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待眸,忆微凉

正文 第17章

待眸,忆微凉 挚浅兮 4224 2020-06-27 15:16

  “呵呵,破产。”席容一脸淡然的神色,居高临下的看着坐在地下的韩泽。

“是你干的!”

“是,全部都是我干的。”席容说道:

“你以为我不知道你们在我的办公室里安窃听器吗?我只是想给你传递虚假消息罢了。”

“你以为xa真的想和你合作?呵呵,你错了,xa是我创的,只是一个空壳,里面什么都没有,连一个机器都没有,哪里来的商业前途呢!”

“你以为我不知道落的幕后法人是你吗!”

“你错了,你知道为什么小兮住院的消息会让人知道吗,你知道你和小兮的图片是谁发的吗?”

“呵呵,是我,都是我。你输了,韩泽。”

“你个混蛋!”韩泽刚想打出去,就被门外的冉冉制止了。

“住手。”冉冉一脸淡定,韩泽还想反驳,但是……

“刚刚阿姨给我打电话说小兮醒了。”冉冉说完,韩泽就把席容放开,瞪了他一眼就走了。

“冉冉……”席容一脸歉意的看着冉冉,他不知道冉冉到底听到了多少,而冉冉现在却一脸木然。

“席容,小兮她是被你害成这个样子的,而你却利用她的受伤去铲除你的对手,你还是人吗。席容,我瞧不起你。”说完冉冉就毅然走了出去,她听到了全部,听到了席容说的一切,她失望极了,她没想到席容这么的自私,没有人性。

医院。

医生正在给小兮拆眼部纱布,看不看的见就这一次了。

慢慢的,一圈,一圈的纱布被拆了下来,旁边的冉冉和韩泽和小兮父母都在等待奇迹的发生,可是世界上有多少奇迹呢,上帝还是没有眷顾她。

“唉……”医生叹了口气走了出去。

“小兮,小兮。”隐隐约约听到爸妈的声音,冉冉的声音,韩泽的声音,可却看不到。

“你们怎么都不开灯啊,我的手和腿好像也没有知觉了。”听不到一点声音和回答,我想我已经知道答案了,我不在说话。

“小兮,没事的,你还有我们啊。”韩泽在我耳边说什么我已经没心情听了。

“我们先出去让她自己静一静吧。”冉冉带头走了出去,我不知道现在的自己是个什么样子,但是我还是摸索着下了床,腿没有了知觉,走不了道,我任自己摔下了床,不知道自己在固执着什么,我还是爬到了一片空地,直到感受到阳光的温暖,我知道自己彻底的残疾了,眼睛也看不到了,什么也做不了,我静静的坐在地上,也没有哭泣,只是固执的看着前方的一片漆黑。

“小兮,我知道你难受,但你不要这样好吗?我们大家都很担心你。”冉冉进来和我说话,应该是黑夜了吧,身上的温暖早已不在,身上无比的寒冷。

“小兮,你还记得我们曾经说过什么吗,我们说过无论怎样都是要在一起的,你忘了嘛,如果你想写小说,好,你来说我当你的笔。如果你想出去我带你一起……”

场景:

“冉冉我告诉你,我长大总要把我们这个世界走一遍,用笔记录下每一件事情把它改编成小说,成为一个有名的作家。”

――我是分界线――

“冉冉……”这是我醒来后的第一句话,是啊,我是看不到了,但起码我还有你们,你们可以帮我看,我走不了,还有你们可以扶我一把,不是吗。

那晚,我在冉冉身上哭了一晚上,但是我想通了,人生,我要面对你,爸妈也很开心。但我问冉冉韩泽的时候,冉冉总是在回避,我那天明明听到他的声音的。在我的死缠烂打之下,冉冉终于说出了全部。

我听后出奇的平静,已经猜到了不是吗?反正看开就好了。而我没想到的是韩泽身上发生了比破产更加恐怖的事。

那天晚上,我睡的很熟很熟,以至于网上有人和我说话我都没听到,应该是韩泽,但我并没有睁眼,也没有听清,多年以后我曾回想如果我当时听到了该有多好。

接下来的三天,我都没有听到冉冉的声音,我问爸妈他们也不知道。直到第四天晚上。

“是谁?”我听到门开的声音,两眼一抹黑的我把手放到枕头底下的刀上。

“是我。”是冉冉的声音。

“冉冉?这两天你干嘛了,怎么也不来找我?”

“没干嘛,小兮……如果有一天我走了你也不要难过,因为我其实一直在你的身边。”这几句话弄得我一头雾水。

“怎么了,我们不是说好不管对方去哪都要往来的嘛,如果你要去别的地方就去吧,不用担心我。”

“你好好休息吧。”冉冉说完就走了出去,我以为是她因为前两天席容的事心情不好,所以要出去走几天,我也并没有在意,直到明天一早传来的噩耗。

――我是分界线――

我坐在冉冉的病床边,说着以前她对我说过的话,如果我能早点儿发现冉冉的反常该有多好。

那天晚上,冉冉一个人下班回家,今天刚刚去辞了职,慢慢悠悠的走在没人的大道上。忽然一只手巾把她蒙住,迷药。

冉冉醒来就在一个大床上,而对面坐着她的熟人,韩泽。

“韩泽,你这是干什么,快把我放开。”手脚都被束缚住的冉冉一动也动不了,对此充满了恐惧。

“我妈,死了,昨天,呵呵,你知道为什么吗?”冉冉恐惧的摇摇头。

“因为她去找席容了,而席容却找人把她赶出去,在推搡过程中,摔下了楼梯,摔死了。”韩泽一脸平静的说,仿佛再讲别人的故事一样,平淡无奇,可冉冉却忐忑极了。

“那你抓我干什么?”

“因为你是他的最爱。既然他不让我好过,那我也不会让他好过的。”韩泽狰狞的脸在冉冉的脑海中放大,直到一群男人的出现,冉冉恐惧极了,她大叫,大喊,却只听到了一句‘对不起。’然后她就失去了所有知觉。

第二天醒来后,冉冉看着自己**的身体,床上那刺眼的鲜红,什么也没有说,穿上衣服走了出去。接下来的两天就是小兮没见到冉冉的那两天,冉冉就一直把自己一个人关在屋里,直到去找小兮那天才出来。然后就出了这种事。冉冉自杀了,虽然发现的早,但是据医生说冉冉已经变成植物人了,至于什么时候醒来,这谁也不知道。

“扣扣扣……”这是我醒来后第一听见席容的声音,他变了好多,没有原来那么精神了,我知道他肯定有许许多多的话要和冉冉说,所以我让护士把我推了出去。

“冉冉……”奇怪的是席容在里面待了一个小时,好像什么话都没说,听护士将他出去走了以后,我才把心中的不安压了下去。但事实再一次告诉我,我错了。

我听到了今天的头条新闻,“席家少爷厮杀,哥哥死去,弟弟自首。席家遭受承重打击。”在我听护士们讲的时候一脸震惊,席容真的做出了这种事吗。这个世界是怎么了。

谁知道所有的事情都在半路改变了方向,无数次的离开和相聚之后,年少轻狂变成蝴蝶般飞走,最终绝望地停留在永远无法过境的沧海。

――by无名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