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原来蓄谋已久

正文 第二百章 初吻【全本完】

原来蓄谋已久 安如好 13470 2020-06-27 15:15

  妈妈在楼梯口等我们,和我拥抱了一个。

她一边替我拿过背包,一边问我:“又没搭理你爸爸?”

“为什么要搭理他?”我嘴巴一瞥。

“你这孩子!你也体谅一下你爸爸好不好?”妈妈嗔了我一眼,看到林弦思和琪君过来了,停止唠叨,和他们打招呼。

“凌子妈妈。”林弦思还是像儿时一般称呼我妈,还和她拥抱了一个。

“哎!林林!”我妈现在不敢叫他小女婿了,害怕我发飙。

我打着哈欠进卧室去了,身后传来我妈无奈的叹息。

都安静下来后,我妈进来我房间,在我床沿坐下。

“干什么?想做我思想工作的话,先去做你老公的思想工作。”我淡淡地说。

“宝贝,你干嘛和你爸这么拗着呢,你那天出去时,没有喊他,你走之后,他心情不好了很久,每天喝闷酒。”妈妈说。

我沉默了一会,有点儿心疼,但是却不想投降,我用被子蒙住头。

“你爸后来关注了很久的娱乐圈,但越关注,心情越不好,他受不了那些明星的各种绯闻,还有那些评论里的各种辱骂,每次看着看着就摔手机,你就设身处地为他想想嘛。”妈妈坐在我身边唠叨。

“知道了,让我缓缓吧,也许期末回来,我就想通了。”我在被子里懒懒地说。

“还要期末?你真会折磨你爸!”妈妈不高兴地说。

“他也会折磨我。”我闷闷地说。

妈妈掀开我被子,在我额头敲了一下说:“真是拿你们爷俩头疼。”

我一把箍住她脖子,吃吃地笑起来。

“笑什么,傻样。”妈妈嗔我,但看我笑了,她嘴角也上扬了。

“妈妈,我告诉你一个秘密,”我在她耳边小声说,“我和你小女婿恋爱了。”

“啊?真的?你和林林恋爱了?”妈妈惊喜地叫起来。

“嘘!别声张,我不想让爸爸知道!”我赶紧捂住她嘴巴。

妈妈拿开我的手,笑着在我身边躺下,把我屁股揍了两巴掌,“你这妮子,真是不知道怎么说你!”

“不许告诉爸爸,不然我跟你绝交。”我背对着她。

“哈哈,好,我不告诉他,”妈妈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你们装得还真像,连我都骗过了。”

“不许告诉爸爸哦,真不准,不然我会生气!”我转身再次重申。其实我知道妈妈转身就会告诉爸爸,这么说只是让老爸知道,我内心对他的强烈不满。

“好的,我替我女儿保密。”妈妈笑着掐我耳朵。

“别闹我了,我要睡了。”我用脚踢踢她。

“妈妈在黏一会嘛,过两天去学校了,妈妈好久不能见你呢。”妈妈把我抱在怀里。

“哎呦,真腻歪,拜托,你去腻歪我爸爸吧。”我“嫌弃”她。

“就一分钟……”

“切~”

妈妈亲了亲我后出去了,我抱着抱枕,甜甜蜜蜜地想了一会林学长,美美地入梦。

一早起来,林弦思和琪君出去锻炼了,爸爸在准备一些香烛和纸钱,我记起今天是爷爷的忌辰,要去老家拜祭。

“陆萱萱,一会和我去拜祭爷爷。”爸爸和我说话不仅面目严肃,语调也不带什么感**彩。

“平时都是琪君去,让琪君去好了。”我面无表情地回答,往洗漱间走。

“你去!”爸爸提高了声音,又是命令式的。

我恼火地拿起漱口杯,真想重重砸一下,但我没敢。

不是我不愿意去拜祭爷爷,是我不愿意和他去!

