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男生 奇幻玄幻 庭夜深深深几许

正文 二百四十七 贤妃薨逝

庭夜深深深几许 清风霁月 5755 2020-06-27 15:15

  ()第二日一大早,慕容成威就派人向沈自清递上了投降书信。

沈自清见到自己想要的结果之后,就以礼接待了慕容成威,以及他下的那些人。

可是慕容成威并没有接受沈自清的款待。早在沈自清表明不会杀战俘之后,慕容成威便用自己从不离身的那一把宝剑自尽而亡了。

…………

…………

消息传到西楚皇宫,皇上却是并没有什么说法,对于他来说,只要慕容成威投降了,不管他死不死都是无所谓的。

只是过了半晌之后,皇上却是悠悠的开口吩咐道,“将这个消息告诉太后娘娘吧!也好让她安心……”

皇上吩咐了,自然是有宫人“好好的”去办妥当这件事情的。

慈宁宫里一片的孤寂沧桑之色。就如同太后娘娘的心情一样。

方才已经有小太监来向她禀告了前方的战事,以及慕容成威的下场。

她有如何不知慕容祁告诉自己这些的目的?就是为了让自己愧疚,让自己想不开。

可是这一次,她恐怕是要让慕容祁得偿所愿了。

慕容成威如今走到这一步,完全是因为她的缘故。若不是因为她的话,他应当还是那个逍遥自在的王爷,也可以平平安安的了此一生的。

都是自己害了他啊!

太后娘娘心生愧疚,面带痛苦之色的走向了那个放置匕首的床头柜。这把匕首极为的精美,这是慕容成威送给她的。

如今,也倒是能够派上用场了……

………………

………………

养心殿……

李福禄恭谨的进来禀报道,“皇上,太后娘娘自尽了。”

皇上听此,眼里一片波澜不惊的神色,然后淡淡的开口说道,“该怎么办就怎么办吧!告诉天下人,太后娘娘是得急症去世的。”

李福禄听此,便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是,奴才遵旨。”可是李福禄的心里却是想着,就算是皇上将此话放出去,天下人也不会认为太后娘娘是得急症去世的。

不过这也无所谓了,因为天下人不会怪罪皇上的。太后娘娘作恶多端,早就应该如此下场了。

――――――――――――――――――――――――――――――――――――――――――――――――――――――――――――――――――――――――

太后娘娘薨逝,宫里的人,除了皇上,全都换上了素色绢衣。

德贵妃娘娘带领着宫里的妃嫔前去太后娘娘灵前守灵。

这一跪两个时辰之后,德贵妃娘娘就开口说道,“太后娘娘本就是仁慈之心。正所谓逝者已矣,活着的人自当安乐。为了西楚的皇家子嗣着想,本宫决定,让怀有身孕的王贵人,孙贵人还有程贵人都先回去休息,你们可是有异议?”

众位妃嫔听此,都齐声开口说道,“娘娘仁心,嫔妾佩服。”

这其也包括被贬为杜才人的贤妃娘娘。杜才人也是一副乖顺的模样。

德贵妃娘娘特意撇了一眼杜才人,然后开口说道,“既然如此,那有孕的妃嫔就先回去吧!”

“是,嫔妾多谢德贵妃娘娘仁慈。”个有孕的贵人,齐声向德贵妃娘娘行礼之后,也就退下了。

在那个有孕的妃嫔退下之后,众位妃嫔就又开始安安静静的为太后娘娘守灵了,如此守灵,还需要日。

虽然说是一整夜的守灵,可是后宫的主子,又有哪一个能够真正受得了这种罪?更何况皇上与太后娘娘的关系还是那样的。

所以过了子时之后,德贵妃娘娘也就安排着众人都散了,各自回宫去休息。

就在德贵妃娘娘回到宫里不久,就有人匆匆的前来回禀道,“娘娘,杜才人失足落水,如今已经咽气了。”

德贵妃娘娘听此,脸上也是一副大惊失色的表情,然后开口问道,“此事可是回禀给了皇上?”

那来回话的宫人听此,便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因皇上此时已经睡下了,所以还不曾禀告给皇上。不过已经有人将此时告诉李公公了。想必皇上醒来,李公公就会通禀给皇上的。”

德贵妃娘娘听此,便点了点头,然后开口问道,“大皇子呢?大皇子没有听到这个消息吧?”

那宫人听此,便开口回禀道,“因大皇子住在皇子所里,如今已经睡下了,所以并不知道这个消息。”

德贵妃娘娘听此,才谨慎的点了点头,然后慈爱的开口说道,“大皇子还是一个孩子,此事暂且不要告诉他。等明日皇上起身,再由皇上想主意告诉大皇子吧!”

那宫人听此,便恭敬的行礼说道,“是,奴才遵旨。”

那宫人走了之后,德贵妃娘娘才缓缓的开口说道,“也是可怜了大皇子了,可是这也怨不得本宫,谁让杜才人竟然会有那么恶毒的心思呢?”

