轻蔑,爱挖苦人却又离不开姐姐,一板一眼到了神经质的地步,所有技能都赢过傲慢自大姐姐的好人——她真的是菜月昴所认识的雷姆吗?

望着战意烟消云散的菜月昴,雷姆用空着的抚摸自己的蓝发。

“如果不抵抗,也是可以给你个痛快哟?”

“——你以为我会说请务必那样吗?吔屎啦!”

“失礼了。说得也是,客人确实不是那种人。”弯腰鞠躬的姿态太过背离现场的氛围,雷姆的举止就跟平常一样,令菜月昴错以为自己还置身在宅邸。

光是这样,无法拭去雷姆粗暴家伙带来的异样感。

“女孩子用粗壮武器,确实是浪漫的一种……

连接铁链的带剌铁球,是足以将命的对化为肉酱的致死性打击武器。让雷姆选择这武器的,毫无疑问是兴趣癖好恶劣之人。菜月昴曾亲身品味过那威力后壮烈成仁,雷姆可以自由操纵铁球,可是通过实验认证的。

一点一点地咬碎现实接纳的同时,菜月昴挤出话语以寻求突破。

“为什么要这么做……我可以问这种很俗套的问题吗?”

“一点都不难,可疑即是罪,这是身为女仆的守则之一。”

“没有要爱邻舍如同自己的格言吗?”

菜月昴想争取时间但对方没打算配合,跟昴一问一答的雷姆,视线片刻不离地看着他。现在只要一动,毫无疑问就会被杀掉。

尽管勉强活下来,但死过五次的昴,本能在尖叫的同时也敲响警钟。

说是胶着状态,但其实是单方面被逼迫。菜月昴拼命地运转大脑,想稍微挤出一点情报,还得小心注意力不能分散。

“——拉姆知道这件事吗?”蓦地说出口的,是长相与雷姆一模一样的姐姐的名字。

冷淡、嘴坏、态度差的冠王,身为女仆的技能全都劣于妹妹的拉姆,对昴来说是在罗兹瓦尔家相处时间最久的人。如果连拉姆也跑到敌人那边的话——那菜月昴度过的那些日子算什么。

“在被姐姐看到之前,雷姆会了结一切。”所以雷姆道出的答案,出乎意料的可以说是菜月昴渴求的回答。

在吐出一口长气后,菜月昴回瞪正面的雷姆。用舌头湿润嘴唇,眼神还透露着生的菜月昴令雷姆皱起眉头。

“所以说,你是擅自作主啰?你明明没有接获罗兹瓦尔的指示。”

“雷姆会排除实现罗兹瓦尔大人悲愿的障碍,你也是其之一。”

“养了条狗却没有好好教育呢,被咬的路人a可没办法忍受——噗啊!”

“不准侮辱罗兹瓦尔大人。”

为了探查雷姆的本意,轻率挑衅的菜月昴的侧脸被铁链打,视野因打击的力道而摇晃,发出锐利痛楚的左脸颊出现纵向的大片撕裂伤。

铁球依旧插在崖壁里,雷姆用弯曲的铁炼当成鞭子抽打菜月昴。

因挑衅的发言而受伤,但这么做是有价值的。

至少,雷姆对罗兹瓦尔的忠义是真的,而且深信把菜月昴封口对罗兹瓦尔有益恐怕也是事实。因为她判断昴离开罗兹瓦尔宅邸到外头,会对支援爱蜜莉雅参与王选之争的罗兹瓦尔造成不利。

“也就是说——喔,原来如此——你就这么信不过我吗?”

“是的。”

看她毫不犹豫地点头,菜月昴感受到彷佛被人拿利刃剌入胸口深处的痛楚。

这答案对菜月昴来说不但掀起了讨厌的预感,那股预感肯定还会让在宅邸里头生活的所有场面换了色彩。

所以菜月昂无法将那萌生的讨厌预感说出口,只能堵在心里。

只有嘲笑自己滑稽愚蠢的笑声无法遏止。

“太难看了,我还误以为自己干得很棒…”

“姐姐她…”

“我不想听!——吃我这招!”

放声呐喊,在雷姆稍微犹豫的瞬间,菜月昴从口袋掏出往前伸。

——接着,白光划破沉入黑暗的森林,让雷姆的动作在刹那间停滞下来。

“——喝啊!”