妈妈像个隐形人一样忙出忙进,对我们父女的冷气压视而不见。

我和爸爸闷闷地喝了粥,然后跟着他出门。

琪君还没回,我以为还要等他,下了楼后,站在楼梯口等着。

“上车!”爸爸把车倒出车库,从车窗探出头命令我。

“哦……”我满脸不乐意地过去,准备坐后座。

“坐前面!”他下车,替我打开副驾的门。

他的威严令我不敢违抗,我乖乖坐下。

爸爸俯身替我系上安全带,忽然冲我笑了笑,还宠溺地拍拍我的脸蛋。

我愣了,干嘛呀他,每天凶巴巴对我,我就没见他对我这么温柔过,难不成我冷落他这么久,他难受了,想和我求和?

还是看我马上就要去医学院,再也蹦跶不了,不能跟他闹着要学表演,他高兴了?

哼!我才不和他求和!你得意你高兴,我就不理睬你!

他坐到驾驶位,启动汽车,开出小区,驶往爷爷奶奶老家。

一路上,他一改在家时那张阎王脸,一直保持着温和的微笑,不过没和我说话,也许是不知道和我说什么,也许是怕发起话题,我不理他,让他没面子。

不过我想着,我和他还真是没有共同语言,在我的记忆里,我就没和他好好聊过天。

到了郊区后,我百无聊赖地打开车窗,看窗外的风景。

“咳咳。”他假装咳嗽。

我头也没回,假装没听见。

他兀自笑了笑,终究没有开口。

天色忽然暗了,原本晴朗的天忽而乌云压顶,阵阵冷风吹来。

“要下雨了!”他终于开口。

我依然倚着窗户看着外面,心里有点悲哀,我和他也就“今天天气呵呵呵”这样的话题了吧。

“关上窗吧,打雷了,危险。”他柔声说。

真是难得的温柔,我一直怀疑,他平时到底把我当女儿,还是当他的下属,说话从来都是命令。

我一动不动,好一会都没关窗。

“听到没,关窗!”

我呵呵了,就知道他很快会“原形毕露”。我懒洋洋地坐直,把车窗关了。

他这已经算很尊重我了吧,没有自己直接把窗户关了。

豆大的雨点敲在玻璃窗上,转瞬大雨倾盆。

压抑的乌云,压抑的大雨,令我觉得车内的气氛也更压抑了。

我耷拉着脸,心里郁闷得不行。他干嘛不带着琪君去就好,留下我和林弦思在家,这样的雨天,必定躲在房间里卿卿我我。

想到林弦思,我唇角不由自主漾起一丝笑意。

接下来的路程,我索性闭上眼睛假装睡觉,偷偷思念林弦思。

想和他接触的每一分每一秒,都那样的心悸,拂动心湖一池春水。

我想着,不知道和他接吻是什么感觉,很向往很渴望,不知道我们会在什么场景下,献出人生的初吻。

想着想着,不觉笑意更浓。

乡间的道路有些崎岖颠簸,我在遐思中不觉睡着了。

车停下来,我迷迷糊糊睁开眼睛,身上盖着爸爸的外套。

外套上有爸爸特有的味道,我对他那颗凉薄的心忽然一暖。

转头看看他,他也转头看我。

他冲我笑笑,又伸手拍拍我脸颊,宠溺地说:“傻孩子,一路梦到什么呢?一直傻笑。”

我脸刷地红了,因为我一路梦的都是林弦思。

“看来这个暑假过得还愉快,做梦都在笑。”爸爸说着,打开车门下车。

雨还在下,只是没那么大了,爸爸撑着伞,绕过车子,过来打开车门。

我下车,他关上车门后,便把我揽入怀里,雨伞也大部分在我头上。

他今天干嘛这么宠我?

这分明是要逼我投降的节奏嘛!

