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大道神人

正文 第296章 生路

大道神人 眠醉 4147 2020-06-27 15:16

  “石河长老这是什么意思?”石庆余阴沉着脸色,大声质问道。

“嘿,庆余长老莫急,先听我把话说完。”

石河淡淡一笑,接着道:“这不昨日我已经将石尘之事上报给了家主,家主对于此事也很是重视,呵呵!”

石庆余眉头一蹙,淡淡道:“我不懂一个支脉子弟的事情,为何石河长老非要惊动到家主那里,难道是认为我律法堂……。”

石庆余话没说完,便被石河哈哈摆手,打断道:“别误会,庆余长老,老夫只是觉得此事正因为牵连到了支脉子弟,所以才做出这个决定。”

石庆余冷然道:“石河长老有什么话,直说就是,何必拐弯抹角的。”

石河点头道:“既然如此,那老夫就将一点想法直言了。”

随即道:“咱们石家一直都保存有‘法矩总纲’,其乃是第六任族长所创立,目的便是为了保障支脉族人的利益。”

石庆余哼了一声,道:“那又如何?”

“可是这‘法矩总纲’一百六十年前因为那次事件,曾经被废除过一段时间,直到九十年前石白庭族长在位之时,才重新恢复。”

“而老夫认为,法矩总纲既然现在已经重新确立为石家律法,那自然也就应该起到它的作用。”

石庆余脸色有些难看,沉声道:“所以,石河长老你的意思是……。”

石河点头道:“没错!虽说这法矩总纲名义上得到恢复,但实际上这数十年来,却没有真正意义上发挥出它的效用过。”

“可你也别忘了,石洪轩族长当初在位之时,可是并不提倡使用法矩总纲的。”

石河却是肃然道:“是,但如今族长之位,已经传于石栋家主手中,而现任家主却是支持‘法矩总纲’的律法之效的。”

石庆余无话可说,只能闭嘴!对方话里有话,他怎可能听不出来。

说到底,一切还是现任族长才是最有发言权的,也代表了石家最高权威,其他人可不能随意质疑。

石河没理会对方,继续道:“老夫还是那句话,在我看来不论是宗族还是支脉,其实都是石家族人。当然了支脉,毕竟已经分了出去,宗族才是根基,优先保障宗族无可厚非。”

“只不过,支脉的族人我们应该也要予以维护。毕竟一棵树,主干和枝干都是树的一部分,那是不能有缺失的。”

石庆余闻言冷笑一声,道:“支脉那些个不过就是些废物,咱们宗族肯收他们也就是废物利用,再说,一棵树缺了主干不行,但是折下根枝干能有什么关系。”

石河道:“此言差矣,折下一根枝干自然没什么,但一根护不住,以后第二根,第三根被削去,总还是会有理由的。而一旦全部枝干都没了,主干又能存活多久呢?”

石庆余脸色一黑,对方摆明了是要和自己对着干了。

“所以,石河长老,你的目的是?”

石河缓缓开口道:“庆余长老,针对石尘之事,我是希望启用‘法矩总纲’的。”

石庆余冷笑道:“你是想为那石尘脱罪?你要知道这石尘所犯的每一件可都是重罪,几乎是件件当诛,更何况他数罪并处,启用法矩总纲,你真以为就能救得了他?”

石河摇头道:“法矩总纲为保护支脉子弟,曾经有订立过特殊条例不是吗?”

石庆余一惊,紧接着道:“你该不会说的是那‘洗罪’条例吧?”

石河点头道:“正是。”

石庆余道:“洗罪条例,需要家主和执法长老的手谕,你……。”

“这些我自然都带来了,我已经征得家主谕令。”

当石庆余看到家主和执法长老谕令的时候,顿时脸色黑如炭。

可还是不甘心地说了一句:“这事,当事人也得同意才行,否则……。”

石河呵呵笑道:“那小子反正已经是死罪,我想他只要不傻,必然是会同意的。”

石庆余听了这话,就像喉咙里被塞了毛蛭一般,恶心的要命。

……

当石尘走出律法堂的时候,心情都有些不太平静。

原本他都觉得依靠律法堂已经没希望了,正与荒绝商量逃亡计划,留待日后回来报仇。

却不料,今日竟然还能正大光明从这里面走出来,很是不可思议。

石河注视着旁边的少年,淡淡道:“跟我来!”

“是,长老。”

石尘便直接跟了上去。

随意找了一处安静的地方,两人便驻足了下来。

“我知道你现在担心的是什么。”石河笑道。

“他们怎么样了?”

石尘最关心的还是自己的两位族兄,这几天他被限制在了律法堂之中,此刻出来了,自然是要询问清楚。

“放心,你既然都没事了,自然也没人会再为难他们。他们已经接受了治疗,伤情都无大碍,现在已经被送回你们的住处了。”

“谢谢!”

这是石尘现在唯一能说的话了。

“呵呵!石尘我知道你仙子啊其实是有很多疑问吧?”

石尘点点头道:“不错,但我知道你不会告诉我的。”

石河笑道:“并不是我不愿意告诉你,只是有些事情太过复杂,一时之间也很难与你说清楚。”

对于这样的托词,石尘自然不信。可对方不说,自己也没有办法。

石尘只好转而道:“石河长老,那你总该告诉我,你要保我的目的是什么?咱俩既不相熟,此前更可说是素未谋面,这总得有个理由吧。”

石河点头道:“是该有个理由。”

“你别将刚才在律法堂之内那套说辞,拿出来应付我,还是将事情说个清楚为好。”

“简单的来说,便是我们看重了你的天赋。”

石尘不明白,皱眉道:“听你这话的意思,好像对于我的证词倒是相信了一些?”

石河呵呵一笑道:“自然是信的,不然我岂会为你费这力气。”

石尘闻言大脑飞速运转,一下子好像是想通了不少的事情。

他心中不禁想道:“看来石家宗族内部,也不向外面表现的那么平静啊。”

看来他得从这石河长老的身上,套出点有用的东西了。

(本章完)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