这个时候,德贵妃娘娘身边的宫女鹂儿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娘娘,时辰不早了,该安歇了。”

德贵妃娘娘听此,却是开口说道,“本宫实在是心里焦虑,睡不着啊!”

鹂儿听此,便恭敬的开口说道,“奴婢去为娘娘拿着安神汤过来吧!”

然而德贵妃娘娘却是摆了摆,开口说道,“不必去了。本宫明日还有许多事情要处理,若是服用了安神汤,明日反倒是没有精神了。”

鹂儿听此,便恭谨的开口说道,“是。”

德贵妃娘娘只是在那里坐着,也不说去睡觉……

终于,德贵妃娘娘要去睡觉了,可是睡觉之前却是开口问道,“事情可是准备妥当了?”

鹂儿开口说道,“娘娘安心便是,事情已经安排妥当了。明日皇上查起这件事情了,就会查出杜婕妤想要抚养大皇子,所以设计害死了杜才人。”

德贵妃娘娘尽管知道自己的计划,可是听到鹂儿如此说之后,心里才算是安定了下来。然后缓缓的开口说道,“之前有太后娘娘,赵妃还有赵贵人相斗的戏码。如今杜婕妤与杜才人姐妹想斗,也就不足为奇了。想必皇上也不会起疑心的。”

鹂儿听此,便开口劝慰道,“娘娘说的极是,娘娘且安心吧!”

德贵妃娘娘听此,才慢慢的躺了下去,可是德贵妃娘娘却是一直辗转反侧,不能入睡。

第二日,皇上听闻此事,首先做的并不是查清此事,而是将大皇子叫来了养心殿。

大皇子的眼睛红肿,一看就是哭过了的。也是可怜了他了,一夜之间,却是突然失去了母妃。

皇上看的心疼,便开口唤道,“华儿,过来父皇的身边。”

大皇子听此,便默默的走向了皇上。皇上却是出乎意料的将大皇子抱到了龙椅之上,搂着大皇子说道,“华儿,父皇知道你心里伤心。”

“想当初,父皇失去生母的时候,年纪还比你大许多。”

大皇子似乎并没有将皇上的话听进心里,只是在皇上的怀抱里嘤嘤的哭泣着。

不知过了多久,皇上的龙袍上都已经被大皇子抹上了眼泪鼻涕。然而皇上却是全然不在乎的。

这个时候,李福禄却是走了进来,也恰好就看到了这一幕,心里不禁惊心不已。这大皇子,可是坐在龙椅之上啊!

李福禄下意识的想要退出去,可是想到了杨帆刚刚回禀的事情,李福禄又战战兢兢的往前走了几步,小心翼翼的开口说道,“皇上……”

皇上听此,便抬头看了李福禄一眼,然后对大皇子开口说道,“华儿,自今日起,你就住在父皇的养心殿里面。即便你失去了母妃,父皇也会保护好你的。”

皇上说了此话,可是一向知礼的大皇子竟然忘了谢恩,只是像寻常人家的孩子一样,向皇上点了点头。

皇上见此,才开口吩咐宫女道,“先带大皇子下去休息吧!”

待大皇子被宫女带下去之后,李福禄才开口回禀道,“皇上,杨统领派人传消息进来,说是已经找到了宝藏的守护人。”

皇上听此,却是满脸疑惑的开口问道,“宝藏的守护人?”

李福禄听此,便赶紧开口说道,“杨统领是让人这样禀报的,其余的奴才也就不清楚了。不过那回话的人倒是特意说了,杨统领不能够亲自来回禀,也是因为那边事情紧要的缘故。”

皇上听此,凝神片刻之后便开口吩咐道,“传朕旨意,让杨帆务必将宝藏寻到。万万不可落入东陵国之。”如今东陵国内乱已定。想必楚凌也会腾出来强夺宝藏了。

李福禄听此,似乎也是意识到了这件事情的紧要性,于是赶紧行礼说道,“是,奴才遵旨。”

………………

………………

这件事情刚刚吩咐完,就有宫人来回禀杜才人落水的事情了。

如今皇上已经下令,恢复杜才人贤妃娘娘的封号,以贵妃之礼将贤妃娘娘下葬。其实皇上这也是为了给大皇子撑面子呢?

毕竟生母的地位不同,皇子的地位也是不同的。

也是因为皇上有此命令,所以宫人回话的时候便开口说道,“回禀皇上,贤妃娘娘落水的事情,已经查出眉目了。”

皇上听此,却是阴沉着脸开口问道,“查出了什么?”

那太监小心翼翼的开口回禀道,“经人查探,发现此事是杜婕妤让人推贤妃娘娘落水溺亡的。”

目录
设置
手机
书架
书页