不过,讲真,被爸爸这么搂着,满满的父爱真享受!我感觉我那颗结冰的心,好像突遇春日艳阳,在毫无征兆地迅疾融化。

说不定今天就是妈妈故意安排的,让我和爸爸单独相处,培养感情。

“小心,这条路有点不好走。”他温和地说。

爸爸声音很好听,中年人的低沉醇厚。

到老家要走一段山路,爸爸搂着我,小心前行,我抱着纸钱香烛,不让它们被雨水打湿。

雨停歇下来,我们加快脚步,但经过一处荒无人烟的山坳时,雨势忽然又大了。

爸爸有些踌躇,站住脚步,沉声说:“闺女,咱们还是回去吧,爸爸担心山体滑坡。”

“可是你往常不管刮风下雨,每年都准时来给爷爷拜祭,今年中途返回,爷爷会不会怪罪你?”我总算和他搭话了。

爸爸笑了笑,“如果是爸爸一个人,别说滑坡,天崩地裂都不会掉头,可是……”

我无言了,爸爸显然是担心我。

“回头吧,改天天气好了,爸爸一个人来就是。”爸爸看一下天色,果断搂着我掉头。

我们快步往回走,才走了没五分钟,我们身后猛地传来“轰”的闷响。

爸爸回头一看,二话不说,牵着我的手就跑。

道路泥泞,我跌跌撞撞跑不快,爸爸赶忙蹲下,让我趴他背上。

“爸,你能行吗?”我焦急问。

“少废话,快点!”他一声厉吼。

我一秒钟都没敢迟疑,赶忙趴到他背上。

他背着我,健步如飞地往前跑。

我们刚跑出五十米,身后又坍塌了一片山体!

我听着身后的巨响,脊背发凉。

爸爸没回头,拼命往前奔跑,离这片山坳还有大约五十米,我们必须尽最快的速度跑出去!

快了快了!我紧张地箍紧爸爸,五十米简直感觉有五百米那么长!

我真担心我们跑不过身后的山体滑坡,父女俩会被活埋在这里!

“爸爸!加油!”我在爸爸耳边大喊,我没说让他放我下来的废话,我知道爸爸根本不会放我下来,自己逃命。

我忽然深切地感觉到了这世上无可替代的父爱!

爸爸的脚步更快了,我们终于冲出了山坳,爸爸往前扑倒,我们父女俩滚落在地。

也在就同时,身后的山体又坍塌了一片,我们迟那么一秒,就葬身泥土了!

“爸爸!爸爸!”我爬到爸爸身边,抱着他呼喊。

爸爸此刻脸色苍白,大口喘息,差不多已经耗费掉他所有的体力,近乎虚脱。

“爸爸——”我抱着他大哭起来。

“闺女,爸爸还行吧?老了,不比当年了。”爸爸虚弱地笑笑。

“爸爸——”我什么都说不出,抱着他傻哭。

“爸爸没事,我们走,这块危险。”爸爸支撑着爬起来,一个趔趄往前栽倒,我赶忙扶住他。

他高大的身躯,我有点扶不住,爸爸自己撑住一棵树。

“爸爸。”我看着他,他浑身泥水,已经湿透了,脸上看不出是汗水还是雨水,虽然苍白,但依然透着坚毅。

他休息了几秒,在我的搀扶下往前走。

雨伞早就丢了,我们冒雨走了十来分钟,终于到了安全地带,我们找了块石头,坐下来休息片刻。

雨停歇了很多,但风冷冷的,我不由打了两个喷嚏。

“感冒了?”爸爸皱眉看着我,宽厚的双手握住我冰冷的手,赶忙起身,牵着我继续前行。

我们终于回到车上,爸爸拿了块干净毛巾给我,让我擦擦头发上的水。

他坐进驾驶位,但握着方向盘的手很明显地颤抖。

“爸爸,你刚才可能累过头了,我来开车吧。”我赶忙给他的双手按摩了一会。

爸爸靠着椅子,深深呼了口气,虚弱地笑笑,“爸爸是真累过头了,现在浑身都使不上劲。”