菜月昴往前冲,鼓起浑身力气用肩膀朝娇小的身躯撞过去。

虽然雷姆能用不可理喻的臂力挥舞那暴力装置,但单纯相撞的话,论体格和体重是昴比较有利。在毫不留情的突击下,瘦小的身体朝后方飞出,失去平衡地倒在地面。但菜月昴连看都不看,一口气冲过她身旁。

边喘气边把空气压进肺脏,菜月昴拼命思考并驱使双腿。

如果这是雷姆的个人行为,那菜月昴又可以勉强捡回一命。只要回到宅邸,跟雇主本人直接谈判就有可能保住小命。可是,要是罗兹瓦尔的意见和雷姆相同,那就是逃离狮子的牢笼后又刻意冲进饿狼的牢笼的愚蠢行为。

“可就算那样……还有爱蜜莉雅……!”在记忆比任何人都闪耀生辉的银发少女,一定会相信菜月昴说的话。

身为王选竞争的当事人,她搞不好会觉得菜月昴的存在很碍事,真的会相信菜月昴说的话吗?

——!?

一瞬间,自己的声音掠过脑海,菜月昴承受到彷佛被雷劈的冲击。

毫无疑问,他在用自身的声音去怀疑爱蜜莉雅。

如今的菜月昴,在怀疑一直以来为了他人毫不犹豫让自己吃亏的少女。

“我……是为了什么……唔!”立场改变,想法也跟着改变。纵使如此,自己怀疑了爱蜜莉雅。

连想要保护和作为决心依据的人都怀疑,菜月昴还能相信什么呢?

质疑想保护的人的心思,被想要保护的人追杀,在山逃窜却一筹莫展没有任何解决状况的方法。

上气不接下气,几乎是滚著跑过坡道,菜月昴只能任后悔流淌而下。洒落泣诉,泪水模糊视野。他的脚步慌乱,突然跑到没有树木的开放空间,菜月昴看到夜色正逼近天空尽头,然后——“啊!”

来自超高高度的风刃一闪,切断菜月昴右脚膝盖以下的部位。

看到右脚下半部顺势弹跳出去,失去平衡的菜月昴剧烈撞击地面。脸颊的伤口在冲击下再度出血,撞击岩面的肩膀骨头发出爆裂声。彷佛直接电击大脑的痛楚劈剌全身,昴发出惨叫。

“啊啊啊啊啊嘎!我、我的脚!?”右脚膝盖以下的部位消失,被切开的断肢飞进树丛后面。迟一步喷出的鲜血染红大地,现在才来访的痛楚蹂躏神经。

“唔啊——!!”抓着地面,不成声的痛苦大大提高。

按住伤口,身体胡乱舞动,空着的右拍打地面、殴打树木,指甲断裂剥离,热度让意识沸腾。好痛苦、好痛苦,痛苦到要死了。

痛楚用锉刀锉削神经,感觉就像是体内的肌肉内臓都裸露在外,然后用刨刀刨成片。每一秒血液都以迅猛的速度流出体外,分分秒秒都在提醒菜月昴,自己正在死去。

“真是难看啊,菜月昴!”就在这时趴在地上的菜月昴看见一只脚出现在自己面前,令他熟悉且讨厌的声音从上方传来。

“是你…源寺隼?”抬头看清楚来人后菜月昴一时之间忘记了痛苦,惊讶的问道。

“客人为什么会在这里呢?我记得我有叫姐姐好好看住你才是。”雷姆看着身披银色铠甲的弓霄云歪着脑袋疑惑的问道。

“哎呀呀,我只是路过而已哦,顺便欣赏一下这家伙的丑态,至于看住我?你是在说笑的吧?”弓霄云随意的扛着肩上的十字枪,轻浮的说道。

弓霄云当然不是像他所说的那样路过而已,而是因为沉寂了很久的堤喀再次发布了任务。

支线任务一:在本次轮回击败雷姆,奖励圣晶石x。

“接受,拒绝。”

送菜月昴离开后,坐在宅邸喝着拉姆所泡的茶的弓霄云突然接到了这么一个突如其来的任务。

“呵呵呵,不管怎么说我也只有变强后才有反抗的权利不是吗?”弓霄云选择接受了这个任务。

“既然如此,那就将客人和他一起解决好了。”雷姆握紧流星锤的铁链冰冷的说道。

“哦呵呵,能做到的话就尽管放马过来吧。”

“呼!”弓霄云的话音刚落,沉重的铁链流星锤的就向弓霄云砸了过来。

求票,求推荐票,求收藏~\(≧▽≦)/~~\(≧▽≦)/~~\(≧▽≦)/~

本书读者(qq)群,欢迎加入英灵殿,群号码:6646684

!!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