我原本坐在副驾了,忙打开车门下去,绕到驾驶位,打开门,把爸爸扶着出来,让他在后座休息。

他直接躺下了,那样的疲惫。

我心疼得鼻子发酸,长这么大,我第一次看到他疲惫成这样。

“爸爸,这样躺着,会不会感冒?你坐着吧,坚持到前面镇上,我们买套衣服换上。”我拉住他的手,使劲把他拉着坐起来。

爸爸疲倦笑笑,点头说:“好,爸爸听闺女的。”

我笑笑,关上车门,然而走到驾驶位,背对着他时,已是泪流满面。

父女间,还能有什么罅隙呢?无论他如何对你,你都是他能用生命去保护的人。

我想起林弦思的话,天下无不是的父母。

还有可怜天下父母心。

小车掉头,疾驰上路,奔往不远的小镇。

我们在镇上各自买了衣服换上,回到车里后,我继续开车,他在后座躺下休息。

路上,我们没有说话,他轻微的鼾声传来,无比宁静安详。

“爸爸,我爱你。”我在心里默念。

“爸爸,我爱你。”我嘴巴动了动,但声音细弱蚊蝇。

深吸了一口气,我加大声音:“爸爸,我爱你!”

这样喊出来真愉快,长这么大了,我都没和爸爸这么表达过。

“爸爸,我爱你——”

“傻孩子!”爸爸在后面应答我。

“嘻嘻……”我开心地笑了。

“哈哈——”爸爸也爽朗笑了。

“爸爸,你好些了吗?”我问他。

“好多了,你累了吗?要不要换爸爸开车?”

“不用,我现在元气满满!”

……

终于到家,林弦思和琪君已在门口焦急等待多时了。

“终于回来了,”林弦思一把抱住我,“电话里听你说山体滑坡,把我们急死了!”

他看一眼我爸,赶忙把我放开,嘿嘿笑了笑。

“你们别装了,你妈是个能藏得住秘密的人吗?”爸爸好笑地瞅我们一眼。

他这会精力基本恢复了,声音也一如平常的洪亮。

“还有我,我也是个藏不住秘密的人!”陆琪君抱着我嬉笑。

“坏蛋,”我笑着敲了他一下。

说笑进屋,我们在客厅坐下,妈妈早已为我们煮了姜汤,给我们端了过来。

“想不到下这么大雨,还好没出事!”妈妈满脸的后怕。

爸爸看着我,做了个深呼吸,“当时真怕不能带着闺女跑出来。”

“爸爸~”我抱住他胳膊,依偎着他。

妈妈看着我们父女,笑着摇头:“真是难得。”

爸爸拉住我的手,又伸手把林弦思的手拉过来,让我们手握在一起。

他郑重地看着林弦思问:“弦思,你是真心喜欢萱萱吗?”

“是!”林弦思郑重点头。

爸爸微笑,点头说:“那好,以后她的未来就交给你了,从此往后,你为她保驾护航吧。”

“谢谢陆叔叔的信任!”林弦思微笑,握紧我的手。

爸爸放开我的手,惬意地靠在沙发说:“唉,终于脱手了,我这心头,总算放下一块大石头了!”

我皱眉,“爸,我是你心头的石头,不是你心头的肉吗?”

“哎呦,别纠结了!快喝了姜汤!”妈妈生怕我们父女俩又抬杠,赶紧岔开话题。

我笑着喝汤,我就算和爸爸抬杠,也不会往心里计较他了,是不是他的心头肉,我现在心里明白得很。

……

假期的最后一天了,晚上就要赶火车去学校,下午没事做,我和林弦思一起去看电影。

是个爱情剧,并没有大尺度的啥,但是吻戏很精彩。

然而我这个没接过吻的人,莫名其妙犯了尴尬癌。

只要男女主吻上了,我就不知道如何是好,眼睛看着屏幕也不自在,不看更不自在。

刚开始一两场我还用喝饮料掩饰,但是每次人家吻上,我就喝饮料,我饮料都已经喝光一瓶了有木有!

我偷偷看林弦思,他倒是气定神闲的,一点尴尬症状都米有。。。

眼看着男女主气氛酝酿,又要吻了,嘤嘤嘤……我去上洗手间算了……

我从洗手间出来,走廊里静悄悄的,一个人也没有,然而转角时,却撞入一个高大男人怀里,抬眼一看,却是似笑非笑的林弦思。

“干嘛,吓我一跳!”

他什么也没说,直接将我壁咚。

“喂!干嘛!”我吓得紧贴着墙壁站直,傻傻看着他。

“给你治疗尴尬癌。”他勾唇一笑,已将我抱住,手扣着我后脑勺,唇吻在我唇瓣。

“嗯……”我挣扎,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呢!因为我想象中和他初吻,是有酝酿情境氛围的,不是这样被他堵在洗手间外面,说吻就吻!

他可能也感觉到这里氛围不太好,笑着把我抱起来,大步走往电梯。

当然,是美美的公主抱哦~

我攀着他的脖子,把脸埋在他怀里,悄声问:“去哪?”

“找个能接吻的地方。”他在我耳边回答。

我们都笑了,他忽然发足奔跑,我被他颠簸得大笑,全然不顾身边路人的侧目。

我们进了电梯,电梯里有人,我们还得忍者。

他按了顶楼的按键,我们抱在一起上楼。

顶楼真是个好地方,俯瞰整个城市,还有习习凉风,最关键是除了我们俩,没有其他闲杂人等!

我们可以放肆地吻了!

笑着凝望,我踮起脚尖,先把唇触碰到他的唇。他一把抱紧我,手臂的力度令我一声嘤咛。

他迎接着我的唇瓣,辗转一番后,带着些许迫不及待,舌滑入我的唇齿之间……

缠绵又缠绵,我们好一会才恋恋不舍地放开彼此。

“陆萱萱,我爱你!”

“林弦思,我也爱你!”

他牵着我的手跑到护栏旁,对着天空大喊:“陆萱萱,我向全世界宣布,我爱你——”

“林弦思,我向全世界宣布,我爱你——”我把手做成喇叭状,用了最大的声音,朝着天空大喊。

“哈哈哈——”林弦思笑着抱起我,在平顶上转了好几圈。

……

……

五年之后。

这年冬天,我和林学长的结婚事宜正式被两家父母提上议事日程,令我惊喜莫名的是,林叔叔竟然送了我一份意想不到的大礼!

他花了五年的时间,写了一个剧本,并且决定投资,让我和林弦思担任男女主角!

林叔叔给我们剧本的时候,对我们说:“算是林叔叔为你圆一个梦吧,其实这故事也就是我和你薇姨的故事,也算是圆我和你薇姨的梦,至于这部戏之后,你们要不要进演艺圈,那就由你们自己决定了,我和薇姨都不干涉。”

那晚,我和林弦思研究着剧本,然后商讨我们以后的人生。

“亲爱的,这个梦圆了之后,我只想和你岁月静好,并不想进演艺圈了。”我说我的想法。

林弦思笑笑,揽着我说:“我也这么想,而且,我很小气,不管戏里戏外,都只想你和我在一起。”

“我就知道你……”我指甲弹一下他脸颊,不过我很乐意他的小气,我愿他对我小气一辈子。

依偎入怀,他顺势将我放倒在沙发。

窗外漫天飞雪,琉璃世界,窗内一室春色,旖旎缠绵……

聚散终有时,感谢一直追文到此的书友,抱抱你们!!!

世间所有的相遇,都是久别重逢,愿与亲们再相逢于新的浪漫爱情故事,新书见,么么哒,感谢……此处省略千言万语……愿亲爱的你们,都能拥有最美的爱情,最幸福的人生!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